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76章 噩夢無路出舊情葬歸途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76章 噩夢無路出舊情葬歸途下字體大小: A+
     

    0276章 噩夢無路出 舊情葬歸途(下)

    “這……”滅滄瀾如同抓起一件浸透了水的軟布一般捧起右臂,他已經看不到自己的小臂了,它連同手掌被砸成了一片肉泥,冒着騰騰血氣散落在殘磚斷瓦之間。

    但是在那截破碎斬斷的血腥白骨之內,一點幻覺般的黑光正旋轉而出。滅滄瀾痛得暈頭轉向,勉強將斷臂捧在眼前,一眼還未看清只覺法眼一個崩爆,一片噴耀而出的血光幾乎將他的眼珠爆破開來。

    與此同時,滅滄瀾額心硃砂印迅猛吐出血光,一道催促般的氣勁從中旋出,一氣連入右臂之內將那片黑光拉出。

    滅滄瀾的功體能感應到任何與其相連的邪魔之力,只要是同屬於邪魔功體的力量,便會被滅滄瀾身上的法門如同活人一般意識強烈地拉扯過來。

    眼下滅滄瀾重重一偏頭,方纔甩開了幾乎要扯破額頭的那道氣勁,同時殘破的右臂內呼嘯衝出一片黑紅色光芒,劇烈睜眨如同被熱氣噴傷的眼睛。

    奇異而飛速的咔咔聲迅速漫過整條右臂,滅滄瀾只覺右臂狠狠一拉,將他拉了個踉蹌後仰跌倒,重重坐在尖銳的碎石中間。

    而那條瞬間生長成形的新生右臂正發出着蒼白的肌膚反光,微微彈動的修長手指上連着尖銳的指甲,使得那隻手臂看去充滿了妖邪之氣。

    滅滄瀾卻覺左臂也泛出一片酥麻,驚訝地將兩手舉到眼前,只見兩隻手都化出了左右對稱的更爲修長的指形,尖銳指甲上點點的血色更瀰漫出一股冰冷的獸性。

    方纔右臂被砸爛的一瞬間,掌心內的魔眼自然更被狠狠壓破於下,但是此刻卻是緩緩睜眨着與滅滄瀾對視。這個從青蓮宗那棵詭異黑木上獲得的魔眼,挾帶着邪魔功體的法門之力與悠久記憶,正在一點點恢復着傳說中司控天地的無邊魔力。

    “唔……”雖然明瞭那應是由魔眼引起的瞬間修復之象,滅滄瀾極度虛弱的功體還是被本能飛舞而起的寒氣衝擊得不能穩定,一陣絞痛猛地衝上咽喉。

    他張口吐出一口黑血,只覺胸腔燥熱不已,一股原始的獸性在體內橫衝直撞,越發使兩條手臂變得滾燙。而右臂上恢復如初的術法花紋更是閃爍出魅惑人心的妖光,似是在不斷撩撥滅滄瀾體內潛伏的某種猛獸,讓其狂暴地宣泄出被攪醒了沉睡的不滿。

    滅滄瀾卻是立刻放下手臂不再去看那魅惑妖光,他的理智已然漸漸恢復,明瞭以眼下的功體狀況絕不能任由這不知內裡的獸性之力衝出。

    雖然它定然十分強大,但他控制不了只會被其反噬!

    “還是……”滅滄瀾狠狠一撐身子,踩着粉碎的亂瓦走出凹洞,走入那遍地血火的人間煉獄之中,“趕快找到突破這陣局的方法!”

    滅滄瀾清晰地知道這是一場迷幻陣,他的法眼內正流動着獨一無二的感應之力。但這並沒有用,他看不到術法的佈局和陣眼,眼下仍是在這血色夢魘中毫無頭緒地打轉。

    他踏進廝殺最猛的地界,只見無數青蓮宗弟子被斬斷撕裂,頭顱高高地衝上血空炸成碎片。腥熱的碎肉如急雨般嘩啦啦落滿了周圍。滅滄瀾吸了吸被血腥刺得劇痛的鼻翼,血瞳漸次恢復了冰海般的沉靜。

    那股獸性並沒有狂熱地衝出,反而化成了一股不動如山的氣度,幫助滅滄瀾壓制慌亂的心跳,將踏實的熱度灌注進全身經脈。

    滅滄瀾眨了眨法眼,此時他無法反向看清自己的功體內裡,否則他實在想看清楚自己內元深處,那裡是否潛藏着一個華麗而又威勢無窮的神獸。

    又一片人影在眼前撕碎開來,滅滄瀾猛地一眯血瞳,只見數道血肉貼着他的側臉飛掠而去,留下道道冒着血氣的痕跡。

    “實體麼?”滅滄瀾輕輕抹去了臉邊的血痕,尖利卻又精緻的尖長指甲微微刮出一道刺痛。他心念一轉,立刻伸手扯住一個被擊飛而來的青蓮宗弟子,意欲將其拽到自己身邊。

    然而手指甫一接觸那青蓮宗弟子的衣衫,一陣腐蝕般的嘶啦聲便擴散開來,火辣黑氣呼呼從那衣衫中融化飛出。滅滄瀾立刻一鬆手指,身體卻是與那青蓮宗弟子直接相撞,穿體而過。

    “……嗯?”滅滄瀾甩了甩劇痛的手指,已然恢復了七八的身法變得輕盈如燕,轉身後劃數步間又是撞上了一片人影。那糾纏在一處的冥界兵士、青蓮宗弟子已經無法分清,統統被滅滄瀾穿體而過。

    那些統統都是幻影,只有噴濺在滅滄瀾身上那帶有毒辣腐蝕性的血氣風力纔是真實的!

    “一切都是幻影,卻能給我帶來真切的傷害,想要觸手時卻又全是虛無!”滅滄瀾立刻明瞭整個陣局的殺傷所在,冷冷一笑咳出幾絲血來,“好厲害……沒有半點餘地!”

    一聲若有似無的獸吼掠過耳邊,乃是從滅滄瀾體內發源衝入耳膜。滅滄瀾心內又是輕輕一震,活動了一下掌心的肌骨喃喃道,“青蓮宗秘寶的法門所在,乃是令人擁有人形、獸形兩極變換的功體……可是我至今不知道我呼喚出來的是何種獸形,那我體內的這種力量……”

    一陣呼嘯風聲兇狠地掐斷了滅滄瀾的思緒,每寸風力內都帶着不見其形的鋒刃,登時將滅滄瀾臉面劃出數道血痕。

    滅滄瀾真切地聽到了嘶啦啦的開裂聲,狠狠捂住捲起破碎血肉的臉面向後疾飛。一團扯成骷髏人臉的狂嘯黑風猛地擴大數倍,高高罩在滅滄瀾頭上急追而來。

    滅滄瀾捂住半面臉容,只覺破開的血肉在不斷融化掉落,黑紫色的碎血從他蒼白的指間不斷飛散衝出。他的身邊劃過無數慘叫的幻影,刀兵交接的鏗鏘聲卻是充滿了噩夢般的虛假,無數爆炸聲旋在一處蕩起沖天血煙,更是將滅滄瀾的出路擠得狹窄無比。

    “呃……”滅滄瀾只覺面容上的傷口止不住地在融化,已然將他的麪皮剝落了大片,還蔓延過鼻樑繼續侵蝕完整的另半面臉。他不由心下大駭,暗啐這陣局內竟是殺招無處不在,只要立身其中就休想躲開!

    那片骷髏人臉極限拉扯成三片巨大黑洞,彷彿感應到滅滄瀾心中陰暗的怒火,內中發出“咯咯咯”迴環混響的尖銳鬼笑,更加逼命地衝向滅滄瀾。

    滅滄瀾的身法雖是恢復了大半,奈何功體仍是被壓制不起,強力調動起的寒熱之氣甫一衝出經脈便被打散,眼下只能毫不喘息地奔逃而去。

    “呼……”滅滄瀾被那鬼風逼得無法擇路,東衝西撞地撞碎了無數搖搖欲墜的殘破柱子,頂着將他全身劃得鮮血淋漓、實質卻是幻影的建築碎片一頭猛衝,再擡頭竟是已被逼入死角。

    面前俱是燃燒着烈火的建築,四面全是堵死,更有一片斷牆迎着滅滄瀾的身形轟然倒塌而下。

    滅滄瀾狠狠一收足下血光,腳底飛劃蹭地蕩起火燒般的劇痛,饒是如此仍然被身後鬼風砰然掀了過去,迎頭撞上了那轟塌而下的斷牆。

    滅滄瀾瞬間交叉雙臂護住天靈,只見右臂上那更加華麗詭譎的術法花紋爆發出一片烈光,濃烈的血紫色光華內纏繞着絲絲獸吼,轟然將那斷牆炸成無數碎片四面橫衝。

    雖是沒有被直接砸中,滅滄瀾還是被大片洶涌撲來的塵煙狠狠噎住了咽喉,連聲猛咳揮動雙臂,將右臂上的妖光更加揮舞得粉碎迸濺。

    “咳咳……”滅滄瀾輕輕掐住脖子,方纔通順了最後一口呼吸,將混合着塵沙的血呸然吐出,立刻轉身架起全副戒備盯緊那片鬼風。

    巨大的骷髏人臉不再前進,而是不斷扭曲動盪着俯視那個遍體鱗傷的滅滄瀾。隱藏在這個陣局背後的黑手自是看穿了滅滄瀾功體未復,卻在眼下與他兩兩僵持起來,這片呼嘯的噩夢更顯詭異。

    滅滄瀾迎着撕裂耳膜的暴風慘叫之聲擡起頭來,陰狠地瞪視那扭曲的鬼臉沉聲道,“你……還有什麼花招?”

    那骷髏人臉頓了一下,隨即呼啦一聲扯破了三面黑洞,狂飛的血腥氣霧呼呼然掃過滅滄瀾的身形。他擋了一下身子,但聽那如同嘲弄狂笑的風聲驟然一收,便立刻擡手捂住仍在點點融化的半面臉容咬牙擡頭,一腔邪熱的怒火已然頂到了咽喉頂端。

    “嗯……”擡起頭來的一瞬間,滅滄瀾卻是瞪大了那隻完好的血瞳,任憑碎肉仍然窸窸窣窣地不斷從指縫中涌出,微微失神地看定眼前景象。

    在少年那邪氣縱橫的血瞳中,一絲滾燙的柔情竟是那般清澈地浮現出來,如同席捲了滾滾紅塵的大水,此刻卻是從最深的水底翻滾上最原初的純澈。

    對面的高挑人影慢慢走出陰影覆蓋的方位,身後是沖天火光漫卷的血色風霧,這血腥的色彩卻遮不住當年月冰雪剔透的容顏。

    一聲迷人而哀憐的鶯聲燕語從最遙遠的記憶中傳來,一把將滅滄瀾的瞳孔打得精光渙散,“滄瀾,到師父這兒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