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66章 詭術破時空風雨勢單孤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66章 詭術破時空風雨勢單孤下字體大小: A+
     

    0266章 詭術破時空 風雨勢單孤(下)

    “就是這裡!”滅滄瀾高高舉起右臂,掌心魔眼正對着頭頂的虛空,卻是接觸到烈火一般猛然發出噼裡啪啦的震響。那聲音來不及收回,已然被一舉打成碎片,如同萬千飛鳥齊齊劃過天空般的震顫聲不絕於耳,一道無濤氣勁刷然貫穿了滅滄瀾的右臂。

    “來吧!”滅滄瀾立刻收緊右手,手指緊合的一瞬間崩出了數道八卦飛影,呼呼旋轉着包圍他的身體逆衝而下,他明顯感覺手中一道氣勁正掙扎着想要脫離,卻不可控制地被他拉向反方向。

    滅滄瀾眼前呼地展開一片幻象,上有浩瀚星空,下有無窮雲海,四周卻是一片蒼茫,彷彿萬物未生前的蠻荒。但只一個瞬間,這片幻象便被驟然打得粉碎,隨着滅滄瀾疾速逆向衝飛,他手中那道氣勁也在疾速融化。

    混亂的水滴聲越來越慢,忽然隔了很久都未出現。就在滅滄瀾旋身衝上蓮臺一揮右臂之時,與那道氣勁徹底消散同步,一聲清脆的水滴聲啪地落在地上。

    “呃……”滅滄瀾翻身落地,連連甩動着極度燙痛的右手,只覺魔眼痙攣一般不斷顫動着,似是受了驚嚇的蠻獸般連連低吼。

    滅滄瀾使勁握住右腕,只覺整個空間被生生倒轉了一遍般猛地一正,差點將他直接推下高高的蓮臺,驟然一片平靜,只有連續的滴水聲滴答傳來。

    “剛纔那片幻象……”滅滄瀾看定掌心魔眼,它正漸漸平復下來,四周暴起的青筋也在緩緩地下落,“總覺有種熟悉感……那是什麼?”

    嘆了口氣,滅滄瀾挺起已經有些透支的功體回收漫天血霧,催動寒熱之氣劃過靈臺,將經符碎光和浩瀚星河全部壓了下去。身子一陣陣地發抖,他乾脆席地而坐,專心將全身氣勁平復通順,手指上殘留的冰碴也在嘩啦啦不斷剝落。

    最後一絲冰碴掉落下來之時,滅滄瀾睜開眼睛,撐起膝蓋立身呼氣,“不知是不是推出了三天三夜的時間……江盟主,你感覺如何?”

    江愁餘還有些眩暈,但聽滅滄瀾沉寒的聲色靠過來,不由揉了揉額角擡頭道,“我的功體被壓制太久了,但是隻要全力調息便沒有大礙。”

    他歪了歪頭,走上前按住滅滄瀾的肩膀道,“滅公子,你的臉色就像個死人一樣。”

    “是麼?”滅滄瀾自嘲地勾了勾脣角,抹去脣邊一絲血星笑道,“沒辦法,總是這麼激烈地使用功體……若不盡快提升修爲,就算是上古邪魔功體都會被我用毀了。”

    江愁餘眸光一閃,驀然退後一步單膝跪地,雙袖一合行了大禮道,“滅公子,江某謝過你救命之恩。”

    “等等。”滅滄瀾立刻將江愁餘拉起,放下他交叉行禮的雙臂搖頭道,“不是我救你,乃是衆人齊心奔走,以及仰賴山海大陸的醉懸壺前輩指教的方法。還有那麒麟髓……”

    說及此,滅滄瀾頓了頓放空視線喃喃道,“麒麟髓……”

    “你說醉懸壺前輩?”江愁餘輕吃一驚,驀然恨恨地閉上眼睛拂袖轉身,“竟然勞煩了前輩過來……我江愁餘真是沒用,未能給人界分憂,反而添了麻煩!”

    “江盟主,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這樣慪氣。”滅滄瀾驀然沉下眉眼,聲音冰寒不帶一絲感情,“你對人界的付出有目共睹,此次不過是中了冥界的陰招而已。那欲歡顏……”他嘆了口氣,無奈地微笑道,“着實殺了你一個猝不及防吧。”

    “欲歡顏……”江愁餘後背一僵,緩緩轉身苦笑道,“你應是知曉了我與她的過往吧?”

    “無痕公子對我說的。”看見江愁餘驚訝地微張了嘴,滅滄瀾搖搖手指道,“請他出來也不容易,不過沒有他那羽毛幻化的影子殺手,江盟主恐怕在天玄宗偏殿內就撐不住了。”

    江愁餘心下一沉,輕咬了一下蒼白開裂的嘴脣道,“我還說要親自去教訓教訓這目無他人的小子,卻是先欠了他一個人情。”

    “好了,江盟主。”滅滄瀾倏然一收笑意,上前幾步與江愁餘並肩立在蓮臺邊緣,如同高臨斷崖般四面懸空,“我們要趕快出去,我來此就是要發動極致寒氣助你甦醒,既已成功就不可再耽誤時間。”

    他輕咳一聲,將一絲黑金色妖光倒吸入體劃過心臟,“青陽……”

    一瞬的沉默之後,一個雄武聲音從遙遠的虛空內焦急傳來,驟然擴大了幾倍聲色在滅滄瀾胸腔內震盪,“滄瀾?!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這小子……”滅滄瀾哼了一聲,無奈地在心內輕啐道,“小點聲,震死我了。叫天命風流來打開地宮,江盟主已經甦醒了。”

    “這麼……”烈青陽頓了頓,他不通術法,自然不知道如何在心內調節聲音,控制不住的激動令他的心識傳音越發地震人,“這麼快?!”

    “快?”滅滄瀾眼眸一轉,長長鬆了口氣道,“看來我沒有浪費時間!多虧了那個聲音……”瞳眸卻又是一緊,“那個聲音似是與我的功體緊緊相連……它到底來自哪裡?”

    “是啊!”烈青陽這般在心內歡呼而不能出口,一定憋得臉都紅了,“天道劍盟的人才到,雖然他們帶來了壞消息……你離開纔不過一炷香而已啊!不管了,我馬上叫天命風流開地宮!”

    心內的震顫戛然而止,滅滄瀾無奈地拍拍胸口笑嘆道,“這小子倒是真應該修習一些術法,心識傳音也要吼得這麼厲害……”

    “是青陽麼?”江愁餘雖是負手凝立,卻在不動聲色地調動着全身真氣流入各處經脈,整個功體緩緩地恢復清明。

    “你爲何不當面叫他青陽呢?”滅滄瀾一側身子,看定江愁餘蒼白的側臉道,“你是青陽很尊敬的前輩,若是你放棄‘烈少俠’這種生疏的稱呼,他一定高興。”

    江愁餘驀然轉頭,微微一笑道,“你很關注他的感受啊。”

    “希望兄弟好而已。”滅滄瀾眼眸一轉,法眼內血光輕閃而過,拍了一下江愁餘的肩膀道,“江盟主,你能發動身法麼?我們出去。”

    “能……”江愁餘緩緩吸氣,吐出一字之時已然飛身而起,獵獵長袖捲動清光,絲絲黃金色氣霧圍繞着他的身體滾滾擴散。

    滅滄瀾亦足踏血光飛身而起,兩人身形一錯一前一後飛入狹窄的通道之內。

    “嗯……”滅滄瀾倏然一轉身形,斜斜掠過洞壁落在地上,身後的江愁餘也落身下來,“有一股阻礙身法的氣勁……”

    “這裡是天玄宗的地宮麼?”江愁餘撫摸着洞壁上縱橫交錯的紋路,似是從中細細辨認着什麼。

    “沒錯。”滅滄瀾側身看向江愁餘,順勢打量着洞壁上似是雜亂無章又似暗成紋理的圖符道,“江盟主,你沒有來過這裡麼?”

    “天玄宗的地宮可不是誰家的廳堂,想進便可進。”江愁餘苦笑一聲,目光深長地盯了洞壁一眼轉向滅滄瀾道,“風流能讓你獨身進入地宮爲我施法,看來也是承認了你呢。”

    滅滄瀾仔細揣摩着江愁餘的言語,眸光從微微低垂的眼皮之下淡淡透出,驀然冷笑轉身道,“我多稀罕他承認我啊。”

    說着他邁步便走,俊挺身形充滿了壓人窒息的邪傲。江愁餘愣了一下,隨即揮袖跟上滅滄瀾,心中暗暗嘆道,“這是一條無法馴服的毒龍啊……”

    在這片隱隱壓制着身法的狹窄長廊中,滅滄瀾兩人一路走到那厚重銅門前,恰在此時只聽一聲轟鳴,銅門緩緩兩面洞開,一股濃塵般的白光從外洶涌而入。

    只聽一聲欣喜呼喚響起,“江盟主,你終於醒轉了!”

    江愁餘一步踏出,看定天命風雲躬身道,“勞你們費心了。”

    “哪裡話。”天命風雲立刻扶起江愁餘,轉向一旁看也不看他的滅滄瀾道,“滅公子,你果然說到做到……我還擔心你會耗費比三天三夜更長的時間,沒想到……”

    “如果是誇讚我的話,我接受了。”滅滄瀾冷聲打斷,轉頭對天命風流一晃頭笑道,“還是趕快請江盟主回到衆人中間吧,天道劍盟的人一定急於見到他們盟主。”

    “……請。”天命風雲吃了個白果,抿抿嘴做了個“請”的手勢。

    灰暗的長廊在衆人兩側飛快地後退,江愁餘擋在滅滄瀾與天命風雲中間,能明顯地感覺到兩人心性對衝,便咳了一聲對滅滄瀾耳語道,“滅公子,你最好不要跟天命家族的人結下仇怨……”

    “怎會?”滅滄瀾直接側過臉去,令江愁餘不得不吞下話語收回身形,“我與天命宗主族人相交甚好呢。”

    “我是功體受到了些許損傷,可是腦子沒有。”江愁餘點點太陽穴,瞪了滅滄瀾一眼道,“雖說滅公子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卻多少還算得是你的長輩,你不願意聽我也要說。”

    “多謝江盟主費心,若不是有你支持,我倒是很難在人界走到現下這步呢。”滅滄瀾點頭微笑,邪氣漫漫的臉上竟是充滿了端重風度,翩翩氣度頗有大家風采。

    “……青蓮宗……”江愁餘驀然想起那個一夜之間便灰飛煙滅的道門名宗,看向滅滄瀾的眼神中更多了幾分複雜。

    “對了,不是說天道劍盟帶來了壞消息?”此時一行人轉過彎曲長廊,大步走向天玄宗正殿,漫天浮游的魚白雲霧內漸漸透出淡紫色的暮光來。滅滄瀾看了一眼從天穹邊緣漸次瀰漫而來的暮色,再看向天命風雲時眸中似是沾染了暮光浩瀚的精華。

    天命風雲避開那絕美的血瞳,清了清嗓子冷聲道,“冥界的援兵已經到達,準備全面進攻,以夢魘道爲首的先鋒軍已經猖狂地下了戰書,今夜便會打入天玄宗大殿。”

    江愁餘眸光一緊,滅滄瀾則淡淡地轉開視線一路踏上玉階道,“果然是壞消息呢……”

    “還沒說完。”天命風雲冷笑一聲,重重地踏上玉階瞪視滅滄瀾道,“冥界勢力所經的數處神州勢力點,那些門派沒有抵抗,而是統統投誠了。也就是說,今夜我們面對的不只是冥界的雜碎,還有一羣人界的反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