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51章 公子無痕衣悠然論世事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51章 公子無痕衣悠然論世事上字體大小: A+
     

    0251章 公子無痕衣 悠然論世事(上)

    那女子盈盈燕語一落地,只見面前那兩個風姿卓絕的少年都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只是一個沉沉挑眉,一個張大了嘴。

    烈青陽咳地喘了口氣才合上嘴揚眉道,“泡……泡澡?”

    “是呀。”領頭的女子腰肢輕擺,轉身揮動水袖令衆女子讓開通路,俱是一般柔美的恭請手勢,“兩位公子快請進吧。”

    滅滄瀾看了一眼兩眼幾乎冒火的烈青陽,這小子又是被方纔的煙霧之力莫名甩出門來,眼下又是聽到這般令人哭笑不得的消息,恐怕心裡那團火已經頂到嗓子眼了。

    “青陽少俠,你消消氣。”滅滄瀾一步踏上花草纏繞的臺階,一面回頭笑着拍了下烈青陽的胸膛,“怎麼說我們也是來拜訪此地主人的,你這般一腦門官司可不行。”

    “喂,你是不是沒聽見她剛纔說什麼?”烈青陽雖是瞭解滅滄瀾萬事波瀾不動的性子,但是着實受不了,幾步趕在兄弟身旁並肩而行,一面忍不住反手指了指身後的女子,“她們主人在泡澡!有沒有搞錯,現在是悠閒太平的時候麼?怎麼……”

    不想那些女子已然盈盈嫋嫋圍了上來,如一團繁花般簇擁着兩個少年進了門去,烈青陽回手一指差點碰到那領頭女子柔嫩的素顏,不由趕忙收回手去一臉彆扭。

    滅滄瀾微微一笑,攬過烈青陽的肩膀低聲道,“你還記得天命風流怎麼說這人的麼?”

    “呃……”烈青陽按住嘴脣,一皺眉宇煩惱搖頭道,“不記得!”

    “他說此地主人始終未露面,純粹是因爲犯了懶。”滅滄瀾身邊擦過數名引路的女子,引領他們走過水露潮潤的青石地面,繞過錯落有致的江南樣式樓閣,一直走向煙霧朦朧的最深處。

    空氣中瀰漫着細雨般的潮潤水絲,似是隨時醞釀着一場冷雨般纏繞不去。一進到“樓臺煙雨中”建築深處,一片令人通體舒暢、只想好好睡上一覺般的纏綿霧氣又撲面而來,溫暖的水汽將兩個少年的衣衫都打上了淺淺的溼氣。

    烈青陽此刻卻是沒心思爲這愜意的霧氣放鬆心神,提起心來看定滅滄瀾冷光暗閃的紅瞳道,“這麼說來,此地主人根本就是不關心人界安危了?”

    “倒也不是。”滅滄瀾搖搖頭,驀然擡眼凌厲看向天際,只見水霧迷離的天空上倏然劃過一道青色霧氣,幻影般瞬間便沒了蹤影。

    但是那聲極短促的風聲仍是被滅滄瀾聽在耳中,他淡淡眯起攝人心魄的血瞳看向虛空低聲道,“若是不關心人界安危,他也不會派出那隊青衣殺手隨我們一探風雅門了。要知道那隊青衣殺手竟能化身霧影,阻礙那腐蝕骨肉的冥界灰霧真正的行進速度……”

    “哦……”烈青陽沉思點頭,卻是猛地頓住腳步差點往後一仰,拉住滅滄瀾的衣襟喚他回神。

    原來烈青陽方纔沉思邁步,不防前面引路的女子倏然停下,差點一頭撞在了人家柔軟的香肩上。滅滄瀾也轉回眼眸,只見這羣素衣女子停在了兩塊棱角圓潤的石頭之外,這兩塊石頭像是天然的兩扇門板,中間通路內正翻涌着溫暖潮溼的霧氣。

    這純白色的霧氣內帶着一絲飄渺香氣,但不是花香也不是女子常用的胭脂水粉,而是一種奇異的彷彿是某種凝結香露的味道。滅滄瀾輕吸鼻翼,甚至能想見發出此種氣息的東西應是晶瑩的膏狀,正軟軟地顫動着微光。

    那羣素衣女子分成兩排,那領頭的少女便靠近石頭邊緣躬身柔聲道,“公子,兩位貴客請來了。”

    “嗯……”這個聲音緩緩底飄出迷離霧氣,竟令滅滄瀾全身泛過一絲觸了電般的奇異麻癢。烈青陽更是皺起眉來,那聲音飽含着磁性,想來是風華朗朗的年輕男子,卻是那般慵懶而愜意,如同曬着午後冬陽的皮毛溫暖的貓。

    而且這聲音竟能瞬間撩撥起人心內放下戒備的鬆懈,只覺眼前即將出現一隻懶洋洋半睡半醒的小貓,只想溫柔撫摸撫摸它柔軟的皮毛罷了。

    忽聽滅滄瀾咳了一聲,伸手在烈青陽有些放空的眼前揮了揮,“青陽,回神。”

    “唔……”烈青陽輕吃一驚,連連眨眼按住兩面太陽穴,“這聲音……”

    “二位請進。”未等烈青陽想出所以然來,那領頭的素衣女子款款施禮,那道水霧瀰漫的通路就在兩個少年眼前。

    滅滄瀾走過那通路時擡起手來,蒼白竹指倏然劃了一下身邊的大石頭,那石頭表面極其光滑,卻又不是大理石那般的冰涼觸感,彷彿每一道細密紋路內都盈滿了溫暖的水汽。

    滅滄瀾搓了搓溼潤的指尖,微微勾起脣角道,“這麼大的鵝卵石。”

    “鵝卵石?”烈青陽與滅滄瀾並肩而行,輕揮手掌打散着面前氤氳不去的水霧。

    “對。”滅滄瀾輕輕含了含下巴,只聽粼粼波動的水聲清晰可聞,就在眼前水霧越發稀薄終究散成碎絲的一瞬間,一方巨大的清藍色水池倏然映入眼中。

    烈青陽上前幾步,環視着這片奇異洞天,四周皆是光滑閃光的鵝卵石,高高鑄成形態詭麗的柱子,腳下則是大片絨絨白花,如同飛鳥的羽毛般細細地拂過小腿。

    兩個少年面前那方清藍色水池內正冒着氤氳霧氣,深處連接着一道從天而降般的活水,似是挾帶了點點碎星的天河支流般碎光閃耀。

    鳥鳴婉轉、水霧迷離,在這一片愜意美景包圍之中,只見那清藍色水池內水光波動,一道人影悠然現身,交疊雙臂將下巴靠在池子邊緣,溼潤的長髮有些凌亂地遮住了一雙慵懶的黑瞳。

    滅滄瀾頓了頓,大方地向前走了幾步,就在極近地距離之內彎下身來看定那個趴在水池邊緣的年輕男子,一雙紅瞳內閃爍出點點逗弄小貓般的笑意,“閣下就是‘樓臺煙雨中’的主人麼?”

    “沒趣。”那年輕男子的聲音果然磁性充盈卻又慵懶魅惑,哼了一聲如同被吵了午覺的懶貓一般翻過身去,修長雙臂兩面伸開搭在池子邊緣上,用雪白卻是線條健碩的後背對着滅滄瀾。

    滅滄瀾一擡手,正好擋住了目露不爽幾步上前的烈青陽,搖搖手指輕輕做了個“我來”的口型。

    那年輕男子一面卷弄着淡金色的長髮,一面驀然睜開一線瞳光,斷然冷聲道,“不要靠近我的溫泉池。”

    滅滄瀾一停腳步,他已然快要站在了池子邊緣,此刻卻是負起雙手看定那男子線條挺俊的側臉道,“不知閣下爲何說我沒趣?”

    那男子笑了一聲,手指悠然撥起一片水花道,“我明顯就是此地主人,你卻非要再問一句,不是沒趣是什麼?”

    “哦……”滅滄瀾並不生氣,微微拖長了上癮輕捻紅髮道,“看來我慣常的一句禮數之語,倒是讓閣下心生不快了呢。”

    “……你就是滅滄瀾麼?”見那少年毫不動氣,竟在自己這般冷傲的態度下風度不改,那年輕男子不由得微微轉過肩膀,霧氣劃過他的黑瞳嫋嫋散開。

    “正是。”滅滄瀾一擡手指向烈青陽道,“這是烈青陽,我的好友。”

    “他爲何不向我致意呢?”年輕男子哼笑一聲,卻是沒有惡意,如同狡黠的兄長逗着倔強的弟弟一般轉眸看向烈青陽。

    烈青陽挺了挺後背,有些彆扭地瞪了那笑意慵懶的男子一眼道,“你不是都知道我叫什麼了麼?”

    “嗯……”只一句話間,那年輕男子便將兩個少年迥然相異的個性看了個通透,捧起一汪溫水輕輕抹在臉上笑道,“兩個人性子這般相異,相交卻好,倒是讓我吃了一驚。”

    “我看閣下與天命宗主也是迥異的性子,可是看去相交亦是不淺啊。”滅滄瀾淡淡吐出天命風流的名號,擡頭環視着這片溫泉池子笑道,“閣下好生悠閒,這般上好的溫泉果然是令人愜意的所在。”

    “你不會真的在……”烈青陽身形一轉,有些無奈地揪住滅滄瀾一束紅髮低聲道,“讚美他的溫泉吧?眼下人界那麼多事,他卻在這裡泡溫泉,他真的是神州三大宗門之一的主人麼?!”

    “自然是。”那年輕男子驀然開口,半身泡在溫泉內,白皙的上身如同靈敏的魚一般倏然一轉,側趴下身子饒有興致地看向那兩個少年,“我就是‘樓臺煙雨中’主人,‘絕芳不羣’?無痕公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