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59章 絲蘿纏迷局蓮心藏柔情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逆世邪尊 - 0259章 絲蘿纏迷局蓮心藏柔情上字體大小: A+
     

    0259章 絲蘿纏迷局 蓮心藏柔情(上)

    滅滄瀾胸腔猛地一抽,五臟六腑如同被溫柔地緊緊摟住一般擠在一處,一道鮮紅劃過脣角不斷散落入風,“阿……阿蘿?!”

    整個天玄宗偏殿內風暴肆虐,四面檐瓦已然盡數破裂,只聽天頂轟轟然作響不斷開裂,魚白光輝如同幻覺般泄露而下。

    這一片天地倒轉般的昏暗風暴內,一道嬌小人影卻是穩穩立在狼藉中心,頭頂是死命控制身形卻仍是飄搖狂飛的衆人,周圍則是人臉撕裂鬼嘯震天的幽靈,卻動搖不了這小小身形半分。

    只見青蘿揚起蒼白的小臉,微微發青的嘴脣囁嚅着吐出全部的溫柔,“哥哥……”

    她的雙眼裡彷彿浮現出兩片空洞的漩渦,將她本來精光明亮的明眸吞成半透明的灰暗,如同立在天地崩裂之中的小小女神一般巋然不動,一絲淚光卻是顫抖着劃過眼角。

    “哥哥……”青蘿緩緩抱住雙臂,清澈的淚水倏然流下臉龐,“我好怕……”

    “喝——”滅滄瀾只覺心頭劇痛,似是有極度冰涼的水跡劃過他的心臟,猛一咬牙拼命運動氣勁,方纔壓住這風暴絕頂的壓制勉強轉過了身形,一聲邪喝重聚腳下血光。

    額心硃砂印的鼓動已經快到了極限,滅滄瀾卻是將邪氣集中到法眼上,一片血光噴涌之間勉強看清了眼下局勢,猛見一道小小身影立在狂風氣浪之中,顫抖着微微縮成一團。

    “阿蘿!”滅滄瀾沉喝一聲,立刻伸出右手鼓動術法花紋,華麗的紋路內毒蛇般衝起數道濃重的黑煙,砰然一聲炸開無數金光,團團包圍蕩成一片託舉之風掠向青蘿。

    黑金色妖光倒衝而下的一瞬間,滅滄瀾卻忽覺右臂折斷一般一聲錯響,一截白生生的斷骨竟是直接從手肘處刺了出來,着實將他痛了個倒仰,“啊,這是……!”

    同一時分,黑金色妖光如同鑽入了透明黑洞一般從底部一路吞噬而上,瞬間便消弭殆盡,只剩下頂端那破裂開來的滅滄瀾的手臂,帶動他的身形狠狠一轉,有一道強大的氣勁迎面將他掀翻開去。

    “呃……”滅滄瀾甫受重創,又兼強行壓住就在噴薄邊緣的第一境界之力,功體已然透支般發出陣陣冷顫,捂住破裂鑽出的肘骨猛地單膝撲下,“怎麼會這樣……”

    “滅公子!”天命蓮華的聲音猛地貼近,一道窈窕白影閃到滅滄瀾身邊,“快不行了……這些鬼影風暴都在迅速吸收消弭,也會對我們產生很大的損傷!”

    “吸收消弭……”滅滄瀾睜開被冷汗打溼了的眼睫,咳聲吐出一聲嘶啞低喘道,“我們往上衝,不然就會跟着這些鬼影風暴一起消弭殆盡!”

    “往上衝?”天命蓮華驚吸一氣,連忙架住滅滄瀾健壯的手臂扶住他道,“滅公子,那你先帶他們撞碎天頂,我去救阿蘿!”

    她的眼睛閃爍着千年雪蓮般絕不動搖的光芒,卻是立刻被滅滄瀾煞氣沉沉的血瞳逼得向後一仰,“不用帶她,馬上去保護江愁餘!”

    “……什麼?”天命蓮華張大櫻脣,閃身擋在滅滄瀾身前揚眉道,“滅公子的意思是……不管阿蘿了麼?!”

    “沒時間說了,趕快去!”滅滄瀾在瞬間之內已被劇烈痛楚逼得清醒,感應到了這呼嘯的鬼影風暴旋吸殆盡的走向,他的身側正飛劃過無數瞬間拉長粉碎的幽靈人臉。

    天命蓮華心中冰冷,無法置信地看定滅滄瀾殘酷如冰的面容。在他們身下的遙遙之處,只見青蘿似是完全不能動,竟也沒有被這劇烈風暴吹動一分一毫,顫巍巍地伸出小手指向她託付了一切的哥哥,“哥哥,我好怕……我好怕……”

    “滅公子!”天命蓮華聽到風中破碎的嬌弱哀呼,心中一痛時卻被滅滄瀾緊緊抓住手腕,柳腰被其一把攬入懷中抱了個翻轉,猛地推向江愁餘的方向。

    “蓮華,不要管她!”滅滄瀾閃身擋住了地上青蘿嬌弱的身影,如同漆黑的死神一般血發飛揚。天命蓮華狠狠一咬嘴脣,吸了一口冰涼的血流回身飛衝,一面喝令天玄宗護衛齊齊發動身法,全部衝來圍住了黑炭似的江愁餘。

    天命風雲則拽了天命斷燭飛身而來,一把將其推入天命蓮華懷中道,“你護住他!”

    “二哥!”天命蓮華見二哥揚手就要抱住江愁餘,連忙按住他的手猛搖其頭道,“江盟主的身體已經被情鬼腐蝕了大半,不能這樣碰!還有,滅公子要我們撞碎天頂從上面脫身!”

    “哼!”天命風雲愣了一下,隨即猛抽回手揚眉喝道,“三妹,你只聽我這一句話……”

    他猛地抓住天命蓮華的肩膀,兇狠的語氣如同閃電般劃過她的耳畔,“離那個小子遠點!”

    “你……”天命蓮華心中一動,咬牙一把推開天命風雲道,“我們用氣霧將江盟主託舉起來!天玄宗衆人,化身!”

    她抱着那柔弱如同一片紙人的天命斷燭騰身飛起,與烈青陽並肩上衝懸在衆人頭頂,只見天玄宗衆人紛紛衣袂翻滾,眨眼之間人形渙散,統統化爲雪白氣霧聚在一起,滾滾涌動着將江愁餘護在正中。

    白霧刮開的風嘯立刻被旋滿整個偏殿的鬼泣之聲壓過,天命風雲亦咬牙衝了上去,和天命蓮華、烈青陽三人合力發動真氣,一片宏大氣流隨着衆人身形急速上旋一路猛起,迅速撞碎了偏殿黃金色的刻紋天頂。

    只聽一聲轟鳴,滾滾風霧從破開的天頂空洞內潮灌而下,險些將衆人一把拍了回去,兩面對衝的壓力迅速消磨着衆人的真氣。

    “衝!”烈青陽忍住全身爆裂般的劇痛,咬牙高喝目光明閃。他的聲音有一種天成的威霸,似是將無盡陽氣傳給衆人,一股奇異的衝勁瞬間灌滿了每個人的心頭。

    下方白霧疾轉,上方人影猛衝,江愁餘則被護在柔軟霧光正中,一絲絲殘餘的鬼氣從他身體中猛地抽出,發出極不甘心的尖銳鬼泣倒吸而下,化入嘩嘩然的旋吸風暴掠過滅滄瀾的身形。

    “滄瀾!”高空中傳來烈青陽一聲急喝,卻見滅滄瀾遙遙地一擡手指,彎曲的手臂上正好露出折斷刺穿的一角白骨。

    一聲寒磁冷音撞入馬上就要發動身形倒衝而來的烈青陽心頭,他生生頓住,只覺滅滄瀾的聲音平靜得如同失了靈魂的石雕一般,“不用過來,青陽。”

    “可是你……”烈青陽焦急地俯視着腳下狼藉縱橫的偏殿,一道血紋黑影如同利刺般刺痛着他的眼瞳,“我剛纔還聽見了阿蘿的聲音!”

    “你不用管。”滅滄瀾仍是那般冷冽平靜卻絕無商量的語氣,緩緩收回手指微眯雙眸。此刻無數的幽靈人臉已經統統絞碎殆盡,一片模糊黑洞漸漸現形,那正是所有鬼影風暴呼嘯吸入的源頭。

    猙獰的情鬼和腐蝕的黑煙一旦吸入了那小小黑洞的範圍,立刻平息了一切聲音,存在感戛然掐斷彷彿將時空都吞成虛無。滅滄瀾高高立在血光法陣之上,漸漸平息的鬼氣壓制使得他的邪魔功體第一境界終於順利釋放,全身蕩起橫衝直撞的痛楚。

    血紫色魔光從他腳底升騰而起,倏然圍成圓弧將他的身體罩入其內,隱隱的扭曲電光輕爆不止,如同醞釀着一場燒焦大地的雷擊。

    滅滄瀾透過魔光護罩冷冷看定這片狼藉旋吸的鬼影風暴,只聽一聲銀針落地般的清脆聲響,微弱卻是連綿不絕的回聲在耳邊召魂似地迴盪,此刻一絲一毫的鬼影風暴都沒有剩下,只有一絲絲死氣沉沉的灰煙在四周漂浮。

    灰煙層層散開,一片碎瓦橫鋪、煙塵遍地的情景現於滅滄瀾眼前。天地間瞬間變得極爲安靜,使得他粗重的喘息聲如同雷鳴般刺耳。

    高空中亦是風霧席捲,只見烈青陽猛地下衝,卻是被一股奇異的阻力攔在了半路,只得停在那片狼藉上空遙遙看定滅滄瀾,“滄瀾……”

    “方纔是怎麼回事?”天命風雲輕輕一抹臉上沾染的血煙,挑了眉問天命蓮華道。

    “我也不清楚……”天命蓮華有些失神地輕輕搖頭,摟住懷中顫抖不已的天命斷燭喃喃道,“只是那些鬼影風暴瞬間就被旋吸消弭了,是什麼力量……”

    而此刻,道道青光憑空出現般環繞住滅滄瀾的身體,一股溫暖愜意的水汽緩緩盪開。滅滄瀾睜開雙眼,揚手穿過一道青光,那光芒便倏然頓在了少年手指之間,瞬間軟軟塌下化出羽毛之形。

    大片柔軟紅羽便在滅滄瀾身邊小雨般散落,每隻羽毛都劃過了幻影似的青芒,軟軟地鋪在滅滄瀾的腳下。一陣嘶嘶聲卻是立刻響起,那些羽毛頓時被滅滄瀾足下法陣腐蝕殆盡,化成道道微有刺鼻的焦煙。

    滅滄瀾轉動着手中那隻柔軟羽毛,法眼血光飛閃,不動聲色卻是不遺餘力地迅速調息着功體。法眼能看清整個功體的內裡走向,將寒熱之氣輸送到破損的經脈之中,血肉重合的聲音如同緩緩揉皺的琉璃紙一般。

    “呼……”滅滄瀾猛地一個搖晃,踉蹌幾步在法陣上立定,手指倏然甩開散亂搭在額前的紅髮,身形一動斜掠而下。

    他的對面是一道尚有半身淹沒在迷濛灰煙中的嬌小人影,已然脫力似地蹲在了地上,抱緊雙肩低聲顫抖哭泣。

    滅滄瀾在青蘿面前單膝跪地,輕輕撫摸着她的小腦袋柔聲喚道,“阿蘿……”

    青蘿猛地一頓,緩緩擡起漲得通紅的小臉,水潤的星眸如同迷路的小獸般極爲惹人憐惜,看向滅滄瀾的眼神充滿了複雜的驚惶:如同弄丟了至愛的東西,又像是不敢再承認眼前者是她至愛之人。

    “阿蘿……”滅滄瀾貼近身子,將青蘿緩緩卻堅定地攏入懷中,那甚至都不敢有力拍打她肩膀的溫柔立刻令青蘿淚如雨下,“你沒事吧?”

    “哥……哥哥……”青蘿已然泣不成聲,方纔在一片鬼影風暴中,她不知爲何無法動彈,心中充滿了蒼白的恐懼,而那種恐懼竟然來自於——一種久別重逢的熟悉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