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楔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楔子字體大小: A+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Y國,某國家政要的私人宅邸。

    “呃!”一聲充滿了驚懼絕望的短促叫聲,在這靜謐如斯的夜中,分外明瞭。隨之而來的,是警報觸動的刺耳聲響,以及一連串的慌亂腳步聲。

    “死,死了……”

    “那是什麼,一張卡片?”

    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男人身上,放着一張詭異的卡片:純黑的背景下,一輪彎月分外奪目,吸引着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一人顫抖着手指拾起那張卡片,喃喃地念出了它的含義:“夜月……”

    此時此刻,沉浸在巨大震驚中的衆人,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個黑衣勁裝的女子身影,自窗外一躍而下,幾個輕盈的躍身,便融入了這蒼茫夜色之中;那個身影,一如茫茫夜色中的那一輪彎月,神秘而朦朧。

    “下一位!”寬敞明亮的走廊中迴盪着一個清脆活潑的女子喊聲,只聞其聲,便知這聲音的主人定是位俏麗可人的美女。

    伴隨着她的話音落下,一位衣着華貴但卻滿臉焦慮的婦人趕緊衝進了她所在的房間,急聲大呼:“醫生啊,快救救我兒子吧!”

    “這位阿姨您別急,先讓我看看。”女子輕聲安慰道,接着立刻戴上消毒手套,細細地檢查起來;看了片刻,指着患者的某個部位詢問道:“他這裡是不是受了傷?”

    看到她手指向的某部位,婦人有點尷尬地應道:“唉,前幾天正好我家寶貝發情,看上了經常在一起玩的一隻泰迪,就想那啥來着……正那啥着呢,那泰迪的主人來了,一看這情況氣得要命,就強行給拆散了。這回了家以後,我兒子就一直無精打采的,飯也不吃水也不喝,那地方也不精神了;莫不是那天給嚇着了,不能,不能那啥了?”

    夜清舞心疼地摸摸婦人懷中的小狗,暗歎一聲:這叫什麼事啊,幹着那事的時候被人給強行拉開,不管是啥物種都得嚇得蔫兒了吧?

    “你先別急,我給您開點藥,您這幾天要注意多安撫安撫寶貝……”一番交代之後,終於爲最後一隻患狗診治完畢,夜清舞慵懶地把自己扔到椅子裡,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此時,夜氏寵物醫院門外。

    幾輛低調中不失奢華的頂級豪車停在門口,上面下來了幾位金髮碧眼、西裝革履的外國人,他們低聲議論了幾句,確定了這裡的確就是他們在尋找的地方,趕緊急匆匆地走了進去。

    房間中,夕陽斜斜地灑在小憩中的美麗女子身上,將她那絕美動人的面龐染上了耀眼的金色;忽地,女子的耳朵微微一動,接着睫毛一顫,睜開了那雙燦若星辰的美眸,精光四射的眼中,毫無剛剛睡醒的朦朧。

    “這麼多人,又有大生意來了嗎?”夜清舞喃喃低語,眼底劃過一抹興味。話音未落,門外便傳來了篤篤的敲門聲,以及一個男子彬彬有禮的詢問聲:“請問夜醫生在嗎?”

    “請進。”夜清舞理了理原本就不曾凌亂的髮絲,輕聲應道。

    男子推門進來,望着那比之照片上更勝三分的絕美面容,竟有些呆滯。而夜清舞見到此人,柳眉微微一挑:她沒有認錯的話,這人好像是Y國首相夫人身邊的……

    那男子怔愣了一瞬,隨即露出了一個謙遜有禮的微笑:“您好,您就是夜醫生吧,久仰大名;我是Y國首相夫人的一名私人助理,您可以叫我帕克。首相夫人久聞您在獸醫界的名望,特地派我來邀請您前往她的住處,爲她心愛的寵物診治病症。”

    不是吧?夜清舞的狂喜瞬間升至了頂點:上週因爲有急事趕着回來,好不容易去了趟Y國都沒來得及參觀一下首相府邸,現在竟然有人邀請她去?還是那裡的女主人?她的運氣要不要這麼好啊!

    好不容易壓下了心中的驚喜,她故作淡定地迴應道:“這是我的榮幸;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男子聽到她的回答自然是喜不自勝:“夫人專門派遣了她的私人飛機來接您過去,我們隨時都可以出發。”

    “那還等什麼,夫人的愛寵還等待着緊急救治呢!”夜清舞“刷”地從椅子上彈起。

    夜清舞,享譽全球的世界頂級獸醫,曾在M國最好的醫科大學深造,回國後卻毅然拒絕了各大知名醫院、醫學研究所的邀請,自行創業,建立了華夏國最大、醫療設備最先進的寵物醫院,短短兩年便成爲獸醫界的翹楚,漸漸地,連外國政要家中的寵物生病,都會爭相請求她前往醫治。

    作爲一個頂尖醫學人才,卻只爲動物看病的特立獨行之人,夜清舞的聲名鵲起也算是飽受爭議。不過,她內心深處的真正想法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曉了。

    “嘖嘖,到底是Y國首相的夫人,這私人飛機的檔次就是不一樣啊!”夜清舞興奮異常地坐在超豪華的躺椅上,享受着香醇的頂級紅酒,看着這樣一幕,誰能想象到她這是在幾萬米高空之上的一架飛機之中呢?

    然而,帕克卻是有些愁眉苦臉,聽了她的話也只是勉強擠出了個笑容。

    “帕克先生,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夜清舞見狀,有點好奇:他在擔憂什麼?似乎與首相夫人有關?

    帕克嘆了口氣,有點爲難地看了她一眼,夜清舞眼中的真誠與關切讓他忍不住說出了心中的憂慮:“想必您也聽說了吧,我國的某位部長遇刺身亡的事情。”見夜清舞挑了挑眉,他繼續說道:“那位部長的夫人與首相夫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現在心情非常低落;同時,首相也正爲尋找接替他的人選而發愁,這些事情令首相夫人情緒特別不好呢。”

    在他沒見到的角度,夜清舞無奈地嘟了嘟嘴:這麼說,這位首相夫人情緒差勁還是自己造成的了?真是無語。

    夜清舞眼珠一轉,想到了些什麼:“我看到新聞,首相大人竟還對殺害這位部長的殺手發佈了全球通緝令,看起來這位部長對於Y國真的是意義非凡啊。”

    帕克點了點頭:“的確如此,無論與公與私,首相都損失了一位重要的夥伴,毫無疑問,他想要盡全力抓住兇手。”

    這時,他身旁另一位保鏢模樣的男子開口道:“這個名叫夜月的殺手,實在是來無影去無蹤,想要抓捕她,簡直是大海撈針啊。”

    夜月,神秘的賞金殺手,因來去無蹤的超高隱秘能力而聞名殺手界,世人只知夜月是一名女性,卻無人知曉她的真正面目;凡被她盯上的目標,無一倖免。這所謂的全球通緝令,也不過是爲她更添身價罷了。

    兩人憂心忡忡地低聲議論,卻絲毫沒有察覺,夜清舞嘴邊那一抹詭異的微笑:呵呵,你們自然是抓不到了,因爲這夜月,根本就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哦!

    “啊呀!”

    機身猛地一晃。

    “怎麼回事?遭遇了氣流嗎?”帕克朝駕駛室走去,想要詢問一下是否遇到了什麼天氣狀況。然而,當他一臉慘白、渾身顫抖地再度走出來之時,夜清舞便知道,恐怕出了大麻煩了。果然,還不等他恢復語言的能力,飛機廣播便適時地響了起來,裡面傳出一個瘋狂的男聲。

    “歡迎各位搭乘死亡航班,我們的目的地是M國總統府邸,那裡,也將會是你們生命的終點,哦哈哈哈……”

    什麼?!

    劫機?自殺式恐怖襲擊?偏偏是在她乘坐的這架私人飛機上?老天啊,你這玩笑開的也太大了吧!

    看看身邊這些六神無主的傢伙,她一臉無語地翻了個白眼,這些人都是白癡嗎?只知道狠狠咒罵通訊設備爲何無法使用?

    她一把抓過帕克,搖晃了他兩下:“駕駛室什麼情況?”

    帕克抖得話都說不利索了:“那,那個男人,身上有炸彈……還有槍指着機長……”

    你妹的!她這是跟一羣白癡同乘飛機嗎?這恐怖分子是怎麼混上飛機的?

    是了!易容!指紋手套!有了這些,這人完全可以假扮成副機長,躲過安全檢查。

    瞅着這羣傢伙嚇得屁滾尿流的模樣,她深深地憂傷了:夫人啊,這些真的是您的保鏢嗎?您能活到今天真是太不容易了!

    還好她的醫療箱一直隨身攜帶;趕緊拿出裡面的麻醉劑,調兌出能夠麻翻一頭大象的劑量,又把手術刀、鑷子這些也一同揣上。她可不敢指望這些保鏢能成什麼拯救飛機的英雄,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有暴露身份的危險了。

    她在駕駛室的門鎖處搗鼓了片刻,明明是各式手術用具,此刻在她手中卻變做了專業的開鎖設備,整個過程中竟無一絲聲響,只聽“啪嗒”一聲,門鎖壽終正寢。

    與此同時,夜清舞一個輕盈的閃身迅速躲到一邊,在做出這個動作的同時,看準裡面正舉着槍指向機長的男子便擲出了麻醉劑。麻醉劑精準無比地正中他的後頸,他連反應都不及,便癱倒在地。

    可是夜清舞卻沒時間慶幸自己的一擊即中,還有定時炸彈呢喂!

    看到這炸彈的真面目,夜清舞又忍不住想要罵娘了,這是哪個恐怖組織這麼牛叉,能用上這最新型的超級炸彈?!

    憑藉着“遠古時期”對炸彈拆解的模糊記憶,夜清舞拎着手術刀便開始“解剖”炸彈。

    “嘀嘀……”心臟停了半拍,看到那炸彈的計時器終於定格,她終於能長長地鬆一口氣了。正待抹一把汗,夜清舞的動作卻突然定住;因爲,她聽到……

    “嘀嘀嘀嘀嘀……叮!”

    瞬間變作木偶的夜清舞機械般地轉過頭來,看着那豔紅豔紅的“00:00”眼珠子掉出了眼眶:

    “靠啊!”

    幾萬米的高空傳來一聲巨響,火光漫天……

    ------題外話------

    秋秋的魔幻女強爽文新作,喜歡的親們趕緊來抱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