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80章 簾卷西山雨陰霧蕩洪流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80章 簾卷西山雨陰霧蕩洪流下字體大小: A+
     

    0280章 簾卷西山雨 陰霧蕩洪流(下)

    他旁邊的幾個人微微點頭,只見對面那個似是領頭者的人擡起雨笠,一雙明星般的眼睛竟是穿破了朦朧煙雨,灼然生光地映在滅滄瀾的血瞳之中。

    只見那人抱臂冷聲道,“師尊說這附近有冥界之人施過陣法的痕跡,但痕跡遊離,應是從別處掠到這裡來的。這事非同小可,你們可都檢查清楚了?”

    “確實沒有見到可疑之人。”方纔說話的少年焦急地點了點頭,上前一步道,“冥界的人吃了豹子膽了?就算重新拾起了什麼‘化虛之法’,難道就敢這麼跟仙界叫囂?況且他們還一頭疾衝打着人界……”

    “玄機,你的口舌嚼得太多了。”那領頭者冷喝一聲,只見那名叫玄機的少年立刻低了頭退回身形,盯着地面不再多言。

    而那領頭者清清嗓子,環視四周寒聲道,“師尊已經說過了,不是冥界之人直接在此施展陣法,而是有人將陣法內的氣息掠到此處來。大約是什麼人破出了冥界之陣,遊離到這附近了。這股邪氣非常濃重……”

    說着,那領頭者烈火般的凌厲目光猛地掃向玉碑這面,高高置身於玉碑之頂的滅滄瀾立刻縮起身形,緊緊抓着樹枝擋住臉面,全副戒備地看定那雙眼睛。

    但是那領頭者卻是直接掃過了目光,繼續對其他人說道,“總之,將那冥界陣法之氣掠到此處的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若是發現了可疑之人,一定要控制起來交由師尊處置,聽明白了麼?”

    “是,夜般若師兄!”衆人立刻抱拳行禮,但是那禮數卻不似江湖中人,而明顯帶有儀態飄逸的大教之風。

    滅滄瀾在分錯的樹葉之後眯起血瞳,忍住右臉上撕裂般的疼痛凝聚瞳光,心中暗道,“看那形貌……莫非是僧人?”

    這時那羣人一動身形,各自奔向不同方向,身形皆矯健如驚鴻掠空。只有那名叫夜般若的人獨立大雨之中,仍是抱臂凝立,一雙明眸內火焰噴吐。

    “嗯……”滅滄瀾心中微動,抓着樹枝的手指已然漸漸捏起一絲氣勁,寒熱之氣如小蛇般緩緩纏繞住整個手掌,“這個人……”

    但是夜般若只是有意無意地又掃了玉碑一眼,一轉頭的瞬間露出一張模糊的白淨面容,但是那刀削一般的棱角仍是晃過了滅滄瀾的眼瞳。他的光頭上隱隱閃爍這金色的戒疤,如同某種閃着微光的神秘圖符一般。

    只聽大雨紛亂,夜般若身形急速掠開,將滂沱雨絲打得粉碎,瞬間便沒了蹤影。

    滅滄瀾的眼前又只剩下一片濃重的雨霧,他沉住氣又靜待一會兒見無動靜,方纔微微鬆了口氣垂下身形暗道,“這幾個人似乎的確是僧人,只是……方纔他們說仙界?”

    想及此,滅滄瀾的血瞳中又是精光一閃,冷厲光芒在眼角凝聚成似笑非笑的閃光,“我大約知道我在什麼地方了……呵,仙界與人界的界限向來只有修爲高超之人方能打破,竟能容我自由踏入,倒也真是個諷刺了……”

    口上雖說諷刺,滅滄瀾心中也覺不好。他連人界尚未完全掌握,眼下卻是一頭撞入了神秘的仙界,須知在人界數萬年的傳統之中,與仙界來往亦是絕頂高人方有的能力,仙界的內裡對人界來說更是知之寥寥。

    而方纔那幫人口中所說之事,他們要拿住的“可疑之人”不是自己還有誰?

    “得避開那些人,找到一條通道……”滅滄瀾兩眼摸黑,也不知去哪兒、也不知會找到通往何處的通路,但停在此地決然不妥。橫下心神,滅滄瀾猛地鬆開巨大樹枝任它搖晃不止,翻身躍下玉碑四面急看。

    沒有人跡亦沒有動靜,只有永不止息般的大雨聲充斥宇內。滅滄瀾吸了口氣,連連咳喘着舒順被雨水嗆了的呼吸,一把抹開滿臉的雨水開動法眼,“這裡的雨霧竟是這般濃重……”

    就算法眼甫才恢復,力量不如從前,但畢竟是一道可以看穿萬物的法門。眼下卻是被這厚重雨霧擋了個嚴嚴實實,不能看清五步之外的東西,滅滄瀾不由咬牙暗道,“法眼的修煉還是太弱了……如此多的東西都不能洞穿,豈不是白給別人抓了把柄去!”

    正自恨惱,滅滄瀾卻覺四周雨聲出現了異樣,彷彿有無形大盆凌空出現接住雨水,噼裡啪啦的雨水擊打聲被高高擡起,幾位清晰地衝入他的耳中。

    而這聲音正好圍城了一圈,似是十數只大盆將滅滄瀾圍入其中,將大片雨水接入其內。

    “這是……”滅滄瀾心下一緊,按了一下駭人的圓滾突出的眼珠,眼中寒芒如刀鋒一般能直接將人割傷。

    大盆接雨的聲音越發圍攏逼近,滅滄瀾只覺一股無形壓力以自身爲中心壓破而來,卻只看到了緩緩涌動的灰白雨霧。

    滅滄瀾一甩溼透的火紅長髮,如一道凝固的血色般披上了一邊肩膀,猛然凌厲地掃過視線去。那張半面殘破、眼珠暴突的面容倏然轉過來時,滅滄瀾只聽風中掠過一絲極爲短促的駭嘆。

    那抽冷的吸氣聲雖是立刻被雨聲埋沒,還是被滅滄瀾捕捉到了。他甫經大傷大痛,感官卻是更加敏銳,只要忍住集中感官所帶來的傷口僵痛,他能捕捉到比從前所能感知的更爲微小的東西。

    而那一瞬即消的駭嘆之聲,滅滄瀾瞬間抓住了它的來向,足下猛地一錯躲開已然貼到臉邊的壓力,化指爲爪直掠過去。

    蒼白的手指太過纖長,狠狠勾起指爪的模樣正像兇暴撲食的蒼鷲一般,風聲凌厲劃開破碎雨絲直擊方纔駭嘆掠來的方位。

    一切都在眨眼之間,控制那無形壓力的背後之人似是沒能想到滅滄瀾能恢復這麼快,遍體鱗傷氣勁虛弱之人竟是在短短調息之後立刻恢復,出手凌厲絕不留情。

    “呃!”滅滄瀾仍是看不見任何影子,卻覺指爪狠狠抓破了一片血肉,沒有血花崩散,卻已聽到一聲痛呼。同時滅滄瀾的身形也疾趕而上,一道疾風貼着他的肩膀閃了過去。

    滅滄瀾只覺無形的壓力已經碰上了他的鼻翼,如同旋轉刀鋒一般劃開刺痛氣勁,立刻倒轉身形向後飛劃。此時那擦肩退開的風聲又是一轉,彷彿有一道人影凌空閃過滅滄瀾頭頂,與飛身後退的少年上下高高相對。

    “嗯……”滅滄瀾忍住筋骨錯動的痛楚,殘破面容竟是死人般的毫無波動,雪青色嘴脣微微一翹便揮動右臂,那上面還縱橫開裂着僵凝的傷口和外翻的骨刺,如同瞬間衝破墳墓而出的死人手臂般猛揮而下。

    他的手指上立刻劃開一道黑金色妖光,氣勁雖是不足正常十之二三,卻是裂開十數道光芒瘋狂纏繞,瞬間衝破了一片雨水中略略顯出人形輪廓的陰影之地。

    又聽一聲悶喝,滅滄瀾只覺一片直直下墜的風聲劃過臉面,立刻伸手猛地拽去。

    一道冰冷衣襟被他緊緊攥在掌心,衣襟的主人心下吃驚本能地向後抽回,卻被滅滄瀾直接按破了指甲地狠狠一拉猛貼過來。

    那聲指甲撕裂的聲音十分清晰,衣襟的主人瞬間一愣,已然被滅滄瀾拽入眼前,一片細小蝴蝶般的煙霧呼啦啦散入風雨,露出一個清挺的身形來。

    滅滄瀾微微揚起劍眉,但見對面那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粉脣微張,他年輕得甚至有些雌雄莫辯,眼下正用驚駭的眼神僵硬看着滅滄瀾。

    周圍逼近的壓力驟然一收,只聽嗖嗖然數道風聲逆轉,壓力全部集中到滅滄瀾的頭頂。滅滄瀾身形不動,只是冷冷看定了那清秀少年錯愕的臉,猛地閃身反手扣住他的咽喉。

    那少年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已然被滅滄瀾生着尖利指甲的手指扼住咽喉。那些從天而降的壓力立時一收,生生在半空中破開一圈破碎雨花,數道人影紛紛褪去煙霧現出形來。

    就在滅滄瀾眼前,數個全身透溼身子俊挺的男子翻身落下,最中央的那個人微微上前一步與滅滄瀾四目相對,卻被滅滄瀾微微一緊手上尖甲的動作逼回了身形。

    那男子正有一雙明光灼熱的美目,滅滄瀾歪了歪頭打量了他一眼,冷聲哼笑道,“夜般若,對吧?”

    “你方纔果然躲在這裡。”夜般若微微擡起下巴,脣角邊的一顆黑痣如同雪白棋盤上唯一一粒黑子般奪目,“我們將仙界有邪氣出沒的地界都搜查了,卻萬不想你竟然直接進入了‘簾卷山雨’……”

    “哦?”滅滄瀾瞥了一眼身後巨大的玉碑,貼近手中控制的那個少年耳邊微笑道,“此處有何不同?”

    “有何不同?”夜般若冷笑一聲,眼中卻凝起面臨強敵的冷酷風暴,“你如此無知,卻怎會有這種邪氣逼人的氣勢?莫非你就是……”

    “你還沒回答我,此地究竟有何不同。”滅滄瀾凌厲地一轉血瞳,一錯身形正好露出半面殘破面容,暗紅色的筋肉使得他看起來全然是個爬出墳墓的活死人一般。

    “師……師兄……”被滅滄瀾控在手中的那個少年已然反應過來,面上驚愕竟是消去大半,眼中激烈鼓動着正氣逼人的恨意,緊緊捏起拳頭喝道,“不用管我,這個邪魔甫受重傷,不足爲敵,你們趕快……”

    未及說完,那少年痛苦地一眯雙眼高高擡起下巴,免得被滅滄瀾尖銳的指甲直接刺破喉嚨,只聽滅滄瀾寒磁的笑聲幽幽飄來道,“你倒真是正氣凜然呢。沒錯,我的確全身是傷……但趕在你的師兄們對我動手之前先要了你的腦袋,我還是做得到的哦。”

    “你……”夜般若的眼中劃過一絲動搖,看了那少年一眼便緩緩後退,伸手擋住衆人道,“你不要傷害玄機,這裡可是仙界,由不得你任意妄爲!”

    “我只是在這裡淋雨,你們卻殺意騰騰直接圍上來,怎麼算得是我任意妄爲呢?”滅滄瀾露出一絲無辜的神情,看去卻是那般殘忍,他微微一鬆手上力勁笑道,“你的意思是要與我好說好商量麼?那我就用這個小和尚來與你做個交換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