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87章 冷丹盪寒潮書海旋金光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87章 冷丹盪寒潮書海旋金光上字體大小: A+
     

    0287章 冷丹盪寒潮 書海旋金光(上)

    密道盡頭倏然開闊,果然是一片森森書海,昏黃色的古老書頁重重交疊,四面壘起了風雨不透的障壁。

    滅滄瀾立在藏書室中間,深深吸了一口氣,果然有醇厚的藥香順着鼻翼一路鑽入丹田,其力順滑流暢,甚至能感覺到一股水流般的流淌之感淡淡劃過。

    這藥香內似是還混合着女子特有的輕靈體香,如同華麗的香包內嫋嫋散發出的誘人香氣。滅滄瀾挺了挺略帶僵痛的身子,走向一面高高的書架擡手撫摸,觸手皆是一片滑膩的冰冷,那潔淨的紅木光滑得就像一段肌膚一般。

    滅滄瀾滑動手指慢慢動身,走過幾片書架後只覺神識清明,那無處不在的藥香的確有平復功體的效用。他張開手掌,輕輕拋掂着那沾染了自己點點體溫的神丹喃喃道,“這個淨琉璃玄蝶性子古怪,但卻如此助我……後事再說,眼下先將功體調息恢復,畢竟是在別人的地盤上……”

    想到那幾個將他引入此地的僧人,滅滄瀾眉鋒一緊冷聲道,“仙界的人手段不錯呢……既然上來就如此敵意滿滿,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比起心如鐵石,他滅滄瀾倒是也當得起一個對手。滅滄瀾這樣想着,冷冷一笑一擺衣襟,在一片森森書海中間席地而坐。

    他將那枚丹丸送入口中,幾下咀嚼變化爲津汁,滑入咽喉的一剎那如同洪流衝破了阻礙的巨石一般,一股冰涼氣流猛地擴散向四肢。

    如同是自然結塊的薄荷被一口吞下一般,滅滄瀾只覺全身立刻蕩起了冰涼無比的沙癢,一股凝滯的邪熱從每寸血脈中連根拔起,帶着絲絲粘連的沉重感不停衝撞。

    那是凝固在他體內的大傷沉澱的邪熱,滅滄瀾立刻手掐法形運動真氣,將寒熱之氣擴散至全身,輔助那丹丸的力勁將傷痛邪熱拔了起來。

    他只覺身上所有的皮膚都要被整張揭下一般,身子險些被直接拔離地面,趕緊沉下一口真氣壓住身形。此時那極度清涼的丹丸之力已經蕩徹全身,一股痛快淋漓的沖刷感引得滅滄瀾高高仰起頭來,彷彿正有一場洗清無數污濁的大雨正瓢潑而降。

    “呼……”那丹丸所蘊含的力道十分精妙,恰到好處地遊走於各處傷損的經脈之中,卻不觸及一分痛楚,而是用清涼的沙癢將滅滄瀾的功體圍入一片雪色明光之中。

    一陣緩緩結冰一般的咔咔聲漸次傳入滅滄瀾耳中,他的右臉上爬過一片幻覺般的麻癢,一道道細小的血肉正在重生翻出相互交結,正像是交相鉤錯的藤蔓一般。

    滅滄瀾擡手輕撫右臉,就在他的指尖上掠過了一道道重生的血肉,將裸露的白骨和縱橫的筋肉全部裹入其內,血脈瞬間重合連接。他的臉就像是畫完了最後一筆精緻線條的華麗面具一般,豐滿的血肉閃爍着點點森冷的反光鼓動成形。

    在滅滄瀾那絕世容顏終於恢復了的一瞬間,他只覺體內那大浪般翻滾衝撞的巨大清涼驟然一撲,將他整個身子拉得向前一彎。後背幾乎傳來一聲錯位般的響聲,滅滄瀾連忙按住腰身睜開眼睛,低低的呼喘聲在這古老書海中撞出了沉沉的迴音。

    “倒是不用再頂着半面殘破的臉出去嚇人了……”滅滄瀾擡手摸了摸完好的面容,冷冷一勾脣角自嘲地微微搖頭。此時那巨大的清涼浪潮還在向身體更深處沉澱,已然漸漸接近了內元。

    滅滄瀾喘了一會兒,再次放下身形席地而坐,雙手運動真氣輸入額心,久已透支的額心硃砂印在功體漸漸恢復的拉力中發出淡淡血光,倏然伸出一道氣勁反向鑽入內元。

    滅滄瀾法眼一睜,攝人心魄的紅瞳內飛旋起星河般浩渺的碎光,隨着硃砂印內一氣連入內元的氣勁反向探入功體,只見功體內如同燃遍了血色的無盡夜空般一片黑紅,內元正有規律地漸漸鼓起清晰的氣勁。

    “麒麟髓果然是個好東西……”滅滄瀾淡淡囁嚅,嘴脣上殘餘的血色被他輕輕吸入口中,“人界有,冥界有,仙界也有……還都能爲我所用,也算是上天顧我了!”

    沉笑一聲,滅滄瀾正要沉下全身起勁入定調息,卻突覺體內重重地抽了一下,簡直就像是自己的脊骨被用力地拉了一把一般。

    他痛得立刻睜開眼睛,瞳中凝聚的血光也發出了點點渙散的霧氣,一咬牙重重按住腰身壓穩內元,“怎麼回事……”

    話音未落,那抽痛又狠狠拽了一下。滅滄瀾立刻翻身立了起來,將全身舒順調起的真氣統統拉了上來,全副戒備地凝眉四面環顧。但是那拉力憑空而來,完全無一絲蹤跡可尋,滅滄瀾連連掃視也只看到了大片陰森的書海。

    整個藏書室內只有濃厚的藥香和獨身立定的少年一人。滅滄瀾擡手扶住身旁的高大書架,劍眉如同壓低欲出的劍鋒般狠狠皺起,全神凝注之時只覺那抽痛又來了一下,正好被他猛地抓住了來源。

    “我的體內……”那不是外力,而是從滅滄瀾體內猛地刺出的一道抽力!滅滄瀾眉眼一張,開動真氣通遍全身,卻立刻受到了阻礙,一股反涌上來的冷氣幾乎一氣竄到了咽喉,將他胸口頂得立刻泛上一陣嘔血的衝動。

    “唔……”滅滄瀾只得將腰低低彎下,方纔微微克制了些許強烈的抽痛,只覺那股冷氣還在向上翻涌,與此同時體內橫拉硬拽的痛楚也就更爲清晰。

    “是那丹丸……”那冷氣內呼呼旋攪的巨大清涼十分熟悉,滅滄瀾狠狠吞了吞幾乎炸破開來的腫痛咽喉,反手按住胸口粗喘道,“可惡……莫不是那淨琉璃玄蝶,果然給我下了套?!”

    淨琉璃玄蝶那張始終被陰影埋沒線條,卻能顯出一片霜雪般的冰清嬌美的容顏在滅滄瀾眼前一閃而過,滅滄瀾不禁握拳重重砸了下書架咬牙道,“太過受制於人了……雖是除了相信她並無出路,但是還真沒想到……”

    滅滄瀾將話語猛地吞了回去,一道鮮血已然流下脣角。那巨大的清涼已然漸漸凝凍成僵死的寒冷,將他全身骨節扭曲打結地擠向一處。

    “冷……”這股僵冷和滅滄瀾天生純粹的寒氣不同,乃是一股迅速剝奪感官的冷氣。滅滄瀾按着巨大的書架踉蹌挪身,胡亂衝撞地在藏書室內四下亂撞,他心知只要一停下來馬上就會被那僵硬的寒冷吞沒。

    他需要找到什麼來恢復體溫,緊按住雙臂的手掌已經冷得發出針扎般的刺痛了。靈臺內已然旋起嗡嗡作響的雪花,那丹丸發出了蕩徹功體的氣勁之後竟然如此之快地開始反噬,的確殺了滅滄瀾一個猝不及防。

    與其說猝不及防,不如說是滅滄瀾真心未想過那淨琉璃玄蝶心懷鬼胎。

    “爲何沒對她提起足夠的戒備……”滅滄瀾緊抓住胸口踉蹌立身,他的眼前是一片晃得人直欲暈厥的累累古書,他卻是不自覺地仰頭一直向上看去。天頂是一片昏黃,如同凝聚了濃重暮色的雲光般團團凝聚。

    這個動作使得滅滄瀾的眼前更旋起無數雪花,他連連咳喘着想要調動真氣,誰知那反噬上來的丹丸冷氣竟是渾厚無比,已然將他的四肢重重地越壓越低。

    “不行……”滅滄瀾猛地單膝觸地,砰然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書架上,“不能在這裡失去神識,那豈不是任人宰割了……”

    他強撐着被巨大冷氣壓得頭昏腦脹的身子想要站起,卻不防頭頂發出一陣低低的轟鳴,瞬間已經壓到了頭皮。滅滄瀾吃了一驚反而清醒幾分,立刻擡頭卻當頭被一陣黑影埋沒了視線,只聽得噼裡啪啦的聲音砸了過來。

    滅滄瀾立刻起身倒退,卻還是被重重地砸了數下。他立刻交叉雙臂護住頭頂,閃身後退時眼前已然落下了一堆古書,厚厚的灰塵呼啦啦飛散出來,一時眼前一片灰黃。

    滅滄瀾幾口呼吸全都是灰塵,連連乾咳着揮舞手掌打散灰煙,方纔看清眼前這片狼藉。面前那個書架還在發出輕微的轟鳴,顯然是方纔那惱怒的一拳將這個老朽的架子震得晃下了頂端十數本書。

    “這老骨頭倒是不結實……”滅滄瀾苦笑一聲,上去穩了穩那書架,免得再掉下更多單本厚度便能拍暈一人的古書來,然後轉身蹲在那片狼藉散亂的古書旁邊伸手撥了撥。

    體內反噬的巨大冷氣還是沒有消去,滅滄瀾無心管這一地狼藉,面上寒氣縱橫地倏然起身,大步走向那通向淨琉璃玄蝶臥房的密道。

    他剛撐着身子走出幾步便覺眩暈,同時看到了眼角邊一閃而過的一絲金光。那金光雖是如幻,但卻如針鋒一般刺痛了一下滅滄瀾的眼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