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75章 噩夢無路出舊情葬歸途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75章 噩夢無路出舊情葬歸途上字體大小: A+
     

    0275章 噩夢無路出 舊情葬歸途(上)

    滅滄瀾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冰涼而綿遠,如同天地未開之前粘連在一起的永夜一般。

    他連自己的呼吸都聽不到,心跳聲也變得異常飄渺,整具身體像是失卻了存在感一般,就連那鴻毛一般的輕飄亦無法感到。

    這種徹底的虛空感正像當日他身闖“飄渺時空”那般,一片迷茫的黑暗之內無聲無息、無風無雨,動靜皆不存在了般化成虛無。

    但是那時他身邊還有一個性如烈火的烈青陽,而眼下包圍他的只有無邊的冷寂。

    “咳……”滅滄瀾緩緩轉動身子,毫無方向感的四面黑暗溫度全無地凝視着他。一聲嘶啞的輕咳重重吐出咽喉,但依然沒有一絲聲息。在這片虛無之地裡,滅滄瀾全身的痛楚卻是清晰,稍稍一動身子便會扯碎筋骨一般炸入全身。

    滅滄瀾努力回憶,他記得自己在天玄宗守戰之夜獨身面對了那顆詭異的巨大明珠,卻被那明珠以壓倒之勢壓制了功體,之後的一切……

    那片晃人眼盲的劇烈白光過後,發生了什麼?

    滅滄瀾試着調息真氣,只覺一絲遊離的寒熱之氣忽而冒頭忽而沉潛,這與他功體最爲生死相連的力量此刻卻是這般飄忽。他平復了許久呼吸,方纔從全無存在感的虛空之中抽回一絲精神,凝視着毫無棱角的虛空邁動腳步。

    身子竟是還算聽得使喚,滅滄瀾挺着從內裡透發着絲絲死亡般僵冷的身形走去,不知是向前還是在打轉,這裡連自己的聲音都一併吞入冷寂,自然更感覺不到方向。

    一絲絲嗡嗡作響的刺痛漸漸刺入滅滄瀾太陽穴中,這糾纏的疼痛卻令滅滄瀾輕輕一震。他擡起頭來,試圖追尋那疼痛的來源,隱隱覺得有一根飄渺的遊絲正在吸吮着他的精氣。

    靈臺內風暴狂卷所殘餘的震盪又漸漸涌起,片片血色幻覺在滅滄瀾眼前展開。他一睜眼,那幻覺便迅速拉長扯大鋪滿雙瞳;他一眨眼,那幻覺卻又疾速縮小,如同將他拉入了一個無限收緊的棗核之中。

    “這是……”這青蓮宗血夜的記憶自從被冥界詭陣挑起來之後,就再未有過一時一刻的停息,滅滄瀾本以爲自己已然心如止水,但是卻止不住地想起……

    “……嗯?”滅滄瀾僵硬地向前踉蹌,突然太陽穴的刺痛呼啦啦轉了方向,疼痛匯成一片浪潮衝向天靈。

    滅滄瀾被頂得幾乎拉斷身子,高高挺了一下胸膛呼地吐出一口氣,竟然聽到了一聲粗重的喘息聲。他立刻強力直起身子,只見身周無盡的黑暗瞬間消弭,代替它的是沖天的火光和滿地橫流的鮮血。

    那鮮血是那般滾熱而激涌,竟是大浪一般嘩啦啦捲過滅滄瀾的小腿。滅滄瀾微微瞪大眼睛,失神一般站在一片火光呼嘯、亂石穿空的駭人景象之中,耳邊漸漸涌起的是撕心裂肺的尖叫和殘忍淋漓的血肉撕裂之響。

    如同一幕漸漸現形的血色戲碼一般,深藏於滅滄瀾腦中的記憶潮水一般衝破了幻覺的屏障,化身爲無盡的慘叫爲狂風伴奏,漫天激射的鮮血碎肉則是描繪噩夢最美的色彩。

    滅滄瀾緩緩擡眼,大片炙熱的腥風狠狠擦過他的眼瞳。就在他眼前,一道殘破不堪卻還是垂死挺立在腥風血雨中的高門赫然現身,上面的刻字已然被染成破碎的血紅。

    青、蓮、宗。

    “我……”滅滄瀾的聲音在呼啦啦如同蠻獸噴吐巨舌一般的狂風中顯得沙啞欲斷,血紋黑袍在風中狂亂翻滾,瞬間便染透了血色硝煙。

    那神奇的從不曾沾染血色的黑袍,眼下卻已然滴滴答答卷出炸碎的血水來。

    滅滄瀾只覺全身僵冷,他竟是身處於滅門當夜的青蓮宗中,那殘垣斷瓦、血火縱橫的人間煉獄之景與當時毫無二致,果然這記憶一直再清晰不過地存在於他腦海之中!

    只需有誰揮動掌握奇異邪力的手掌,便能將這血夜的一切原原本本再給滅滄瀾重演一遍!

    “是時光倒流了……”滅滄瀾強令自己清醒,右手猛地化手爲爪狠狠抓了把胸膛,數道開裂的傷口立刻滲出血來,“還是我中了什麼迷幻陣……到底是什麼陣法,能將過去的情景還原得這般真實!”

    滅滄瀾捂住胸口上的血痕,那血痕正好開裂在粗壯如扭曲蚯蚓的舊日傷疤上,此刻正發出着毒辣的疼痛,“不行……得趕快清醒過來!”

    方纔置身於無限虛空中的心悸尚在震動,滅滄瀾卻是無暇顧及地一咬牙關,轉身幾步高高登上一塊斜插於地的殘破巨石。站在那巨石之頂,他可以看到大半個青蓮宗狂火焚燒、慘叫震天的血夜之象,胸口如同有一頭猛獸在拼了命地嘶吼撞擊。

    “唔……”滅滄瀾已然冷汗淋漓,壓制了許久的功體強力調動之下卻發出難以承受的痛楚,每處經脈都高高脹起如同小丘,內中甚至可見青色淤血緩緩鼓動的紋路。

    滅滄瀾拼力調動真氣,忍着筋肉崩斷的劇痛將兩臂寒熱之氣化入掌中,兩團寒熱雙融的奇異氣勁嘩啦啦捲成霧光衝出掌心。

    這兩道氣勁飛衝而出,迎空打破了一片細碎火星,毒熱的熱風砰地打在滅滄瀾身上。但是如此一來滅滄瀾也算疏通了幾分功體,拖着體內殘餘的沉重墜感展動身形,如夜鷹衝飛一般高高旋身半空。

    “啊……”僅僅是一蹬身法的瞬間,滅滄瀾卻覺整個身子被逆向一擰般猛地發出崩斷之聲,立刻緊緊捂住劇痛的右手,觸手卻是一片可怕的綿軟塌陷,“我的……手臂……”

    那綿軟塌下去的部位正是術法花紋所在的肌膚,只見那片華麗的血色紋路如同水中波影一般軟軟地顫動着,清清楚楚地展現在滅滄瀾驚訝的血瞳之中。

    此刻滅滄瀾法眼中的精光只聚起了不足十之三四,且每鼓動一下都帶動心臟膨脹般撞擊胸膛,整個功體都處於一種殘痛未消不可發動的狀態。然而滅滄瀾已然別無選擇,只得死死握住綿軟的右臂腳下疾劃,一片血紫色魔光迎風盪開,高高托起少年傷痕無數的身體。

    “明明已經開通了第一境界,爲何像全無功體那樣吃力……”滅滄瀾只覺眼前一晃,身形僵冷地一膝跪在血霧之上,絲絲血影忠誠地圍繞他的身體飛旋,卻更加重了他眼前亂舞的雪花。

    忽聽一聲爆炸,滅滄瀾猛擡頭看去,眼前無邊血色夜穹被數道濃重黑煙席捲,大團蘑菇雲化成颶風四面橫掃,瞬間崩塌的建築紛紛狂落散開,青蓮宗本已破裂六七的建築更是被夷成大片平地。

    “呃!”那爆炸颶風繼續猛衝,呼啦一聲將滅滄瀾掀了個倒仰。他竟是連這風力都無法阻住,身子已然哐噹一聲砸在了血霧之上,氣勁更加四面散碎。

    一股深深的絕望感不可抑制地瀰漫上了心頭,滅滄瀾心呼不好,他那邪寒沉穩的性子竟是已然被當時夢魘道之陣消磨了大半,不動如山的穩重已快丟乾淨了。

    “不行……”滅滄瀾死死扯住一絲冷冽的理智,忍住全身燃燒一般的燙痛翻身而起,凌空四面猛看,卻是不見半分出路。

    四面八方都是血色烽煙、狂風爆雲,然後便是無窮無盡的呼嘯暗夜,將這一切禁錮在噩夢的牢籠之中。

    青蓮宗在久遠的過去就已然毀滅殆盡,眼下卻是將滅滄瀾如此真切地吞入其內,其意明顯是拉着滅滄瀾在這黑色的噩夢中永陷沉淪!

    一道靈光驟然劈中滅滄瀾的腦海,他緊緊按住融化了一般毫無力氣的右手咬牙道,“是冥界……冥界那幫雜碎將我引入了這般陣局之中!”

    回答他的只有震撼的慘叫和交兵之聲,滅滄瀾催動足下血霧疾速飛衝,這已是將他的身體片片撕碎一般吃力,身形一轉高高凌身於萬千廝殺糾纏,形勢卻是一面屠殺的血色人影之上。

    一切都與青蓮宗滅門當夜一模一樣,滅滄瀾猛烈咳喘數聲吐出一口濃血,緩緩擦過脣角喃喃道,“就算能複製出青蓮宗滅門血夜之景,是誰竟能這般熟悉我的記憶?除非……唔呃!”

    彷彿觸動了某根劇毒的弦,反而被其一舉反刺入體一般,滅滄瀾的右臂轟然發出一陣碎裂般的巨響,這種聲音簡直如同巨石崩碎一般震動難遏,竟是出現在一具血肉之軀上!

    只見滅滄瀾右臂上的術法花紋如同狂亂的細蛇般扭動,華麗的紋路全然被打亂,揪扯着滅滄瀾的肌骨筋肉不停地大起大落。滅滄瀾根本按不住右臂上詭異的突變,本就混亂的真氣更是無法集中,倒頭從血霧上一頭栽了下去。

    砰然一聲,滅滄瀾重重摔在了一片棱角尖銳的殘磚斷瓦之間,一塊搖搖欲墜的半破巨石從一旁轟然滑落一頭砸下,正是重重壓在了滅滄瀾的右臂之上。

    滅滄瀾已經沒有力氣痛喝了,只是垂死般一挺身子,豁出全身的力氣推開那巨石。然而他身處一個凹洞之內,那巨石順着弧形的邊緣又向下滾落而來,眼看就要將滅滄瀾全身壓在其下。

    就在此時,滅滄瀾彷彿錯覺般聽到了一聲低沉的獸吼,滿滿的全是好夢被攪的慵懶霸氣,不是來自風中,亦不是來自天際,而是從他身體深處驟然傳出。

    隨着那聲獸吼傳出,滅滄瀾只覺內元重重一震,一股與右臂潰爛傷口的毒熱鼓動幾乎同步的震動從中傳出,像極了一隻巨獸由遠及近無限逼近而來的沉沉腳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