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83章 梵音動地來琉璃清淨界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83章 梵音動地來琉璃清淨界上字體大小: A+
     

    情之卷·望美人兮天一方 0283章 梵音動地來 琉璃清淨界(上)

    滅滄瀾的耳邊旋繞着巨大的轟鳴,如同千百尊佛像同時環繞四周口發吟唱,深沉的人聲大潮般混合涌流。

    在空間轉換之術發動的一瞬間,滅滄瀾只覺那股斥力也到達了最高點,卻是直接將他一頭撞入陣法的核心之內。大片幻光將視線沖刷崩塌,只有空間疾速扭曲的風嘯聲飄蕩在少年的靈臺之中。

    眼下這片巨大的梵音層層震盪,將一直擠壓着滅滄瀾身體的斥力抽成遊絲回吸而去。滅滄瀾只覺整個腦海如同一團黑暗的繭,正漸漸剝離抽絲露出光明。

    右臉上劇烈的疼痛第一時間清晰起來,幾乎將滅滄瀾疼得呼吸倒流。他從虛空中抽回力勁,恍惚一把扣住了頭顱,方纔略略按住了膨脹跳躍的劇痛。

    “呃……”滅滄瀾身形一劃,全身都接觸到了一片冰冷,光滑如同傾斜的懸崖般任他身體滑落。那梵音漸漸退去,在抽離了最後一絲斥力時猛然頓止,飄渺消失在虛空的邊緣。

    滅滄瀾全身知覺漸漸回收,心中頓時冒出黑色預感。從前發動空間轉換之術跨越人界與冥界的界限都未如此,竟像是全身抽空又被重新盈滿一般費力,那股莫名的斥力從何而來?

    “嗯……”手邊全是光滑的涼意,滅滄瀾暴突的右眼前毫無遮擋地刮過冷風,漸漸將一絲蒼白月光送入視線。左眼眼皮彷彿有千鈞之重,睜了幾次方纔勉強睜開。

    滅滄瀾終於看見了頭頂一輪蒼白明月,但那光輝卻散發着聖潔的寒意,絲絲夜雲如同舞者飄飛的裙袂纏繞過月光。

    周圍只有夜風吹過草木的沙沙聲,連夜蟲鳴叫的聲音都顯得模糊。滅滄瀾撐起身子,不料一臂落空,狠狠磕在一處斷開的臺階之上,整個身子不受控制地滾了下去。

    劇烈的磕打讓滅滄瀾驟然回神,立刻一挺身形發動一股血霧,寒熱之氣在其內瞬間匯流成一片託力,將少年身子重重向上一彈。

    滅滄瀾這纔沒有直接摔到底下,身形一轉硬是立在了地上,向前一撲單膝跪了下去。

    “這是……”觸手還是一樣的光華冰冷,滅滄瀾本能捂住被冷風吹得筋肉冷硬的右臉,只見眼前是一片白玉臺階,方纔他正是在最頂端的平臺上,身形一錯便撲下了臺階的邊緣。

    滅滄瀾穩了穩心神,剛剛強力發動過空間之陣的眩暈還在腦中迴旋。好在四下似是無人,滅滄瀾便彎身按住臺階撐起身子,拉起絲絲真氣衝開靜脈內凝固的氣勁之團。《哈十八純文字首發》

    混亂凝結的氣勁漸漸被梳理通順,滅滄瀾急促的呼吸亦漸漸平穩下來,回手擊上胸膛吐出一口濃血,方纔擡起頭來緩緩擦拭脣角。

    黑紫色的血跡幾乎與滅滄瀾手臂上的術法花紋融爲一色,在月光下閃爍着詭異的暗光。滅滄瀾立起身子,只見自己所處的白玉高階幾乎懸空於夜色之中,四周茂密草木蔥蔥郁郁,樹影卻是在遙遠之處招搖。

    滅滄瀾心中一動,側身向下看去,卻見整個白玉臺階下面都是呼嘯吹過的冷風,毫無根基立足。果然是憑空懸浮於風中的所在,滅滄瀾收回身子心中暗道,“我看……是中計了。”

    他試着活動了一下筋骨,捂着右臉走上臺階頂端,眼前一片開闊,隱約可見前方有一片殿堂。淡紅色的燈火忽閃忽滅,如同疲累欲睡的眼睛般合了又開。

    功體除了還是有些虛弱外,眼下倒是也無大礙,滅滄瀾存下一口真氣始終提着,一步步走向那殿堂的方位。

    他能感知腳下整個光華的白玉地面都在微微浮動,似是在水面上漂浮的船舟,平靜的水紋下卻是暗潮涌動,隱隱蓄下一片烈風暴雨。

    滅滄瀾忽覺心尖一緊,天生絕敏的靈感在腦中一閃而過,一股威迫的氣勁正在四面八方圍攏而來。

    滅滄瀾心下一慌,這感覺從前絕少能有,但是此刻他卻是真的心慌:這個地方帶給他一種莫名的壓力,彷彿是過度聖潔的乾淨讓他這一身邪氣頓顯污濁、無處容身一般,竟然將他逼出了一絲自認污濁的潰敗感。

    這種感覺一直在心內拉扯,滅滄瀾知道不好,第一這裡絕對不是人界,不知隱藏何種溝壑,再者能帶給他這般壓力,豈不又是將他推入孤身風雨的不利之地了?

    “等等……”滅滄瀾強令自己回神,咬牙甩開衣襟發動身形,卻是不敢將那耀眼的血紫色魔光發動出來,只是足踏血霧一路疾奔而去,“有人圍過來了!”

    草木的沙沙聲驟然變得急促,如同無數個人同時開始激烈喘息。滅滄瀾在這慌亂的聲浪下疾奔而去,彷彿被虎狼急追在後般片刻不停,疾速飛身掠向那片黑暗的殿堂。

    “呼……”滅滄瀾緊緊按住顫抖的心口,喘息聲越發發虛,“這是怎麼回事,心裡一直髮虛……不行,得趕快躲到什麼地方去!”

    彷彿感應到了那少年心中的慌亂,由遠及近圍攏而來的沙沙聲更加緊逼而來。滅滄瀾心下一橫,將身法提到最高,不顧全身撕扯的劇痛一頭衝入最近的一排精緻殿宇之中,眼前忽地展開一道迴廊。

    也顧不得辨識方向,滅滄瀾狠狠一推手邊的漆紅柱子撐住身法,身形一轉猛地靠在了一道雕花繁麗的門板上。

    整個門板驟然一震,滅滄瀾靠在上面連連粗喘,尚未完全平復的功體猛地劇烈發動身法更是虛弱,卻聽那片沙沙聲捲動風聲四起寸步不退地逼了過來。

    耳邊風聲如同尖銳獸吼,滅滄瀾狠狠啐出一口血花,卻聽身後門板內腳步輕響,一道帶着隱隱迴音的絕美女聲淡淡傳來,聲音響起的一瞬間令人全身一震,滅滄瀾錯覺自己聽到了永夜中祈禱黎明的聖女之聲一般。

    “是什麼人?”那女聲靠在門板幾步之外,與門外滅滄瀾俊挺的身形只隔不遠,而滅滄瀾的身側便是寒風涌動的迴廊。

    眼見那一直包圍而來的呼嘯壓力就要衝來,滅滄瀾一咬牙轉身撞開門板,不顧眼前全是陰影什麼也看不清,一頭撞進去便重重推上了門。

    門板上的雕花幾乎被震得微微脫落,卻是將門外寒風四起的夜色牢牢堵在其外。滅滄瀾提起一口氣,只見眼前逆着蒼白月影立着一道人影,即使只是陰影勾勒的人形泡沫也能見其嬌美,平白使人心起漣漪。

    滅滄瀾眼下卻是顧不得,一把上去推住那人影,兩個人都一時失衡踉蹌退去,直接撲在了牀上。

    那人影身形一挺,清澈眼瞳在黑暗中倏然亮起,那雙眼眸極近地貼在滅滄瀾面容之前,一瞬閃過的怒色令人只覺神聖不可近身。

    滅滄瀾着實被那絕美眼瞳之中的怒光刺了一下,但是那怒光卻立刻換成了驚詫。他方纔想起自己這破了半面的面容就這麼貼在那人面前,誰人見了都會心下吃驚。

    果然那人立刻反應過來看到了何種可怖面相,本能地驚吸一氣想要發聲,滅滄瀾立刻傾身壓住那柔軟的身子捂住其口低聲道,“不要出聲……”

    少年寒磁的聲色仍是迷人,那人眼波一閃便抿住了嘴脣。滅滄瀾能看到那人漸漸皺起的柳葉彎眉,不用燈火照亮亦能想見那是怎樣一張桃花人面。再兼他不得不壓住那人身子,一段柔軟香軀不得動彈,黑暗的房屋內一時間竟蕩起了一絲異樣的纏綿。

    只聽那呼啦啦的風聲瞬間撲到了門外,卻是在門板外全部停住,一片人影刷刷現形。

    混亂的女童之聲連連響起,“聖女大人,發生什麼事了?”“聖女大人,我們方纔發現了可疑之人,您怎麼樣?”

    看了一眼那人影上撲扇不止的蟬翼般的薄影,滅滄瀾暗想那似乎應是精靈一類,其聲猶如童聲般尖細清澈。心念倏然一轉,那些女童之聲在外面越發焦急地此起彼伏,滅滄瀾便轉頭貼着身下那雙絕美的眼睛道,“你……”

    一隻柔若無骨的玉手擡了上來,將滅滄瀾捂住其口的手輕輕向下拉開一縫,那聖潔的女聲這回是直接鑽入了少年的心尖,“你若不讓我說話,纔是真正壞事了吧?”

    滅滄瀾眼神一動,沉眸掃了一眼圍攏在門外的人影,翻身將那女子拉了起來,自己倒退幾步扶住牆壁彎身低喘,“姑娘,失禮了……你能不能幫我退開這些人?”

    “爲何?”那女子立起身來,月光正面一照更顯出其嬌美身段,一身白袍纖塵不染,烏黑長髮如同裂錦般直披到腳踝。

    滅滄瀾在極端時間內撐着功體大動身法,眼下已然是喘得胸口欲裂,卻仍是挺起身子直視那雙威勢暗藏的美眸道,“我不想危害姑娘半分,也請姑娘幫我一次……咳咳……”

    話未說完,滅滄瀾掩住脣齒極力小聲地咳嗽,聽在那女子耳中卻更顯撕心裂肺。那女子皺了皺眉,上前去輕輕一探滅滄瀾的手腕,如同觸了火一般倏然收回手去倒退一步道,“這種真氣……你體內怎會有極寒極熱兩種氣勁相融?”

    滅滄瀾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顫抖着一指門外那圍擁一處的人影,隨即脫力般跌坐於地。

    那女子心中一震,回手按住柔軟酥胸微微壓下呼吸,“見你模樣竟讓我心憐……罷了!”

    只見她一擺白袍,款款走向門口道,“何事喧譁?”

    “聖女大人!剛纔……”那團人影立刻停下混亂呼喊,恭恭敬敬站成一排,只聽一個女童之聲肅然開口,剛說了半句卻被那女子幽幽打斷。

    那女子的聲音有着冷若冰霜的神聖感,既讓人不敢接近又想一探究竟,“這裡無事,你們爲何深夜攪我休息?”您可以在百度裡搜索“哈十八”查找本書最新更新!(下載本書請進入或者搜索“書名+哈十八”)您可以在百度裡搜索“逆世邪尊 哈十八”查找本書最新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