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章 心軟是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章 心軟是病字體大小: A+
     

    幾個外國佬也站在我和陳建的旁邊,顯然,這件事情的最後決定只能由我來做。

    想起剛纔那個死掉了的土著民,又想想剛纔那些已經慌忙逃竄,不知道什麼地方的人,再看看眼前這個有些瘦小的女土著,我的心裡忽然就涌起了一股惻隱之心。

    畢竟所有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而且這個女土著民,看起來也沒什麼危險性。

    如果說現在我們離開了,把她打暈,扔在這兒,難免樹林裡會出現什麼野獸,到時候她一樣是個死。

    還有就是那些現在在樹林子裡瘋狂追殺土著民的究竟是個什麼來路,我們還不清楚。

    如果就把他自己一個女人扔在這兒,實在是顯得有些殘忍。

    但是若說想把她帶回營地,那我又覺得這件事情或許會有些草率。

    畢竟營地裡面有那麼多的人,如果單純只有我自己一個,或許我會覺得把她帶到身邊去救她一命,也算得上是我仁至義盡了吧。

    可是我卻不能拿着那麼多人的性命做這樣的賭注。

    到最後我思來想去,只覺得頭大的很。

    陳建這會兒就看着我咬了咬牙:“四海哥,反正這些土著民和咱們也是不共戴天的,你可別忘了,當時咱們在樹林裡的時候,這些土著民幾次圍攻咱們,險些把咱們弄死,當時在山頂紮營的時候,他們也幾次去攻擊,弄出了多大的損失,這樣的天敵現在若是死了,那對咱們來說也沒什麼,而且我們也並不想殺她,就把她打暈了,扔在這兒,她說是能活着,那是她命大,她若是死了,那跟咱們也沒什麼關係。”

    那幾個外國佬不知道能不能聽懂陳建說的話的含義,但是卻也是臉色比較沉重。

    我思來想去,都覺得如果真的聽了陳建的,這個女土著怕是就要活不長了。

    最後一咬牙看向陳建:“算了,不過就是一個女人,先把她帶回去吧,等到明天天一亮就讓她走。”

    陳建聽了我這話兒立刻有些激動:“四海哥你瘋了?咱們把她帶回去,那咱們現在的營地豈不是就被他們發現了?現在咱們躲這些土著民還來不及,你怎麼還要把這些麻煩非要天在自己的身邊兒了?”

    我當然知道陳建的擔心:“可是她這樣一個瘦弱的女人,沒有了族羣的保護,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個地方,我實在是有些擔心,行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先把她帶回去,我看她這兒還受了傷,讓蕭薔幫她簡單的處理一下,人心都是肉長的,咱們這一次幫了她,我相信只要她能活着回去。總會和那些土著民說清緣由的,咱們在這樣的荒島上生存,還不知道需要持續多久,冤家宜解不宜結,所以這事兒就這麼辦吧。”

    陳建還想再說什麼,我卻沒再理他,走到了那個女土著民的面前,看向她。

    “現在,如果你想活着,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回到營地去,如果你覺得不想跟我們回到營地,那麼就在這兒就此分手,你自己想。”

    說完之後,我立刻再次走在前面,警惕着周圍的動靜,一邊加速趕路。

    走了很久之後,我扭頭才發現那個女人跌跌撞撞地跟在人羣的後面。

    雖然我並不知道她有沒有聽清楚我們說的話,但是她跟着就證明她還是想活着的。

    我們一路小心謹慎地回到了營地之後,王平他們看到我臉色也變得有些緊張,立刻湊上前來。

    “怎麼,剛纔我聽到那邊似乎有槍響聲,是發生了什麼嗎?”

    蕭薔他們也立刻湊到了我的身旁,仔仔細細的檢查好,在發現我們所有的人都沒有受傷,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蕭薔很快就發現了在人羣后面的那個女土著,立刻臉色就是一變。

    緊接着很是警惕的朝着四周看了一圈:“這是怎麼回事兒?這怎麼還帶回來一個土著民?”

    陳建對於我想把這個土著帶回來的事情很是不開心,這會兒聽了蕭薔的問話,一聲冷哼。

    “哼,誰知道四海哥兒是怎麼想的,他覺得這個女土著若是扔在了沙灘上就會死掉,所以就帶回來了。”

    陳建說完之後,翻了個白眼,轉身就跑回了營地。

    我也懶得再理他,畢竟事情現在已經發生了,女土著已經被我們帶回來了,現在若是想趕她走顯然也已經來不及了。

    蕭薔聽完了陳建的話之後,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她很是審視的眼光去看那個女土著,可是因爲這些土著民的膚色有類似偏些非洲人的顏色,所以再加上天色比較黑,根本就看不清楚長相和表情。

    蕭薔沒出聲,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扭身也回了篝火堆旁邊。

    女土著一臉警惕地站在身後,那些外國佬爺也已經離開了,她就顯得更加格格不入。

    我嘆了一口氣,看向她,也是有些無奈:“你身上受了傷,我們這裡有淡水,你自己去清洗一下,一會兒再去給你找些草藥,明天天一亮你就回去找你的族羣吧。”

    女土著沒出聲,我自顧自的回了營地,陳建還在和我生氣,好像是在鬧小孩兒脾氣。

    王平看到我之後也是有些不理解:“四海,你明知道這些土著民不是什麼善茬,現在你把這個女土著帶回來,這不就是給自己自找麻煩嗎?你也別怪陳建生氣,我也覺得這事兒很不理解,不過,既然你已經這麼做了,那這事兒也就只能這麼辦,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個女土著明天走了之後再帶了那些土著民回來報復,那咱們可就躲無可躲了呀!”

    我搖了搖頭,很是鄭重的,看向王平:“人之初,性本善吧,如果說這是一個男土著,或許我就會任由他隨便怎麼樣,可是這個女土著看起來可憐兮兮的,而且她又是個女人,能有多大的能耐?只不過是讓她在咱們的營地裡先就這樣簡單的呆上一晚,明天她就會走的。”

    王平聽了我的話也沒出聲,整個兒一晚上營地都很安靜,我們連篝火堆都火都壓到最低,因爲現在樹林子裡情況不明,火光太大了,很容易引起注意。

    女土著晚上的時候吃了一個魚乾,小心謹慎的靠在石頭上,顯然也是很警惕我們。

    晚上的時候,我守夜,女土著就靠在那石頭旁邊縮成一小團兒,看着倒也真的是很可憐的樣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