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0章 羈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0章 羈絆字體大小: A+
     

    渾身上下被無邊的黑暗包圍,滲入心中的陰森寒冷似乎在一絲絲喚起清舞心中最深處的回憶,那些,屬於夜清舞的一切……

    “小清舞,你在看什麼?”一個面目和善的中年女子摸着黑四處尋找,終於在院子外面發現了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呆呆望天的小小女孩。

    五歲的小女孩聲音活潑可愛,甜甜地膩到了人心裡:“林姨,我在看月亮!”

    林姨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一同遙望着天空那一輪皓月:明月如此動人,彷彿一朵盛開的白玉蘭花,寧靜地綻放在深藍色的天空之中,聖潔而神秘。

    小女孩突然眨眨眼,烏溜溜的大眼睛裡綻放出無限的堅定和期待:“長大以後,我也要像黑夜裡的月亮一樣!”

    “那當然,小清舞一定會出落得像美麗的月亮一樣動人的!好啦,我們回去睡覺吧!”林姨拉起小女孩的細嫩小手,一同走入了一棟古舊的院落之中。

    ……

    “不要打她!”小女孩一聲尖利的叫喊,慌慌張張地挪動着小身子跑過來,卻只看到可憐的小雀兒被彈弓打落在地的景象。

    “切!不就是隻破鳥嘛,有什麼稀罕!”

    “不許你這麼說我的朋友!”

    “怪人,竟然把動物當朋友,怪不得沒人理你!”

    ……

    “對不起,沒能保護好你……”漆黑的夜裡,盈盈的月光下,小女孩手捧小雀兒哭得好不傷心。

    這時,一個空靈詭異的聲音不知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爲什麼要保護她?”

    “因爲她是我朋友啊……”小女孩眨了眨眼,理所當然地答道。

    “回答我,你想成爲什麼樣的人?”

    小女孩看了看依舊明亮的月:“我想成爲黑夜裡的月亮,這樣就能照亮小鳥回家的路!”

    “跟我走,我能讓你成爲黑夜中的月亮!”

    ……

    “你這孩子怎麼回事?我花了那麼多錢供你上M國最好的醫科大學,不是爲了讓你給畜生看病的!趕緊把錢給我掙回來!”中年男人一陣憤怒的狂吼。

    “你是哪根筋不對?W集團的大少爺可是未來家族企業的繼承人,你竟然不嫁?你讓咱們家怎麼飛黃騰達?”中年女子面目猙獰地怒罵。

    “呵呵……”面容絕美的少女笑得好不燦爛:“真對不起呢,你們把一個四歲的小女孩丟掉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有一天她能成爲你們的搖錢樹、墊腳石?”

    毫無留戀地摔門而去,一句古井無波的話語遙遙傳來:“從今以後,我改姓夜。”

    ……

    “嗚嗚,爸爸,媽媽,你們在哪?小舞好害怕,快出來……”黑暗不見五指的小巷子裡,一個小小的單薄身影格外令人憐惜;四歲的小女孩跌跌撞撞地在黑暗中奔跑,一次次地摔倒,又一次次地爬起;她一直走一直走,卻怎麼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無窮無盡的黑暗像一張猙獰的血盆大口,讓小女孩害怕得大哭不止;忽然,一聲清脆動人的鳥鳴聲傳了出來,吸引了小女孩的注意,她好不容易止住了哭聲,擡起頭來,正看到不遠處的半空之中,一隻小小的鳥兒嘰嘰喳喳地歡叫,好像在說:“不要怕,看着天上的月亮,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小女孩期待萬分地站起身來,跟在小鳥的身後向前跑啊跑,可是不知爲什麼,小鳥竟然越飛越高,越飛越遠;小女孩心急萬分地伸出了小手,卻眼睜睜地看着小鳥在自己眼前失去了蹤影,再度留下自己一個困在這無邊的黑暗之中……

    小鳥,不要走……

    好害怕,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個……

    不知不覺,清舞的眼神渙散起來,清澈明亮的眼眸似乎在漸漸變得黯淡,渾身上下變得越來越冰冷……

    就在此時,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嗡”地一聲,碧玉天心鐲輕輕一顫,散發出了絢麗奪目的五彩光芒!

    火紅色,淡綠色,金黃色,海藍色,銀白色;五種顏色交相輝映,瞬間衝散了清舞眼前的無邊黑暗!流光溢彩的五色光華映得周圍的一切驟然明亮起來,手鐲上的灼熱感覺也立刻喚回了清舞迷惘的神智。

    清舞的眼中,再次綻放出皓月般的攝人光華,恢復清明的雙眼直直地看着手腕上自主浮現出的鐲子,試探性地叫了一聲:“碧心?”

    意料之中的,沒有收到任何迴音。

    自從上次碧心說自己也要進入修煉狀態以便更好地幫助清舞,便從此失去了動靜;若不是她依然能夠感應到碧心與自己的契約,恐怕她都要以爲碧心就此不見了。可是儘管如此,每當她遇到危險或是有什麼特殊情況,碧玉天心鐲都會散發出一陣灼熱之感,默默地守護着她。這一次,若不是碧玉天心鐲的存在,只怕她真的會陷入黑暗之中難以自拔,後果不堪設想。

    清舞摩挲着手腕上依舊流轉着五彩光華的鐲子,頓覺身上的溫度漸漸迴歸;冰冷的手腳慢慢溫暖起來,這詭異的空間帶來的壓迫感也消失不見。

    輕輕握住手上的鐲子,清舞長長地呼了口氣;這隻鐲子的秘密,她遲早要去發掘。

    眼下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傾煌!

    既然這個詭異空間連聖級強者都會受到影響,那麼,傾煌也許也有危險。略略回想了一下方纔腦中的思緒,似乎這個詭異空間,是一個幻境一般的所在,能夠激發印刻在靈魂深處的回憶。

    清舞緊緊蹙眉:這個詭異空間能夠激起內心深處的黑暗回憶,從而令人陷入黑暗的深淵,無法自拔;那麼,傾煌會回憶起什麼?

    腦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初見時的場景,不會是……幾乎是下意識地,她開始一遍遍地呼喚着他的名字,感應着靈魂深處那一絲最最深刻的羈絆;一邊呼喚,她一邊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他完美妖孽的面孔,他邪魅惑人的笑容,還有他溫暖堅實的胸膛……

    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別樣的情緒,驟然噴發……

    不行,她一定要儘快找到他!

    與此同時。

    “清舞!”傾煌剛一落地就有種古怪的感覺,想要緊一緊兩人交握的手,卻是發現,他的手掌根本是空蕩蕩一片!

    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起,清舞竟然從他眼前消失了?

    他眯起眼睛朝着四周望去,四下裡卻是一片黑暗,寂靜陰冷得可怕。

    “蹬,蹬,蹬……”

    一片黑暗之中,一聲聲突兀的腳步聲如此清晰,如此可怖。

    “誰?不要跟本尊裝神弄鬼!”傾煌警惕心大起,一雙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

    “呵呵……你也配稱本尊嗎?”

    這熟悉到印刻在他骨髓之中的聲音如此地驚天動地!

    “是你?!”聽到這個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卻的聲音,傾煌猛地雙目圓瞪,睚眥盡裂,雙拳緊握,心中的暴怒沖天而起。

    黑暗中的人影漸漸清晰,一個與傾煌長相頗爲相似的俊美男子現出身影:“當然是我,我親愛的哥哥,你還好嗎?”

    “傾凜,你還有臉叫我哥哥?”傾煌強忍着滔天的怒意,咬牙切齒道。

    “我爲什麼不能叫?我的好哥哥,我還要謝謝你一直以來這麼信任弟弟我,讓我大權在握,幫助剛剛成爲狐族之尊的你管理整個族羣;要不然,我怎能有機會上位,成爲真正的狐尊呢?”傾凜笑得一臉無害,與傾煌頗爲相似的眉目間,卻是一片凜冽的寒意。

    “你!枉我對你那麼信任,你竟然串通九尾天狐一族來背叛我!”傾煌怒吼的聲音中竟然有了絲絲哽咽:那可是他的親弟弟啊,怎能對自己的哥哥下此狠手?!

    “哼!你還有臉說?我哪裡比你差了?論治理整個族羣,我比你的手段高明得多!憑什麼,憑什麼紫雲火會出現在你的身體裡?憑什麼你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成爲狐族之尊?!”傾凜雙目噴火,惡狠狠地破口大罵起來。

    “可我們是兄弟啊,我不是說過,我的就是你的?”傾煌覺得內心深處狠狠地揪痛起來:爲了權力,你竟可以什麼都不要嗎?

    “哼!別跟我在這裡假惺惺了!從出生開始,你我就不可能有什麼兄弟情!要怪就只能怪紫雲火爲什麼要傳承在你的體內?爲什麼!”

    從出生開始……

    這五個字如同晴天霹靂,深深地刺痛了傾煌已經痛楚萬分的心:原來,從出生開始,一切都已經是假的了嗎?那個整天跟在他身後叫着哥哥的天真孩子,那個和他一起溜出族裡跑出去玩耍的可愛孩子,那個堅定地笑着告訴他有弟弟來幫他的善良孩子……

    一切都是假的,從出生開始!

    再也難以承受心中奔涌而來的痛楚,好像被人生生地在心尖上插了一刀;心痛,除了痛還是痛……

    他的面前,是他的弟弟肆意邪笑的臉,他與九尾天狐一族的一干族人,正面帶微笑地將自己團團包圍;傾凜的手中,握着一把尖銳鋒利的長刀,那刀刃上的凜凜寒光,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噗”地一聲,他口中吐出一口鮮紅的血液,身受重傷的他,卻完全感應不到身體的傷痛,眼眸中、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傾凜邪佞的笑意,嘲笑着他的一切……

    “哥哥,你怎麼了?”傾凜突然擔心不已地跑上前來,凝望着他的眼神中,似乎是滿滿的擔憂;他有些怔愣地伸出手去,習慣性地想要摸摸這個弟弟的小腦袋,可是,卻在剛要觸碰到他的時候,被傾凜猛地一拍,將他的大掌打到了一邊:“哼!你不配做我哥哥!我纔沒有你這麼可惡的哥哥!”

    面目猙獰的傾凜突然狂笑起來,似乎在嘲笑着他的無知,他的愚蠢,他對弟弟的手足之情……

    漸漸地,傾凜的笑聲越來越遠,可是,他的聲音卻久久迴盪在自己耳邊;原來,根本沒有什麼兄弟情可言!

    放眼望去,四周是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只有他獨自一人,在無盡的痛楚之中掙扎,彷徨,失去方向……

    傾煌……你在哪……迴應我……

    彷彿遠在天邊,又近在眼前的呼喚突然傳出,雖然聲音很輕很輕,卻是如此地震徹心靈。

    那是源自靈魂的呼喚,是融合在身體每一寸的契合,如此親切,如此溫暖。

    生命相契,終生相隨,同生共死,不離不棄。

    遠古的誓約印刻在靈魂的最深處,也終於絲絲縷縷地喚回了傾煌瀕臨墮落的神智。

    “清舞!”他動情地呼喚着她的名字,那個印刻在他心底最深處的名字;聲聲呼喚之中,他猛然驚覺:原來,一切都是命中註定。

    命中註定他會繼承紫雲火的力量,他會知曉那個神秘的預言,他會經歷生命中最痛楚的背叛,他會重傷逃亡,直到遇見了她……

    難以抑制心中的情動,狂亂不已的心臟因反覆地念着她的名字而愈發地沸騰,簡直想要灼燒起來!

    想要見到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強烈,他要告訴她,他想要的,不僅僅是生命相契的陪伴,還有……

    “傾煌?!”

    一聲又驚又喜的呼喚自身側傳來,他渾身一震,難以置信地轉過身來,不知何時就這麼俏生生地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正是他心心念唸的人兒!

    狂喜、激動、安心、慰藉等等一系列的情緒出現在他完美的臉上,終於再也抑制不住,他跨前一步,張開雙臂,狠狠地將她摟在了懷裡!

    終於再度感受到了真實的她,他簡直恨不得把她揉進自己的骨血之中;微微偏頭,貪婪地嗅着她好聞的髮香,感受着她近在咫尺的氣息,他舒服地嘆了口氣。

    “傾煌,你鬆開點,我喘不過氣了……”雖然這句話真的很煞風景,可是某女被他緊箍在懷裡,真的快被憋死了有木有?

    清舞悶悶的聲音自他的懷中傳出,聽起來格外可愛。

    傾煌微微鬆開了她,卻並沒有放她離開自己的懷抱的意思;他眨着一雙魅惑動人的桃花眼,凝視着她的神色之中,盡是滿滿的情意。

    經過剛纔的種種複雜思緒,清舞並非對自己的心情毫無所覺,那滲入靈魂的羈絆,似乎已經超越了夥伴之間的心意相通,有什麼不一樣的情感,正在漸漸滋生。清舞心慌意亂之下,被他灼熱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眼睛也不知道該看向哪裡,正想捂住小鹿亂撞的小心肝,可是,傾煌的俊臉卻募地湊近;看着眼前正在無限放大的一張俊臉,清舞頓時大腦當機:

    “傾……唔……”

    突然襲上的性感薄脣堵住了她剛要出口的問話,眼睛驟然瞪大;感受着脣上真實的柔軟觸感,她腦中只剩下一個想法:這是kiss吧……這絕對是kiss吧……

    一隊河蟹爬過……

    “嗚嗚嗚(憋死了)……”呼吸困難的感覺令她的理智慢慢回籠,眼前一陣陣發暈,她甚至覺得自己開始眼冒金星,神志不清,就快要昏厥過去了……

    天啊,她不會成爲史上第一個因爲接吻而憋死的人吧!

    就在清舞冒出了這昏過去之前最後的想法之際,傾煌也總算感受到了懷中少女的不對勁:她整個人就像一灘水一般化在自己懷裡,原本因驚慌失措而瞪得老大的眼睛也變得迷離不已,甚至有些渙散的跡象……

    慌忙分了開來,清舞的呼吸終於得到了釋放,她趕緊貪婪地大口喘起氣來。

    看着她虛弱的樣子,傾煌突然自責起來:他剛纔是不是太不顧她的感受了?

    可是,看着軟倒在自己懷裡柔若無骨的少女,他的眼神不知不覺地再度炙熱起來……

    喘了良久好不容易恢復正常呼吸的清舞,趕緊顫巍巍地從他胸膛裡探出頭來;這一探頭,正迎上了他再度染上奇異色彩的火辣眸子。

    OMD,他不會是想再來一次吧?

    清舞趕緊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了他,踉蹌幾步纔算站穩;可是傾煌卻因她這推拒的動作深深地受傷,眼底劃過一抹忐忑不安,全身的火熱迅速地冷卻下來,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шωш¸ ttкan¸ ℃o

    難道說,她並不喜歡自己?不想要這樣的親密接觸?也的確如此吧,在她的心裡一定一直只當自己是並肩作戰的夥伴,可是他卻對她抱有了別樣的心思,還頭腦發熱之下做出了那般大膽的舉動;這粗神經的丫頭肯定要被他嚇壞了吧,唉,自己怎麼就沒忍住呢?發情期,一定是發情期的異狀在作祟……

    在傾煌不斷怨念的同時,清舞也陷入了持續的抱怨中。

    “嗚嗚,你也太不知道憐香惜玉了吧?人家都快被你憋死了,你竟然還想再來?”清舞可憐兮兮地捂着自己被他啃得變成了香腸的小嘴,不滿地揮着小拳頭抗議。

    “額?那你推開我是因爲……”聽到她這莫名其妙的抱怨,傾煌心底突然又升起了絲絲希望,眼含期待地凝望着她,桃花眼中再度泛起了希冀的光芒。

    “哈?當然是因爲你還想……難道你不想……”清舞突然說不下去了,小臉再度染上暈紅之色:莫非她剛纔是自作多情了?可是他方纔那個眼神明明就是和、和突然吻自己的時候一模一樣啊?

    “那……如果是以後我想,可以嗎?”傾煌的眼中好像突然亮起了無數顆希望的小星星,灼灼地凝視着她。

    “……可那是接、接吻啊……只有……纔可以那麼做……”清舞的大腦突然“叮”地閃過一道亮光:接吻=親密舉動=情侶,那他方纔這樣對自己,豈不就是說明……

    傾煌忽地輕咳一聲,神色募地嚴肅起來,兩手擡起,輕輕地撫摸上她的兩側臉頰,讓她的小腦袋微微擡起,正視着自己;魅惑的桃花眼中的邪氣不再,反而充斥着滿滿的鄭重與堅定:“我想成爲你終身的伴侶,你,願意嗎?”

    啊咧?這、這是告白?還是求婚?

    傾煌很少露出這樣嚴肅認真的表情,不過,他嚴肅的神情看起來也格外迷人呢,那雙深邃之中泛着瑩瑩光亮的眸子似乎要把自己吸進去一般……

    清舞猛地一個激靈:不知爲何,她突然有種不妙的預感,如果自己說出了某三個字,下場一定非常恐怖……

    可是與此同時,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很多很多:她貪戀他胸膛裡的溫暖,她喜歡嗅着他身上傳來的特殊氣息,她享受他帶給自己的安心感覺,她想要他一輩子都陪在自己身邊……

    可是可是,一想到伴侶這兩個字,她就渾身發熱,頭頂冒煙,感覺自己快要燒起來了一般;這是不是意味着,他要經常像剛纔那樣把自己吻得昏頭漲腦?

    大腦一團亂麻的清舞突然抓住了其中一個她認爲最重要的關鍵,立刻揪住不放了:

    “不行!”清舞斬釘截鐵地吼道。

    這兩個字猶如晴天霹靂,瞬間擊得傾煌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深深的無力感向他襲來,又是悲憤又是羞惱:他堂堂狐族的無上之尊,血統高貴無比的紫雲天狐一族之主,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求偶竟然失敗了?!

    可是還未等他從莫大的打擊中恢復過來,下一秒,霎時間便被她“鄭重其事”的拒絕理由雷得外焦裡嫩:

    “我可不想整天頂着一張香腸嘴到處走!”清舞怒氣衝衝地揮舞着小拳頭,忿忿不平地控訴他的“惡行”。

    “噗……哈哈……”傾煌實在是忍不住了,不由得捧腹大笑起來:這個小女人啊,果然是缺根筋的!

    “你又笑話我!我真有那麼搞笑嘛……”清舞委屈地扁起了嘴巴:爲什麼人人都把她當笑話!

    傾煌突然止住了笑意,大跨步地邁上近前,不待清舞反應,大掌迅速地捧起了她的小臉,在她的脣瓣上蜻蜓點水般地一碰,兩脣一觸即分;他的嘴角迅速地勾勒出邪肆惑人的笑意,磁性而性感的聲音猶如魔音入耳,格外地勾魂奪魄:“那,這樣可以嗎?”

    被男子動聽的聲音深深蠱惑,清舞的大腦未及反應,身體已經先一步給出了迴應,小腦袋愣愣地點了點。

    傾煌的眉眼瞬間綻放出狂喜的光芒,身上也似乎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輝,整個人都變得耀眼奪目起來;清舞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他,又一次陷入了一片空白的呆愣狀態,良久,才漸漸反應過來:剛纔,她好像答應了些什麼?

    貌似是……kiss吧……雖然只是碰一下,那也是兩片脣的親密接觸啊……

    唉,就這樣吧,親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而且,不知爲何,想到他以後可能會經常作出這樣的舉動,她並不覺得討厭,內心深處反而是涌起了陣陣欣喜,緩緩地捂住自己碰碰狂跳的小心臟,感受着發自內心的小竊喜:難道說,這就是喜歡的感覺嗎?

    傾煌自然不會漏掉某女羞紅的小臉和四處遊移的古怪眼神,內心的喜悅愈發旺盛了:看起來粗神經一點也是有好處的,至少很好騙啊,哦呵呵呵……

    就這樣,某女已經落入了某隻奸詐狐狸的陷阱之中,卻毫無所知,正在一步步地踏入某妖孽狐狸的魅惑計劃之中,至於這最後的下場嘛……

    兩人成功地克服了詭異空間的危機之後,周圍的空氣便絲絲縷縷地流動起來,藉助着空氣流動的方向,他們也成功地辨認出了應該前行的方向。

    傾煌眼珠一轉,笑意滿滿地對着身邊彆扭中的某女擺了擺手,示意她趕緊回到自己的懷裡來,看着他這得意洋洋的邪笑,清舞頓時又羞又惱,弱弱地負隅頑抗道:“我可以叫小風出來馱着我飛的。”

    “你確定小風能看得見路?”某狐輕飄飄的一句話便令小兔子無處可逃。

    一把摟住了香軟的可人兒離地而起,得到了某些允許的某狐甚至得寸進尺起來;清舞大驚失色,慌慌張張地在他懷裡掙扎亂動,像只不安分的小兔子一樣可愛;誰料,傾煌卻是偏過頭來,猛地湊近了她的精緻耳垂,壞心眼地對着她可愛的小耳朵吹了口氣,隨即低低笑道:“別亂動,你想掉下去不成?”

    清舞無奈之下只得停止了掙扎,朝着奸詐的某狐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也不許亂動!”

    不過,這段不長的旅程對傾煌來說顯然又是一番甜蜜的折磨;剛剛纔向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而某女又表示了默認,現在美人在懷,怎能不令他心中微癢呢?某狐一邊故作正經地繼續浮空飛行,一邊在心裡暗自盤算:到底要想個什麼法子才能把這個小可愛吃進肚子裡呢?

    “哇,有亮光了!”清舞激動萬分地大喊一聲,內心的狂喜簡直無與倫比:總算不用被這隻狡猾的狐狸吃豆腐了!

    傾煌的想法卻是正好相反:真想多飛一會啊,這樣就可以多摟一會某女的芊芊細腰了。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擺在第一位的無疑是儘快解決夢魘魔鷹之事,時間越久,清溪他們的生命危險就越大。

    在清舞與傾煌被困於詭異空間的同時,落臨天也陷入了莫大的憂慮之中。眼看着沉睡之中的衆人表情痛楚、眉心緊蹙,他焦心不已;遙望着夢魘魔鷹巢穴的方向,心中擔憂萬分。

    忽地,本應處在沉睡中的李海突然身子一動,募地睜開了眼睛;那黯淡無光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抹詭異的血紅!

    “不好!”落臨天與金曜頓時大駭:這迷霧竟然不僅僅能夠令人陷入痛苦的夢魘,還能使人墮入黑暗,變成受控的傀儡!

    李海機械般地緩緩站立起來,慢慢地轉頭看向落臨天與金曜,突然紅色眸光一閃,面目猙獰地朝着兩人衝了過來;金曜閃身欺上,一個乾淨利落的手刀便將他擊暈在地。

    可是,兩人的神色卻是無比凝重:第一個已經出現了,接下來,難道他的同伴們也會接二連三地變成傀儡一般的存在?

    遠遠地望向清舞離開的方向,他緊緊握拳:清舞,一定要成功!

    黑暗漸漸地離他們遠去,清舞與傾煌的眼前,終於再度出現了陽光的色彩;剛剛從洞穴之中飛出的兩人趕忙閉了閉眼,等待片刻,才重新適應了周圍的光線,這纔有機會仔細地察看一番面前的環境。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幽深陰暗的山谷;說是山谷,四周的山坡卻又是如此陡峭,幾近與懸崖媲美。荒草叢生的山谷之中,隱隱可見陡坡上的鷹巢,稀稀落落地散佈在山谷之中。奇怪的是,山谷之中竟然寂靜一片,絲毫沒有聽到魔鷹的鳴叫聲;這靜謐異常的氣氛實在是令人不寒而慄。

    兩人各自觀察一番後,對視一眼,隨即約好了一般同時伸手指向了山谷底部的某個黑漆漆的所在;那裡,散發着強大到令人心驚的強悍氣勢,夾帶着絲絲陰冷壓抑之感的氣勢甚至逸散到了整片山谷,令這裡的一切壓抑得讓人透不過氣來。

    看起來,一切的根源就在山谷的底部了;可是,他們要如何避開所有夢魘魔鷹的視線,闖入那個神秘幽暗的所在?

    天啊,想想就不可能,想要到達山谷底部似乎只有在衆目睽睽之下直直地飛下去,就算傾煌的速度夠快,在衆魔鷹來不及反應之際便衝到了底部,可是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恐怕是整個夢魘魔鷹一族的包圍吧?

    經過之前那個詭異空間之後,傾煌頓時對於這夢魘魔鷹一族有了新的認識:原本自信滿滿的他竟有些莫名的不安。紫雲天狐一族也擁有迷魂技能,施展之際能夠令對方失去神智從而爲自己所控,然而,與夢魘魔鷹一族控夢奪魂的天賦技能相比,卻是小巫見大巫了。這種深入靈魂的掌控,實在是無可抵擋;任何人的內心深處都有黑暗不堪回首的記憶,在刻意的反覆激發之下,很容易墮入黑暗的深淵,難以自拔……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望了望身邊的清舞,不知道方纔她想起的,是怎樣的回憶?而她,又是如何衝破黑暗,來到自己身邊的?

    “或許我們可以抓一隻夢魘魔鷹來載我們過去,多少能隱藏些氣息吧。”清舞苦思冥想一番,也只想到了這個不知道是否可行的辦法。

    傾煌輕輕搖頭:這個辦法也只能瞞過一時,待到他們進入山谷底部,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突發狀況,也許瞬間就會被識破了。可是,還不等他開口向清舞解釋,一個熟悉的不屑語聲便自兩人身側傳來:“笨死了!你以爲夢魘魔鷹都像你一樣笨啊!”

    一聽到這個無比欠扁的自大聲音清舞就氣不打一處來:“是啊,本小姐笨得很,不過對付你這小鬼綽綽有餘就是了!”

    鳳軒冷哼一聲,好看的大眼睛狠狠地白了她一眼,倒是沒有直接炸毛:“本大爺纔不跟你一般見識!話說你們也太慢了吧?明明飛在我前面的,怎麼比我出來的還慢?我都已經在這裡睡了一覺了!”

    嗯?聽他的說法,怎麼好像沒有遇到什麼詭異空間的禁錮似的?

    “你途中就沒遇到什麼事情?”清舞眨巴着眼睛,一臉古怪。

    “能有什麼事啊?哦對了,好像是魔境攝魂的天賦技能呢,不過也就那樣吧,還不是被本大爺我一把火燒了?”鳳軒若無其事地揮揮手,狀似毫不在意,那志得意滿的小模樣分明就是在說“快來膜拜哥吧,哥就是個傳說”。

    傾煌雖然極其不滿這小子的惡劣性格,卻也不得不對他的天賦能力甘拜下風;不過,認可歸認可,他可不會服了這小子,目前他的囂張不過是因爲這裡也算是他的半個地盤,若是在獸族的領地,哼哼,看你能得意到什麼地步?

    不過,看這小子胸有成竹的樣子,莫非是有辦法潛入山谷底部?

    清舞同樣想到了這裡,大眼睛滴溜溜地轉來轉去,想着如何套得他的話出來。

    “喂,你們兩個都這麼陰森森地看着本大爺做什麼?”鳳軒忽然感覺到背後一陣陰風:這兩個狡猾的傢伙不會在打他什麼主意吧?

    “那什麼,小軒軒啊,你能不能跟笨笨的小清舞透露透露,有沒有什麼辦法能下去谷底的?”清舞突然對着鳳軒綻放出了一個令天地黯然失色的絕美笑容,清澈明亮的動人眼眸也滿懷期待地對着他眨啊眨,就差直接拋媚眼了。

    一旁的傾煌看得兩眼直冒火:臭丫頭,朝這臭小子亂放什麼電!

    誰料,鳳軒看都不看她一眼,淡定自若地理着衣袍:“沒有。”

    暈!本小姐的美人計竟然失敗了?!這小子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難道是從火星來的?

    傲嬌美少年VS狡猾二人組第一回合,清舞失敗!

    傾煌勾了勾脣,邪邪一笑:“小子,我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不過,你應該不想讓別人知道吧?不如我們來做筆交易如何?你告訴我們能夠順利到達谷底的辦法,我幫你保守你的秘密?”

    鳳軒的嘴角微微抽動一下,似乎有些動容,但隨即立刻換回了滿不在乎的模樣:“你知道又怎麼樣?且不論你說出去有沒有人相信,本大爺既然出來了就自然有自己的辦法!”

    傾煌其實只是試探性地賭了一把:就憑他這頑劣性子和大咧咧的行事作風,應該不會是族裡特別指派出來的;那麼,就只能是這個小傢伙自己偷溜出來的了。不過,也虧得他竟然不怕他的威脅,明明臉上已經掛不住了卻還要強裝無事呢。

    可是畢竟,傾煌的辦法也沒能令他就範……

    傲嬌美少年VS狡猾二人組第二回合,傾煌失敗!

    清舞終於懶得裝淑女了,眼睛一瞪,惡狠狠地放下話來:“你到底說不說!”

    “我沒什麼可說的啊,你把眼睛瞪出來也沒用的。”鳳軒打了個哈欠,伸了伸懶腰,一臉愜意。

    “你不說我就……就……”清舞小臉漲得通紅,卻就是想不出下文。

    “就怎麼樣?你能拿本大爺怎麼樣?”

    “啊啊啊氣死我了!傾煌,你實力比他高吧?”清舞不知不覺便陷入了狂亂狀態。

    “額,是啊……你不會是想叫我揍他一頓吧?”傾煌呆呆地回答,心中暗揣:以她的性格,或許真的想這麼做啊……其實他也想這麼做想了好久了……

    “切!虧你想得出來,到時候本大爺一個大招放出來,所有的夢魘魔鷹就都發現你們這兩個不速之客了!”

    “不不不,揍你一頓太有礙風雅了,傾煌,你把他直接扔下去好了!”清舞一臉嫌棄地擺了擺手,好像在說“把這團垃圾扔下去好了”!

    看着某女可愛的表情舉動,傾煌忍不住“噗嗤”一笑。

    鳳軒卻又是一陣嗤之以鼻:“說你笨你還裝起傻來了!本大爺若是下去,只要把神威一放,那幫破鷹只有趴在地上求饒的份!”

    清舞看着美少年那副欠扁樣,怒氣值直接飆升到了頂點:“傾煌,幫我揍他!”

    “咳咳,清舞,你不僅不能揍他,還要想辦法與他契約!”傾煌面色古怪,在心中對她傳音道。

    什麼?!要她跟這個整天一副天下老子最大脾氣拽到了天上性子惡劣到極點的傢伙,契?約?

    “有沒有搞錯!我纔不要跟他契約!”清舞憤憤傳音道。

    “他的身份在禽族之中極其特殊,跟他契約之後,你的身上就擁有了他的氣息作爲掩飾,可以一鼓作氣拿下夢魘魔鷹一族!”傾煌一邊傳音,一邊感受着內心的無奈:他也不想讓自家寶貝契約這個傢伙啊,這麼一張囂張跋扈的臉實在是一分一秒都難以忍受!

    “先不說我願不願意,那個鳳軒是絕對不可能同意的吧?”

    “你可以與他訂立同等契約,以後隨時可以解除。”傾煌愈發無奈地提出瞭解決辦法。

    綺羅大陸的契約方式共有四種,最神聖無上的自然是本命契約,其次便是清舞與小毒他們簽訂的主從契約,再次便是主奴契約,此次懸賞任務中的戰利品便是如此契約得來;這三種契約一旦訂立,便無法解除,本命契約同生共死,其他兩種只有雙方任意一方死亡纔會自動解除。另外,還有一種比較自由的同等契約,雙方地位平等,任意一方可隨時提出解除契約,更像是一種合作關係,只不過以契約的方式約束彼此的行爲。

    “這……清舞再也找不出拒絕的話了,只得弱弱地應了下來:不過,就算是同等契約,人家也不一定就要答應吧?

    唉,繞了個大圈,還不是要想法子說服這傢伙幫助他們?

    ”嗯?後面的洞穴裡有動靜!“正思索間,傾煌忽地眉頭一蹙,直接一把將清舞撈在懷裡就往下面的斜坡角落中躲去;現在可不是暴露目標的時候!

    窩在某狐懷裡的清舞嘴角一抽:大哥,您這動作挺熟練啊!

    傾煌正隨時做着出擊的準備,卻在感應到那三隻魔鷹的品階之時完全放鬆下來:不過是六階而已,看來是不可能發現清舞的。

    躲在角落的兩人靜靜地等待那三隻魔鷹朝着山谷底部直直掠去,心中若有所思:他們,到底該怎麼辦呢?

    ”喂,你手放在哪裡呢?“清舞放鬆下來,這才猛然驚覺:這個壞傢伙竟然又趁機佔她便宜!

    ”我沒……“傾煌”刷“地一下收回了放的不是位置的某隻大掌,頓覺委屈:他剛纔情急之下而已,真的沒有什麼不純潔的思想啊!

    ”你還狡辯……哎呦!“清舞不滿地揮起了小拳頭示威,卻是用力過猛,白皙的拳頭”嘣“地撞上了一旁尖利的石塊,手背上細嫩的皮膚頓時被劃出了一道細長的傷口,鮮血直流。

    傾煌見狀大驚,心疼地抓住了她的小手左看右看,自責不已。

    ”嗚嗚,疼死了,都怪你!“清舞疼得倒抽一口冷氣,嘴巴委屈地扁了起來:都流血了呢!

    正在仔細查看傷口的兩人完全沒有注意到,方纔他們尋角落躲避的同時,鳳軒也同樣不願打草驚蛇,正巧躲在了他們的斜下方。美少年得意地揚了揚小腦袋:看吧,本大爺就是聰明,拿你們兩個當擋箭牌,嘻嘻……

    笑得一臉得意的鳳軒沒有注意到,他的頭頂上方,莫名其妙地飄落了幾滴鮮血,”滴答“一聲,好巧不巧地正中他的……

    ”咦?什麼東西?鳳軒感覺到額頭上突然滴上了什麼奇怪的液體,疑惑地伸手摸去……

    ------題外話------

    改了無數遍的入v首章啊,親們,求安慰~(>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