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走散的土著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走散的土著女人字體大小: A+
     

    那些人慌慌張張,手裡面拿了很多奇形怪狀的工具。

    最開始的時候,我以爲是小何他們那一會兒,可是等他們跑到眼前了,我才發現竟然是那會兒土著民。

    此時他們一個人臉上帶滿了恐懼,手中拿着的東西甚至都有些顫抖,我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些土著名的身上已經開始有受傷的樣子了。

    我立刻扭頭看向陳健:“快走,離這裡遠一些。”

    可是就在這時,樹林子裡又傳來了幾聲槍響,而這些土著民已經四散逃開了。

    陳建,我們手中還拿着東西,那個鐵箱子裡裝着的肉罐頭很有分量,推車在沙灘上,根本就走不快。

    我朝四周快速的掃視了一下週圍的環境,卻並沒有發現合適可以躲藏的地方,於是立刻就拽了陳健。

    “快把這些東西先埋在沙堆上,然後咱們先離開這兒。”

    但是我的話音還未落,那些土著民就已經開始吼叫上了,聲音很大,與此同時,我看到樹林你跑出了一個渾身裹着很是奇怪東西的男人,他手中拿着槍,擡手就衝着一個土著民勾動了扳機。

    那個土著民的頭上蹦出一灘血跡,隨後摔倒在沙灘上,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土著民沒救了。

    而陳建看到這一場景頓時也慌了,立刻將手中的東西扔到一旁,轉身就去拽我。

    好在這會兒天已經快黑了,我們立刻原地趴在了沙灘上,一動都不敢動。

    我和陳建拽着另外的幾個外國佬小心翼翼的躲到了靠近海邊的一個石頭上,緊接着就看到樹林裡烏泱泱地跑出了很多人,他們一個個溝通了幾句之後,又再一次回到了樹林之中。

    而那個死掉的土著民橫屍在沙灘上,其他倒是比較幸運的土著民也已經跑掉了,剛纔還槍聲震天,這會卻安靜了下來。

    一直等到樹林子裡沒有了槍響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剛纔的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甚至我都沒有辦法去反應,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陳建靠在我旁邊,看着我,輕聲的嘆了口氣:“四海哥,剛纔那夥人應該不是小何他們那一夥,難不成這個荒島上又來了其他的人?”

    我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這個地方顯然不能待了,這些東西咱們就先埋在這個石頭下面的沙子裡吧,做好記號,然後輕手利腳的離開,等到明天有機會了再過來取也是一樣的。”

    陳建聽了我的話之後,點了點頭,我們快速地將這些東西全部都埋在了那個石塊上,又從旁邊撿了幾塊小石頭,堆成了我們能夠認出的記號,隨後小心快速的朝着我們的營地折返。

    可是這一路我這心裡都非常的沒有底,因爲剛纔的那一聲槍響讓我知道,這個荒島上怕是又要見血了。

    而且這一次跑到荒島上來的這些人,明顯有很多的重武器。

    楊瑞之前說小何他們是帶了重武器來的,可是我那一次在樹林子裡碰到小何和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很是狼狽,而且並沒有發現,有什麼槍支。

    那麼就只有兩種結果,第一種,小何他們當時遇見我完全就是一個圈套。

    還有一種就是他們將所有的重武器全部都弄得丟失了,但是我不相信這些土著民會自相殘殺,而且這也明顯不是部落和部落之間的衝突。

    而且剛纔那個人扣動扳機的利落勁兒明顯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

    我們回返營地的路上,樹林子裡又傳來了幾聲槍響,聽的我們心驚膽戰,這個時候心裡實在是沒有底,畢竟我們的手中沒有可以防身的武器。

    這樣發生槍戰的情況下,就憑着我們現在做出的這些冷兵器那簡直就是鑽板上的魚肉,隨便任人宰割了。

    往回走的時候,我們一行都走得很快,可是走過了那片海灘之後,身後的一個外國佬忽然哎了一聲,我立刻警惕地回頭將手中的槍,上了膛回過頭之後我才發現我們的人羣裡面竟然跟着一個人。

    那個是個女人,她身上圍着獸皮,一眼就能看出根本就不是我們營地裡的女人。

    而那個外國佬也很是疑惑,這會兒已經停住了身子,看向那個女人詢問。

    可是問了幾聲,那個女人卻只是低着頭,我立刻帶着陳建湊上前去。

    藉着月光才發現這個竟然是那個土著民。

    這種女人渾身瘦小,身上穿着衣服,胳膊上還受了傷,此時正戰戰兢兢的跟在我們的人後,眼神裡面透露出惶恐和不安。

    陳建看到這個女人之後,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難看。

    “他奶奶的,她竟然跟着咱們走到這兒了,剛纔怎麼沒發現?”

    陳建說完之後又開始去埋怨那幾個外國佬,可是剛纔我們已經算得上是在倉皇逃命了,哪裡有時間和機會去管得了後面發生的事。

    我估計應該就是那會兒那些土著民從樹林裡面衝出來的時候,這個女人趁亂趴在了我們的附近,見到我們安全離開,她這纔跟着過來。

    可是,如果說帶着她回營地,那豈不是又給自己找了一個麻煩?

    畢竟我們營地裡的那個外國女人生的就是一個小土著民,這些土著民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可是如果將這個土著女人帶回去,那麼這個秘密就算是瞞不住了。

    一旦這個土著女人離開了之後,將這件事情和他們的人羣說了,那我相信這些土著民一定會折返到我們的營地,想要爭奪那個孩子。

    可是那個外國女人現在的狀況根本就不好,如果再失去了孩子的這個支撐,我怕她活不了多久了。

    思來想去,我看了看陳健:“先別管她了,咱們現在就走。”

    陳建聽了我這話卻連忙擺手:“不行,咱們現在就把她扔在這兒,腿長在她的身上,她怎麼可能不跟着?”

    土著女人也不知道能不能聽得懂我們對話,眼神中的惶恐卻一點兒都沒有消減。

    我也忽然覺得是,如果我們現在就這樣離開,她一定還會再繼續跟着,那到時候還是個麻煩。

    可如果說要是把她殺了,那我怕是也有些動不了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