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稻?字體大小: A+
     

    可是陳建拿着那塊石頭,卻似乎根本沒有想到我所想的那些事情,反而是拿着那塊石頭在火光前看了又看,眼神中的驚喜逐漸的放大。

    好一會兒之後,他纔有些戀戀不捨地將那塊石頭重新放回了我的籃子裡。

    看向我一臉的激動:“四海哥,這個石頭還哪裡有?你能不能幫我也弄回來兩塊?”

    我看着陳建點了點頭:“這倒沒什麼難的,你若是想要,咱們明天就可以去,只是這玩意兒捧回來,賣不出去,也就不過是一塊石頭罷了,你要做什麼?”

    陳建看着我嘿嘿一笑,湊到我的耳邊又看了看他的樹屋方向,小聲的說。

    “我和劉嬌嬌雖然在一起了,可是我覺着她就這樣不清不楚的跟我,實在是有些委屈,畢竟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辦法給她一個婚禮,更沒有辦法給她一個家,所以我總不能就一直這樣空着手跟人家在一起吧?女孩子不都愛美嗎?我把這石頭撿回來,若是能給她磨成一個手鐲,是不是也算是一個很新奇的禮物?”

    陳建這話一出,我這心裡也是有些激動,我那會兒怎麼沒有想到把這些石頭變成首飾呢?

    只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可以磨成手勢的工具呀。

    陳建看着我卻嘆了口一臉的白眼:“四海哥,想法總比困難多嘛,咱們現在雖然沒有可以做玉鐲的東西,可是咱們可以用石頭一點兒一點兒的磨呀,只要磨出雛形來,拋光就不麻煩了,對吧?水滴石穿。功夫不負有心人,愚公移山呀!”

    我聽陳建的亂七八糟的說的都是什麼玩意兒,白了他一眼,這小子竟瞎扯。

    “不過你若真的想做,那咱們就明天去吧,我也好多找一些野菜回來吃。”

    陳建興致勃勃地從我這裡拿了兩個蘋果,轉身回了他的樹屋,臨走之前還再三交代,不能告訴給劉嬌嬌,他要給劉嬌嬌一個驚喜。

    而我則是轉身回了我們的樹屋,因爲今天出去撿貝殼,所以還沒有來得及給我再搭一個房子,沒辦法,我就只的還在蕭薔的那間小屋子裡睡。

    可誰知睡到半夜的時候,竟忽然聽見腳步聲,睜開眼睛,藉着透進樹屋的月光就看到來得正是蕭牆。

    她小心翼翼的走進來,看到我醒了,呵呵一笑,聲音非常小的說:“曉曉的那個屋子實在是太悶熱,我就想回來取件衣服到山下洗洗澡,既然你醒了,不如你陪我一起去?”

    我仔細的聽了聽王曉曉還有徐薇那屋子裡的動靜,只能聽到她們平緩的呼吸聲,應該都是睡熟了,於是點了點頭,牽着蕭牆的手,就小心地下到了山下。

    我手中舉着火把,蕭薔站在那瀑布旁邊,用溼的衣服撩起水來擦拭自己的身體。

    在月光的映襯下蕭薔的身姿美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我心中忽然就涌起了一股燥熱。

    距離上一次我們兩個親熱已經過了許久了,她現在這樣在我面前實在是對我巨大的考驗。

    我再也沒心思幫她照亮,將火把插到一旁的石頭上,衝上前去,一把就抱住了蕭薔,隨後我們兩個就滾到了草叢裡……

    激烈的戰爭結束,蕭薔整個人軟軟的癱在我的懷裡,看着我敲着我的胸口,小聲嘟囔:“你怎麼這樣?咱們距離山頂又沒多遠,若真的被別人看見,多尷尬呀!”

    我看着蕭薔忍不住趴在她的耳邊打趣兒:“所以你一直咬着牙沒出聲,不是嗎?”

    蕭薔看着我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真是討厭,剛剛洗乾淨呢,這會兒又弄髒了,還要再去洗,我都累死了。”

    一邊抱怨着,卻還是一邊嘴角帶着笑的,再次去瀑布前清洗了一下身子。

    我也跟着衝了一個涼,轉身回到了山頂。

    這一次我躺在牀上沒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就聞到一股陣陣的香味傳進鼻子裡。

    起身出了樹屋,纔看到王曉曉,他們已經用石頭堆成了小爐子,爐子上面正吊着我做好的泥鍋,鍋裡還咕嘟咕嘟的翻騰着。

    我有些餓了,坐在一旁的石頭凳子上目光灼灼的盯着鍋裡的湯。

    徐薇看着我忍不住打趣兒:“怎麼這麼累,難不成是昨兒晚上沒睡好?”

    徐威這話可能只是不經意的問,卻讓我忍不住臉一紅。

    一旁正在收拾貝殼肉的蕭薔也是手上一頓。

    我倆四目相對,卻誰都沒出聲,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兒。

    吃完了早飯,我還正想着下山去,在讓王平好好的做一下我們山下的那個圍欄的時候,陳建卻已經興致沖沖的跑來了,手裡還拎着一把鋸齒就跑到了我跟前兒。

    “四海哥,走吧,我都已經準備好了,你看我連袋子都帶來了。”

    這下子我也沒辦法跟着王平一起去辦事了,就只告訴了王平一聲,之後就帶着陳建下了山,按照我們昨天去的那條路線去找那條玉石礦洞。

    走到半路,陳建要去**,我也有些累了,就靠在一根樹旁邊歇氣。

    結果我纔剛坐下,就忽然聽到陳建那邊兒傳來了一聲驚吼聲。

    我嚇了一跳,立刻站起身子,就衝着陳建的方向大聲吼道:“你怎麼了?”

    可是第一聲詢問卻並沒有得到陳建的回答。

    我心中一驚,難不成他是已經遇難了?

    隨後就掏出了手中的槍,小心地衝着陳建湊過去。

    可是走了幾步纔看到陳建此時正站在一棵樹旁,褲子脫了一半,整個人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情況,不敢掉以輕心,小心翼翼的湊到他旁邊才發現他渾身上下都沒有受傷的痕跡,旁邊也沒有什麼毒蛇。

    可是他卻直勾勾的瞅着一個地方,目不轉睛,好像是入定了一般。

    我上去就踹了他一腳:“我說,你小子幹什麼呢?到底怎麼了?問你話怎麼不出聲?”

    陳建扭頭看了我一眼,嚥了咽口水,一身手就指向了他前方的那片草地。

    “四海哥,你看那是什麼?”

    我衝着那堆草瞧了一圈兒去,也沒有瞧出什麼不對勁,搖了搖頭:“這什麼也沒有啊。”

    陳建看着我咬了咬牙一臉的不確定:“那是水稻啊!你不認識嗎?”

    說完小心地湊到那堆草旁邊,指着一根綠色的秧苗看向我。

    可是我卻一臉懵,因爲這玩意兒我真不認識。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