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六章 搏命一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六章 搏命一擊字體大小: A+
     

    夜裡本來就非常的安靜,林旭波這一聲淒厲的慘叫,驚得樹上停着的鳥都亂飛了起來。

    我也是被嚇了一跳,立刻警醒起來,下意識就將倆姑娘擋在了身後。

    “他這叫的這麼慘,不會是碰到狼了吧?”

    徐薇撿起了手邊的石頭,渾身止不住地顫抖起來。

    蕭薔臉色慘白,卻看着比徐薇鎮定多了。

    “咱們這邊有篝火,那個傻子就算是再呆,也知道碰了危險往咱們這兒跑,可是他現在只是在那兒亂吼亂叫……”

    蕭薔的話還沒說完,我就看到樹林裡一道黑影猛地躥了出來。

    那一身甩起來亂動的肉膘,不是林旭波還能有誰?

    只見他手裡還抱着一些枯樹枝,跑得花容失色。

    “野豬!是野豬羣!快跑啊!”

    林旭波吼叫完了,連看都不看我們,轉身就朝着那條淡水溪流跑了過去。

    聽到林旭波的叫喊,我的心也猛地提了上來。

    早就知道這地界不太平,卻沒有想到這危險竟然來的這麼快。

    身後的蕭薔和徐薇此時早就已經抖成了篩子。

    林旭波眼看着就不中用,可是帶着兩個姑娘,這大半夜的前面又黑得看不見路,就算是跑又能跑多遠?

    而且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樹林,誰知道又有多少野獸在等着我們自投羅網。

    我立刻強迫自己鎮定下心神,轉身看向了徐薇還有蕭薔。

    “你們兩個先回樹屋,無論出什麼動靜千萬別出來。”

    蕭薔皺着眉頭看了我一眼:“那你呢?”

    聲音打着顫,還帶着緊張。

    我也沒空和她調笑,扭頭沒理她,轉身挑起了一根燃了一半的樹枝,就帶着她們兩個朝着樹屋挪了過去。

    結果還沒走到樹屋,只聽見一陣凌亂的奔跑聲,一羣野豬混亂地衝了出來。

    個個長得齜嘴獠牙,渾身的肥膘壯的像是頭小牛。

    早就和它們打過照面兒了,此時看到我心裡雖說心驚膽戰,卻也還沒到慌亂到不知所措的程度。

    眼看着兩個姑娘已經鑽進了樹屋,我深吸了一口氣,將火棍和一早做好尖頭的樹枝就拽到了手上。

    這羣野豬此時跑出來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它們只是過來喝水的。

    畢竟深海里的鹽度太濃,這些畜生也是個個精明,喝不慣。

    這條淡水溪留在這兒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它們一定是熟門熟路。

    二來就是它們後面還有更可怕的野獸在追趕,否則也絕對不會慌不擇路地奔着火光來。

    不過現在無論是哪種可能,對於我們來說都不容樂觀。

    林旭波早就跑的沒了蹤影,可是我卻不能現在也這麼跑掉。

    夜裡再想生起火來不容易,更何況這條淡水溪實在是我不能就這樣失守的。

    咬了咬牙我也躲在了一旁樹邊。

    這羣畜生若是不來攻擊我,去喝了水我也就忍了。

    畢竟這水流湍急,上流的水總是會乾淨的。

    若是這後面還有更可怕的東西,鬧不好就是要搏命了。

    可是這羣野豬撲過來之後,卻根本沒有看那篝火堆,而是一個個撒蹄子,就朝着那溪水流跑了去。

    我儘量躲在樹邊兒,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眼看着野豬羣一個個落餃子似的衝進了水裡,卻沒想到有一隻落了單的野豬,居然發現了我們放在行李箱裡的小貝殼,不知好歹地就湊了上來。

    豬嘴一拱,行李箱就翻倒了,篝火也被它一腳踏的到處都是火星子。

    徐薇躲在樹屋裡瞧見了外面的情形,整個人一聲低呼:“那是咱們的晚飯呀!”

    這一句話出來倒是吸引了那野豬的注意力,嘴裡撿些貝殼,瞪着溜圓的眼睛側着頭看向樹屋的方向。

    我心跳加速,正想着該怎麼應對,就見那野豬走了幾步,竟然把視線轉到了我身上。

    它當即朝後退了了幾步,弓起了脊背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我心裡罵娘,可是這會兒也不是埋怨的時候,握着手中的火棍,朝後退去想將這野豬引走。

    可誰知這野豬竟是個擰種,後蹄子蹬了兩下,鉚勁就朝着我直直地衝了過來。

    這頭野豬虛眼一看好歹也得有個四五百斤。

    若是撞在我身上就是不死,也殘廢了!

    我咬了咬牙,低吼了一聲,擡起手中的火棍就衝着那豬頭砸了過去。

    可誰知這野豬皮糙肉厚,砸了那一下竟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反而更是惹怒了它,嘴裡發出哼哧哼哧的吼叫,再一次朝我攻擊了過來。

    樹屋裡的徐薇和蕭薔同時短促地尖叫了一聲。

    那野豬聽見動靜一愣,我趁着這個空隙,將手中做好的尖頭樹枝,衝着那野豬的眼睛刺了過去。

    這畜生渾身都如同是金鐘罩鐵布衫兒一樣,此刻最柔弱的地方大概就是肚皮和眼珠子了。

    好歹我小時候玩兒飛鏢的手藝還沒有鬆懈,一擊即中!

    樹枝子直直地穿進了那野豬的眼睛裡,頓時一股腥臭的血液就噴了出來。

    那野豬被我紮了一下,頓時發了性,整個都狂暴地四處亂竄起來,將我們原本堆好的篝火給踏的亂七八糟。

    那樹枝還紮在它的眼睛上,野豬奮力地想要將那樹枝弄下去。

    可它畢竟是個畜生,幾次失敗後竟又開始嗷嗷叫喚。

    我心驚肉跳,那野豬羣聽見了這頭的響動,也一個個的都直起了頭,朝着我們這邊兒看了過來。

    我的心幾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兒裡,若是整個野豬羣全都撲過來,怕是要把我們幾個都踏成肉醬了。

    我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順手撿起另一旁的枯枝,再一次朝着面前的野豬撲了上去。

    那野豬瞎了一隻眼睛,疼痛難忍,動作也沒有剛纔靈活,此時根本無心跟我糾纏,只是一心想逃跑。

    可眼下這情況,如果是就讓它這麼跑了,誰知道它會不會去而復返過來報復?

    我拿着那樹枝狠命地就衝着豬肚子刺了過去。

    這枯樹枝堅硬異常,又是我使足了吃奶勁兒的一擊,竟然將那豬肚子給刺了個對穿。

    野豬掙扎吼叫,血撒地到處都是。

    它瘋狂的朝前撞去,忽然脖子一歪,轟然倒地,掙扎了幾下就沒了動靜。

    原本以爲那羣野豬羣瞅見同伴死了會撲上來和我拼命。

    誰知這羣慫貨見死了一隻野豬,竟個個都張嘴嚎叫着撲向了遠處的黑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