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54章 邪心狡黠意奇人行奇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54章 邪心狡黠意奇人行奇事下字體大小: A+
     

    0254章 邪心狡黠意 奇人行奇事(下)

    風聲一個逆轉,兩個少年同時飛衝下來翻身落地,滅滄瀾一步踏上鵝卵石臺子,彎身手搭膝蓋向內探頭笑道,“無痕公子,你莫非是嗆水了?”

    無人應答,只有一片水沫在滅滄瀾眼前紛亂旋轉。滅滄瀾側頭看了一眼抱臂走到身邊的烈青陽,後者一聳肩膀也彎下身道,“要不要我們先把這隻鳥弄出來?”

    就在兩人眼前撲騰的火紅飛鳥似是終於累了,任憑溼淋淋的羽毛泡在水中,一雙寶石般的明眸恨恨地盯住那兩個少年。

    滅滄瀾更是捱了前後兩雙恨恨鳥目的注視,他雖是心性邪寒的人,但是若論起狡黠甚至有些無賴的行徑,他倒是也做得來。

    彷彿是安撫那兩隻飛鳥的不爽,只見兩道白光從池水深處旋轉衝出,擴散着溫柔的白色碎霧,分別掠向兩隻狼狽的飛鳥,如同撫摸一般輕輕扭動着摩擦它們的頭頂。

    兩隻哀叫的飛鳥果然安靜下來,這時兩道白光沖天一轉衝向兩個少年,未等兩人各起招式準備應對,兩道白光卻似半路折斷的箭矢一般直直落了下去,貼着兩人臉面劃出一道微風。

    “嗯……”滅滄瀾眼神一動,但見那兩道白光內飛旋着無數細小絨花,看去正是此處洞天內生長遍地的雪白奇花。兩道白光倏然縮回水中,消失的地方盪開圈圈漣漪,一道雪白人影挺着健拔的線條緩緩立起。

    只見無痕公子背對着兩個少年,將溼潤的淡金色長髮盡數撥到一面肩膀上散亂搭下,微微鼓動的肩膀承載着甫出熱浴的呼吸。

    滅滄瀾與烈青陽對視一眼,而無痕公子則側過一隻藍光幽閃的黑瞳道,“滅滄瀾,你膽子不小呢。”

    “閣下這般波瀾不驚,軟硬都不吃,看來我只能耍些無賴招數了。”滅滄瀾微微彎身貼在膝蓋上,這個姿勢更顯得他邪氣逼人,“你只說纏得過這雙飛鳥就可以考慮出山,可沒說不準用什麼方法哦。”

    “……哈!”無痕公子頓了頓,驀然發出一聲痛快淋漓的笑聲,一撥溼潤長髮甩出無數晶瑩水珠,半身沒在水中轉身踏水而來,叉腰對着滅滄瀾擡了擡下巴笑道,“好小子,邪氣逼人,卻又有個聰敏的壞心眼,這天下的好事怎能都讓你一人佔了!”

    “相對的,黴事也有不少啊。”滅滄瀾接下無痕公子笑得詭異的眼神,挺起身子與他兩面對峙道,“就說這邪魔功體,時時都疼得人要死,怕是諸多人都難以享受的呢。”

    烈青陽來回看了兩人一眼,有些無奈地攬住滅滄瀾的肩膀擺手道,“你們兩個就不用比演技了,我知道你們都憋着一頭火呢。我說,無痕公子……”

    他驀然睜開明眸,一股沉沉正氣如同黑夜裡閃耀的明星般灼灼生光,毫不閃避地看定無痕公子那雙詭異的藍光黑瞳道,“我不管你是生氣還是怎樣,既然你是神州三大名門之一的主人,在此危難時刻爲人界主持局面是你的責任。若是你不接受,那就根本不要把你的‘樓臺煙雨中’做成名門,這樣不就一切麻煩都沒有了?”

    無痕公子輕輕轉眼,有些驚訝地看定一臉冷肅的烈青陽,抱起手肘輕撫下巴笑道,“我還以爲烈少俠僅僅是個熱血少年呢。”

    “他可不是。”滅滄瀾微微一笑,反手拍了拍烈青陽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背道,“他的原則非說不可,根本不管你是否願意聽。”

    烈青陽回頭瞪了滅滄瀾一眼道,“當日天機子先生恐怕也不願意聽,但還是將‘千里霜華’的劍靈交給了我。眼下是一般境況,若是無痕公子反而生氣了,那隻能說各人心胸不同。”

    滅滄瀾故作驚訝地微微張嘴道,“你越說越厲害了。”

    “天機子?”無痕公子卻是微微一收戲謔笑意,瞳中閃過一絲冷冽的微光,“我說呢……烈少俠,你背上那柄‘千里霜華’,可是江愁餘盟主交給你的?”

    “沒錯。”烈少俠點點頭,愛惜地摸了摸“千里霜華”的劍柄道,“眼下江前輩受傷,我絕對不能放過冥界那些雜碎……若不是因爲想着要爲人界傾盡心力,恕我直言,閣下的做派我看了就想轉身便走!”

    無痕公子微微一頓,轉眸與滅滄瀾四目相對,兩個城府深如冰海的人竟是老友一般熟稔地面對面一聳肩,卻聽滅滄瀾哧聲笑道,“我說過他不是單純的熱血少年吧。”

    “這番話真令我有些無地自容了。”無痕公子也笑開,面露困惑地點點嘴脣道,“我可是個任何人的議論都全然不顧的人呢,看來這位烈少俠的確是正氣凜然呀。”

    烈青陽則是真正困惑了,看看滅滄瀾和無痕公子的形貌,只覺這副奇異的好似相交已久的模樣與當日天機子甚爲相似,暗想自己是不是又被兩個城府深重的人不知不覺一同打趣了,便咳了一聲推開滅滄瀾道,“雖然是對你的寶貝飛鳥做了無禮之事,但是就像滄瀾剛纔說的,你只說纏得過它們便可,沒說什麼手段不可用。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自然是無話可說。”無痕公子聳聳肩,輕輕擡手打了一記響指。只見兩團白光倏然托起兩隻飛鳥,迅速地掃淨它們身上的水珠和塵土,瞬間兩隻飛鳥便又成了甫現身時那般乾淨高貴的模樣,一聲長鳴展翅飛入空中。

    片片捲曲紅羽落在無痕公子身邊,漂浮在水上緩緩盪漾開去,只見無痕公子輕輕撥了把水面令身周水紋更加擴大,笑着歪了頭道,“只不過我也可以耍賴呢。”

    “啊?”烈青陽沒反應過來,卻聽身後一陣輕盈腳步響,一片嫋嫋素色倏然擦過眼瞳。

    滅滄瀾亦直起身子來,冷眸看定那羣素衣女子圍定無痕公子,轉眼便兩面散開如素花錦簇般立在主人身邊,而無痕公子身上鬆垮垮罩着一件淡金色袍子,上面繡着雪白的梅花,長髮竟是瞬間就擠幹了水珠,柔順地拖在背後。

    無痕公子赤足踏上地面,卻是沒有沾上一絲花塵,身周圍着十數名美人站在兩個少年面前,反手按住側頸笑道,“我就是不去,你們能奈我何?”

    雖是磁性的聲音、溫潤的語氣,但是說的卻是撒潑般無賴的話語。烈青陽瞬間惱了,一步上前咬牙喝道,“你是小孩子麼?!”

    滅滄瀾卻是更快,一步趕上攔住烈青陽道,“這人性子奇怪,費口舌沒用。”

    “可是……”烈青陽剛恨恨地說了一句,只見滅滄瀾彎腰捻起一片細細紅羽來回轉動,擡起冰凝目光冷冷看定無痕公子。

    “你說這對飛鳥就是那些青衣殺手的來歷,想來那些殺手就是這羽毛幻化而成的吧?”滅滄瀾將羽毛輕輕掃過鼻翼,如同聞到了香氣一般輕吸一氣道,“方纔我見這些羽毛能劃開極細小的青影,正是和那些青衣殺手身形疾動時所劃開的影子一樣。”

    “哦……”無痕公子微微傾過身子,仔細看着滅滄瀾那雙動搖人心的紅瞳,那眼瞳中彷彿藏着兩片無盡深淵般泛出着細碎的黑光,“你這雙眼睛好生厲害,盯得人心神不寧的,就像風流……”

    滅滄瀾微笑着歪歪頭,揚手將那羽毛扔在地上道,“你們二人果然是至交。罷了,雖是來這裡請你出山,但你既然是高人心性,我也不便強求。我早已定了主意要見見‘樓臺煙雨中’的主人,看看那個能派出阻礙冥界灰霧速度之殺手的奇人是何模樣,這個心願倒是已經了結了。”

    他指了指頭頂盤旋的飛鳥冷聲道,“這種羽毛幻化的殺手我要很多,勞煩閣下派遣過來了。”

    烈青陽一直沒插上話,剛要開口卻被滅滄瀾直接拉了個轉身,斜着身子踉蹌跟上道,“做……做什麼?”

    滅滄瀾頭也不回地拉着烈青陽一路走去,“當然是離開這兒了。”

    “就這樣?”烈青陽吸了口氣,皺眉啐聲道,“好一個無痕公子!這般小孩子心性,竟然能執掌神州三大宗門之一的‘樓臺煙雨中’……”

    “消消氣,他是個怪人,你跟他置氣他也感覺不到。”滅滄瀾這纔回頭微微一笑,忽然輕皺眉宇口中呢喃,看得烈青陽更是困惑地眨眨眼睛。

    滅滄瀾只覺靈臺有些震動,那些懸浮於靈臺之內的術法靈符發出了些微震盪的波光。彷彿有某種異感從進了“樓臺煙雨中”開始便一直累積,眼下化成絲絲詭異的真氣浮動。

    “怎麼回事……”滅滄瀾不動聲色地口唸低咒,法眼驀然血光一閃,只覺功體內有什麼東西不受控制地滑落出來,如同從高處落下一般直接頂到了經脈底端。

    滅滄瀾立刻翻轉右手,只見魔眼斑跡沉睡般合上着,周圍的黑紅色紋理卻是輕輕鼓動,甚至有一股飄渺花香透出了肌膚。

    “這是……”烈青陽也感覺到了滅滄瀾的異樣,湊過來看了一眼他掌心駭人的魔眼斑跡道,“滄瀾,你怎麼了?”

    “等等……”滅滄瀾平復了一下呼吸,側眸看定若有所思的無痕公子,一面暗施真氣將頂到魔眼內的氣勁拉了回去,心中暗暗盤算道,“那是已經被我化爲術法之力吸入靈臺的花瓣棋子……怎麼會突然被什麼東西牽引了一般衝出來?”

    好在這花瓣棋子不是什麼強力之物,眨眼間便被滅滄瀾不動聲色地拉回靈臺,血光微閃的法眼亦平復下去。滅滄瀾輕嗅了一下掌心內飄渺散出的花香,正是當日“落霞孤鶩”內無盡花海的香氣,千重夢那張清秀而又暗藏凌厲的面容倏然劃過眼前,不禁露出一絲溫柔微笑來。

    “只可惜眼下不是拜訪友人的時候……”滅滄瀾眼神一凝,側眸對無痕公子微微一笑道,“不打擾了,我們告辭。”

    無痕公子繞動着一束淡金色長髮,只見那兩個少年的背影已然快被水霧埋沒。就在那兩人即將一步踏出兩面巨大鵝卵石組成的通路之時,無痕公子磁性而又慵懶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天玄宗內沒有溫泉的話,爲我準備上好的花瓣浴水倒是也可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