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78章 情字最誤人魔身半面殘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78章 情字最誤人魔身半面殘下字體大小: A+
     

    0278章 情字最誤人 魔身半面殘(下)

    滅滄瀾全身浮腫一般發出快要撐破的僵痛,卻仍是忍了痛開動法眼,還有些混亂的靈臺仍在呼嘯,卻被滅滄瀾強力按住太陽穴調動而起。

    “滄……”卻在此時,烈青陽最後一聲呼喚猛地斷掉,如同一把拉上了簾幕一般遮蔽了一切,咔嚓一聲打斷了滅滄瀾靈臺中剛剛旋起的碎光。

    “啊……”滅滄瀾只覺腦中一根弦驟然崩斷,立刻打了個踉蹌踏上一片血潮,嘩啦一聲濺起的血花瞬間將他的黑袍下襬浸了個透。

    他連忙擡頭穩定心神,血瞳微光閃閃地看定血煙瀰漫的夜空,目光一轉凌厲鎖定了那眼睛般的蒼月。空虛的功體竟是在那熱流的引導下迅速充盈起來,方纔烈青陽那聲聲不知來自何處的呼喚將滅滄瀾一把拉出了黑色夢境,卻是就此消弭無蹤。

    “這麼厲害的迷幻陣……”滅滄瀾一面強令自己清醒,在體內不動聲色地運轉着寒熱之氣,一面心中暗道,“青陽的聲音是從哪裡透進來的……竟能將我的功體重新喚醒!”

    眼下不及細想,滅滄瀾腦中還殘存着方纔當年月那嫋嫋招手的冰雪倩影,緩緩後退拖動出飛濺的血水,緊盯那詭異的蒼月咬牙暗道,“一點虧都不能再吃了……這陣法實在厲害!”

    那蒼月如同翻起眼白的眼睛,冷冷看定滅滄瀾那漸漸涌出血光的額心硃砂印,它如同第三隻眼睛般凌厲地向上散出光芒,隔着席捲萬物般的血風與蒼月對視。

    滅滄瀾緩緩踏過粉碎的建築碎片,滾滾塵煙將他破碎半面的臉容更加撲打得污跡縱橫,駭人的筋肉圍繞着寒光閃動的血瞳微微鼓動。那蒼月卻是沒有一絲動靜,任憑血霧絲絲充盈鑽入,如同一顆飽滿的蟲卵般漸漸劃出了更爲圓潤的弧線。

    “嗯……”滅滄瀾只覺一股動盪人心的漩渦之光從那蒼月中心旋出,雖然他看不到一絲捲動的風雲,但卻能感覺到一圈圈漩渦正從那蒼月中心飛涌而出。

    一股天旋地轉的異感灌入滅滄瀾天靈,他立刻別開視線不再去看那蒼月,穩住心神疾速調動着功體內所有的氣勁,寒熱之氣衝向各處經脈,滯澀已久的內元在寒熱之氣的牽引下又開始微微震動。

    滅滄瀾越發覺得身體脹得如同即將破裂的氣囊,忍住腳不能踏地般的浮腫劇痛直起身來,重重抓住胸口黑袍道,“無論如何……我不能死在這裡!”

    那蒼月彷彿微微一震,如同蒼白的鬼眼緩緩眨了一下,那沉沉的甚至帶着無限優雅的男聲又發出微笑,四面八方從夜穹中旋轉傳來。

    那笑聲將滅滄瀾的心臟猛地一揪,此時他猛地後退踏上了一片廢墟邊緣,滾滾滑落的細碎磚瓦噼裡啪啦打在他的身上。

    滅滄瀾身周頓時激起一片飛灰,卻是在散入夜空之時統統化成虛無。然而窒堵咽喉的痠痛卻是真實無比,滅滄瀾捂住脣齒連連咳喘,猛地一甩掌心血珠沉聲道,“閣下操控這個陣局,已然觀戰許久了吧?”

    那男聲並不回答,只是發出着混響的笑聲,甚至能想見其手邊就放着一盞香茶,正如同看戲一般注視着陣局中的一切。

    滅滄瀾真切感覺到自己就是被關入樊籠的獵物,在這風雨不透的障壁中衝撞打轉,此情此景全被幕後操縱的黑手看在眼中。

    那蒼月又緩緩地眨了一下,迴盪於風中的笑聲倏然一收,一句話語如同幽靈般瞬間繞過滅滄瀾的後腦,又疾速擦過他的耳邊蕩成無窮迴音,“就算你能在夢魘之陣中爬起來,你也走不出去。”

    “嗯……”滅滄瀾試圖追尋那聲音的去向,卻覺那男聲散落在每一寸血腥夜風中,無處不在且循環無終,可以直接鑽入他的靈臺。

    笑聲長長底一拖,倏然轉向飛往那蒼月的方向,整個月輪又是波光盪漾地一顫,然後圍繞在滅滄瀾身邊的所有聲響全部掐斷。

    這突如其來的徹底的死寂狠狠揪起了滅滄瀾的心臟,喊殺慘叫、風嘯爆炸統統不存在了,就連不停滾落擊打在滅滄瀾腳面上的碎石也只劃過了尖銳的疼痛,一絲摩擦聲都未出現。

    若是常人,早被這狂亂與死寂之間瘋狂的轉換弄得發瘋了,滅滄瀾卻是緊緊繃着腦中那好不容易重新喚回的理智,將本就殘破了一半的嘴脣咬得更加碎爛,鑽心的疼痛幫助他緊緊提着凜冽的清醒。

    彷彿是最後一場戲開場的鑼鼓,只見那蒼月中傳來一聲低低的咳嗽,那男聲便一絲聲息都無,悄無聲息的烈風呼呼席捲過滅滄瀾的衣袍,然後靜默地炸開了收尾的戲碼。

    “這是……”滅滄瀾又是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了,微微瞪大了血瞳看定眼前瓦解的一切。如同牆皮剝落,又似是水影打破,青蓮宗血夜的一切都在融解。

    夜空無聲地剝落成尖銳碎片,血煙散成無數碎片,建築如同吹散的塵沙般席捲四方,所有的一切都在瓦解。

    滅滄瀾站在這無聲無息卻是轟轟烈烈瓦解着得幻象之中,只覺身體內那浮腫欲破的脹痛迅猛竄入高點,一聲痛喝死死捂住胸口,只覺空間在毫不喘息地壓縮收緊。

    一道記憶驟然衝破了滅滄瀾的腦海,他想起當日在青蓮宗密室內天不知等人因冥界來襲而匆忙退去,天不知下的最後一道殺令便是——

    “瓦解這片幻境,將他埋在虛空之中!”

    “果然……”滅滄瀾心中爆出一聲怒吼,狠狠挺起身子不顧瞬間爆開了手臂上一道傷口,拖着鮮血橫流的手臂疾速轉身,開動法眼拼命搜尋着陣局的陣眼。

    當日青蓮宗幻境密室還能尋到術法佈局,但是眼下這片噩夢之陣自從踏入其中便毫無出路,滅滄瀾幾乎撐破了法眼亦無法看到一絲幻境的佈局,更別說找到陣眼穿破而出。

    可是幻境瓦解的速度卻是毫不等人,已然將滅滄瀾的身形擠得扭曲開來,筋骨撕裂的鈍響不斷從身體各處傳出。

    滅滄瀾狠狠捂住右臂肘彎上倒刺而出的白骨,手指立刻被劃開翻綻血肉,駭人的殘破面容極度痛苦地扭曲着,“再……再不……”

    他的思緒已然破碎不能連接,眼前是最後一面冷漠高聳的斷牆,殘缺的磚片正在紛紛下落墜入虛空,眼看便要到底。

    “滅滄瀾,後會無期了……”久已消弭的男聲突然直接穿入滅滄瀾的心口,一陣詭異的得意笑聲轟然震破了他胸膛上道道血疤,震得滅滄瀾一個踉蹌倒向那迅速化虛的斷牆。

    “唔……”滅滄瀾一個倒轉,已覺無盡的虛空將要轟然埋下,就在此時卻聽那男聲倏然一收,不可置信的聲色呼啦啦疾速飄遠,“這不可能……”

    “啊……”滅滄瀾緊緊抱住身體,殘破刺出的白骨將的十指劃得碎血飛濺,體內那股熱流卻是急劇地衝了上來,破開凝重一團的寒熱之氣猛地衝上他的天靈,便是方纔隨着烈青陽奇異呼喚而來的氣勁!

    那氣勁不知凝聚了何種力量,就連滅滄瀾那邪氣濃重的寒熱之氣在其面前也顯得單薄,刷然便被衝開讓出通路。滅滄瀾頓覺一道烈光貫徹天靈,血瞳劇烈睜大再看不到一絲眼白,一股狂性驟發般的烈烈邪氣從全然變紅的眼睛中噴涌而出。

    在一片鴻蒙未開般的浩瀚氣霧中,滅滄瀾似是看到了兩股雙輔雙生的氣勁緩緩交融於一處,隱隱合成了八卦之形,瞬間卻又昇華成高臨於八卦圖紋之上的極致氣勁。

    “那是……”滅滄瀾感覺不到幻境疾速瓦解的擠壓,也感覺不到全身無處不在的劇痛,本能地伸手想要觸碰那兩兩融合的奇異氣勁,卻如同被熱氣燙了手指一般迅速縮回手來。

    就在他眼前,那隱約的八卦之形譁然開裂衝成碎粉,滅滄瀾只覺迎面撲來窒息的勁風,內中有毒辣的邪氣和明烈的正氣,兩種全然相斥的氣勁竟是緊緊纏繞成一片風濤。

    “呃……”滅滄瀾緊緊扯住胸口,心臟急欲破出胸膛一般滾熱地鼓動着,他彷彿在自己急促的呼吸聲中聽到了另一個聲音,就像是兩個人剛剛經歷過一場生死之戰般立於一處粗重喘息。

    滅滄瀾驟覺眼前明光倒涌,眼瞳發出爆破一般的劇痛,緊緊抓着胸口仰摔倒下。他不知自己是摔在了吞噬殆盡的虛空中,還是碎片尖銳的大地上,他所有的的感官都在倒下一刻全部掐斷。

    而他身後一道細光纏繞的模糊人影亦驟然消弭,緩緩地散入鴻蒙未開般的寂靜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