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90章 血龍鬥紫蝶危勢兩心知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90章 血龍鬥紫蝶危勢兩心知下字體大小: A+
     

    0290章 血龍鬥紫蝶 危勢兩心知(下)

    “既然你這麼喜歡打……”滅滄瀾的聲音從一片噴涌魔光中心傳來,其聲如從天而降的邪神一般威勢萬千,“我甫才恢復,正好活動一下!”

    兩聲沉喝驟然交錯,只見兩片法陣更加噴涌出耀眼明光,一者血浪滔天,一者紫光洶涌,氣勁橫掃猛撞而去。

    在兩片紅紫交錯的光芒浪潮中,滅滄瀾與淨琉璃玄蝶身形迅猛交錯,兩道寒霜凜冽的目光砰然撞在一起。在那一瞬間,只見淨琉璃玄蝶眼中的冰霜一個炸碎,一絲奇異的溫柔簡直如同泫然欲泣般亮了起來。

    而滅滄瀾則被淨琉璃玄蝶眼中洶涌散開的柔情震了一下,此時他的邪氣已經強烈衝散着紫色聖光,只見他一咬牙關倒轉指形,將噴涌的血紫色魔光呼呼然收回掌中。

    驟然減弱的壓力反而將淨琉璃玄蝶彈了出去,她低喝一聲雙手翻飛,將紫色霧氣全部拉回身周,眼前一團血光飛旋開來,內中衝出滅滄瀾俊挺的身形。

    但見滅滄瀾照準自己臉面直衝而來,淨琉璃玄蝶眉眼一緊咬牙轉身,玉步飛劃迅速在洞壁上飛蹬而過,一個倒轉從滅滄瀾頭頂劃了過去。

    滅滄瀾身形猛地一頓,擡頭看定那道紫色倩影飛劃開去,一絲邪寒笑意若有似無地勾上脣角,脣齒疾動吐出一句奇異咒喃。

    只見他身周血霧瞬間刷刷然全部轉了方向,如同瘋長而起的蔓草般高高衝起,瞬間將淨琉璃玄蝶的嬌軀層層纏住。

    “這……!”淨琉璃玄蝶吃了一驚,連忙化手爲爪揮開鋒利氣勁,嘶啦啦將那些纏繞身體的血霧斬成碎片。但是霧氣乃流動之形,破開之後瞬間重組,還是一層層將淨琉璃玄蝶裹緊在內。

    同時,滅滄瀾一步飛蹬破開層層風霧,一把攬住淨琉璃玄蝶的腰身砰然貼上洞壁,任憑那女子一臉怒紅連連掙扎也不鬆手。

    血霧紫光遠遠混流,如同大片蝴蝶般在兩人周圍扯散又聚合,將兩人圍入一片幻境般的流動光影之中,只聽滅滄瀾低聲笑道,“玄蝶,你的氣勁能被我的邪氣壓制,再打幾輪也是如此。”

    “可是你甫才調息恢復,還是落了下風……”淨琉璃玄蝶突然停止了掙扎,張大了朱脣反手扣住滅滄瀾的手腕,“你……你的體內……”

    “嗯?”這樣一來,滅滄瀾反而將淨琉璃玄蝶更緊地控入手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笑道,“我的體內有什麼?”

    “我給你的那枚丹丸……”淨琉璃玄蝶重重咳了一聲,恢復了冷若冰霜的面相反而將滅滄瀾一把拉近,逼視着他的血瞳揚眉冷聲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本來那裡面蘊含的清涼之力很快幫我恢復了功體,但是卻立刻反噬了。也不知引動了那一道異力……”滅滄瀾緩緩擡手指向天頂,“那裡突然爆發出一陣金光,並與我的掌心魔眼形成吸力……”

    “掌心魔眼……”淨琉璃玄蝶喃喃重複,閉上眼睛悠長地嘆了口氣點頭道,“果然……”

    “我已經說完了,現在該你……”滅滄瀾話未說完,卻見淨琉璃玄蝶的眼神驟然一變,一隻冰涼的纖纖玉手猛地擡起捂住了他的脣齒。

    “噓……”淨琉璃玄蝶壓低了聲音,立刻抽回了圍繞身體的殘餘紫霧。滅滄瀾瞬間會意,也立刻抽回血霧身形下落,與淨琉璃玄蝶倏然落在了地面之上。

    剛剛立定,淨琉璃玄蝶立刻衣袂旋飄轉過身去,反而將滅滄瀾抵上洞壁玉指抵脣道,“不要做聲。”

    滅滄瀾點點頭,卻是擡頭看了一眼旁邊的書架。淨琉璃玄蝶立刻將他拽了回來,揚揚眉道,“你好歹是在我的地界裡,休要跟我撒野……”

    此時,一聲聲微弱的尖細童聲從遙遠之處傳來,彷彿就在兩人高高的頭頂之上。滅滄瀾擡頭四面環顧,隱約聽見幾個童聲交錯呼喚着,“聖女大人,聖女大人!”

    “有人來找你?”滅滄瀾微微一收視線,眼瞳向下一轉看定比他矮了半頭的淨琉璃玄蝶。

    “清淨界的精靈們爲何動作這般頻繁起來,我剛從菩提殿迴轉,任誰都知道我需要休息不敢打擾,怎麼又……”淨琉璃玄蝶似是暗暗惱恨着自己的失策,不防自己身在此處,眼下卻是偏偏有人來尋她,便狠狠一跺腳張開右手,只見一片小小的紙人憑空在她掌心內閃現。

    “這是……”滅滄瀾眨眨眼睛,卻見淨琉璃玄蝶回手將那小紙人推了出去,嗖然飛入了旋轉通上的密道。同時她口中疾念法訣,一雙美眸內漸漸凝聚起蛇一般冷酷的青光。

    不斷纏繞在滅藏啦頭頂的微弱呼喚之聲驟然一停,隨即響起了恭敬的齊語,“參見聖女大人。”

    淨琉璃玄蝶扭了扭脖子低聲道,“怎麼又來吵嚷?我剛從菩提殿迴轉,不知道我需要休息麼?”

    見此情景,滅滄瀾瞬間明白了發生何事:那紙人乃是傀儡一種,眼下應是幻化爲淨琉璃玄蝶的模樣現於那些精靈面前,神識卻是被眼前女子牢牢控制。

    但是……

    滅滄瀾擡手輕輕點了點淨琉璃玄蝶的玉肩,卻被她略帶嫌棄地一擺,一雙杏眼毫不客氣地斜斜瞪了過來,“做什麼?老實點!”

    滅滄瀾手指微微一縮停在半空,無奈地眯起血瞳冷聲道,“反正我是要提醒你的……”

    頭頂上那些精靈的尖細聲音還在繼續,“聖女大人,菩提殿說過要徹查仙界每一處地帶,催我們請您趕快安排……”

    “有何好催?我自會安排……”淨琉璃玄蝶眼中青光閃爍,正在全神控制傀儡人之時卻聽得耳邊一聲裂響,困惑地轉頭尋去。

    就在她轉頭的一瞬間,那裂響卻是喀拉拉疾速擴大,那高大的書架邊上扭扭曲曲裂開貫穿通身的裂縫,就在淨琉璃玄蝶眼前瞬間裂到了底。

    淨琉璃玄蝶還來不及驚訝地張開朱脣,只見整個書架從上猛地傾斜下來,無數厚重古書噼裡啪啦紛紛掉落,如同一場暴烈冰雹般轟轟砸在地上。

    兩人退開幾步,連連揮手打散撲在臉上的揚塵。滅滄瀾輕咳了幾聲,這陣驚天動地的轟塌聲過後便是一片死寂,他仰頭看了看再無動靜的天頂,伸手拍了拍一臉蒼白的淨琉璃玄蝶的肩膀苦笑道,“是你打裂的,還是我?”

    “……你還有心思問這個!”淨琉璃玄蝶猛地回神,咬牙貼着滅滄瀾的面容低吼了一聲,隨即轉身並指抵在朱脣之上疾念法訣。

    但是方纔劇烈的轟塌聲連天頂都撼動了,只聽一陣混亂的精靈之聲尖細響起,“這是什麼聲音?”“聖女大人,好像就在您的聖屋附近!”

    淨琉璃玄蝶重重打斷了這混亂的聲音道,“休得胡言,與你們無關!馬上退去!”

    “可是,聖女大人……”那些精靈自然不肯如此退去,滅滄瀾都能想見此刻那個傀儡應是和淨琉璃玄蝶一般的抓狂神情。

    只見淨琉璃玄蝶狠狠捏了一下手指,骨節碰撞的清脆響聲令人不由得一個冷顫,“令你們退去,聽不懂麼?!”

    慣常的冷橫語氣此刻更顯威勢,只聽那些精靈又沒了動靜,頓了頓方纔不情願地低聲道,“知道了……”

    “等等。”滅滄瀾忍住笑意,臉上冰霜突然蔓延,上前一步按住淨琉璃玄蝶的肩膀道,“你就這樣強令她們退去,那不是更惹人懷疑麼?她們出去若是對此地其他人一說……”

    “還能怎麼辦?”淨琉璃玄蝶一句話吼了過去,其面相完全是個抓狂的嬌嗔女子,玉步一挪竟是踩了滅滄瀾一腳道,“我的紙人傀儡並不能撐太久,白讓她們等在這裡看我破綻露出?”

    “嗯……”滅滄瀾眼神一沉,掃了一眼淨琉璃玄蝶眼中涌動的鬱恨,以拳抵脣咳了一聲道,“讓她們下來。”

    “什麼……”淨琉璃玄蝶睜大了眼睛,幾步將滅滄瀾逼得砰然靠在牆上,“你瘋了?沒有人知道我有這樣一個藏書室,你卻要那幫精靈下來?”

    深深揣摩了一下淨琉璃玄蝶的口吻,滅滄瀾心內一段心事更加濃重,卻是寸步不讓地一起身子反而將淨琉璃玄蝶逼的後退,“現在你我纔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玄蝶……我說讓她們下來!”

    淨琉璃玄蝶頓在當地,深深看着滅滄瀾寒冰般威勢深沉的紅瞳。

    “我有辦法讓她們消除一切的疑慮,若是就這樣強令她們離去反而不妙……”滅滄瀾嘖了一聲,只聽一陣隱隱的翅膀拍打聲已經掠過頭頂,伸手抓住淨琉璃玄蝶的手腕道,“玄蝶,我相信了你,你爲何不能信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