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72章 無盡血蟲潮天敵壓邪體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72章 無盡血蟲潮天敵壓邪體下字體大小: A+
     

    0272章 無盡血蟲潮 天敵壓邪體(下)

    “爲何……”滅滄瀾猛地單膝跪在法陣之上,整個身形大起大落地不斷飄搖,顫抖着捂住血肉開裂露出白骨的側頸傷口,“是這個傷口……被青陽的‘千里霜華’所傷!果然他的功體所發之劍氣與我太過相斥,方纔有這般影響麼……”

    滅滄瀾已經快要不能思考了,眼前一陣陣捲過斑斕色彩,劇烈的嘔吐感幾乎撐破了胸腔。就在此時,一片致命的嗡嗡聲從虛空內再度涌起,滅滄瀾不禁震然一驚,強力撐起身子轟然靠在魔光護罩上急喘,“這聲音……又是那些蟲子!”

    只見黑暗天穹如同緩緩滲出血色一般鋪展出四方腥風,蟲子特有的甜腥逼人作嘔的味道迅猛掃成風暴。滅滄瀾立刻挺起身子,誰知側頸上的傷口出乎意料的嚴重,已然發出腐爛般的焦黑色,不斷顫抖着繼續抖落血渣。

    此時無痕公子亦察覺到蟲羣再度撲來,卻是迅速轉向與天際上紅霧撲來的方向相反的一面,衣袍翻飛緊盯向血霧茫茫的天玄宗大殿。眼下人界衆人都停在天道神盾之中,由於方纔的血蟲攻勢被疾速終結,神盾上裂開的縫隙暫時沒有大礙。

    而天玄宗大殿之頂上正潛伏着一隻光芒飛旋的聖獸之形,那是天命風流等三人霍盡真氣召喚出來的守護之力,此時卻是無法再次調動,只是全無聲息地停在殿頂之上。

    “嗯……”無痕公子看眼下無礙,猛然回身面向血色蟲羣洶涌飛來的方向,他的左側是猛砍不止的少女和連連揮擋的問天孤,卻不防右側猛地衝來一道血影。

    “你!”無痕公子被那疾速劃中側臉的鋒利邪氣擊得一偏頭,連連撲打衣衫揚眉退開一步,一把抓住有些踉蹌的滅滄瀾冷聲道,“你也退回天道神盾裡去!”

    “青陽呢?”滅滄瀾的聲音卻是比無痕公子冷漠百倍,連連低喘着問道。

    無痕公子身形一搖,驀然微閉眼眸笑道,“雖然你說不讓我傷害他……但是那血蟲殘留在他體內的狂意還是十分厲害,我若是不一掌將他擊飛就會傷及自身了!”

    “什麼?!”滅滄瀾劍眉一挑,血瞳中射出閃電般凜然的怒氣,反手扯過無痕公子的雲袖喝道,“那他現在……”

    “放心。”無痕公子心中微動,看滅滄瀾如此邪氣凌人的形貌,並不似是會在意任何人的模樣,卻是對一個性情全然與己相反的少年這般上心,“他有‘千里霜華’的劍氣護體,不會有大礙!”

    說着,無痕公子毫不讓步地抓住滅滄瀾的肩膀,兩個同樣氣勢凌天的男子極近地四目相對,“別以爲你的邪魔功體所向無敵,眼下你的真氣這般混亂,就不要再逞能了!回到天道神盾裡去!”

    滅滄瀾瞳中寒風流轉,驀然微微一笑拍開無痕公子的手道,“我的邪氣與天道神盾的氣息相斥,反而會打亂陣形,於己更是不利!”

    “……哈哈。”無痕公子頓了頓,刷然揮袖幾乎扇了滅滄瀾一個耳光,足踏清氣高高飛旋而上道,“滅滄瀾,你的功體在人界中是這般萬物不合的異數,倒是如何會立足於此啊!”

    “哼……”滅滄瀾冷冷勾脣,亦是強力架起身法與無痕公子反向飛開,兩人正好面對着兩撥雙向橫掃漸漸合成一片的血紅蟲羣。

    滅滄瀾法眼疾速鼓動,凸脹的血絲觸目驚心地爬過眼珠,死盯住那一羣越來越近的骷髏血蟲呢喃道,“這片蟲子的源泉就在眼前這片黑光之中……黑光裡究竟有什麼東西,我一定要揪出來!”

    想及此,滅滄瀾立刻轉身飛向無痕公子,只見一道利光如霹靂般旋飛擊下,不遠處便立時盪開一片疾速摩擦的火花,兩道身影雙向衝飛,皆是噴灑出無邊血雨。

    那通身鮮血淋漓,卻仍是無一絲表情的少女掠過滅滄瀾身旁,倒轉手中巨斧又要衝上。而對面那立身於無數殘破薔薇之中的問天孤已然喘得快要脹破胸口,眼看那少女又要攻上,咬牙怒目飛身,疾速掠入那血光旋轉的黑光空洞之中。

    那裡正是無數薔薇花飛旋而出的源頭,滅滄瀾眼見此景,更是心知那空洞中正有着控制蟲羣的源泉之力,與無痕公子身形一錯喝道,“我去把那空洞中的東西揪出來!”

    “那些蟲羣都是被那空洞中的某種力量所控制的麼?”無痕公子瞬間會意,手指一勾便憑空喚回了追向問天孤的巨斧少女,那少女如同完全沒有重量般一閃而過,轉眼已高高停在無痕公子身後上空。

    “沒錯!”滅滄瀾心知沒有時間解釋,狠狠吐出一口凝固的黑血道,“無痕公子,你給我記着……如果青陽有事,我不會放過你!”

    “嗯……”無痕公子眉鋒一揚,卻見滅滄瀾忍住全身崩裂的血口,側頸上那片翻綻的血肉竟是拖着細碎相連的血筋迎風搖擺,便是如此那少年仍是全力開動身法一氣衝向了那空洞,不由心中一震道,“好小子……我在此幫你應敵,你倒還與我放出這種狠話!”

    此時無痕公子上空的那個少女身形一劃,身體上一處血肉憑空消融,內中竟是飄渺飛出兩片孔雀羽毛來。這羽毛迅速掠過無痕公子的視線,他眼中精光一閃,立刻擡手勾了個奇異的指形,便見那少女倒飛而去,身形中不斷融化飛開無數孔雀羽毛。

    無痕公子則看定了衝向空洞的滅滄瀾,兩面蟲潮已然合成濃重的血紅煙霧,不由身形一錯再度飛翻雙掌,宏大掌氣如驚濤駭浪般在雙手內飛旋匯聚。

    兩道洪濤般的掌氣從滅滄瀾身後飛劃而來,如同巨大的分水嶺般擊向蟲潮,讓出中央颶風翻滾的通道給滅滄瀾通過。一時間滅滄瀾眼前俱是炸碎的蟲屍,甜腥暴風噎得他無法喘氣,卻仍是咬緊了牙關衝向那空洞。

    就在他眼前,問天孤的身形剛剛沒入那空洞耀眼的血光之中,只剩一片死氣瀰漫的血色薔薇在外狂舞。滅滄瀾急追而上,此時他側頸傷口內瀰漫的詭異壓力越發沉重,彷彿有一道尖銳的鉤子直接勾住了他的傷口,迅猛地將他飛拽過去。

    “……果然!”滅滄瀾只覺整個側頸的骨肉都要被拉得散架,一把狠狠按住傷口嘶聲低吼,右臂上的術法花紋如同被腐蝕了一般妖光勃發,黑金色光霧旋轉衝出盪漾起漫天邪氣。

    血紫色魔光亦被一舉衝去,迅猛融入妖光中合成數道狂衝血龍,八方直衝撞入黑洞之中。此招根本不是什麼招式,乃是滅滄瀾在功體被極度壓制的狀態之下爆發出的原力,甫一發動便有劇烈的反噬劇痛反向鑽入體內,但他知道絕對不可以停下。

    如果不把那隱藏於這血光空洞中的源泉之力揪出來,血紅蟲潮的攻擊就無終無止了!

    “喝——”滅滄瀾只覺五臟狠狠地擠捏在一處,仰頭痛嘶卻是更加全力地控住手上魔光,身後那個魔神之形感應到滅滄瀾功體內驚濤駭浪般的痛楚,竟是被逼迫至極反而法門洞開般地血瞳一張,兩輪巨大血洞猛地散射出血紅烈焰。

    一聲貫穿天地的怒吼昂然爆出,正欲近前再施一波掌氣的無痕公子立時被血風橫掃臉面,幾乎將雙眼破出血絲來,連忙一收身形全身清氣翻騰,立在真氣護罩內睜大雙眼,“邪魔功體境界之力……在這種狀態下還要發動,他滅滄瀾真的不怕功體崩毀麼?!”

    滅滄瀾已然聽不到無痕公子微帶顫抖的低語,只顧疾運雙手揮動魔光,術法花紋鼓脹出死亡幻覺一般的華麗爆光,眼前那血紅空洞內迸發出天塌地陷般的閃電裂縫。

    “哦……”忽然從九天之外傳下一個迴環混響的男聲,彷彿來自九重天闕之頂,又似來自無盡地獄之底,緩緩地拖長聲音如同一個賞戲的看客在慢慢咀嚼滋味。

    那聲音狠狠撞入滅滄瀾心頭,少年本就蒼白的臉更加冷汗急落,心頭被重重揪扯住,雙眼更是發出一陣渙散般的光芒。

    那男聲突然一聲輕笑,隨即四周颶風更加猛烈,如同萬鬼齊出煉獄一般震撼包圍了滅滄瀾。在滅滄瀾的邪氣以及這驟然猛烈颳起的陰風撞擊之下,眼前那血紅空洞全然崩裂開來,無數閃電般明亮的裂縫卻是聚於一處緩緩升起。

    那不是空洞破裂的裂縫,而是深藏於其內的神秘之物本身的光華!

    那東西呼嘯旋轉着一路高升,在滅滄瀾眼前高高懸於血色夜穹之上,隨着那東西完全崩開夜色現出形來,滅滄瀾只聽身後的無痕公子一聲痛喝,宏大掌氣竟是被一波反攻殆盡,無盡蟲潮洶涌沖天而起。

    “那是……”滅滄瀾也被猛地彈飛數步,緊緊抓住胸口按住魔光護罩,睜大血瞳看定那如同創世之初的滿月一般高懸於頭頂的巨大明珠,那上面還殘存着一絲絲血霧,無數飛影在中心紛亂狂飛,急欲破風衝出。

    那模樣像極了一顆渾圓的巨卵,內中孕育着禍亂天下的罪惡之力,上面還纏繞着新鮮的血絲,馬上就要將內中嗡嗡作響的東西一舉吐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