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61章 天荒人不老一醉系懸壺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61章 天荒人不老一醉系懸壺上字體大小: A+
     

    0261章 天荒人不老 一醉系懸壺(上)

    衆人轉過頭去,只見白衣翩然一身華光的天命風流走入一地狼藉之中,腳下踏過的檐瓦碎片發出蒸汽升騰般的嘶嘶聲響,瞬間騰起一片遊離的白色煙霧。

    天命風流所過之處便是這般煙霧四散,破碎的檐瓦統統化爲煙氣騰入風中,一時間竟是將一片狼藉收拾乾淨了一半。

    滅滄瀾緩緩起身,看定天命風流一路走至眼前,劍眉一挑微笑道,“真是神奇。”

    “何事神奇?”天命風流走了一趟山海大陸回來,周身卻無一絲風塵趕路之相,白衣仍是纖塵不染,細細的雪白絨羽連翹起的方向都未改變。

    “他說數三下之間你就會現身,果然如此。”滅滄瀾一擡肩膀,無痕公子那張微微露出戲謔笑容的面龐就從身後露出。

    “這纔是神奇的事,無痕你竟然捨得出你那‘樓臺煙雨中’的門?”天命風流輕笑一聲,揚手點了點無痕公子的方向道,“看來滅公子的確手腕不凡呢。”

    “他倒是算準了你會進來……”滅滄瀾倏然一收笑容,一雙血瞳寒意深深地盯住天命風流道,“那你請來的那位奇人呢?”

    天命風流面色不動,微一側頭看向身後道,“那奇人看上了我天玄宗中純淨的霧氣精華,正在那裡收集呢。”

    “什麼?”滅滄瀾聲如寒鍾,一側身輕撞過天命風流的肩膀開動身形,瞬間便踏出了偏殿之外。此時一片破碎的偏殿正沐浴在魚白光輝的照耀下,顯出一種華貴與殘破奇異融合的詭譎來。

    滅滄瀾眯目看去,就在他眼前的寬闊白玉高階之下,一道身影鬼魅般遊離飛動,不斷從層層霧氣中劃過,竟是和滅滄瀾法眼比快一般毫不停息,眨眼間便在他視線四周飛劃數回。

    與此同時,大片濃稠的霧氣漸漸稀薄,有幾處已化爲薄薄祥雲飛入空中。方纔偏殿內那般劇烈的鬼氣風暴竟是被吸了個乾淨,風中全然是天玄宗獨有的飄渺仙氣,再感覺不到一絲毒辣鬼氣在內。

    衆人亦盡數走出,錯落着站在滅滄瀾身旁。天命蓮華則靠在滅滄瀾身側後方,目光綿綿地看着他的側臉。

    天命風流和無痕公子並肩走出,看定眼前那道飛影逗趣一般快閃不停,不由輕笑一聲道,“山海大陸的人從來都是這般沉得住氣,請來幫忙還要自己先耍一會兒。”

    “耶,你這麼說不怕得罪了人家?”無痕公子抿嘴看着天命風流,甩開一束淡金色長髮笑道,“小心人家直接轉身飛走。”

    “那倒不會。”天命風流目光一沉,反手攏住嘴脣對無痕公子耳語道,“我一說那上古邪魔功體之人在我這裡,奇人可是自己吵着要來哦。”

    “哦……”無痕公子一擡下巴,看定那面形如天人般凝立不動的滅滄瀾,眸中突然閃過一絲蒼鷹掠食般危險的光芒。

    此時滅滄瀾的手掌倏然一落,輕拍在天命風流的肩膀上,目光卻是全然盯住那道飛影道,“天命宗主,我們的這位奇人撒歡夠了沒有?江盟主可撐不了多久。”

    “哈。”天命風流看了一眼滅滄瀾的手,微微一笑道,“滅公子的手不知是滾熱還是冰寒,刺得我好生不舒服啊。”

    滅滄瀾漠漠轉眸瞟了天命風流一眼,驀然勾脣傾過身子低聲道,“說到討人喜歡,你比你三妹差得遠了。”

    “嗯……”天命風流眸光一緊,眼見滅滄瀾看也不看他地轉身便走,正是和天命蓮華前後相錯立在一處,不由心中一沉道,“這小子……算盤打錯了吧……”

    天命風流一甩衣襟,走下幾級玉階揚聲道,“改日我將整個天玄宗的雲霧召於一處全給你都可,眼下能不能先做正事?”

    “小孩子懂得什麼,我做的就是正事!”一道極其柔嫩的童聲從雲霧深處不爽地飛了出來,幾乎能想見一個珠圓玉潤的靈巧孩童正在賭氣撇着粉嫩的小嘴。

    衆人皆微微踮起身形向聲音來向看去,而天命風流則如哄逗小孩子開心一般耐心笑道,“上古邪魔功體之人就在我身旁哦,前輩。”

    那聲前輩出口得有些詭異,對方明明是個柔嫩孩童,何以當得起天命風流這般人物的前輩?然而滅滄瀾卻是對天命風流的言語更起戒心,劍眉一揚寒聲道,“我有什麼不對麼?”

    天命風流轉頭微笑道,“這嘛。若不是說擁有上古邪魔功體的滅公子在我這裡,前輩還不一定肯出山來呢。”

    “嗯……”滅滄瀾與天命風流四目相對,滾滾寒流漸漸在彼此瞳底涌起。卻是哧聲一笑,滅滄瀾大方地走下玉階與天命風流隔步而立,寒磁聲色高高一揚如同閃電破空,“這位前輩,你可是對我的功體感興趣麼?那就現身來吧!”

    只見團團雲霧驟然向中間凹陷下去,如同劇烈回吸的漩渦一般露出一個凹洞,猛地如同吐出一物般向上一拱,一道飛影便從那凹洞內高高衝出,燕子般輕靈翻身倏然落在衆人面前。

    那影子毫不停息,一道輕風般再次動身,直接貼在滅滄瀾眼前笑道,“你就是上古邪魔功體的承載者麼?”

    仍是清脆動人的柔嫩童音,甚至是不辨男女的聲色,其人卻是高挑的成人之形,一張雌雄莫辯的容顏冰雪剔透,嘴脣閃出柔潤的淡粉色微光來。一雙細眼總似睜不開一般,內中卻是透出星河般浩瀚的光芒,銀白色長髮束成考究的花型,蘭花色的長袍繁紋密佈。

    那人的背後還斜揹着一支玉拐,頂端繫着一個小巧的黃金色葫蘆,微微搖擺如同滾胖的小精靈一般。

    滅滄瀾微微後仰,看定那幾乎貼在自己身上的鶴髮童顏的人,微微一笑點頭道,“滅滄瀾。”

    “哦……”那人哧聲一笑收回身來,單手負背的動作與那柔嫩聲音全然不配,明明是幼稚孩童的聲音卻是這般沉穩莊重的風度。那皮膚顯出不自然的嬌嫩來,就像是從未經過風霜的細瓷,稍稍有力接觸便會碎裂。

    “天下圍殺的青蓮宗屠宗兇手啊。”那人漫不經心地用雙指輕夾起一束銀髮,一直滑到尾端那精緻的鏤空發環上,擡手輕輕搓動那環子道,“憑你這邪魔功體,倒是可以做些爲所欲爲的事呢。”

    “消息散得真遠,連山海大陸都知道了。”滅滄瀾頓了頓,卻是全然不被那人的鋒利言語激怒,反而順着那話頭微笑道,“若不盡快解決此事,我到哪兒都是麻煩。”

    那人一眯細眸,打量着全無動搖的姿容絕世的滅滄瀾,眼睛在少年的面容上神光涌動地停留,“這張臉……”

    滅滄瀾擡手抹去臉上最後一絲殘存的血煙,微微歪頭道,“我的臉怎麼了?”

    那人面如冰雕,只有眼睛微微一動避開滅滄瀾動人心魄的血瞳,轉向天命風流沉聲道,“我們去看看江愁餘。”

    柔嫩的童聲加上沉重的威勢,使這人看起來越發的怪異。卻見天命風流恭敬施禮道,“前輩隨我來。”

    而他身後的無痕公子竟是現出一絲驚訝的表情,微微張嘴笑道,“真沒想到他竟然請來了您。”

    “我本來是不願意管你們這幫小子的閒事的。”那人幾步登上玉階頂端,長袖飄飄如同隨時都會踏雲而去,“只要冥界和魔界的雜碎們不染指我的地盤,其他我便一概不管。風流,你小子記住欠我一個人情。”

    “自然。”天命風流恭敬地立在那人身後道,“醉懸壺前輩的幫助,晚輩一世銘記在心。”

    醉懸壺撥了一下背上那隻黃金葫蘆,掃視了神色都帶驚訝的衆人一眼,哼了一聲便頭也不回地踏進偏殿去,一面毫不客氣地不滿嘖聲道,“你這天玄宗怎麼破成這樣?”

    “方纔出了些問題……”天命風流一面跟進去,一面招手令天命家族衆人跟上。他的身形比醉懸壺高挑數分,卻始終謙恭地輕彎上身不擡頭。

    滅滄瀾立在殿口,冷眸看定那以纖小之身瀰漫鎮人之威的醉懸壺,他已在衆人簇擁下走到江愁餘身邊。

    “不會吧……”烈青陽一聲驚歎吸氣掠過滅滄瀾耳邊,只見那雄武熱烈的少年臉上現出了罕見的拜服之色,“天命風流竟然請來了醉懸壺……那可是山海大陸四大奇人之一,醫術武學皆冠絕當世,但是從不涉足紅塵,任何敢去攪擾他的人定會受到重創的啊!”

    “哦?”滅滄瀾和烈青陽雙肩一靠,對着遠處的醉懸壺輕擡下巴道,“那個人有多大年紀了,當得起天命風流的前輩?方纔也是直呼江盟主的名字。”

    “這個……”烈青陽摸摸下巴,此時卻見眼前藍光一閃,無痕公子衣袂上的孔雀繡紋如同活了一般翩躚一彈。

    只見無痕公子一面走向衆人一面側頭笑道,“醉懸壺前輩乃是修煉至頂返老還童的奇人,年齡嘛……大約也就一百二三十歲咯。”

    滅滄瀾二人一面一個對着挑起一道劍眉,相視一眼各自聳肩,快步走入偏殿。

    此時醉懸壺身前清光瀰漫,一片螢火般圓潤的光球千萬點糾纏,將江愁餘微微浮動着託在其上。醉懸壺則緩緩繞着江愁餘看視一週,抱肘輕撫下巴道,“這鬼氣好生厲害,江愁餘的修爲也不算低,竟能被壓制到如此程度……”

    “正因情況不妙,所以纔要請前輩相助。”天命風流擋在衆人身前,他心知醉懸壺的脾氣,他沉思凝立時決不可有人近前半步,“但聽我族人說,方纔江盟主體內的情鬼已經成形衝出,但是被一股奇異之力吸收殆盡了,因此眼下他體內殘留的鬼氣已是少了大半。”

    醉懸壺凝立不動,驀然反手抽出背上玉拐連連轉動數週鏗然磕在地上,拉下懸掛於上的黃金葫蘆送入脣中,仰頭髮出聲聲酣暢的痛飲之聲。那小小葫蘆內彷彿裝着無盡的瓊漿玉露,可以隨時讓醉懸壺飲個盡興。

    滅滄瀾看定那醉懸壺的動作,輕聲哧笑攬住烈青陽的肩膀低聲道,“你們山海大陸多出怪人呢。”

    “他是奇怪了點……”烈青陽剛說完便覺不對,吞了下嚥喉瞪視滅滄瀾道,“‘多出怪人’是什麼意思,你認識的山海大陸之人也就只有我了!”

    “我這是句讚美。”滅滄瀾抿抿嘴脣,回手輕輕摟住貼在身側的青蘿道,“阿蘿,你感覺好點了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