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木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木措字體大小: A+
     

    我們晚飯的時候做了魚湯,再加上我們這段時間找到了很多的沙葛,蕭薔他們用那些海邊撿來的海帶和一些海產品,再放上一些沙葛燉出來的湯,味道也非常的鮮美。

    只是這個女土著顯然和我們格格不入,或許她也知道,我們之間的衝突不是一句兩句話就可以擺平的。

    我們這一次帶她回來完全是出於仁義道德,不想讓她就這樣死掉。

    而且我能感覺得到,這個女土著似乎很是警惕我們所有人的舉動。

    好在她一直只是坐在那裡,無聲無息,倒是也有那麼一瞬間讓人覺察不到她的存在。

    蕭薔他們晚上的時候全部都去山上睡覺了,我和其中一個外國佬守夜。

    外國佬顯然也是有些疲憊,靠在石頭上一直閉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否在休息。

    篝火架子上面還放着我們的大鐵鍋鍋,裡面放着湯,我時不時的還要往裡面放上一些淡水,這樣的話方便明天早上起來直接就能吃,也省了蕭薔他們在折騰。

    女土著手裡拿着那個魚竿,是我們之前晾曬的,說實話,這個海魚味道本來就非常的腥,晾成乾兒的之後味道更是難吃。

    用陳建之前說的話是,如果不是要面臨着餓死了,誰也不會上頓下頓的去吃這種奇怪的東西。

    那個海魚乾還是一個女同事給她的。

    女土著倒是也沒有拒絕,就接到了手上,她小口,小口的吃着東西,卻也不出聲,看着她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我又忍不住心軟。

    畢竟大家都是人,雖然我們的立場不一樣,種族不一樣,但是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

    蕭薔他們都不在,就只剩下了我和那個外國佬,所以這盛湯的事也就只有我能做了。

    我從旁邊拿出了一個泥碗,盛了一碗湯,走到那個女土著身旁,彎下身子將那個碗遞給她。

    “我也不知道你究竟能不能夠聽得明白我說的話,但是吃點兒東西吧。”

    女土著聽了我的話,猛地擡起頭來,我這纔看清楚了她的長相。

    巴掌大的小臉上長着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膚色雖說有些黑,但是看起來長得非常的精緻,年紀應該也並不是很大。

    她很是疑惑看了我一下之後,這才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那個碗,最後她喝了一口,眼睛裡竟然露出欣喜的表情。

    緊接着她看向我,忽然開口說了兩個字:木措。

    這個話說的很拗口,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聽明白她究竟是什麼意思。

    可是她喝完了那個湯之後,又再次小聲的重複了一遍。

    我看着這個女土著疑惑了一下,緊接着試探性的問:“你的意思是你叫木措,是嗎?”

    女土著聽了點了點頭,我心中忍不住有些驚訝:“你能聽得懂我說話?”

    女土著又點了點頭,這下我更加驚訝了,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女土著竟然可以聽得懂普通話!

    我心裡忽然就涌出了一種想要跟她溝通一下的慾望,因爲我一直想知道,這個荒島究竟叫什麼名字。

    而且這些土著民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我們?

    還有就是之前的那個山火是不是他們做的。

    這些事情在我的腦海裡已經反反覆覆轉了很久,我一直都得不到答案。

    可是現在我發現這個女土著可以和我溝通,那是不是說明困擾了我這麼久的事情,今天就都要有個答案了?

    我怕嚇到這個女土著,於是坐在了距離她有半米遠的地方看向她。

    “那我問你,今天在樹林裡面攻擊你們的那個是什麼人?”

    女土著看向我,眼神中露出痛苦的表情,顯然她這會兒應該也是想到了剛纔同伴慘死時的狀況。

    我雖然知道這樣的問法很是殘忍,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如果不能夠知道攻擊這些土著民的究竟是什麼來歷,那我也根本沒有辦法自保。

    所以無論從哪種方面來說,我必須要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

    女土著愣了很半天,才輕聲的說:“那是一羣魔鬼。”

    這一次她說話的字數比較多,我才終於聽明白,其實她說話帶着很濃很濃的怪味的,就好像是有些偏遠山區帶的那種特有的地方口音。

    不過想來也是了,這些土著名一定有他們獨特的溝通方式,不過他能說這些普通話已經足以讓我驚訝。

    只是我沒明白一羣魔鬼是什麼意思。

    “那麼他們爲什麼攻擊你們?”

    女土著聽了我的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爲了石頭!”

    這下我更蒙了。

    都說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如果說這些攻擊土著民的這些人,也就是被這個女土著所稱爲魔鬼的人,來到這片荒島上的目的也是和小何他們一樣是來淘金的,或者是想要去挖掘那個玉石礦,我還很明白。

    可是她說的是爲了石頭?

    這個地方鳥不拉屎,什麼樣的人會千里迢迢的跑到這裡來,只是爲了一顆石頭?

    我心中忍不住疑惑的同時卻又不斷的猜測,或許這個女土著還是沒有辦法很好的去表述一下她心中所想的那件事情。

    也有可能是這個石頭只不過是我聽來的音譯。

    我停頓了一下,繼續看向她:“那前一陣子樹林裡發生的那個山火,可是你們做的?”

    說到這兒女土著原本還很痛苦的表情,忽然就變得有些絕望,而且我能看得出來她很是恐慌,因爲她手裡拿着的那個魚乾已經在她不知不覺用力的情況下扭斷了一半,摔在了沙灘上。

    可是這個女土著卻渾然不覺一般,她冷冷的看着我,眼神中的表情變得格外的驚懼,好半天之後她才顫顫巍巍聲音發抖的說道。

    “那是天神在懲罰你們,是你們帶來了災難!”

    這下我更加蒙了,話說我們來到這片荒島上也有兩年的時間了,我實在是不敢想象爲什麼這個災難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當時的那個山火那樣的危險,如果真的是懲罰爲啥不到了這裡就燒起來?

    天神……

    這個地方居然還有天神?

    既然是神,它不普度衆生,還要弄死我們?

    如果天神真要是懲罰我們,不如直接降個雷,把我們都劈死,豈不是更省事兒?

    而且我不相信這個地方真的存在什麼神明,那這個所謂的天神是個什麼玩意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