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62章 天荒人不老一醉系懸壺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62章 天荒人不老一醉系懸壺下字體大小: A+
     

    0262章 天荒人不老 一醉系懸壺(下)

    青蘿有些失神地看着醉懸壺,清澈眼眸中隱隱映出一道人形陰影,僵硬地搖搖頭道,“這個人……”

    彷彿聽到了這句話,醉懸壺猛地停下灌飲的動作,細長的眸子凌厲掃了過來。青蘿立刻一縮,滅滄瀾則一側身形擋住小姑娘,擡頭同樣冷冽地看了回去。

    兩人目光接觸一瞬間,彷彿有一團奇異的電光在這四目之間炸響,醉懸壺隨即收回視線,將那黃金葫蘆高高抽離脣齒。

    衆人中間發出淡淡驚呼,只見那黃金葫蘆嘴上涌出一道白芒閃耀的水霧來,如同倒吸着醉懸壺體內精氣一般與他脣齒相連,一片片精光閃爍的水花輕濺而出。

    醉懸壺一仰身子,將那水霧抽離出去,高高一揚灑成漫天精光。一股奇異的清香水汽頓時散成小雨,迅速圍成一團罩在江愁餘身上。

    江愁餘身上焦黑的裂縫漸漸融解,露出身體的本色來,如同一塊焦炭慢慢地洗淨融化。那水汽霧團繼續擴大,一股清香輕風吹拂而出,將醉懸壺的衣袂淡淡吹起,只聽他沉着那柔嫩童音道,“將他體內殘餘的鬼氣拔除倒是也不難,但是他的功體壓制這麼久,要想恢復神識醒來卻不容易。”

    醉懸壺一磕手中玉拐,將黃金葫蘆凌空一拋,那葫蘆便自行轉了方向,憑空生出絲線又系回玉拐之上,“必須按照我的方法一絲不差地照料,他方纔會恢復功體醒轉過來。”

    “前輩的方法是……”天命風流低聲恭敬發問。

    “用極致寒氣爲他疏通血脈,再輔以麒麟髓盪滌功體,將之前被鬼氣壓制而淤滯凝澀的真氣重新調動起來,連續三天三夜方可。”醉懸壺上前輕輕把住江愁餘的手腕,閉眸仔細感應脈息道。

    “極致寒氣……”天命風流點點頭,回身對天命蓮華道,“三妹,看你的了。”

    “是,大哥……”天命蓮華躬身應聲,話音未落卻被醉懸壺一擡長袖掠過的風聲打破,不由眨眨眼睛擡頭看去。

    醉懸壺背對衆人搖搖手指,頭也不回卻是準確地指定了滅滄瀾的方向道,“他纔是極致的寒氣。”

    “我麼?”滅滄瀾反手指指自己,輕步上前貼近了那清光瀰漫的方向,“你如何知道我有極致的寒氣?”

    “喝——”醉懸壺卻不回答,目如閃電般側眸掃了滅滄瀾一眼,翻轉手中玉拐盪開凌厲風聲,鋒利白芒轟射而出。

    滅滄瀾早有準備,立刻一沉丹田盪出一片血光,右手掐起法指疾念法訣,術法花紋內立刻鼓起數道黑金色妖光纏成箭矢之形,刷然直衝將那片白芒劃爲兩半,兩面嘩嘩然噴散開去。

    就在眨眼之間兩人已過一招,四目相對成對峙身形,彼此的眼眸內都瀰漫着深不可測的寒氣。衆人心中一驚,卻是天命風流沉得住氣立刻揚手止道,“二位這是做什麼?”

    “風流,你知道我的規矩。”醉懸壺冷笑一聲,如同長輩訓話一般高高擡起上身,自眼皮之下看定滅滄瀾道,“我說話的時候任何人不能近我半步,都只能站在旁邊規規矩矩低着頭聽!”

    “原來如此。”滅滄瀾驀然一收身形,放下法指雙手負背道,“可惜我不知道這個規矩。”

    “好小子……”醉懸壺怒氣上涌,哼聲一笑足下划動,一片鋒利白芒再度涌上玉拐頂端,卻是生生一頓歪頭看定滅滄瀾的手臂揚眉道,“你小子受了傷還敢與我動手?肘骨竟然刺穿了出來!”

    那童音高高一揚,竟似討不到糖吃的孩子憤怒地亂叫一般。醉懸壺身爲修爲頂峰返老還童之人,似是連心智也略略回到純真,喜怒竟是這般激烈,遠不如天命風流那般的晚輩形色不驚。

    “這個麼?”滅滄瀾亦有些奇怪,聽醉懸壺的語氣不似惱怒,竟有些呵斥他不聽話一般的恨憐,不由輕輕一擡肘骨外刺的右臂道,“方纔抵制那些情鬼時受的傷,還沒來得及……”

    “過來!”不等滅滄瀾說完,醉懸壺又是一聲斷喝,揚手將滅滄瀾直接拉到身邊。這個動作快如閃電,迅敏如滅滄瀾亦是沒有反應過來,其他人更是驚疑地面面相覷。

    “你……”滅滄瀾劍眉一皺,本能地想要退開醉懸壺身邊,卻是被他毫不客氣地抓住了右臂,正好碰在了肘骨外刺的傷口處,沉聲痛喝目射怒光道,“你做什麼?”

    “有了傷痛卻不知平復,你就是這麼不珍惜自己的身子?”醉懸壺身形一轉,抓住滅滄瀾的手臂絕不放開,玉拐砰然打在滅滄瀾後背上格住他的身形,如同從背後鉗住了那少年一般喝道,“不要動!”

    滅滄瀾哪裡容得這莫名其妙的鉗制,身形一扭間卻聽天命風流含着笑意的聲音悠悠傳來,“滅公子,醉懸壺前輩只是想爲你醫治傷口。”

    滅滄瀾驀然一頓身子,正好與烈青陽疑惑地對視了一眼,烈青陽更是不知所以地攤了攤手。

    此時醉懸壺手上那清香水汽已然層層翻涌,猛地拍在了滅滄瀾那外刺的肘骨之上,一聲骨骼錯響清脆傳來,滅滄瀾猝不及防痛眯一目暗道,“這老頭子究竟是要……”

    卻見天命蓮華微微前傾身子,有些焦急地看着滅滄瀾道,“滄瀾,痛不痛?”

    “哈……”滅滄瀾苦笑一聲,只覺一股奇異的清涼從傷口處一路滲入,瞬間便盈滿全身,面上痛楚一時消散,“我沒事,蓮華。”

    天命蓮華鬆了口氣,驀然反應過來四面一看,果見衆人目光都各含心事地看定自己,不由臉上一紅收回身來,在天命風流身邊頷首低聲道,“大哥……”

    “三妹。”天命風流的聲音毫無感情,如同摩擦着千年不化的寒冰般令人心沉,“你別做傻事。”

    天命蓮華心中一動,卻被那邊醉懸壺一聲清喝吸引過去。只見醉懸壺一路抻直滅滄瀾的右臂,抓住他的手腕重重一捏,清光便倏然全部吸入那健壯的右臂之中。

    醉懸壺鬆開手,倒轉玉拐後退幾步,將玉拐重重磕在地上哼聲道,“邪魔功體若是給了不愛惜身子的人,那可真是浪費了!憑你是怎麼高超的天成功體,毫不顧忌地磨損也是大忌,你小子給我記住了!”

    滅滄瀾擡起右臂,只見一片平整皮膚淡淡散發微光,刺出的白骨已然平復進去,痛覺半絲不見。

    他擡頭看定一臉孩童般嬌蠻不滿的醉懸壺,驀然放下手臂彎身施禮道,“多謝了。”

    “這是……”一見滅滄瀾慣常端起的道家禮節,醉懸壺不由眼睛微張囁嚅道,“那是道門禮節……爲何這小子通身邪氣,竟還有道骨在內?”

    想不出頭緒,醉懸壺便咳聲揮袖,轉向江愁餘道,“方纔我的話你都聽明白了?用你的極致寒氣疏通他的功體,我再給你麒麟髓輔助,這樣他就可以恢復如初了。”

    滅滄瀾轉身與醉懸壺並肩而立,而那生性古怪的醉懸壺此刻竟是不計較滅滄瀾沒有恭立一旁聽他說話,兩人靜默不語看定江愁餘,卻是天命風流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前輩,你方纔說三天三夜?”

    “對,三天三夜不能中斷。”醉懸壺點點頭道。

    “恐怕……”天命風流苦笑一聲,“眼下冥界攻勢逼迫,我們又正是仰仗滅公子的威能打先鋒,方纔有可能反撲冥界那一邊倒的屠殺之勢,哪有三天三夜的時間守在此地?”

    “這與我無關。”醉懸壺冷側一眸道,“反正這就是我的方法,你們若是不用那就另尋高明。若要我來,只能如此。”

    “可是……”烈青陽也忍不住了,一步上前握緊雙拳道,“滄瀾修習的傀儡術是此次對抗冥界的關鍵,若讓他三天三夜不出戰……”

    “臭小子,聽不懂我的話麼?”醉懸壺驀然發怒,磕了一下玉拐瞪視烈青陽道,“你還是山海大陸之人吧?那你更應該聽說過我‘慣看滄海’?醉懸壺的脾氣!我最討厭同樣的話來回重複了!”

    烈青陽的脾氣也驟然上涌,眸光一凝就要說話,心知他說不出什麼好話來的滅滄瀾早已身形一閃,攔在他面前微笑道,“看在他爲我醫傷的份兒上,不要跟他對口了。”

    “喂!”烈青陽咬牙瞪了滅滄瀾一眼,猛地伸出三隻手指道,“三天三夜!哪兒有那麼多時間?”

    “你不是一心想救江盟主的麼?”滅滄瀾面露困惑,一句話將烈青陽問得向後一退。

    “雖然這麼說……”烈青陽抓了狂地使勁搖頭,一巴掌拍在滅滄瀾胸口推開他道,“這不是兩頭堵麼……”

    “倒也不是。”滅滄瀾的笑聲如同深淵內涌上來的寒風般深沉,看了一眼烈青陽轉過來的驚訝面容便轉身面向衆人道,“我可以試試……能不能將時間飛速推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