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85章 冰女傲霜雪月影照雙人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85章 冰女傲霜雪月影照雙人上字體大小: A+
     

    0285章 冰女傲霜雪 月影照雙人(上)

    “聖女……”這兩個字在滅滄瀾脣齒間倏然劃過,又掠開了一道戰慄般的震動,令他莫名僵直地挺了挺後背,“想來姑娘身份非凡,我……”

    “你不必多言。”淨琉璃玄蝶白衣飄渺,輕輕甩開裂錦般的黑髮,萬縷青絲在她纖纖玉指間順滑而落,“我既決定助你,你就要事事聽我,你可做得到?”

    “本來就是我擅闖入姑娘地界,哪裡還有撒野的餘地?”滅滄瀾苦笑一聲,順着牆壁身體下滑,坐在地上不動聲色地調起真氣流遍全身,將一股股寒熱之氣化爲滲入血肉的氣勁蕩徹功體。

    “他在調息功體麼?”淨琉璃玄蝶側過一隻水眸,將探入黑洞的手指收回,轉了轉指間一枚圓潤的丹丸喃喃道,“身是寒冰,靈是烈火……能承受雙重極致寒熱之氣的人,功體竟然還未全開,修爲尚不及普通高手,若是他日修煉成功……”

    她轉過身,隔着一片蒼白月色遠遠看定滅滄瀾,那少年一膝彎起一腿平放的身姿似是放鬆了戒備,呼吸也漸次變得均勻,但是聲色中天生帶有的寒意還是隱隱提起着危險的意味,如同隨時能颳起旋風的寒流般衝撞在他的胸膛中。

    淨琉璃玄蝶久久凝視着滅滄瀾的模樣,水眸中捲過一波又一波神秘的暗光,深深的風雪在她瞳底靜靜呼嘯。突然,她嘆了口氣,將那枚丹丸小心地握入掌心步步走向滅滄瀾。

    “這是我房中秘藏的神丹,今日讓你撞上。”淨琉璃玄蝶張開玉手,捧起滅滄瀾的手掌將其放了上去推回,“直接服下,在運動真氣通順全身便可。”

    滅滄瀾於陰影中張開雙眼,此時兩人的距離不過半臂,一黑一白兩道身影都在寂寞的夜色中化出模糊的線條。黑暗中滅滄瀾能聽到淨琉璃玄蝶帶着飄渺香氣的呼吸,如同是浸潤了雨霧的含露蘭花一般凜潔生香。

    而滅滄瀾身上還帶着些許血腥氣的邪氣也不斷劃過淨琉璃玄蝶的感官,她看了一眼滅滄瀾停在自己掌心之上不曾動過的手,轉眸冷冷道,“你連吃下丹丸的力氣都沒有了麼?”

    “不是。”滅滄瀾輕輕擡了擡下巴,月光正好映出他左半面完好的絕美面容,那神鵰一般的線條令淨琉璃玄蝶不禁有些微微失神。三聖女清淨界一直是仙界聖地,少有外人打擾,她自然不曾見過這般俊美的容顏。

    然而那容顏之下,彷彿還有更深的東西緩緩上涌,如一隻撩撥琴絃的手指般不斷掠過淨琉璃玄蝶的心房。

    “……那你還不服下?”淨琉璃玄蝶壓下心中莫名的一絲滾燙,輕咳一聲冷漠地推開滅滄瀾的手。滅滄瀾順勢將那丹丸握入掌中,送入眼前來回輕轉仔細看視。

    “……麒麟髓……”許久,滅滄瀾血痕開裂的嘴脣間悠悠飄出三個字來。那略帶沙啞的寒磁聲色倏然鑽入淨琉璃玄蝶耳中,這冰雪般蒼白冷豔的女子大大地睜了一下眼瞳,不禁靠近滅滄瀾冷冷盯住那震人心魄的紅瞳。

    “你爲何知道……這是麒麟髓所制?”淨琉璃玄蝶的聲色如同宣判的判官一般,低低地應和着門外層層捲過的寒風。

    “我能感覺得出這是麒麟髓的氣息。”滅滄瀾吸了吸鼻翼,脣角勾起一絲遊離的笑意,如同是燃盡的檀香上飄出來的最後一絲青煙一般,“都說這麒麟髓是天下無二的珍稀之物,怎麼反倒我見得如此之多?”

    “你……”淨琉璃玄蝶輕咬薄脣,倏然伸手一把攥住滅滄瀾的手掌向後一拉道,“給我。”

    “嗯?”滅滄瀾比她更快,已然緊合五指將那丹丸攥於掌心,只見兩隻蒼白修長的手緊緊攥在一起互相角力停在兩人中間。

    “你果然是危險之人……”淨琉璃玄蝶赤足一勾,纖纖玉身猛然發力將滅滄瀾整隻手臂都拉了過來,“你竟然將麒麟髓說成是‘見得如此之多’之物,想來已是飽享過了!”

    “耶……”滅滄瀾微微拖長了聲音,他從那冰清玉潔的女子眼中看到了一絲自負的冷傲,那種不顧一切的蠻橫簡直如同一個肆意撒嬌的小女孩一般,“姑娘莫非因此動怒了?這並不是仙界聖女的心性吧……”

    “哼!”淨琉璃玄蝶柳眉一揚,冷冷地向門口方向晃了晃頭,“我現在就將那些精靈呼喚回來,你看着辦……”

    “嗯……”滅滄瀾但見淨琉璃玄蝶身形一閃,猛地起了身赤足走向門口,竟是頭也不回半步不停,立刻閃身拉住了她的雪白玉臂。

    淨琉璃玄蝶怒色勃發,轉身扭住手臂和滅滄瀾兩兩相對頓在當地,銀牙輕咬低喝道,“放手!”

    “我真心不知姑娘爲何動怒。”滅滄瀾淡淡皺起眉宇,雖是平淡如水的語氣,卻已然令淨琉璃玄蝶錯覺聽到了寒冰漸次凍起的咔咔聲,“若是因我說了一句麒麟髓,那我便道歉,然後……”

    滅滄瀾的尾音倏然一收,淨琉璃玄蝶只覺眼前夜色迅速一閃,幾乎旋成一片模糊氣泡,旋即身子就被抵在了冰冷的牆壁上,聽得那少年磁性的聲音就在耳邊,“姑娘你要告訴我,麒麟髓爲何會引得你如此動怒?”

    “你!”淨琉璃玄蝶這才反應過來,心下暗驚這少年明明傷得深重,身法怎會還如此迅捷?她一扣玉腕,在滅滄瀾五指控制下一收筋骨,數道纖細的青筋在滅滄瀾掌心內微微凸起。

    “這是……”滅滄瀾頓覺一股針扎般的寒氣在掌心內炸散開來,乃是順着淨琉璃玄蝶的手臂呼呼上涌,瞬間化成無數針刺扎入血肉。這痛楚來得太快,直接打中了滅滄瀾的筋骨,他只覺力勁一錯,不由微微鬆手收回身子。

    淨琉璃玄蝶見滅滄瀾還不鬆手,倒是有些驚訝地轉眼看了一眼他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你還不鬆手,要我將你的掌心戳爛才罷?”

    “姑娘軟硬不吃,相比之下我還是來硬的好。”滅滄瀾冷聲一笑,那絲邪寒的笑意竟是看得淨琉璃玄蝶心下一驚,旋即壓下眉眼握緊粉拳。

    “你還真是個有趣的人……”淨琉璃玄蝶的話音被猛地切斷,眉目一變轉頭盯住門外突然劇烈搖晃的陰影,只聽那呼啦啦的風聲驟然變細,如同無數嬰兒在尖聲哭泣一般旋了起來。

    滅滄瀾自然也注意到了,猛地一壓身子拉着淨琉璃玄蝶蹲了下去,避開月光直照而來的方位,一指抵脣虛聲道,“是那些精靈麼?”

    “哼……”淨琉璃玄蝶側過臉來,與滅滄瀾極近地呼吸交錯道,“你害怕了?”

    “若是被發現倒也沒辦法,只是怕姑娘也惹來麻煩。”滅滄瀾一傾身子,反倒將淨琉璃玄蝶逼得不得不向後一靠抵在牆上,“畢竟方纔那些精靈來問,姑娘可是說此處什麼事也沒有的哦。”

    “嗯……”淨琉璃玄蝶眉目緊凝,突然眼波一鬆啓脣笑道,“你倒是聰明!”

    聽得淨琉璃玄蝶重重咬緊了“聰明”二字,其意卻似女兒嬌嗔,滅滄瀾便歪了歪頭鬆手低聲道,“姑娘,幫人幫到底吧……”

    淨琉璃玄蝶立刻將手收回,上下看了看滅滄瀾的身子道,“你別說話。”

    此時風聲如同失明的羣鳥般噼啪撞上門板,那聲音簡直如同催命的叩門聲。淨琉璃玄蝶眼中閃過一絲凌厲氣息,按住滅滄瀾手臂探出脣齒冷喝道,“何事吵嚷?”

    “聖女大人,菩提殿請您即刻過去。”那風聲頓時弱了許多,一個帶着迴環混響的聲音半信半疑地響起,似是有個人探頭想要看向屋內卻又不敢上前一步。

    淨琉璃玄蝶微微一愣,隨即似笑非笑地掃了滅滄瀾一眼,轉頭擡了擡下巴冷聲道,“說就是了,爲何催命似地敲門?”

    “在下……”那尖細的精靈之音惶恐道,“只是聽聖女大人屋內方纔似是有動,所以……”

    “退下!”不等說完,淨琉璃玄蝶一聲斷喝便吼了出去。這聲嬌喝重重地落在滅滄瀾耳邊,幾乎將他震得耳膜嗡嗡一響到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