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噩耗傳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噩耗傳來字體大小: A+
     

    劇烈的震動還在持續,不過好在卻再也沒有了這麼大的裂縫。

    可是看到這樣大的裂縫,讓我不禁想起了之前在都市裡時經過的那幾次慘烈的大地震。

    我不知道這裡還有沒有餘震,因爲我們這裡也根本沒有辦法去探測這裡的震中。

    每個人的心都提着,我連忙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轉身看向了陳建。

    “快去!將篝火升起來,咱們男人還可以,可是女人和孩子受不住的。”

    陳建點了點頭,卻心有餘悸。

    “四海哥,那樹林裡咱們的營地會不會已經毀了?咱們要不要現在趁着這會兒平靜的時候再回去取些東西?不然我這心裡總是不踏實!”

    王平聽了陳建的話,卻很是慎重地搖了搖頭:“不行,現在樹林裡情況未明,你說現在就進去,難免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危險,到時候怕是你想跑都跑不掉,還是先在這裡穩定穩定,等到天亮了再說吧。”

    我也點了點頭附和着王平的話。

    “反正距離天亮應該也沒有多久,你先去把篝火堆升起來,再熬些熱湯,每個人這折騰着,心裡也都不落地,喝點兒東西暖和暖和身子。”

    王平和陳建立刻轉身去忙了,我就是站在那個深深的溝壑旁邊,看着樹林裡,心裡始終是不踏實。

    如果說,這個荒島奇怪異常,那麼我們之前所處的那些平靜,難不成其實都是假象了?

    楊瑞一直蹲在那個坑縫旁邊,不斷的朝着裡面看,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什麼。

    不過這會兒我卻忽然想起之前在外國佬那裡拿到的望遠鏡,於是從口袋裡掏出來之後,就衝着下面看了看,可是縱使望遠鏡的距離可以照射到很遠,但是這個坑洞依舊什麼都看不到。

    我和楊瑞面面相覷,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楊瑞摔坐在一旁的沙灘上,看着樹林裡接連的搖頭。

    “這個地方比我們想象的還要詭異,也不知道小何他們可否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呢?”

    楊瑞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一直看着樹林,神色很是沉默。

    “我不知道你們究竟是爲了什麼而來,可是你也看到了這片樹林如此怪異,危險叢生,如果小何他們還活着,你覺得他們能達到目的的機率有多大?”

    這個問題被我反問回去,楊瑞擡頭看向我隨後搖了搖頭:“我覺得他們成功的機率並不是很大,不過現在我還是去搜集一些乾柴吧。”

    說完之後,他快速的起身到樹林裡去撿了些乾柴回去,一直等到幾個小時天都亮了之後,我這才帶着陳建他們回到了樹林裡,想去看一看我們的營地。

    可誰知才進到樹林裡沒多久就聞到了一股很是濃重的燒焦味兒。

    又走了幾步之後,才發現我們眼前所有的場景竟然都瀰漫着火光。

    周圍的火光熊熊的燃起,炙熱的火浪撲在身上,讓在冬天這個季節裡顯得格外的不適應。

    陳建和王平站在我的身後,有些目瞪口呆,楊瑞的表情也很是驚詫,可是我的心裡卻只剩下了着急,因爲如果這個地方真的起了山火,那麼裡面的東西是否都還在呢?

    陳建是個急性子,看着眼前的場景之後,忍不住倒吸涼氣:“四海哥,咱們快點兒進去瞧瞧吧,他奶奶的,之前那裡面還有咱們存着的種子若是都被燒沒了,那可真他孃的要命了!”

    說完之後快速的就想繞過那堆火跑進去,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火燃燒蔓延的地方實在是太大,陳建跑出去好遠,卻根本都沒有找到可以進入樹林裡的口子。

    我看着眼前這個場景,忽然就想起了之前聽過的一句話,其實地球是一個有自己系統和想法的存在,或許他在消滅一些什麼東西來維持他自己的健康……

    那麼這一次他想消滅的那些東西是不是就是我們?

    我不敢接着往下去想,因爲這種想法實在是太讓人恐懼,也實在是有些扯淡。

    不過眼下這種場景確實是讓人覺得有些沒有辦法接受。

    “陳建咱們繞過這片樹林,順着後面的山區營地!”

    陳建聽了我的叫喊,這才點了點頭,我們幾個從後面繞了超級大的一個彎兒才終於找到了一個火勢並不是很大的豁口。

    我們一行人走進去的時候,身上披着的狼皮還被燒捲毛了好幾處。

    楊瑞跟在身後顯得興致缺缺,不過我也懶得搭理他,但是這一次來必須是要搶些東西出去的,最起碼在現在這樣冰天雪地的時候沒有辦法去找更多的食物,那麼我們儲存在營地裡的這些食物就顯得至關重要。

    等到我們緩慢的走到了我們之前營地的山頂周圍時,我才忍不住心一陣陣的抽痛,因爲我們周圍最開始去設的那些安全措施和那些圍欄已經全部都被燒成了灰燼。

    就連周圍的山地都已經被燒得漆黑,好在那些火勢似乎並沒有燒到山頂,不知道山頂上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陳建發了瘋一般跑上前去,顧不得周圍還在燃燒的火苗,左看右看,嗚呼哀哉的大聲嚎叫

    “四海哥,咱們之前,飼養的那些野山羊全他媽的被燒死了,你看,這個都燒的就只剩骨頭了!”

    火是這樣的大,這些損失那都是沒有辦法避免的,甚至就算是陳建不嚷嚷來的路上,我都已經猜到了。

    現在只希望我們儲存在山頂的那些東西都還在吧。

    我連忙拍了拍陳健的肩膀:“先別去收拾這些東西了,去山頂看看那些咱們的鋪蓋還有之前儲存好的糧食和藥粉,先撤走一批。”

    我們這一次來的人並不是很多,所以就只能先撤走一批,之後再去叫其他的人。 щщщ◆ ttκan◆ ¢Ο

    好在有了那個豁口,我們再次進來也並不難。

    就這樣折騰了幾乎整整一天才,終於將山頂上所有能夠用的上的東西全部都帶走。

    山下的那些短腿鳥和野山羊早就已經被燒得沒了活路,我們將那些燒的還不算太嚴重的野山羊全部都用推車推了出去。

    畢竟這些在現在這個時候也算得上是食物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