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一章 沙灘美女與野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一章 沙灘美女與野獸字體大小: A+
     

    碧藍的天空上飄着幾朵白雲,浪潮拍打在金黃色的沙灘上,身邊還有美人相伴,如果再來瓶紅酒,這樣的生活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

    但很可惜,沒有美酒,只有野獸。

    事情發生在三天前,公司搞團建,非要全員都參加,到海上玩上一週。

    我就一保安隊長,退伍後進的公司,還沒入職兩個月,竟然也被拉了過來。

    可誰曾想到,就在第二天的時候,我們竟然遇上了海嘯。

    老闆租的破爛遊艇當場就被掀翻了,等到我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荒島上了,身邊連個毛都沒有。

    在四周找了一圈,我發現了我們公司的大美女蕭薔。

    找到她時,蕭薔還在沙灘上昏迷不醒,身上的白色T恤早已被海水浸泡成了透明,隱約可以看到海藍色的性感內衣。

    視線再往下移,小腹上一點贅肉都沒有,一雙潔白的嫩腿筆直修長,看的讓人口水直流。

    她是經理的秘書,平日裡高冷的不行,對我這樣的小人物睜眼都不會待見一下,現在卻躲在我身後,緊緊地抓着我的衣服,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的手臂已經陷進了她的懷裡。

    爲啥?

    因爲這島上竟然特麼的有狼,黑灰色的,雖然比叢林狼還要小一號,可畢竟是野獸啊!

    我還沒退伍的時候倒是在亞馬遜叢林裡和叢林狼打過一架,胳膊差點都被卸了。如今流落荒島,沒藥品,也沒武器,真要受傷估計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太陽高高掛着,我抹了把頭上的汗,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緊張的。

    面對野獸的時候可千萬不能移開視線,不然那畜生會認爲你慫了,撲上來就追着咬。

    對峙了一會兒,黑狼似乎是因爲沒見過人類,又是獨自面對兩個人,起了退縮之意。

    我趁機大叫着衝過去,黑狼受驚,夾着尾巴轉身就跑。

    我鬆了口氣,這一劫算是過去了。

    回過頭時,蕭薔又恢復了那副高冷的模樣,說她渴了。

    特麼的,別說渴了,就算你現在快渴死了,我也沒辦法。

    我在周圍看了一圈,這荒島挺大,中間還有一座火山,不知道是死是活。不過從空氣中瀰漫的硫磺味來看,很大概率是活火山。

    我也不知道這地方距離陸地有多遠,但顯然不在航道內,這麼久了一條船隻也沒看到,能不能等到救援,只能看運氣。

    在這樣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擺譜給誰看呢?

    見我不搭理她,蕭薔也來勁了,衝着我命令道:“喂,趙四,你聽到沒,我渴了,給我找點水喝。”

    我叫趙四海,公司裡被人起了個趙四的外號,久而久之,就都這麼叫我了。

    我說你要喝水,行,好好說話,叫一聲趙哥。

    蕭薔頓時就把臉拉下來了,威脅道:“你信不信我到公司經理那裡告狀。”

    “告啊,你現在就去!”我一肚子火:“這地方你先找到經理再說吧,看到那隻狼沒,估計就是把你的姘頭吃幹抹淨了纔過來的。”

    聽我這麼一說,蕭薔頓時就怕了,可又礙於面子,自己一個人在那杵着。

    行,槓就槓吧,我也懶得搭理他。

    我判斷這島上不止我們兩個人,應該是海嘯結束後順着洋流飄過來的,所以我嗓子裡很乾,火辣辣的疼,嘴裡發苦,吐沫都快沒有了。

    我估計至少飄了得有兩三天。

    其實不用蕭薔說我也得趕緊找水,人可以三天不吃飯,但不能三天不喝水,真的會要命。

    我還沒走出去兩步,就聽到蕭薔在身後喊我:“趙四,你去……”

    我回頭瞪了她一眼。

    蕭薔連忙改口,臉變得比翻書還快:“趙哥,你要去哪?”

    “我去找點水喝,你要跟着不?”

    她和小雞啄米一樣點頭,是真的怕了。

    不遠處就是林子,我不敢太深入,因爲有狼,或許還應該有其他的野獸。

    在林子邊緣我沒看到淡水,但是找到了三個果子,地上還有啃過的果核。

    從上面留下的牙齒痕跡來看,應該是齧齒類動物。

    這果子沒毒,能吃。

    我遞給蕭薔一個,兩個留給自己。

    蕭薔盯着我手裡的兩個果子有點不高興。

    我說這果子是補充體力的,給你補充了也沒用,你能帶着我們找到水嗎?

    說完,蕭薔眼淚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一邊吃一邊哭。

    “哎,你別哭啊。”

    我這人就一個缺點,最怕女人哭,一哭我就沒辦法。

    “要不然我再給你一個,這附近樹挺多的,應該還能摘到。”

    蕭薔沒要,就是一直哭,哭的我都毛了,這特麼比剛剛遇到的黑狼還嚇人。

    就在這時,我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音,草也在動,裡面有東西!

    “別哭了!”

    我一個箭步朝着蕭薔衝過去,只想着趕緊捂住她的嘴,沒注意到手放在了哪裡。

    這姑娘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拼了命的掙扎起來。

    我硬生生拖着她出了林子,來到了開闊的沙灘上,這纔看清楚剛剛樹叢裡是什麼東西,一頭野豬。

    野豬這東西可比狼兇猛多了,它就跟一愣頭青似的,誰進到它的領地裡都要去撞一下。偏偏這玩意皮糙肉厚的,一般野獸還幹不過它,被它嘴裡的獠牙咬一口,骨頭都得碎。

    一時不注意,蕭薔掙脫開我的手,回頭就扇了我一巴掌:“流氓!”

    我被打傻了,衝她吼道:“你特麼發什麼瘋,沒看到老子在救你!”

    蕭薔這時也看到林子裡的野豬了,順勢往我後面一躲,紅着臉說我抓到她的胸了,她還以爲我要對她做什麼。

    我看了她一眼,剛剛抓着的位置還有些褶皺,出的汗讓衣服都成半透明的了。

    她連忙雙手捂胸,瞪了我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看什麼呢?”

    我故意嚇唬她:“你倒是提醒我了,這地方就我們兩個,我要對你做什麼應該沒人管吧?”

    “你……你別亂來……”

    蕭薔一邊往後退一邊哭,我就奇怪了,她不是快脫水了嗎,怎麼還這麼多眼淚?

    女人是水做的果然不假。

    “行了,你現在讓我幹我還不幹呢,兩三天沒吃東西,再運動一下,那我是真不想活了。”

    蕭薔的臉由紅轉黑,好像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一樣:“趙四海,你他媽的就是個王八蛋!”

    我怪異地打量了她一番,問道:“那你到底什麼意思,幹也不行,不幹也不行,你這女人怎麼這麼難伺候?”

    她氣得一跺腳,轉身就要走。

    可還沒走兩步,就看到了不遠處沙灘上的黑狼,又連忙退到我身後。

    我也看到了,這畜生陰魂不散,一直在我們身後跟着。

    狼都狡猾,也聰明,他知道硬碰硬不一定打的贏我,所以就等着我體力耗盡了,再上來撿現成的。

    我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狼羣,也沒繼續調侃蕭薔的心思,催促着她快點走。

    沿着沙灘走了大約半個多小時吧,我撿了兩個螃蟹和三個扇貝,還有不到半斤的海帶,身後也沒了黑狼的樣子,應該是暫時甩開了。

    這狼鼻子靈敏,我怕它晚上再跟過來,便讓蕭薔和我從海里走。

    兩天沒吃東西,剛剛又經過一番驚嚇,蕭薔走了會兒就說走不動了。

    說實話,她能堅持到現在已經讓我刮目相看了,我自己體力都要見底了。

    太陽已經落到了海平面,估計再有兩個小時就落山了。夜晚的叢林更加危險,不知道會有什麼東西出沒,今天想找到淡水是不可能了。

    兩個果子我一直留着,又分了一個給蕭薔,隨後我們便找了塊礁石灘,躲在一處避風的地方休息。

    她接過去沒吃,又開始哭了。

    我說:“別哭了,再哭你真的就要渴死了。”

    我不說還好,一說蕭薔哭得更大聲了。

    我安慰道:“你放心吧,搜救隊一定已經出發了,肯定會找到我們的。”

    哭了一會兒,她可能是沒力氣了,依靠在礁石上睡了過去。

    我吃了果子,朝着樹林那邊看了眼,準備去找點幹樹枝和枯草生火。既然沒有淡水,那就只能自己用海水蒸水喝了,活人總不能被尿憋死。

    這麼一會兒功夫,我又生吃了兩個扇貝和一個螃蟹,感覺體力恢復了一些,將剩下的留在這裡,等火升起來了烤了留給蕭薔。

    半個小時後,我從樹林裡出來,回到礁石灘。剛把撿到的柴火和乾草放下,就感覺什麼東西撲到了我懷裡,耳邊傳來了嗚嗚的哭聲。

    “你去哪了,我還以爲你把我丟下了。”

    這女人是嚇壞了,我沒責備她,輕輕拍着她的後背安慰說:“我就去撿了點柴火回來生火,你別怕,我還準備對你做點什麼呢,怎麼可能就這麼一人走了。”

    蕭薔聽後破涕爲笑,還帶着一絲慍怒,小拳頭捶在我胸口上,罵了句:“下流。”

    我扶着她坐下,不會傻傻的認爲她是對我有好感了。人都是羣居動物,她這是嚇壞了,想找個依靠,等她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估計腸子都得悔青。

    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也不是卑鄙小人,趁人之威這種事做不出來。

    當然,要是她芳心暗許,我不介意在這露天沙灘來一場激烈的搏鬥。

    鑽木取火我也是當年和戰友學的,當火苗燃起來的時候,蕭薔面如死灰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火代表着希望,人類文明的發展,就是從學會利用火開始的。

    我把剩下的螃蟹扇貝遞給她,還有海帶,讓她自己烤着吃,我下海摸兩條魚去。

    這裡從未有人涉足過,海里的魚很好抓,我背了兩根磨尖了頭的木棍,一會兒的功夫就抓了四條,今晚夠吃了。

    回到礁石灘,我看到蕭薔雙手抱着膝蓋坐在地上,盯着火焰發呆。

    在她身邊放着烤好的螃蟹和扇貝,只有海帶少了點。

    見我回來,她連忙站起來,將螃蟹遞向我,說:“趙哥,你多吃點恢復體力。”

    看着她強裝出來的笑臉,我嘆了口氣回道:“我吃過了,你吃吧,你也不用裝樣子給我看,這裡就我們兩個人,你平時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嗎?”

    蕭薔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咬着牙說明白了。

    我正疑惑着她明白什麼了,忽然一件海藍色的東西扔在了我的臉上。

    “你不就是想上我嗎?來吧,但回到公司後不許告訴任何人。”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