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問個究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問個究竟字體大小: A+
     

    我站在王曉曉的門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我現在充進去問她,她怕是也不會和我說什麼,反而會將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也弄得很僵硬。

    可是我若是不進去問,這心裡總是不舒服。

    在我的印象之中,王曉曉從來都不是這樣的性格,我沒有辦法想象她只是因爲這件事情就和我發了這麼大的火,難不成她以爲我是想逼迫着她和王平在一起嗎?

    那她實在是把我想得太齷齪了吧?

    和王曉曉認識這麼長時間,我一直把她當成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得到幸福,希望她快樂,希望能夠拼盡我所有的全力保證他們平安。

    我又怎麼可能是那麼獨斷獨裁的一個人。

    如果他真的不喜歡王平,我又怎麼會強迫他和王平在一起?

    可是此時我站在門口卻猶豫的不行,而這是蕭薔也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我之後重皺眉頭。

    “你和王曉曉究竟怎麼了?吵架了?”

    我搖搖頭,有些話沒有辦法和徐薇說,那是因爲徐薇年紀畢竟還小,而且這丫頭頭腦簡單,萬一哪句話說的不對勁,她可能就會多想。

    但是蕭薔是個很成熟的人。

    我心中也確實憋悶,就拽着蕭薔到了一旁,蹲在山頂將這件事情和蕭薔說了一遍。

    蕭薔聽完之後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趙四海,你他媽的瘋了吧?王曉曉究竟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可是你是怎麼想的?你覺得王平這人不錯,可是你這也不是牽線當媒婆的人,幹嘛要多管這樣的閒事?再說了,王平喜歡王曉曉,難不成他沒長嘴呀?他不會親自和王曉曉說嘛,這中間還要你傳話嗎?你又不是小學生,幹嘛這麼幼稚?”

    我沒想到蕭牆的反應竟然也這麼大。

    看了看蕭牆,哎聲嘆氣的說:“我也不知道王曉曉平時大大咧咧的,居然能因爲這件事情和我生氣,可是我到現在都沒想明白他爲什麼發這麼大的火啊!”

    蕭薔翻了個白眼:“你這個呆子,女生的性子你別猜,雖然我也不知道,可是我覺得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管了,抽出時間來去和王曉曉道個歉吧,至於她和王平之間有沒有緣分,那就是王平的造化了跟你有什麼事兒?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兒,真是討厭死了!”

    蕭薔說完之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轉身就進了屋子。

    我這一下算是變成狗嫌了,一個兩個都不搭理我……

    這事兒我若是再糾纏,確實也沒什麼好果子吃

    。正站起身子,想回木屋,就看到一旁的王平正也看着我,撇了撇嘴。

    我不知道王平是什麼意思,不過現在我倒是沒法去問。

    下午吃飯的時候都是一些野菜湯,甚至連魚都沒有,只有一些乾巴巴的貝殼肉,雖說放了一些蝦粉和海鹽,可是味道實在是難以言喻。

    我喝了一口,心中又憋悶,實在吃不下去,就轉身回了木屋裡。

    天色要黑了,總不能再去下山忙,所以就只能明天起早幹活兒。

    晚上的時候我實在是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忽然聽到陳建的木屋裡傳來一聲爭執聲。

    起身去了之後才發現陳建和劉嬌嬌兩個人似乎吵架了。

    陳建的臉上帶着無措,劉嬌嬌卻很是氣憤的樣子。

    蕭薔她們趕忙就跑上前去,就連屋子裡面躲着不出來的王曉曉也一臉急切的出去跑到了陳建的房子裡。

    幾個女生連哄帶騙的將劉嬌嬌帶進去,陳建唉聲嘆氣地蹲在門口,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我連忙將陳建叫到一旁,小聲地追問究竟怎麼了?

    陳建嘆了口氣:“哎,劉嬌嬌最近的脾氣真是越來越大,剛纔我只是問她明天要不要出去和我採些野菜,她就不開心了,還說她最近腰疼得很懶得動,其實我也就是想讓她出去溜達溜達,沒別的意思,可誰知她就以爲我不疼愛她了,你說這上哪兒去講理呀?”

    我雖然之前沒談過戀愛,還是到了這個荒島上和蕭薔還有徐薇在一起之後才終於瞭解了這個中的滋味。

    可是這事兒,我也實在是不太瞭解。

    不過看到陳建這副模樣,我就知道這事兒一定沒有我們所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女人嘛,總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脾氣,就像我和王曉曉這不也鬧着彆扭呢。

    王平也從屋子裡面走了出來,搭着眼睛顯然也因爲王曉曉的事情有些不開心。

    聽到了陳建這麼說之後,嘆着氣。

    “嗨,女孩兒嘛,總是嬌弱一些,劉嬌嬌現在的孩子也已經有四五個月了,身子重了當然會不舒服,你多體諒一些吧,她不是喜歡吃水果,不如咱們明天上午你也別跟着幹活兒了,帶着一個男同事去那果林子裡多摘些水果回來,好好的哄一鬨她這事兒也就過去了,有個媳婦兒能跟着你吃苦,你就燒高香吧,哪裡還有那麼多的廢話。”

    陳建聽了王平的話,皺着眉頭點了點頭:“這事兒我當然知道了,哎,我這心裡實在是不舒服,下山去衝個涼,你們兩個聊吧。”

    王平顯然也興致缺缺,聽了陳建要去下山沖涼,他也想跟着一起去,於是兩個人就結伴兒下了山,我自己一個人坐在院子裡看着篝火。

    沒過多久,王曉曉竟然從陳建的屋子裡面出來,手裡還拿着個泥碗。

    我思慮了半天,卻還是覺得應該上前去問一問她究竟因爲什麼和我生氣。

    如果真的是因爲我做事兒太唐突,那我就給他道個歉,這事兒也就作罷了。

    總不能擡頭不見低頭見的,還天天這樣鬧着彆扭吧?

    於是我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子走向王曉曉。

    王曉曉卻壓根兒沒搭理我,扭過頭去,想要繞過我進屋子,我一把拽住了她,將她拽到了木房子的後院。

    “你究竟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你以後都不想搭理我了,難不成以後咱們兩個就這樣僵着?”

    我本以爲王曉曉還會不搭理我,而我早就已經在心裡準備好了很多的說辭和她糾纏,卻沒有想到王曉曉聽完了我這一句話之後眼圈一紅,豆大的眼淚順着眼角無聲的流下來,整個人渾身都在發抖。

    我嚇了一跳,我還從來都沒有見過她這個樣子,她這究竟是怎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