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四百零六章 成爲祭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四百零六章 成爲祭品字體大小: A+
     

    可是眼下顯然不是說話的機會,而且我問木措,木措的眼神一直飄忽不定,很明顯木措對於這個東西也是很懼怕的。

    或許對於木措來說,她都沒有辦法來形容,那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

    好在現在知道木措和木塔他們都還活着,雖說身形憔悴,可是性命無憂,也算是安心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讓木措靠在我的身上:“你好好的睡一會兒吧,無論前路究竟怎麼樣,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的。”

    木措擡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明亮,卻帶着一些悲痛,也許木措覺得我現在說這麼多,其實就是在和她開玩笑。

    因爲這種情況若是想要逃出生天,顯然已經很難了。

    但是我趙四海從來都不是那種隨意說放棄的人,只要還沒有到最後關頭,那麼總會有改變的。

    整整一個晚上我都沒有睡覺,陳建到後半夜終於醒了過來,原來他是被敲暈了。

    陳建說,他一滑下來就立刻看到眼前一個黑影閃過,緊接着脖子上一疼,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身上的樹藤捆的很鬆,後半夜的時候,陳建掙扎了幾下,就直接將那樹藤掙扎開了。

    他隨即把我們手上的樹藤全部解開,放鬆了一些之後心裡的那一種絕望也稍稍的緩和了不少。

    陳建一臉的不開心,蹲在我旁邊不斷的嘟嘟囔囔。

    “四海哥,咱們現在都被抓到這兒來了,王平大哥也不知道有沒有跑回去,你說接下來可怎麼辦呀?”

    “這些人都是殺人不長眼的,雖然我沒有看到那些海盜,但是你看這個地方的這些東西,明顯是海盜和呃塔斯部落的關係匪淺的證據,咱們之前又抓了他們的同伴兒,那個海盜可現在還被關着,他們怎麼可能就這樣算了,縱使那個海盜不是個什麼有舉足輕重的人物,可是他們畢竟是一夥兒的呀!”

    “再說這個呃塔斯部落和布諾易斯部落早就已經積怨甚深,我看這次咱們怕是真的要死了……”

    陳建這麼想實在是有些消極,可是現在這種情況確實是沒法往好了想。

    可無論如何,現在有吃有喝,目前來看也沒什麼危險,那麼就再等一等再說吧。

    整整一個晚上,我也沒怎麼睡,一直在想怎麼辦纔能有轉機。

    木措一直睡得不安穩,眉頭皺的很緊,木塔身上有傷,睡得也並不踏實。

    呃塔斯部落的這些族人不斷的在我們周圍來回走動,顯然怕我們有什麼舉動。

    整個一晚上的情況都是讓人提心吊膽。

    這是一個地下的營地,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知道外面現在是什麼情況,卻也只得靠着時間來推算外面現在是否天亮了。

    他們並沒有將王平抓回來,那麼顯然王平現在應該已經安全了。

    只是我不知道王平將我和陳健被捕的消息帶回去,王曉曉他們究竟會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早上的時候呃塔斯部落的人給我們送了吃的。

    都是一些烤的有些焦糊的肉乾,不過我卻還是強忍着心中的反胃吃了不少,畢竟如果想要逃出去,想要有反擊,想要現在的局面有所反轉,那麼我必須要保持最好的體力。

    陳建也跟着吃了不少,木塔也吃了些,只是木林,現在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他整個人一直都昏昏沉沉的。

    木措說那天木林受了傷就直接被抓來了這段時間雖然呃塔斯部落的人也曾經給木林救治,可是畢竟只是吊着命,如果在這幾天之內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地方那麼木林很有可能就會喪命了。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卻依舊一點兒進展都沒有,因爲呃塔斯部落的人顯然並沒有想要帶着我們去祭祀,而且看守越來越嚴。

    木措說他們這個祭祀的時間她也一直都抓不準,因爲他們的部落首領之前就已經明令禁止過,像這一種黑暗的祭祀活動是永遠都不可以出現的。

    可是呃塔斯部落卻背道而行,所以他們兩方纔一直勢不兩立。

    而我們的外面一直都有很密切的關守,他們每次都會有人輪班,說話也不方便。

    而且在這期間我還曾經見到過那些海盜們,只是這些海盜行色匆匆,顯然並沒有關注我們。

    木措說她感覺時間可能越來越緊張了,因爲呃塔斯部落的那個土著老頭兒再也沒有出現過,周圍所有的人都不出聲,到處都安靜一片,他們似乎行動有序,而且非常的有規矩,卻也透露着一些緊張。

    第三天的時候,木林的狀況忽然變得很不好,他開始發起高熱來。

    木塔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叫嚷着還和呃塔斯部落的土著民發生了爭執,險些打起來。

    最後好在那些海盜拿來了抗生素給木林吃了之後,他的狀況纔好了許多。

    第四天早上的時候我們就被抓了起來,眼睛上蒙了東西,然後把我們一個一個從那個如同豬圈一樣的小角落帶了出來,周圍跟着很多的人,行色匆匆。

    我們一路前行朝外走去,木措顯得很緊張,一直用她的手死死的拽着我的衣服,如果換做往常,我或許早就已經推開了她拉着我的手,可是現在我卻不忍心了。

    因爲或許在最後我們就要死在一起了,小姑娘有些害怕,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把我當成最後的依靠,我現在絕對不能讓她失望。

    走了很久,我的腳踩在了土地上,我知道我們應該是出來了,不過具體是從哪個門,我就並不清楚了。

    周圍有人拖拽着我們,一路踉踉蹌蹌地朝前走。

    走了大概很久很久之後才終於停了下來,身後忽然有兩個人拽住我兩個胳膊,然後將我朝後推去。

    我一個不防備,身子一歪,就靠在了一塊東西上,分辨了一下,覺得後面應該是石頭。

    緊接着就聽到木塔那邊亂了起來,木塔叫嚷聲在耳邊一陣陣的傳來,我還能聽到身後有木措他們幾個緊張的哈氣聲。

    陳建的聲音也在旁邊一陣陣的傳過來,顯然他們應該此時的狀況都和我一樣。

    眼睛上蒙着東西,手此時被綁着,根本就沒法看清楚周圍的狀況,但是我能感覺得到,我腳上踩着的這些沙子應該是距離海灘不遠。

    很快,我的旁邊就涌出了不斷髮出的哨子響聲,那種哨子的聲音聽着很是古怪,非常的沉悶,沉悶之中卻帶着一絲侵略的感覺。

    隨後我就聽到那個土著老頭的聲音在周圍響了起來,他說話的聲音速度特別的快,似乎是在念經一般,可是具體是什麼我也聽不太清楚。

    不過我知道這個所謂的祭祀應該就是在今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