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52章 公子無痕衣悠然論世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52章 公子無痕衣悠然論世事下字體大小: A+
     

    0252章 公子無痕衣 悠然論世事(下)

    “無痕公子……”滅滄瀾緩緩點頭,抽出烈青陽抓在掌中的那束紅髮道,“看閣下舉止清奇,我便知道你不是糾結紅塵之人。但是眼下我還是不知好歹地來此請閣下前往神州,天命宗主和江盟主各有不便,自然是你這同爲神州頂尖宗門的主人前去主持局面了。”

    “呵,說話這般滴水不漏。”無痕公子趴在臂彎內,只露出一隻俊秀的黑瞳看定滅滄瀾道,“看你年紀輕輕,怎麼像是已然經歷了諸多世事一般?”

    “倒是沒有經歷多少,只此一件便已足夠。”滅滄瀾驀然收起文雅笑意,瞳中冰冷的邪氣尖刺般射了出來,“閣下與天命宗主等人同爲頂尖名門,相交甚深,我的一切你應是早已知曉了。”

    “我只知曉了看得見的事實,你的內裡我可是半分不知呢。”無痕公子微微一笑,轉眸看了一眼面露困惑的烈青陽,擡頭一手撐起側臉一手輕撥水花道,“這位烈青陽少俠並不是神州人士吧?”

    “我……”烈青陽輕吃一驚,凝起一雙明眸彷彿心生波動,就連雄武的聲音也暗了幾分道,“對。”

    “我看你身上帶有奇異氣息……”無痕公子一眯雙眼,滅滄瀾猛然看見了那雙黑瞳深處幽暗的藍光,使他的瞳孔泛起了鬼魅般靈動的暗藍微光來,“像是‘九曲曼珠’的氣味,你來自山海大陸麼?”

    “想不到閣下這般瞭解。”烈青陽苦笑一聲微闔雙眸,抱臂點頭道,“沒錯,我來自山海大陸。‘九曲曼珠’是山海大陸獨有的奇花,其他任何境界都未生長,山海大陸出身的人或多或少都沾染着此種花香。但是這花香飄渺虛弱,不想閣下竟能感知得到。”

    說着烈青陽看了滅滄瀾一眼,後者眼中正瀰漫着深不見底的寒氣,喃喃微笑道,“就連這小子也從未察覺呢。”

    “就是察覺了,我也想不到那是山海大陸奇花之香啊。”滅滄瀾心中波瀾翻涌,卻是一壓心神將其壓了下去,轉眸看向無痕公子道,“眼下先不管這些。我們的來意已然說清,就看閣下定奪了。”

    無痕公子仍是悠然撩撥着水花,看定滅滄瀾眯眸道,“我每日非泡溫泉不可,天玄宗那裡可有?”

    “我在天玄宗住了許多時日,各處都已看過,沒有溫泉。”滅滄瀾毫不停息地答道,並不在意那無痕公子眼中一閃而過的微光。似是在暗驚這少年怎麼毫不猶豫地這般回答了,不想想這更是加深了自己不願前去的理由麼?

    “哎呀……”無痕公子沉眸靜默,驀然哈地笑開,連連擺動手指道,“我的規矩誰也不能破,若是沒有溫泉,我可哪兒也不去。”

    “喂!”烈青陽火氣上涌,一咬牙齒猛地放下雙臂道,“你若是真想泡溫泉,那就白天去了晚上回來泡,不是一樣的麼?”

    “我泡溫泉毫無定時,興致來了便一定要泡。若是身在天玄宗中,豈不是要跑死我了?”無痕公子彎起手指抵住側臉,如同欣賞小貓炸毛一般笑着看向一臉惱氣的烈青陽。

    滅滄瀾則負起雙手,有些無奈地看向空中瀰漫的霧氣道,“是啊,這可難辦了……”

    “你不是在想怎麼給他弄溫泉吧?”烈青陽來回看看這兩個城府深沉的人,他們面上俱是波瀾不驚的從容,甚至似在認真考慮溫泉的問題,而全然忘了人界眼下遭受的危機,不由一掌拍在滅滄瀾肩背上低吼道,“我也在人界闖了好些日子了,怎麼怪人全堆在一塊兒讓我碰上!”

    “我就是個怪人哦。”無痕公子哧聲一笑,身子慢慢下滑似是要完全浸入溫泉之中,“若是沒有辦法,那就不好意思了。”

    “你!”烈青陽幾步上前就要伸手拽住那無痕公子,身子已然在池子邊緣彎了下去,就在他的手即將接觸到水面的一瞬間,忽覺眼角邊血光一閃,滅滄瀾疾速伸手將他拉向一邊。

    就在兩個少年眼前,一團水花砰然炸散開來,每一滴水珠都冒出明晃晃的鋒利光芒,有幾滴已然狠狠擦過了烈青陽的側臉。

    雖是沒有破開傷口,但是烈青陽着實感覺到了一絲極度灼熱的燙痛,連忙摸摸刺痛的皮膚,手指上卻是沒有一絲血色。

    “好啊!”烈青陽愣了一下,驟然目露怒光反手握住劍柄,“看來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無痕公子則斜斜挑起一道目光,只留一雙藍光微閃的黑瞳在水面上輕輕一轉,聲音卻是毫無阻礙地從水下清晰傳來,“滅公子,我不得不說,與你相比這烈少俠才真正像個青春少年。”

    “看來閣下喜歡這樣的脾氣。”滅滄瀾倏然擡手拍了拍烈青陽的肩膀,卻是令後者一觸即發的身形放了下去。烈青陽側過頭去,只見滅滄瀾不動聲色地輕輕搖了搖頭。

    “滅公子,你聽好了。”無痕公子繼續緩緩下滑,整個人幾乎全部浸入那溫暖的水波之中,“若是讓我增派人手爲你調遣,自然可以……但是若要擾我泡溫泉,這可不行了。”

    “自然,在風雅門舊址與冥界一戰,若是沒有閣下派來的青衣殺手的話,還真是生死難料。”滅滄瀾在池子邊緣蹲下身來,一膝彎下一手輕搭笑道,“既然閣下不想出面主持局勢,我也不便一直要求,正好問問那青衣殺手的來歷。”

    “哦?”聽聞滅滄瀾這麼快就不再請求,無痕公子的身子緩緩浮上,露出一張水光溫潤的俊面靠在鵝卵石池臺上道,“那青衣殺手有何不妥?”

    “若我猜得沒錯,那些青衣殺手根本不是人身。”滅滄瀾歪歪頭,與無痕公子隔着一片迷離霧氣四目相對,“他們化身霧影的速度竟能快過我的法眼,需知現下我的法眼只有極高的術法紋路才無法捕捉。那青衣殺手又不是藉助術法化身霧影,因爲我半點術法之力的波動都未感覺到,因此只能想他們本來就是霧影之身。”

    無痕公子攏起一捧溫泉,輕輕灑在身上道,“那又如何?”

    “這就是他們能阻礙冥界噬人灰霧行進速度的原因吧?”滅滄瀾豎起一隻手指,如同老友交心般搖了搖道,“據天命宗主所說,此次冥界施放的攻勢乃是血藤與灰霧的配合,而那灰霧則是冥界秘術‘化虛之法’的精華。但是我們在風雅門舊址所遇到的灰霧,總覺不含‘化虛之法’的力量,因爲它只是食人骨肉,並不是從內化成虛空。”

    滅滄瀾想起那個被灰霧吞噬的天道劍盟劍者,他的身體一應不存,卻留下了一件殘破的衣衫,且灰霧瀰漫而過的空間並沒有發生化成虛空的扭曲,至少說明那灰霧與青蓮宗滅門當夜所出現的能吞噬時空的霧影不同,也就不是天命風流所說的“化虛之法”精華。

    可是爲何冥界用“化虛之法”的霧影攻擊,卻不用同樣的霧影防守?

    滅滄瀾心中壓下重重疑問,眼下先看定了無痕公子道,“可是就算如此,能阻礙腐蝕性如此之強的灰霧行進速度,那些青衣殺手也必定來歷不凡。”

    無痕公子默默聽完,一直藏在溫泉之下的手倏然一擺,將一捧暖水盡數潑向滅滄瀾。

    滅滄瀾輕吃一驚,身子輕輕後仰之時已被水花濺溼了衣角,看了一眼那些水花晶瑩閃爍的方向便轉過視線,仍是保持着身形輕仰的姿勢冷冷盯住無痕公子。

    “你倒是聰明。”無痕公子毫不在意滅滄瀾邪氣瀰漫的鋒利目光,一面輕輕撫摸着水光明潤的耳垂一面目視虛空笑道,“那些青衣殺手的確不是人身,而是我幻化出來的幻影。一般幻影是抵不住冥界灰霧那般的腐蝕之氣的,但是我的幻影卻不是普通之法凝成……”

    無痕公子驀然沉下眼眸,緩緩轉過冰冷目光看向滅滄瀾道,“不過要凝成那種有真人攻擊之力的幻影,我也要費一番功夫呢……就算如此,若是碰到真正的‘化虛之法’精華,恐怕也要栽個跟頭。”

    “原來如此。”滅滄瀾收回輕輕後仰的身子,順手捻起一顆細小的鵝卵石輕輕在掌心內拋掂着笑道,“無論如何,閣下用秘法凝成的人形幻影都能幫大忙,再爲我增援此種人手也是要的。只是我還是想問,那些人形幻影究竟如何凝成?”

    “這嘛……”無痕公子眸光一閃,悠然指定天際歪頭笑道,“來了。”

    “嗯?”滅滄瀾擡起頭來,忽聽烈青陽沉沉地喚了聲他的名字。

    “滄瀾,在那裡!”烈青陽將滅滄瀾拉起,一臂指向天空中斜掠而下的兩道飛影。

    一陣迷離香風席捲而來,滅滄瀾任憑紅髮被吹得微微散亂,眼神動也不動地看定那兩道倏然落地的飛影,絨羽拂動之時所特有的柔軟閃光點點現於眼前。

    兩個少年定睛一看,只見是一雙身姿華貴、絨羽火紅的飛鳥,似是鷗鷺又似丹鶴,靈動水眸如同永夜空中唯一的星辰一般,立在不遠處長頸相交甚是纏綿。

    “這是……”滅滄瀾腦中飛速回轉起看過的各類異獸典籍,卻是一時想不起這是何種飛鳥,眼下確實不自覺被那飛鳥的美麗吸引。

    無痕公子看了一眼輕摸下巴的滅滄瀾,還有那叉起腰來一臉困惑的烈青陽,如同叫開一場遊戲般輕輕吹了個口哨,那對火紅飛鳥倏然一立長頸似要動開身形。

    “這便是那些青衣殺手的來源,只是我這對寶貝不喜歡外人。”無痕公子將雙眸眯成細細的弧線,悠然趴在雙臂之上笑道,“若你們能纏得過它們,我還是可以考慮考慮去往天玄宗的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