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章 驚險大逃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章 驚險大逃亡字體大小: A+
     

    我的腦海裡忽然就轟了一聲,因爲我不知道這他媽的是什麼玩意兒。

    也從來都沒有見過嘴裡能長着像人一樣牙齒的魚呀。

    而**現在面色痛苦,雖然我距離他太遠,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面目表情,可是聽着他剛纔的那聲慘叫,就知道他的狀況一定比想象中的更難。

    在水裡若是真的被這玩意兒咬上一口,那怕是不是傷筋動骨,也是要缺塊肉的。

    那條大魚似乎很狂躁,渾身不斷的在水裡扭動,如同鯉魚躍龍門一樣不斷地逆着水流衝着我們撲過來,嘴裡的那些大牙被閃電照得格外慘白森然。

    而王平這會兒已經將**拽了起來,所有的男同事幾乎是拼盡了全力,快速的聚攏到了我身邊。

    我看着**和王平大聲的喊:“你們,先帶着他離開,我斷後!”

    王平還想在說什麼,可是那條大魚已經撲上來了,我們現在的手中除了帶了兩把菜刀和我手中還有王平手中的槍之外,再也沒有了可以保命的東西。

    王平也不再和我矯情,很快就接過了我背上的男同事,扶着**跟着幾個男同事就退到了身後。

    而我則是快速的擡起手中的槍,衝着那一條不斷衝着我們扭動的魚就狠狠地打上了一槍。

    水流上頓時就涌現出了血色,可是很快那個血色就被後繼撲上來的水流給衝散了。

    而這頭魚卻顯然沒有痛覺一般,繼續撲向我。

    我根本就沒有辦法去看王平和**,他們究竟離我有多遠了,因爲這條魚顯然是個大角色。

    我一連又打了兩槍,這條奇怪的魚卻依舊沒有想要退縮的樣子。

    而我這會兒也有些心驚,因爲我不知道這個水裡現在還有多少條像這樣的魚,如果真的是有個十幾條甚至更多,那麼我們繼續在這裡和他們熬着,不跑的話就只能是死。

    我一邊打一邊扶着樹根兒勉強撐着自己的身體朝後退。

    而**他們也這會兒回過味兒來,快速的朝後跑過去,我們就這樣不斷地退了大概十幾米,那條魚才終於把注意力挪走。

    它開始不斷地依舊涌向前面的水流,似乎想要努力的回到大海之中。

    這會兒我的心裡更是不落底了,因爲這深海里的長牙的,都被拍了上來,那麼現在這片荒島是不是已經被海水全部淹沒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王曉曉,陳健還有徐薇他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呢?

    我不敢想,心裡忍不住一陣振的崩潰。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還是保命要緊吧。

    眼看着那條魚不再和我們糾纏,我們倒是省下了不少的力氣,扶着那個受了傷還在昏迷的男同事,立刻就朝着我們之前出來的那個小山洞跑回去。

    等我們掙扎的跑回到洞口的時候,才發現他們也正在洞口朝外看着。

    一個個的臉上帶着驚恐,楊瑞似乎預料到了,我們會去而復返,此時一點兒都不驚訝,快速的將那個受了傷的男同事七手八腳地重新帶回了山洞裡,很快給那男同事檢查了一下,隨後看着我們搖了搖頭。

    “他並沒有什麼事情應該只是喝飽了水又撞的暈了,所以,現在並不是很清醒,不過只要讓他休息一會兒,應該就沒什麼了,不過趙四海,你這條腿是怎麼弄得?”

    楊瑞臉色有些難看的,看向我,藉着微弱的火光,我這才一低頭仔細一瞧,才發現自己原本還算得上是完好的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磕破了,裂了一條大長口子,而此時我的鮮血還滴落在褲子上面,不斷的暈染下去。

    山洞裡到處瀰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一愣,這會兒才覺得此時的腿依舊疼痛的不行,應該是剛纔磕那一下子,卻沒有想到磕的這麼嚴重。

    王平也才發現我腿上被磕破了,立刻很是緊張的衝上前來。

    “四海,你先別動,我給你找個東西包紮上!真是的,這個地方現在竟然沒有草藥,這要是化膿可就麻煩了……”

    王平一邊說着,一邊皺緊了眉頭,顯然很是愧疚的樣子。

    我卻拍了拍王平的肩膀:“沒事,你不用擔心,這點小傷還死不了。”

    可是王平卻唉聲嘆氣的不行兒。

    這會兒楊瑞卻已經湊到了我面前,從外面接了一些雨水,很快就清洗我身上的傷口。

    我躺在地上,這會兒才覺得自己的這條腿簡直是鑽心的疼。

    可是現在我們沒有草藥,更沒有可以消炎去腫的東西,外面的雨又這樣的大,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總體來說,這件事情簡直算是陷入了絕境了。

    我萬萬沒有想到流落到這個荒島上這麼長時間,我沒有死掉,更是帶領着所有的人從無到有,日子也算是過的平順,可是這一次,這一個他媽的莫名的海嘯,竟然要把我們所有的人逼死在這裡嘛!

    王平和楊瑞用水清洗了我的傷口之後,幾個人又立刻扯了身上的布條,將我受傷的腿全部都包紮上。

    可是因爲沒有藥,所以就只能這樣捆上。

    楊瑞說,若是不感染,我的皮膚癒合能力再強一點兒的話,應該沒什麼怕。

    就怕這樣會得破傷風。

    可是這樣的事情是根本所有的人都沒有辦法預料的,我還是有些擔心剛纔那個撞暈了頭淹在水裡的同事。

    王平也是過去檢查了一番,這纔回過頭來衝着我嘆着氣的說他還好,呼吸很平穩。估計就是撞暈了,喝飽了水。

    “你倒是不用擔心他了,好好休息你的兒。”

    這會兒那羣外國佬卻已經爲到了那個細小的縫口,嘴裡不斷的嚷嚷着一些我聽不懂的話,可是從語氣上可以聽出來,他們似乎很着急,而且還帶着一絲恐懼。

    我正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呢,而這會兒我卻忽然看到王平也哎呦了一聲,緊接着就跑到了那個洞口,我越過這些人羣藉着微弱的火光,才發現洞裡面竟然進了水了。

    我們的這個洞口可以說得上是挺高了,因爲當時爲了進這個洞的時候,我們還拿着那些破石頭砸了不少,可是現在這麼高的洞口竟然都進了水,那麼外面的水流究竟有多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