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65章 詭術破時空風雨勢單孤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65章 詭術破時空風雨勢單孤上字體大小: A+
     

    0265章 詭術破時空 風雨勢單孤(上)

    是那彷彿來自乾坤開闢之初的**聲音,挾帶了滄海之浩瀚和桑田之沉靜,將一股歷盡千帆的神聖感灌入滅滄瀾的天靈。他彷彿被那聲音牽引着,走向日月同輝的天空和野火肆虐的大地。

    邪魔功體內無窮的寒熱之氣碰撞沖刷,覆蓋天靈的星河幻象越發浩渺,無數的星辰揉碎一般衝向一處,滅滄瀾忽覺一道靈光貫穿整個身體,從內元最深處倏然衝起直達額心。

    額心硃砂印彷彿昏昏欲睡卻驟然驚醒的眼睛一般猛地一張,連同右手掌心的魔眼斑跡一同發出震撼的爆光,一時間彷彿雷電肆虐、暴雨傾盆,一股強烈旋風將滅滄瀾靈臺內的星河幻象、經符碎光統統逆向吹起,一片驚濤涌動的幻光在他眼前呼嘯延展。

    滅滄瀾只覺身體被漸漸掏空了一般,一股隨時會踏雲飛去的輕靈之感盈灌全身,不由立刻調動真氣穩住身體,追隨那回環連綿的神秘呼喚發動寒熱之氣。

    寒氣捲動成風,熱氣爆裂騰雲,滅滄瀾坐在寒風灼雲的冰火兩重天之中,似是回到了在天機子書海內吸收邪魔功體記憶的一剎那,也是這般身處滄海桑田中央、看盡乾坤變換的蒼茫之感,只是天靈內的星河幻象越發繁密詭譎,如同一盤被撥得無比散亂的棋子。

    “嗯……”滅滄瀾低聲沉吟,雙指一併揮動真氣,額心硃砂印震動着噴出一道血芒,猛地擊中了魔光護罩的中央。

    如同灌滿水流的氣囊猛地刺破一般,大片血紫色魔光滔滔涌動起來,寒風灼雲也順勢衝上,盪開極寒與酷熱交融的煉獄之風。

    在這片呼嘯的真氣風暴中,滅滄瀾猛睜血瞳,魔光閃耀的瞳心旋轉衝出兩片黑洞,法指疾速變換化指爲爪,上翻下推迅速合成一團閃電崩爆的光球。

    滅滄瀾集中全部神識辨認那聲音的來向,此時那個**的呼喚聲彷彿越來越遠,如同被風吹散的流雲般向虛空墜去。他心下一沉,當機立斷開動法眼,向着眼前一片幻光之中最爲噴耀的一點沉聲一喝,將手中光球迅速推出。

    那聲音瞬間被擊得破碎,散成無數混亂迴響的碎片四方崩散,整片魔光護罩越發洶涌波動,星河幻象從滅滄瀾血瞳之中譁然衝涌開來。

    同一時分,滅滄瀾霍然立身足踏血霧,微微浮身半空手運氣勁,將寒熱之氣、血色魔光全部合於一處,靈臺內全部經符亦洶涌旋起,所有出手的氣勁匯成濤濤潮流,一舉將全部的聲音碎片捲入其內。

    滅滄瀾驀然側耳,只聽點點滴水聲如同狂亂的鼓點般飛速傳來,彷彿下了急雨般四方敲打。額心硃砂印發出滾燙熱度,同時一股寒氣反向刺入靈臺,將那交融一處的經符碎光砰然打破,從中高高頂起一片繁密的血色經符來。

    “喝——”滅滄瀾心中一動,立刻口唸咒訣不斷衝擊這片經符,只聽轟然一聲爆響,大片旋轉碎光衝出天靈直搗魔光護罩,血光浪**涌而出覆蓋了整片圓形水池。

    滅滄瀾只覺有哀泣一般的風聲疾速劃過耳畔,半分不停地衝刷着感官,整個空間都在微微震顫着不斷膨脹,直奔那崩裂的界點而去。

    混亂的水滴聲愈發快速地落下,滅滄瀾在一片疾速暴雨聲中蹲下身來,將早已醞釀許久的寒熱之氣揚手召回,分離出純粹寒氣源源注入江愁餘的經脈,細小的如同層層結冰的咔咔聲蔓延開來,將江愁餘身上無數處開裂的傷痕重合起來。

    滅滄瀾一面握住江愁餘的手腕輸送寒氣,一面頂住這片疾速推動着時間的術法之陣。這陣法不是從聖書內得到的,他的算盤的確是打錯了,但是那深藏於他魂靈深處的呼喚聲卻擁有令滄海化身桑田一般的奇異威能,竟是將星河幻象內極致的術法之力瞬間融合於邪魔功體之內,將整個空間時間都扭曲開來!

    只是這種法力不是掌握在滅滄瀾自己手上,他清楚感覺到隨着那呼喚之聲的漸次微弱,整個術法之陣都在向下塌陷,這飛速推出時間的力量法門全都系在那神秘聲音之上,只要那些聲音碎片一斷,整個空間和時間就會全然無法控制地呼嘯破開。

    也就是說,滅滄瀾會被擠碎在這片混亂的水滴聲中!

    “呼……”滾滾冷汗不停滴下滅滄瀾蒼白的面容,如同細雨般打在江愁餘的身上,那極致的寒氣已然泛起陰白色的氣霧,碎冰漸漸在滅滄瀾手指之間糾纏堆積。

    滅滄瀾心知不能放鬆,立刻釋放出數道黑金色妖光刷然衝起,將懸浮於空的黃金葫蘆一把抓了下來,砰然捏得粉碎,閃爍着純淨光芒的白色甘露噴灑而出。

    這些甘露未及散入風中,便被滅滄瀾手中推出的一團氣勁盡數裹在其內,如同漲到極致的水球內飛旋的點點塵埃一般,迅速吸入滅滄瀾握住江愁餘手腕的手心之內。

    大片麒麟髓立刻融入滾滾寒氣之中,飛速滲入江愁餘血脈之時已然結成了點點冰晶,將兩人的皮膚都刮出一道道血口來。滅滄瀾卻是分毫不顧,將江愁餘拉起來單臂支住,身形一側正對着血光噴耀的最高點,隨時準備回收這些氣勁。

    “江盟主……”滅滄瀾的吐息內混合着冰寒與灼熱兩極氣息,如同鋒利的刀刃般劃過江愁餘的耳畔,“你睡得太久了,快醒來吧!”

    彷彿是感應到這聲呼喚,江愁餘的身子重重向前一折,一股凝滯的鬼氣高高頂出他的胸口,如同一座小小肉丘被瞬間頂破了一般衝上咽喉。

    一道毒辣鬼氣直噴而出,直接劃過滅滄瀾的眼瞳,絲絲腐蝕般嘶嘶作響的熱氣驟然炸散。滅滄瀾眼瞳震然一痛,立刻拉起江愁餘倒轉身形,一面運轉右手做出撥雲劃浪之形,將漫天血霧化爲道道遊絲呼然回收入手。

    眨眼間一團血電崩爆的氣勁在滅滄瀾掌心飛旋成形,被其一掌推出轟然打碎了噴濺的腐蝕鬼氣。

    同時滅滄瀾猛頓身形,一步踏在蓮臺邊緣險些懸空,拽了江愁餘猛然壓下身形低聲喚道,“江盟主?江盟主!”

    江愁餘胸膛大起大落地急速喘息着,道道經脈幾位清晰地鼓動着青白色的紋路,甚至能看到內中流動的水影,便是那麒麟髓在不遺餘力地修補着他破損的經脈。

    滅滄瀾抓住江愁餘的手腕繼續輸送寒氣,一片冰碴從他手指之間不斷細碎掉落。忽聽一聲轟鳴,飛旋於耳側的呼喚之聲更加虛弱地震顫開來,滅滄瀾暗呼不好,拼力穩住一片動盪的靈臺。

    經符碎光已然混亂不堪,星河幻象更是從中心凹陷下去,全部力勁合成的風暴正在失控。滅滄瀾強力穩住心神,傾聽那疾速敲打水滴之聲,血瞳一凝喃喃道,“得趕快將這扭曲時間的氣勁停下來,不然等它自行爆破的話……我也就完蛋了!”

    “呃……”忽聽懷中一聲**,滅滄瀾立刻鬆開捏得青紫的江愁餘的手腕,但見他死死按住脹痛的太陽穴緩緩睜開眼睛,一雙明眸仍是風度昂然,卻有絲絲虛弱的灰光在眼中旋轉。

    “江盟主!”滅滄瀾轉身單膝觸地扶住江愁餘,輕輕晃了晃他的肩膀道,“你怎麼樣?”

    “滅……”江愁餘彷彿剛從沉淪的大夢中甦醒,感官一應不清楚,看視滅滄瀾那雙魅惑的紅瞳時更是被擊中額頭一般暈了一下,連連急喘道,“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你被欲歡顏的情鬼附體,好不容易纔恢復神識!”滅滄瀾一聲斷喝將江愁餘拉回神來,那少年的聲音如同碎開裂縫的寒冰般令人心驚,不得不全神聽他說話,“你趕快調息一下真氣,我現在要把這氣勁停下來!”

    “這是什麼氣勁?”江愁餘強撐着立起身來,蒼白的臉上掛滿冷汗,真氣雄厚的功體卻已經漸漸恢復,立刻感應到自己身處於一處奇異的氣勁漩渦中間。

    “飛速推出時間的禁術!”滅滄瀾飛身騰起,高高立於血光法陣之上,雙手交叉抵住額心硃砂印喝道,“江盟主,趕快調息真氣護體!”

    “唔……”江愁餘試着運轉了一下真氣,雖是能調動起來但卻引起了強烈的僵痛,胸口如同堵着一塊棱角尖銳的巨石般沉痛,卻仍是強忍住功體內陣陣的虛弱之氣運轉雙手,一面仰頭看定滅滄瀾。

    “嗯……”滅滄瀾將額心硃砂印的氣勁漲滿到極限,寒熱之氣嗖嗖然圍繞着雙臂飛轉,凝聚心神鎖定那混亂的呼喚之聲碎片。只聽忽遠忽近的聲音在周圍迴環炸響,一時如驚雷般震撼耳膜,一時又如遊絲般極爲遙遠,已經到了混亂欲破的邊緣。

    “抓住這聲音的源頭,將它反向推出,應能將飛速推出的時間拉回來!”滅滄瀾心中猛然貫穿了一道靈光,血瞳猛睜釋放邪氣寒芒,足下一蹬動開身法,將風暴內的氣勁統統拉回手中。

    雙手一推一攏間,八卦之形黑白突現,嗡嗡旋轉着在滅滄瀾身前不斷擴大。一股奇異的道骨之氣混合在**的黑白明光之中,只見那八卦之形倏然分成四片,四面包圍將滅滄瀾攏入正中,隱隱有誦經般的聲浪從虛空中傳來。

    忽見血光浮起,四面八卦圖符瞬間被染得鮮紅,黑白之色亦被一股血腥邪氣埋在其下。滅滄瀾猛張右手,掌心魔眼呼嘯一聲釋放魔光,將四面八卦圖符一氣吸入其內,其人則飛身而起衝破了一片血紫色魔光,崩開大網般的血芒碎片疾衝向某一點。

    江愁餘已然發動了剛剛甦醒之下的最大真氣,全身上下清氣翻飛,一絲金光如同化入水中的墨影一般纏繞着他的身體,卻仍是不防被滅滄瀾破開的魔光碎片當頭擊中,踉蹌幾步險些一頭跌下着高高懸空的蓮臺。

    “滅世滄桑……”滅滄瀾在勾人心魂的破碎呼喚聲中直衝而上,血芒噴耀的法眼猛地鎖定了一點,就在此時一聲完整的呼喚轟然擊中天靈,“波瀾洶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