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1章 鳳軒的真正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1章 鳳軒的真正身份字體大小: A+
     

    “啊啊啊啊……”

    驚恐而淒厲的慘叫聲猶如一聲炸雷募地響徹在整片山谷之中,聲音之大,簡直令整個山谷爲之一震!

    不過,伴隨着淒厲慘叫而來的,還有更加令人驚悚的景象!

    清舞與鳳軒的腳下,同時浮現出了神聖無比的金黃色契約法陣,那一抹綺麗的金黃比陽光還要耀眼奪目,充滿了聖潔與高貴的意味;源自遠古的繁複契約法陣上,神秘的圖紋熠熠生輝,映照在兩人驚駭萬分的臉上,竟有些詭異之感……

    金黃色的契約法陣瑩瑩流轉,不可抵擋的契約之力席捲而來,將清舞與鳳軒的一切,從此緊密相連……

    “契、契約了……”盯着腳下漸漸消散的契約法陣,感受着心靈中那一抹無比清晰的羈絆,兩個當事者瞬間陷入了石化狀態……不同的是,清舞的石化是在漸漸龜裂中,而鳳軒則有着風化成灰的跡象……

    萬幸還有傾煌在旁,在鳳軒發出了那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之後,便急速欺身上前,一把將石化的兩人拽回了方纔距離洞穴不遠處的平地;這裡沒那麼顯眼,只能祈禱夢魘魔鷹們沒有聽到方纔那一聲恐怖的尖叫和璀璨絢麗的契約光芒吧。

    呆愣的清舞反覆感受着心中真實無比的契約,還有腦海中久久迴盪着的契約信息,她的嘴角不住地抽搐着,幾乎忘記了人類的語言:

    鳳軒,神聖火鳳凰,目前爲成長期,等級未知……

    神聖火鳳凰……據傳是遠古四大隱世種族之一,是爲禽族至高無上的皇中之皇!

    怪不得傾煌說他的身份特殊,怪不得他說自己能夠輕而易舉地令夢魘魔鷹一族俯首稱臣,原來,他根本就是出自那個無比神秘的遠古隱世種族,本就是禽族的無冕之王……

    她竟然還一直腹誹着這小鬼哪來的這麼牛氣沖天的脾氣性格,如此想來,人家根本就是有足夠的資本可以驕傲自滿嘛!

    可是,誰又來告訴她,爲什麼這麼一個牛叉閃閃的大人物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自己契約了呢?她這絕對是走了狗屎運吧,絕對是吧……不僅僅契約了這麼一個整個禽族都要俯首的存在,還藉着契約一口氣升到了八階低品的水平,這真是中了頭彩啊!

    深呼吸再深呼吸,清舞好不容易接受了這個詭異的事實,卻還是納悶的很,忍不住在心中對傾煌暗暗傳音道:“傾煌,契約不是要雙方自願嗎?剛纔那個,絕對不是自願吧……”她絕對只是很悲催地劃破了手背,手背上的血又非常湊巧地滴到了……額,他的額頭上……這一系列的過程,怎麼想都不是自願啊?

    傾煌好不容易停下了嘴角的抽搐,忽然想到了什麼,眸色一閃,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手腕,沉聲說道:“好像是碧玉天心鐲的作用;方纔契約之時,鐲子似乎閃爍了一下。”

    那一閃而逝的五色流光絕不是偶然,或許正是證明了碧玉天心鐲之主的特別之處。這樣想着,他愈發地好奇這隻鐲子的秘密,那個神秘的預言,關於碧玉天心鐲之主的預言……

    天啊,又是鐲子的原因?不過仔細想來也是,她身上還有什麼東西是能夠導致這種意外發生的呢?等碧心醒來之後,她可要細細地問問,這鐲子到底還有些什麼樣的神奇功能,保不準一不留神還能來個大變活人之類的?

    “你、你……我、我……”灰化了許久終於重新恢復的鳳軒瞪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完全不敢置信自己這驚天地泣鬼神的悲慘遭遇:他竟然被人類契約了?還是這個自己最討厭的人類?!

    看着某美少年一臉被雷劈中的焦黑神色,清舞頓時有點不滿地撇了撇嘴:跟本小姐契約有這麼難以接受嘛,好歹姐姐我也是神器之主,全大陸史無前例的全系召喚師好不好?跟我契約你這小鬼也不委屈吧?

    “我說,你不會還沒反應過來吧?雖然這事實是有點讓人難以接受,不過既然已經這樣了……”清舞兩手一攤,表示他們的契約已經成爲既定事實了,她也無能爲力。

    鳳軒簡直快要氣瘋了:你自然是一萬個願意,這可是主從契約啊!爲什麼他會成爲她的召喚獸啊!爲什麼契約竟然會在他沒有同意的情況下就自行成立了啊!爲什麼!

    他越想越覺得悲催,自己好不容易偷溜出來,想在這大千世界好好地享受一下自由玩耍的感覺,偶然間聽說禽族有事情發生,就想來湊個熱鬧來着,竟然遇上了這麼個跟他犯衝的臭女人,到現在,竟然還被她給……他怎麼會這麼倒黴啊,出來玩一趟竟然賠上了自己的終身自由!

    鳳軒臉上的表情青一陣白一陣,最終終於化作了鋪天蓋地而來的莫大悲傷,美麗的金眸開始漸漸泛紅,長長的眼睫毛也顫巍巍地抖動起來,嬌豔的紅脣委屈地扁起,眼看着就要心酸落淚……

    “停!”清舞一聲大吼打斷了鳳軒剛剛纔醞釀得差不多的情緒。

    鳳軒眨巴着大眼睛一臉不解地望向了她,那泛着瑩瑩水光的眸子似有千言萬語要傾訴而出,看得清舞小心肝猛地一顫。

    不行,絕對不能這樣發展下去!

    看到某少年愈發不對勁的神色之時,清舞便不由自主地在腦中迅速地勾畫出了接下來將要發生的N幅無比逼真的場景:

    場景一:

    “嗚哇!你們又欺負人家!”美少年嚎啕大哭,震天動地的哭聲令天地爲之悲愴;清舞的耳朵差點失聰,爲了自己日後不被他的哭聲折磨而死,她咬牙服軟:“你想怎麼樣?”

    “你收了人家就要對人家負責!以後本大爺的衣食起居全都由你來負責!你要是伺候得本大爺不爽,我就哭給你看!嗚嗚嗚……”

    爲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清舞從此過上了洗衣煮飯的老媽子生活……

    場景二:

    “哇嗚……”美少年震徹天地的哭聲傳遍了整片山谷,清舞急得團團轉,卻是無計可施;穿透力無比強悍的哭聲傳到了谷底,霎時間,將全山谷的夢魘魔鷹吸引過來,無數雙陰森恐怖的血紅鷹眸怒瞪着自己……

    從此,名叫南宮清舞的史上第一悲催少女就這麼消失在了這片大陸,屍骨無存……

    場景三:

    “可惡!你這膽大包天的臭女人,竟然敢契約本大爺?!”某美少年一邊抹着鼻涕眼淚,一邊惡狠狠地朝她怒吼。

    “我爲什麼不能契約你!咱可是堂堂全大陸獨一無二的全系召喚師,哪裡差了?”清舞不甘示弱,以更高八度的女高音回吼道。

    “哼!有什麼了不起?本大爺的身份比你高貴一百倍!”

    “我才比你高貴一萬倍!”

    “有種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萬遍也行!”

    很久很久的以後,山谷的平地上靜靜地躺着兩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聲嘶力竭而死,歷史上最悲催的死法,沒有之一……

    ……

    場景N

    ……

    清舞幻想了無數種自己可能的下場,每一種都是慘不忍睹!

    所以,必須要在他爆發之前,將一切的可能性堅決地扼殺在搖籃裡!

    “咳咳,那什麼……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巧合,而且還是那種不能解除的……”清舞有點尷尬地撓了撓頭:想想也是,誰若是這樣莫名其妙地成了別人的召喚獸,恐怕都是難以接受的,失去自由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眼眸一亮,她忽然想到了什麼,隨即趕緊面色一正,鄭重其事地凝視着他,堅定地開口:“我南宮清舞,在此以偉大的契約之神的名義起誓,絕不命令我的契約夥伴鳳軒做任何他不願意的事情,也絕不約束他的自由;若違此誓,不得好死!”

    伴隨着她的誓言結束,清舞的腳下,一個五彩斑駁的誓約法陣一閃而逝,象徵着誓言的成立。在綺羅大陸,以契約之神的名義起誓擁有最神聖的效力,如果發誓者違背誓言,一定會應驗誓言中的下場。所以,這種誓言沒人會輕易說出口,因爲一旦違背,絕對會受到自己無法承受的懲罰。

    “你……”鳳軒把一雙金眸眨了又眨,眼中流轉着紛繁複雜的光芒:她是傻子麼?憑藉主從契約,他根本無法反抗她的命令,就算心裡有一萬個不願意,也只能聽她的話;可是,她竟然發了這樣一個誓言?

    “我的契約夥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清舞又拋下了一枚煽情炸彈,澄澈的眸子裡閃爍着柔和善良的光芒,似乎整個人都變得聖潔起來。

    鳳軒的身子猛地一震:朋友,她說自己是她的朋友……那是多麼令人嚮往的存在啊!

    鳳軒禁不住回想着自己在族裡面孤身一人的場景:人人對他又敬又怕,偌大的族裡他竟然沒有一個能一起玩耍的朋友,從小到大,只有他一個人形單影隻。那一次,他本想偷偷地加入幾個同齡的玩伴,卻無意間聽到了他們對自己的議論:“整天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血統比我們純正一點麼!”

    那一天,他終於再也忍受不了,偷偷地溜出了族裡;他的心好難受,他只是不懂應該怎麼跟他們打招呼,怎麼讓他們認可自己……

    “我一直都沒有朋友……”他喃喃低語,眼中流轉着無限的悲傷、忐忑與期待。

    “那麼,我來做你的第一個朋友,好嗎?”清舞此時完完全全地變成了一個和藹可親的大姐姐,緩緩踏前一步,伸出小手輕輕地撫上了他的小腦袋,在他的頭頂上輕飄飄地揉了揉。還處在成長期的鳳軒本就個頭不高,看起來就像個十四五歲的小少年,清舞反倒是比他高出那麼一點,這個動作做起來竟顯得分外和諧。

    正低頭感傷的鳳軒感覺到自己的小腦袋突然被人揉了揉;這輕柔的舉動竟讓他的心募地輕顫一下,好像瞬間得到了安慰一般。

    沒得到他的迴應,清舞以爲自己這份煽情炸彈還不夠分量,趕緊再度追擊:“我還有很多夥伴和朋友們,他們也都會願意成爲你的朋友的!”

    “真的?”鳳軒猛地擡起頭來,仍泛着絲絲水汽的動人金眸中,閃爍着無數期待又忐忑的小星星,晃花了清舞的眼;她感覺自己的小心肝也猛然一顫:天啊,真的是太萌了!之前怎麼沒有發現這個小傢伙竟然也有這麼萌的屬性?

    這要是天天都有一枚這麼萌的美少年跟在身邊,似乎也不錯啊!

    清舞一瞬間便把不久前還堅決不要與某少年契約的事情拋在了腦後,現在的她一門心思地想着,一定要把這個萌屬性少年留在身邊,那得多麼養眼啊!

    她趕緊無比堅定地點了點頭,對着他勾起脣角,綻放出一個自己認爲最真誠最親切的笑容;可是早就把某女瞭解得徹徹底底的傾煌卻是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看着鳳軒的目光帶上了一絲同情:看起來,這個悲催的小子要成爲繼他和雪烈之後第三個慘遭“摧殘”的傢伙了。

    不過,不久之後,傾煌對某少年的同情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轉而化爲了更勝以往的熊熊妒火……

    鳳軒被她發自內心的真誠深深地打動,開心地對着她回了一個幸福無比的微笑,霎時間,在清舞的眼中,美少年的周身放射出無比聖潔的光輝,簡直映得天地失色……

    傾煌站在一旁,眼皮不住地抽搐抖動:這突然間變得和諧無比的金色氛圍是怎麼回事?他們還有急事要做呢好嗎!

    無奈,他只得大煞風景地輕咳一聲:“咳咳,我們是不是該抓緊時間下去了;清溪那些傢伙還被困在夢魘之中呢。”

    “你那幾個同伴被困在夢魘中了?”鳳軒這才驚覺:怪不得一直沒看見那幾個弱的不行的傢伙!不過,他纔不會承認自己已經忘了那幾個人類的存在了呢!

    清舞忽地眼中一亮:或許鳳軒有辦法解救他們?她趕忙細細地將事情的經過向鳳軒講述了一番,然後一臉期待地望着他:“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那個志得意滿的自戀小少爺又回來了,鳳軒無比淡定地擺了擺手:“這算什麼,你們不用着急,就算我們回去晚了也沒關係,到時候我用涅槃火把他們烤一烤就行了,保證恢復如初還能激發他們體內的潛力!”

    這……他的說法雖然有些驚悚,但卻是個意外之喜啊!在與他契約之後,清舞已經知道了當時他灼烤那隻夢魘魔鷹之時所用的火焰,正是神聖火鳳凰一族至高無上的鳳凰涅槃之火!涅槃重生可不是說着玩的,若是經歷了涅槃火的洗禮,必定能夠挖掘出他們最大的修煉潛力!

    對了,她方纔契約的時候怎麼沒有經歷涅槃火的洗禮?這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看着清舞疑惑的目光,鳳軒猜到了她的不解,又爲她細細解釋道:“我幫他們的時候只需要使用涅槃火最外圍的力量,可若是爲你洗禮重塑的話,就要用到涅槃火的核心之力,但是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身體根本無法承受,所以只能等你達到聖級之後再說了。”說完,還頗爲無辜地攤了攤手。

    實力,又是實力!

    她已經受夠了因爲實力不足而被困在一方小小的空間之中的無力感;雙拳緊握起來,清舞暗下決心:一定要儘快達到聖級!

    雖然得知鳳軒能夠解救衆人讓清舞略微放鬆了一些,可是眼下夢魘魔鷹一族的事情似乎也是迫在眉睫;他們還是需要儘快進入山谷的底部,一探究竟。

    “不過,你不覺得山谷周圍夢魘魔鷹們的氣息太過微弱了一些嗎?”鳳軒把視線轉向傾煌,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確實有些不正常,我懷疑大部分的魔鷹都盤踞在山谷底部,不知道在謀劃些什麼。”傾煌遙望着山谷底部那一處幽深陰暗散發着迫人氣息的所在,眸光深沉不已。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鳳軒摩拳擦掌,準備一躍而下。

    清舞卻是扁了扁嘴:就這麼下去?她又要被某男摟在懷裡吃豆腐?現在她倒是不擔心被夢魘魔鷹重重包圍的情況了,鳳軒已經成了自己的契約夥伴,當然不會坐視不理了,實在不行只要神威一放,這羣張牙舞爪的魔鷹們還不都得變成乖乖俯首的小鳥仔?

    傾煌挑了挑眉,興致勃勃地走上前來,正待繼續忠實地行使自己的代步功能,順便吃點豆腐,卻被鳳軒接下來的話澆了個透心涼:“對了,差點忘了你不能飛;我教你使用火鳳之翼吧。”

    她這回倒是可以喚出風暴飛鷹小風來馱着她飛,不過有些擔心小風的速度會及不上身邊這兩個聖級;現在能學到鳳軒的飛行技來自己飛,當然是再好不過。

    清舞趕緊把頭點的小雞啄米一般:“好啊好啊!”

    “其實我的所有天賦技能在契約之時便印刻在了你的腦中,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按照我的指導,好好地掌握運用。”講解中的鳳軒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完全成了兢兢業業的老師,仔細地指導着清舞該如何運用火鳳之翼。

    “你的腦海中應該出現運用火鳳之翼的方法了吧?現在集中注意力,想象你的後背上有一對火鳳的翅膀。”

    “可我沒見過火鳳的翅膀,怎麼想象呢?”清舞閉着眼睛一邊領會腦中出現的飛行技,一邊弱弱地發問道。

    “暈,你只要想象你有對翅膀就行了,不用想象它是什麼形狀。然後……”說了一半,鳳軒猛地被眼前的景象噎住了後半句話。

    清舞的後背附近,星星點點地出現了絲絲縷縷火紅色的亮點,那些亮點越來越多,漸漸地開始自主地飄動、匯聚,從她的後背上開始,緩慢而有序地逐漸擴張,一點一點地凝聚成了一對火紅色的美麗翅膀。火紅色的雙翼像火焰一般靈動熾烈,又像精靈一般飄逸活潑,如夢似幻,令人心醉不已。

    鳳軒與傾煌竟看得呆了: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優雅動人的雙翼!

    更讓他們震撼的還在後面:火紅色的雙翼突然輕輕地顫動起來,帶動着依舊閉目凝神的清舞微微向上一起,就這麼輕而易舉地離開了地面!

    驟然失重的感覺令清舞驚訝地睜開了雙眼,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由自主地便飛起來了;狂喜之下她倒是沒有忘了控制火鳳之翼,深吸了一口氣,靜氣凝神,繼續控制着背後的雙翼,帶着自己圍着下面呆愣中的兩個傢伙繞了一圈,這才徐徐落下。

    現在她的心中簡直驚喜萬分,若不是在這個地方有所顧忌,她真想一鼓作氣飛上高空,盡情地轉上幾圈,享受一下自由翱翔的感覺;這種感覺與獅鷹或是小風馱着自己的時候完全不同,她可以隨心所欲地去往想去的方向,感受着周身的微風將自己包圍,連呼吸都變得舒適而順暢。

    藉着契約的關係,傾煌與鳳軒也能夠感受到她心中莫大的喜悅,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她一同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清舞落回地面,儼然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我們快飛下去吧!”她那雙閃閃發光的大眼睛簡直比黑夜中的明月還要耀眼。

    沒想到的是,鳳軒的眼睛瞪得比她還大,只不過他的眼裡是滿滿的驚駭:“你怎麼自己就會了?”

    “額,我只是領悟了一下腦海中的飛行技,然後就按你說的想象後背有一雙翅膀,接着又想象翅膀煽動的樣子,就飛起來了啊!好像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飛起來的……”清舞說着說着,也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這麼簡單呢?就好像她天生就會飛似的……

    這是什麼回答?鳳軒聽得一愣一愣,怎麼好像她本來就有翅膀似的?

    傾煌倒只是在清舞凌空而起之際唯一愣神,便恢復了正常:他見到過清舞當初學習天階戰技之時的悟性,說是天才一般的領悟速度簡直是在侮辱她,那根本就是妖孽般的速度!還有她初次召喚本命紫雲火也是如此,基本可以算是無師自通;這次能夠如此之快地掌握火鳳之翼其實也在意料之中。

    雖然不知道清舞如何會有這般超強的領悟力與學習天賦,但自己心愛的人兒這麼厲害總歸是好事,看來他的修煉也要抓緊了呢,可不能被她落下才是。

    “唉,算了先不討論這些了;你雖然學得很快,但是一會還是得儘量小心些,畢竟這纔剛剛學會呢。”鳳軒的小老師角色還沒有當過癮,一板一眼地叮囑道。

    “知道啦,你們別嫌我飛得慢就成了。”清舞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了,一心想着馬上就要開始的低空飛行,興奮地小臉通紅。

    傾煌與鳳軒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一會會不會險象環生?無奈之下,只得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身旁,充當保駕護航的使者了。

    清舞再度深吸一口氣,迅速地在腦海中勾勒出一對火鳳之翼,伴隨着瑰麗明豔的火紅色雙翼再度出現,她脣角一勾,徐徐地睜開了熠熠生輝的眸子,隨即雙腳一蹬,“刷”地離地而起,風馳電掣一般朝着山谷底部的方向直衝而去!

    不是吧大姐,你還說怕我們嫌你慢?

    “喂!慢點啊你!”鳳軒急得憤憤地一跺腳,霎時猛衝而出;傾煌也是滿頭黑線,趕忙急追而上。

    “喔!太棒了!”清舞忍不住興奮地大吼一聲;感受着風兒自自己的臉頰刮過,好像在與自己調皮地共舞一般,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好了!

    “喂!有你這麼大大咧咧的嘛?本來就這麼不管不顧的直衝而下已經夠要命了,你還亂喊亂叫?生怕目標不夠明顯啊!”鳳軒追上前來,氣急敗壞地衝着清舞叫喊起來。

    “怕什麼?不是有你這個天下無敵強悍霸氣的小軒軒在麼?還有我家英俊瀟灑……咦?傾煌,你在看什麼?”正說得起勁的清舞轉頭一望,卻發現傾煌正一臉困惑地左右張望着,見她轉過頭來,乾脆停止了前進,朝着四周掃視一眼:“你們就沒覺得不對勁?”

    光顧着興奮狂喜的清舞和只想着怎麼制止她的鳳軒也停了下來,這才發覺古怪之處:竟然沒有夢魘魔鷹對他們的闖入做出反應!

    “你們仔細看看,好像很不正常!”傾煌眯着一雙桃花眼細細地觀望一番,忽地皺眉說道。

    分散在山谷各處的魔鷹巢穴,頗有種門庭冷落之感,大部分的巢穴竟是空空如也,似乎很久沒有魔鷹居住了;而零星能看到些魔鷹的巢穴之中,似乎也很不對勁。巢穴中的魔鷹大都精神萎頓,似乎都已風燭殘年,偶爾有幾隻遙遙望見了他們三個不速之客,也毫無反應,視若無睹。

    “這是怎麼了?其他的夢魘魔鷹們呢?”清舞心中不安的感覺愈發強烈。

    “大概都在下面吧。”鳳軒那一雙金眸一眨不眨,直勾勾地盯着谷底那處不斷散發着恐怖氣息的黑暗所在;不知怎麼,就連他都感覺到一絲頗爲沉重的壓抑感,與之前的漆黑洞穴的感覺完全不同。

    他們的視線一同轉向了那個黑洞一般的所在,互相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加快了速度;心中那種難以言喻的壓抑感越來越強,似乎有什麼極致的黑暗,正在醞釀之中。

    越是逼近那個黑色洞口,他們心中的沉重感便越發強烈;那望不見底的黑暗,好像一張鋪天蓋地的黑色巨網,好似要將所有的一切吞噬其中。

    清舞渾身的汗毛倒豎,這種深入骨髓的陰森寒冷之感令她極其地不舒服,感覺一呼一吸都如此困難,好像心臟之上壓了一塊重達千斤的大石頭,悶得她喘不過氣來。

    好不容易穩住心神,控制着自己順利地降落到了谷底,她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竟然如此沉重;轉頭一望,卻發現傾煌與鳳軒兩個也是同樣地腳步一頓,好像也有同樣的感覺。

    “這裡的土地都很奇怪啊!”清舞試探性地跺了跺腳,臉色愈發古怪:明明看起來是鬆軟的土壤,踩起來卻像是石塊一樣堅硬。而且,這顏色也相當古怪,她怎麼不知道,這裡竟然有深紅色的土壤?

    “只怕是土壤受到了腐蝕,所以變成了這種狀態。”傾煌說着,忽地鼻頭微皺:“奇怪,空氣裡怎麼會有凝心草的氣味……”凝心草是專門用來凝聚精神,穩定心緒的,爲何會出現在這裡?還是說,是夢魘魔鷹一族採集了大量的凝心草,要用來做些什麼?

    “凝心草還有個作用。”鳳軒金眸一閃,語氣古怪地插話道。

    “什麼作用?”清舞與傾煌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鳳軒低聲說道:“凝心草對於幼禽蛋的成長有非常重要的幫助。”冥冥之中,他好像猜到了些什麼,可是卻又不敢肯定。

    什麼?幼禽蛋?

    清舞霎時想到了他們最開始來到水澤之地想要達成的另一個目的:那個神秘的懸賞任務!

    她不由自主地拿出了那個任務卷軸,再度細細地看了起來,可是這上面只說要懸賞夢魘魔鷹的幼禽蛋,其他的毫無線索。若是照這上面所說,在偌大的魔鷹巢穴,只要隨便撿一顆幼禽蛋就行了?

    可是她一直都覺得這個任務並不那麼簡單,一路行來,衆多無辜枉死的傭兵、後來被魔鷹所控的傭兵,似乎都在昭示着什麼;這一切的一切,令她不得不懷疑發佈任務的幕後之人,是想借夢魘魔鷹一族,削弱傭兵這一龐大的團體。不過疑問又接着來了:這幕後之人爲何要這麼做?又是如何知道了夢魘魔鷹一族的野心並加以利用?

    大概所有的疑問,只能等他們解決了這裡的事情之後親自去尋找那個幕後之人問個清楚了。

    “這是什麼詭異的任務?你不會是真想隨便撿一顆蛋然後去換那什麼聖級的……額,女奴吧?”鳳軒湊上前來,看着清舞一直盯着任務卷軸發呆,頓時有些納悶。

    傾煌卻是插進話來:“這任務發佈者絕不簡單,清舞,我總覺得我們過後不一定能找到這個幕後之人。”

    “管它什麼幕後不幕後的,先把這夢魘魔鷹的老巢端了再說!你們兩個一直杵在這裡就不覺得冷嘛!”鳳軒本就好動,在這種陰森森的環境站了片刻簡直備受煎熬;再說了,你們要分析這分析那的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嗎?很無聊啊!

    清舞只得將卷軸收了回去,隨即對着前往那黑洞一般的詭異所在撇了撇嘴:“交給你們了。”她可不打算挑戰這個比之前詭異空間還要恐怖的所在。

    一步步地徐徐靠近那個散發着恐怖氣息的黑色洞口,走到近前更是覺得這黑色就像一張血盆大口,猙獰萬分;清舞強忍着陣陣噁心的感覺,狠狠地吐出口濁氣,走到這黑色洞口的近前。

    不出所料地,洞口的空氣流動似乎是靜止的,好像這根本不是洞口,而是一扇透明的大門;無疑,這個洞口是有結界阻擋的。

    鳳軒定睛一看,隨即淡定異常地踏前兩步,伸出了一隻白皙小手;只聞“嗤”地一聲,他的掌心便冒出了那一抹火紅至極的聖潔火焰。

    之前在周圍一片漆黑的洞穴之中還不覺得什麼,現在在陽光的映照下,清舞頓覺他掌心那一團瑰麗的火苗實在是太過華麗了:那是一團純正的火紅色,如此濃烈,如此耀眼;火焰如有生命,在鳳軒的掌心之上歡快地舞動跳躍,格外地活潑靈動。

    不過,他召出了涅槃火的意思是……

    “天啊!你準備做什麼?”清舞瞪大了眼睛,呆愣愣地問道。

    “那還用說,自然是一把火燒了這個奇怪的結界!”鳳軒說的就好像他是要吃飯喝水那樣隨意。

    清舞頓時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她嚴重懷疑這個長得脣紅齒白人模人樣的美少年根本就是個僞裝得極好的恐怖分子!動不動就二話不說一把火燒了,他這是有多暴力啊!

    她真的很想弱弱地說一句:小朋友,玩火很危險的!

    可是,傾煌倒是頗爲贊同他這個做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陷阱機關、陰謀詭計都無所遁形;就算鳳軒沒打算出手,他也準備用紫雲火直接燒了這結界。

    若是清舞聽到了傾煌的心聲,必定會大吼一聲:乃們就是兩個暴徒啊,不要再僞裝了!

    不過,就在清舞思緒萬千之時,鳳軒已經猛地一甩手,令手中的涅槃火飛射而出;熾烈的火焰化作一道火紅流光,電光火石之間,便撞上了那道虛無的結界!

    涅槃火的威力何等強悍?只這一小簇毫不起眼的小小火苗,便激起了一陣兇猛無比的熱浪,霎時間擴散開來,整個洞口映照出奪目的火紅色之光;與之前傾煌破除那個洞穴法陣之時的景象不同,這一簇火焰竟像是一隻漸漸成型火紅鳳凰,在清舞震撼的目光注視下,緩緩展翅。

    就在此時,自黑洞之中驟然傳出了一陣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大波動,甚至令整片山谷爲之狠狠一震;三人面面相覷,大概猜到應該是裡面正在發生什麼驚天動地之事,神情愈發凝重起來。

    可奇怪的是,鳳軒正待再度發力,一鼓作氣直接破除結界,卻見面前的結界猛地一陣強烈的波動,緊接着,竟在涅槃火的灼燒下絲絲縷縷化爲了虛無!

    “咦?我還沒發力呢,怎麼這結界這麼脆弱?”鳳軒納悶地收回了涅槃火,有點自戀地摸了摸下巴:本大爺的火焰真有這麼厲害?

    “大概是剛纔那波震動的原因吧;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進去再說!”清舞摩拳擦掌便要跨步而入,突然高亢起來的情緒擋也擋不住;鳳軒與傾煌兩人頓時滿頭黑線:剛纔是誰顫巍巍地覺得這裡陰森恐怖的?女人果然都很善變!

    雖說是幹勁滿滿,但任誰要踏入這麼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都會有些不安:未知的東西總是令人恐慌,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

    傾煌一把抓住了清舞的柔嫩小手,帶着她以不急不緩的步速穩步前行。桃花眼有點不耐地瞥了一眼大步跟進的鳳軒:若不是無緣無故多了這麼個小鬼,他還想繼續享受下美人在懷的感覺呢。

    幸好鳳軒只顧着趕緊離開這個黑漆漆的地方,沒空理會其他,要不然免不了又是一場口水大戰。

    沒走多久,這種黑暗之中不辨左右的狀況便不知不覺地好了很多,可是,他們的心情卻沒來由地愈發壓抑;越是接近前面出現一絲光亮的所在,越覺得那股沁入心底的徹骨寒冷更加明顯。

    清舞不由自主地緊了緊與傾煌交握的小手,想要尋找些溫暖;感受到他溫熱的大掌那熟悉的溫度,心底的壓抑感也漸漸好了很多。

    漸漸地,前方的道路越來越亮,映照在地面上的,似乎是斑駁的火光;他們不約而同地加快了腳步,迫切地想要看到,那個未知的真相。

    火光越來越近……眼前,驟然一亮。

    震驚、不可置信已經難以形容他們眼前所見,映入眼簾的這一幕,徹底地令他們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這些……究竟是……

    斑駁閃爍的火光映照着這方偌大的洞穴,也映照着,洞穴中數百隻夢魘魔鷹一動不動的身軀。他們維持着再詭異不過的仰頭瞻仰的姿勢,大睜着血紅色的鷹眸;只是那一雙雙幽暗的鷹眸中,毫無神采。

    數百隻夢魘魔鷹整齊有序地團團環繞着,那無神的鷹眸,遙望着被他們團團圍住的最中心位置,那裡,正是所有黑暗的根源;令人窒息的壓抑感正是從那個位置源源不斷地逸散開來,無孔不入,似乎想要整個世界都染上純黑的色彩。

    空氣中瀰漫着濃重的黑色霧氣,絲絲縷縷縈繞在中心位置的周圍,似乎在保護着那裡的什麼;隱隱約約,可以瞥見那最爲神秘而又最爲黑暗的所在。

    最中心的位置,是一個方方正正的高臺,高臺之上,靜靜地躺着一枚顏色漆黑、散發着濃郁恐怖氣息的幼禽蛋。

    ------題外話------

    介章有個隱藏的信息,關於鳳軒的契約的哦!

    再吼一聲:親們來加羣【216883904】吧!進羣福利多多,可優先領養,秋秋不定時放些歡脫小劇場,還有適逢一些特殊日子的答謝小活動啥的,親愛滴們,都快來吧╭(╯3╰)╮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