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89章 血龍鬥紫蝶危勢兩心知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89章 血龍鬥紫蝶危勢兩心知上字體大小: A+
     

    0289章 血龍鬥紫蝶 危勢兩心知(上)

    滅滄瀾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狼藉,彎身拎起一本厚重的古書夾在指間輕輕搖晃了一下道,“這個……倒是要問問你,你給我服下的那枚丹丸反噬之勁太過強烈,逼得我不得不四處亂撞啊。”

    “嗯……”淨琉璃玄蝶輕輕挑起一道柳葉彎眉,擡手將頭冠上墜珠繁複的簾子輕輕撩起夾在發間,一面走近滅滄瀾一錯肩膀低聲道,“那丹丸是由麒麟髓精製而成,清涼之力能通順周身全部經脈,哪兒來的什麼反噬之勁?”

    滅滄瀾搖晃古書的手指一頓,轉手將那厚厚的書本啪地一聲拍進淨琉璃玄蝶手中,“大約是我天生邪體,這丹丸內的氣勁與我的邪氣發生對衝……”

    淨琉璃玄蝶雙掌一伸,身體微微一個下壓將那古書接在手中,一絲凌厲怒色閃電般劃過她秀麗的眉眼,“我這藏書室內都是古老而珍貴的書籍,你竟然如此慢待……”

    話未說完,淨琉璃玄蝶眼中的怒色卻驟然換成了驚訝,微微散着眼瞳擦過滅滄瀾的肩膀,仰頭看定天頂一步步走近。只見那天頂上還殘餘着一絲絲破碎的金光,如同努力穿破厚重烏雲的霞光一般微微盪漾。

    淨琉璃玄蝶擡手摸了摸身邊的書架,彷彿感知到了那上面一絲奇異的滾熱,手指倏然收回緊緊握住,將那古書顫抖着緊緊抱在懷內,“竟然能……你竟然能……”

    “我弄出了什麼狀況了麼?”滅滄瀾開動真氣感知了一下功體運轉,但覺體內氣勁已經漸漸通順,便負起雙手恢復了那個冷峻邪寒的姿態走到淨琉璃玄蝶身邊。

    “狀況?”淨琉璃玄蝶冷冷一笑,猛地轉頭揚眉看定滅滄瀾笑道,“你這邪魔功體乃是天地異數,竟然能破開我藏書室內的結界,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狀況!”

    淨琉璃玄蝶的言語冷如尖刺,她既有仙界聖女只可遠觀的無上聖潔,又有一股凌厲逼人的冷傲氣勢,使人只覺半句話也與她說不得。只是她面對的是滅滄瀾,他在久遠的青蓮宗時節聽了十餘年的尖酸言語,自己能說得更加剜人心肺,這點言語激不起他心中半分的波動。

    見滅滄瀾立在旁側也不言語,只用那張恍若天人的絕美面容冰雕似地冷冷看來,淨琉璃玄蝶不由輕咳一聲轉開頭去,緊緊攥住手中古書道,“我甚是後悔藏起你來,現在……”

    “出什麼事了?”滅滄瀾紅瞳一緊,想起方纔淨琉璃玄蝶離開乃是因爲什麼菩提殿的召喚,便微微彎下頭頸靠近淨琉璃玄蝶道,“莫不是……”

    他回手指了指自己,淨琉璃玄蝶便哼了一聲轉身背向書架,冷冷看向滅滄瀾道,“菩提殿說仙界闖入了一個邪氣極重的人,身上帶有冥界陣法施放殘餘的氣息,恐對仙界不利,令整個與菩提殿聯盟的勢力開始搜尋……”

    淨琉璃玄蝶嘆了口氣,擡起尖尖玉指直接指到滅滄瀾鼻尖之前道,“你給我惹了好大的麻煩!”

    “雖是我請求你幫忙,但是你本來大可拒絕。既然自己決定幫我,現下騎虎難下也不能全然說到我的頭上吧?”滅滄瀾的神識已從長久的奔逃中恢復,這一恢復立刻喚起了邪寒冷靜的本性,道理一字一句毫無漏洞,把淨琉璃玄蝶一下子噎得臉色微白。

    “你……”淨琉璃玄蝶挺了挺身子直欲出口反駁,卻是立刻放下身子揮揮手道,“罷了……如今仙界追查的擅闖之人卻被我藏了起來,若是不幫你到底反而是個麻煩……莫不是上一世欠你什麼?”

    滅滄瀾微微一笑,彎身挑起右手手指,只見右臂上更加色彩詭譎的華麗花紋閃動出點點黑光,數道尖細的黑金色妖光從指間甩出,旋成一片輕風將地上的古書託了起來懸於半空。

    這堆古書就漂浮在兩人之間,淨琉璃玄蝶看了一眼,哼了一聲擡手指向高高的書架道,“放在那裡。”

    “好。”滅滄瀾微微點頭,揚手將手指向上一甩。一聲鞭子劈中空氣的銳利風聲一閃而過,那些古書便刷刷飛入了淨琉璃玄蝶的指向。只見淨琉璃玄蝶靜靜看着這些古書飛掠歸位,恍若琉璃般純淨透明的眼瞳突然張了一下,腳下一錯便開動了身法。

    滅滄瀾立刻後退一步,以免被淨琉璃玄蝶突然飛散開來的華美衣袂掃中眼睛。只見那嬌美的女子如同一隻紫色的蝴蝶般騰空而起,衣袂翻飛好似迎風飄散的霧氣,轉瞬便凌駕香風高高立於書架高處。

    滅滄瀾擡頭看了一眼,甩動衣襟一步蹬動身法,身下一週血霧內邪氣漫滾,正和淨琉璃玄蝶那仙香浮動的身法之風形成對比,高高停在她身旁展眼看去。

    淨琉璃玄蝶捏得死緊的手指就在眼前,滅滄瀾順着她瞪緊得瞳眸看去,只見對面是一片大大的空洞,兩面整齊擺放着灰塵點點的古書。這片黑洞就像是抽空了數本書籍的空洞,空落落地反着一絲蒼白的光芒。

    滅滄瀾伸手劃了一下那空洞處的灰塵,搓了搓指尖也不擡頭地低聲道,“這是……”

    “怎麼會……”淨琉璃玄蝶也微微顫抖着伸過手來,連連撫摸着這空下去的一塊,口內滾燙的低吟似是隨時要爆發大哭,“那本書……那本書……”

    “嗯?”滅滄瀾心知有異,轉頭看了一眼淨琉璃玄蝶蒼白的側臉,心中暗暗揣摩道,“作爲仙界聖女,這淨琉璃玄蝶的心緒也太容易波動了吧……”

    但是曾被他捕捉到的淨琉璃玄蝶深藏於冷傲中的柔弱又浮現於心,滅滄瀾心中一動,或許是這淨琉璃玄蝶獨身承受了什麼,眼下似是看到與深重心事相呼應的跡象,方纔如此?

    想及此,滅滄瀾伸手拉住淨琉璃玄蝶纖細的玉腕,拉她轉身面向自己道,“你方纔說什麼書,玄蝶?”

    聽到最後二字稱呼,淨琉璃玄蝶一下子擡起霜雪般純淨而冷豔的臉龐,有些發癡地看定滅滄瀾道,“你叫我……”

    “你不是讓我叫你玄蝶麼?”滅滄瀾挑了挑眉,頓了一下後放下臉上緊凝的寒霜,一絲幻覺般的溫暖笑意浮上脣角,“想來你並不是很喜歡‘聖女大人’這個稱呼吧?無論別人叫得如何尊敬……”

    “我……”淨琉璃玄蝶有些驚訝地張了張朱脣,想要向後抽回身子卻只是動了一下,便偏開頭閉眸道,“胡說,這是我獨有的尊稱,我怎會不喜歡……”

    “那你爲何要我叫你玄蝶?”滅滄瀾拉起淨琉璃玄蝶的手腕,兩人足下飛舞的霧氣交相纏繞,如同無數纏綿雙飛的蝴蝶般呼啦啦捲成一片,他微微靠近淨琉璃玄蝶的眼睛道,“玄蝶,你有心事。你聽好,眼下我是仙界追查的擅闖之人,你是窩藏我的共犯,我們兩個是不是應該一條心?”

    淨琉璃玄蝶眼中失神般的柔美頓時消弭,眉眼一緊瞳中閃電迸發,“你說什麼?你應該瞭解自己的身份,不僅是人界的屠宗罪人,還是仙界的……”

    “沒錯,而你窩藏了這樣的我。”滅滄瀾笑了一聲,擡手抓起淨琉璃玄蝶手中的古書重重拍在身邊的空洞處中,這一聲震響將淨琉璃玄蝶眼中的微光震得一碎,“玄蝶,告訴我這塊空洞裡原本放的是什麼書?”

    “這是三聖女清淨界的秘密……”淨琉璃玄蝶剛說了一半,卻被滅滄瀾倏然貼近的面容逼得向後折身,只覺自己的手腕被那少年緊緊地握在了手中。

    “方纔天頂上莫名爆發出了一陣金光,與我的功體法門相互呼應,這本消失的古書也定然與我有所關聯。”滅滄瀾將淨琉璃玄蝶又拉近了一些,看定她的雙眸沉聲道,“告訴我,玄蝶。”

    “放手……”淨琉璃玄蝶緊緊握住玉拳向後抽回,猛地發動一段真氣將足下霧氣拉了上來,數道紫色霧氣狂旋而起化爲隱隱龍形高衝而下。

    這攻勢來得極猛,滅滄瀾立刻仰頭後退數步,同時足下一錯將那魔光崩閃的血霧踢了起來,雙掌飛翻卷起數道魔光,在雙掌之內轟轟旋成閃電光球。

    一聲沉喝,滅滄瀾旋身將手中魔光猛地推了出去,凌空將那數道紫色氣龍打成碎片。如同猛鯊飛速劃開海嘯分水嶺一般,那魔光呼嘯旋轉着一路上衝,所過之處紫光飛散,轉眼直逼到淨琉璃玄蝶面前。

    “喝——”淨琉璃玄蝶衣袂翻飛,如同紫色海浪般呼呼作響,身形閃電般疾飛而上,瞬間躲過了那魔光迎面逼來的風暴。紫影一閃,淨琉璃玄蝶旋身攻向滅滄瀾,兩隻纖纖玉手五指猛鉤成鷹爪之形,本就細瘦的手指更繃起了白骨般尖銳的線條。

    滅滄瀾立刻閃過身子,將淨琉璃玄蝶迎面擊來的手爪讓了開去,伸手猛地抓住她的玉臂。淨琉璃玄蝶卻不喘息,轉過另一隻手爪再次劈來,手爪挾帶滾滾奇異香風撲向滅滄瀾臉面。

    滅滄瀾不由猛地後折身子,任淨琉璃玄蝶一臂掃過鼻翼,隨即拉住她的玉臂旋身飛轉。若論蠻力,淨琉璃玄蝶比滅滄瀾弱了數分,整個身子立刻被他拽了過去,衣袂在風中呼呼劃開紫色飛影。

    “呃……”淨琉璃玄蝶低聲驚呼,眉間怒色崩爆,順勢擡身重重一蹬洞壁,藉助一道蹬力飛身而起,一團紫色霧氣從她手心席捲而出,瞬間打在了滅滄瀾臉面之上。

    “嗯……”滅滄瀾卻是一個不防,他與淨琉璃玄蝶距離太近,反而無法躲開那團針鋒般刺痛的氣勁,只得鬆手向後旋身倒退。

    與此同時,淨琉璃玄蝶一聲嬌喝再度凌空,雙手連續飛翻如同鷹旋鷂揚,宏大的掌氣立刻旋開了一片片紫色氣濤,迅速在她身周蕩成一道耀眼光柱。

    滅滄瀾紅瞳一張,也不禁被那耀眼紫光當頭刺痛,微微擡手遮眼向後再退一步,口中疾念法訣手起法形,亦疾速呼喚出魔光法陣。

    一見那呼嘯旋轉的奇異魔符,淨琉璃玄蝶不由驚然一擡下巴,隨即壓下眉眼狠咬壓根道,“讓我來試試看……究竟是不是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