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詭異能量(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詭異能量(2)字體大小: A+
     

    我看着他的那個反應,自己心中也有些忐忑,畢竟我不知道屏幕裡面的那個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如果他真的是有所危險,那麼現在我身邊一個人都沒有,那麼很有可能我就會遭遇到不測。

    在這片荒島上,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生命就顯得格外的重要,甚至我們如此醫藥不足,但凡是受了點兒傷,很有可能就會喪命。

    我立刻警惕了起來,朝後退了一步,而這時我才發現,屏幕裡面的那個人竟然也朝後退了一步。

    他也同樣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向我,而原本並不是很清楚的視線,這會兒卻變得格外的清晰了。

    視線清晰了之後,我的心卻更是提了起來,因爲我發現這個屏幕裡面的人竟然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這個發現實在是讓我惶恐的不行,難道說這個島上的能力已經可以高級到可以克隆出和我一模一樣的人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裡面的這個人是不是也和我有一樣的思想呢。

    我猶豫了好半天這纔看一下那個屏幕結結巴巴的問到:“你是誰?”

    可誰知屏幕裡的那個人竟然也學着我的樣子反問起了我。

    聲音,語氣,包括那話語之中帶着的迷惑都是一模一樣。

    這一下子我心中更是覺得有些不安心了 就在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屏幕裡的那個人就忽然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我嚇了一跳,幾乎是下意識的也低着頭去看了看自己的口袋,也隨着他的動作摸了一摸,結果這一摸就發現褲子裡面放着的正是那個之前在樹林裡面撿到的那個奇怪的機械錶。

    我看着屏幕裡那個人僵持的動作,心中涌起一股感覺。

    難不成他是想讓我將這東西掏出來?

    我猶豫了一會兒,卻還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和好奇 小心的將那玩意兒掏出來。

    之後這才發現此時那個機械錶正在不斷的扭動着指針緩慢的行動着,聲音卻霹靂啪啦很是清楚。

    而這時我發現這個鐘錶上面竟然出現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類似於綠豆般大的玩意兒,但是它好像是憑箜出現的。

    那是一種水狀的球體,他就那樣漂浮在那塊兒鐘錶上面,顯得很是奇怪。

    我低頭仔細去這才發現那個水珠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不斷的動,就好像是裡面有星星閃着微光,樣子倒是很漂亮。

    正當我想再仔細的去看一看的時候,屏幕裡面卻忽然傳來了一聲震動的響聲,我扭頭去看而就在這時我的腳下忽然一崴,一個不小心就直接朝着那個屏幕衝了過去。

    而手中拿着的懷錶原本就靠近眼睛和臉,這一下子那表竟然就直接扣在了我的嘴邊上。

    我只覺得一股冰涼的東西順着嘴直接就在口腔裡劃開了。

    第一秒的時候沒有反應過來,可是很快我下意識的回過神來,我吃進去的這個應該就是剛纔我所觀察的那個綠豆大小的水珠。

    這下子我心中更噁心了,拼了命的想要去摳嗓子。

    可是那玩意兒入嘴即化,這會兒已經徹底不見了,根本來不及了。

    就在這一瞬間,我覺得忽然有一股熱流,幾乎是一瞬間就傳遍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我只覺得自己要死了,使勁兒的去摳喉嚨,可是卻無濟於事,隨後我的眼前開始發黑,緊接着竟然就什麼都不知道。

    等我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只看到蕭薔還有王曉曉正一臉急切地蹲坐在我的旁邊。

    王平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慘白了,見到我醒過來,王小小立刻撲到了我的懷裡失聲痛哭。

    “四海,你感覺怎麼樣啊,還有沒有哪裡難受,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蕭薔也紅了眼圈,手裡還拿着一個木頭碗,碗裡面裝的似乎是吃的。

    “快先別問那麼多了,先吃點兒東西,補充補充體力!”

    我看着他們都這樣緊張,心中也有些疑惑,連忙追問:“這怎麼了?”

    可誰知我這一開口說話,才發現自己嗓子竟然啞的,根本沒有辦法發出聲音來。

    說出的這一句話含糊不清,就好像是已經塵封了許久的風閘,烏拉烏拉的。

    王曉曉擦了擦眼睛的淚水,看向我,一臉的崩潰。

    “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個多星期,整個人一直在不斷的抽搐,而且而且……”

    王小小說到這兒忽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求助似的看向了蕭薔,蕭牆也看向我表情變得很是凝重。

    最後還是王平嘆了口氣 :“而且你的身體不斷的流出一種淡藍色的水,開始的時候,我們是以爲咱們出去的時候你碰到了什麼髒東西,可是後來的時候發現並不是那樣,那些水沒有味道,但是卻是藍色的,所以我們懷疑你可能是中毒了。”

    藍色的水?

    如果說人正常身體出現汗液的話,那應該是白色的, 而且汗液通常都不會用水來形容,因爲出的量畢竟少。

    不是剛纔王平他們形容的真真切切說的是水 而且怎麼可能會出現藍色的水?

    我掙扎着起身,王小小連忙扶着我坐起來,我這才發現自己此時正躺在一個木頭盆裡,盆周圍放了很多的毛皮子,王小小他們手裡還拿着衣服,正在不斷的給我擦拭着身體。

    蕭薔說,我一直昏迷,這段時間不吃不喝,可是整個人卻也不見得消瘦,但是無論怎麼叫,都沒有辦法將我叫醒,誰也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是蒙的。

    後來木塔想了個辦法,那就是把我安靜的放在一個地方,既然我還有呼吸,那就證明我還沒死。

    於是他們就這樣膽戰心經的過了一個多星期。

    可是我明明記得,我睡覺之前是抱着蕭薔入睡的,在夢裡也只是夢到了那樣一個場景,正常做夢的話也就是一個晚上,怎麼可能是整整一個星期呢?

    可是現在這些事情顯然是沒法兒求證 不過我這昏迷了一個星期,沒吃沒喝到,也真的是命大。

    王曉曉手裡拿着的湯水,我接過之後就一飲而盡喝完了之後我纔有些驚詫,因爲我發現這碗湯裡竟然有羊肉,而且還放了彩椒和我之前吃過的中草藥。

    雖然中草藥的名字叫不出來,但是那個味道卻格外的熟悉。

    我自來吃東西並不挑剔,以來在軍伍每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沒時間挑食,後來上了班,工資低,沒資格挑食,對吃的也是一竅不通。

    可是剛纔那碗湯我是狼吞虎嚥的喝了,怎麼味道就分析的這麼明白了?

    難不成我這睡了一個星期還把味覺給睡的靈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