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消凌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消凌石字體大小: A+
     

    再問這個女土著,她也不再說什麼了,明顯她有很多事情不想說。

    可是我現在又沒有辦法強迫着她說,而且這大半夜的,她畢竟是個女人,總還是要有所忌諱。

    我不再出聲,轉身回了自己的篝火堆旁坐着,可是腦子裡卻亂成一團。

    這羣被稱爲魔鬼的人,爲了什麼石頭來到這個地方。又爲什麼要大肆屠殺這些土著民?

    而這個木措口中的天神又是什麼玩意兒?

    我想不通,更不知道該從何想起。

    一直等到王平他們過來接班兒換崗,我纔回了山底,囫圇的睡了一覺,第二天天一亮我下山就看到王平他們正在海邊兒忙。

    而那個女土著依舊靠着石頭坐着,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想起她昨天和我說的那些事情,我這心裡還是沒有底。

    可是顯然雖說她能夠聽得懂普通話,但是溝通也還是有些問題的,因爲她的口音很重,很多話我都要分析着聽。

    我跟着王平他們撿了一些魚乾,晾曬好,又收拾了一些淡水。

    而這個女土著,中午跟着吃了些東西,下午的時候開始有些坐立不安。

    想必她一定是非常想要回到他們的族羣去,畢竟在我們這裡,所有的人都將她當成異類。

    而且說實話,她留在這兒我的心裡也是很不安穩的。

    晚上的時候陳建過來找我,看到我臉色還是有些難看。

    “四海哥,這個女土著,難不成你就要一直養在咱們這兒?之前你不是說了嗎,她們常年生活在這個荒島上,那就算是有危險,他應該也有自保能力吧,放在咱們這兒算怎麼回事兒?”

    我看了看陳建儘量緩和的語氣和他解釋。

    “這片荒島雖然是他們所熟識的,但是你別忘了那天晚上那些樹林裡面拿着槍橫行霸道的人,或許還在,她孤零零的一個,沒有了族人的保護,你現在讓她現在離開這兒,那她就是送死,反正帶也帶回來了,就讓她這麼待着吧,想必過一段時間太平一些了之後,她總會離開的。”

    陳建氣咕咕的,明顯心裡很不舒服,這一會兒,白偉湊了過來,看着陳建翻了個白眼。

    “我說陳建,你這小子也太計較了吧,不過就是個女人而已,雖然說皮膚黑了些,可她畢竟也是個女人呢。你個大老爺們兒這麼娘們兒兮兮的!”

    陳建這會兒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白偉身上,兩個人一邊吵一邊就走開了,我這耳根子纔算清淨一些。

    接下來的四五天,這個女土著一直在我們的營地裡。

    她不說話,也很少動,給她吃的她就接着,不給她也從來都不會要。

    只是她的眼神每天都非常的憂鬱。

    她有的時候看着海,有的時候看着樹林,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那天晚上我們又去淡水邊兒抓了些魚來燉,砍柴的時候一個男同事不小心那斧子沒拿住勁,直接就甩脫了手,結果他旁邊站着的一個男同事遭了殃了,那個斧子直接砍在了那男同事的腳邊兒上,整個腳鮮血淋漓,大家夥兒都嚇壞了。

    王平立刻急匆匆的去找那些消凌石,而當王平將那消凌石拿過來之後,一直都沒什麼反應的女土著卻忽然瞪大了眼睛,整個人一下子就衝到了我們面前,隨後伸手想去搶那石頭。

    一旁的陳建看到女土著的反應,立刻一聲冷哼,緊接着很是粗暴地將那女土著給拽到了一旁。

    “我說你要是個有能看得出眉眼高低的,就應該知道,我們這個地方根本就不歡迎你,怎麼現在還想插手我們的事兒嗎?”

    陳建這話說的實在是有些不客氣,一旁的蕭薔聽了陳建這話,臉色也有些難看。

    “陳建,你最近的時間,情緒怎麼這麼差,不過就是個女人,現在自己一個人也怪可憐的,你幹嘛總是針對她?”

    陳建聽了蕭薔的話,擡起頭來,剛想頂嘴,我連忙瞪了陳建一眼,陳建這纔不出聲呢,氣鼓鼓的轉身上了山兒。

    那個女土著卻依舊不依不饒,想去拿那塊石頭。

    我看着她這樣過激的反應,忽然覺得難不成這塊石頭她認識?又或者這石頭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可是那個男同事現在流血不止,根本也沒有時間去想別的,我連忙將那消凌石放在了那男同事的腳邊兒。

    他腳上的傷口和血跡逐漸被那消凌石吸收,最後完好無初。

    剛纔弄丟斧頭的那個男同事就鬆了一口氣,不由得感嘆:“這個石頭可真是好玩意兒,不然這次可真是慘了。”

    王平也是在一旁附和:“是啊,這個東西當時若是沒有發現,咱們現在若是受了傷,那可真是在沒有草藥的情況下就很危險了。”

    而這個女土著看到我們利用消凌石消除了傷口之後,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有些慘白。

    她猛地退後了好幾步,似乎想要遠離那塊石頭。

    看到她這樣的舉動,我越發的疑惑,難不成這個女土著真的知道這個石頭是什麼來歷?

    我記得之前小何曾經說這消凌石是天外飛過來的隕石,所以纔會有如此功效。

    而這段時間我們也越發的依賴這樣的效果,畢竟在這樣的荒島上生活難免是要受傷的,沒有了草藥,受了傷更是難以痊癒。

    可是有了這消凌石之後,這些草藥的效果顯然都已經不重要了。

    王平看的男同事身上的傷好了,小心翼翼地將那石頭收起來,可是那女土著卻依舊滿臉惶恐。

    我想了想,還是朝着她走了過去,我將她帶到了海邊兒,有些腥鹹的海風吹在臉上,身上的感覺都放鬆了不少。

    我小聲的問向木措:“你認識這塊石頭嗎?”

    女土著聽了我的話,恍然的轉頭看向我,眼神中竟透露出有些難以言喻的感覺。

    好半天她才輕輕的點了點頭,似乎在考慮該怎麼說。

    我也不催促她,就站在她旁邊靜靜地等着。

    女土著冷靜了半晌纔看向我輕聲都說到:“那個石頭,是不祥的。”

    他這句話說的倒是很清楚,一字一句,生怕我聽不明白似的。

    我看向她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這樣一個有神奇效果的石頭,爲什麼會是不祥的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