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49章 霧影隱奇招煙雨滿樓臺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49章 霧影隱奇招煙雨滿樓臺上字體大小: A+
     

    0249章 霧影隱奇招 煙雨滿樓臺(上)

    “樓臺煙雨中”之所以被稱爲人界神州中最神秘不可接近的所在,乃是因爲通往此處的路途迴環曲折,終年迷霧濃濃,且歧路甚多,一個不慎便會錯了方向。

    這是個稍有差錯便會越偏越遠的地界,但是此處美景會讓有幸到達的人大呼值得。誰人見了“樓臺煙雨中”的景色,便會錯覺走過的無數歧路都是考驗,最終到達仙境所在。

    “樓臺煙雨中”與天玄宗不同,天玄宗是氣象恢弘**的彩雲之巔,而“樓臺煙雨中”則是煙雲朦朧、恍如夢境的所在。風中總是充滿着潮潤而溫暖的水汽,朦朧霧影糾纏在漫天雲霞之中,建築皆是江南小築樣式,遠處是青山碧水,近處則是芳草遍地,並無繁花錦盛,卻不少鳥鳴妙音。

    一陣陣水波盪漾的聲音傳入滅滄瀾耳中,他凝眸看向面前未成一片的小築,每一處檐瓦上都波動着清亮的水光,彷彿整片建築都在水面上微微浮蕩。

    那水聲清靈飄渺,幾乎能想見似有清麗女子赤着冰雪般的雙足,緩緩地踢撥着水面。滅滄瀾不由微微一笑轉向烈青陽道,“人界美景真是不少呢。”

    “雖然這裡很漂亮……”烈青陽也不禁輕聲讚歎,連忙搖了搖頭豎起手指道,“重點是不是錯了?我們是來這裡找那個死活不露面的‘樓臺煙雨中’主人的。”

    滅滄瀾一撩衣襟當先走向大門,“我自然知道。”

    整片建築的入口是一扇芳草簇擁的高門,內中冒出着空山新雨後一般的霧氣,一股清涼潮氣四面散開,使得整片“樓臺煙雨中”的建築更顯得浮於水面般煙霧繚繞。

    烈青陽也跟了上去,兩個少年皆是身形挺拔俊秀的人,如同一明一暗兩道幻彩般直入那高門之中。

    只差一步便可踏入門內,滅滄瀾卻是倏然一收腳步,回手按住烈青陽的胸膛。

    只覺兄弟手上猛地開動一團真氣,烈青陽不由輕吃一驚四面環顧道,“怎麼了?”

    四周並無異樣,連鳥鳴的頻率都沒有一絲波動,不過是兩人已經走到建築近前,所立之地已被騰騰煙霧包圍罷了。

    滅滄瀾卻是歪歪頭,血瞳閃光似是放空一般微微浮動,也不看烈青陽地擡手抵了下嘴脣。烈青陽知道滅滄瀾的脾氣,總是莫名其妙地架起戒備,卻往往甚有道理,便也照樣一抵嘴脣輕輕點頭,雖然心內並不瞭解發生了何事。

    滅滄瀾凝起眉眼,身上的邪氣已經收斂許多,卻仍是有飛雪碎片一般凜凜的寒意從眸中射出。緲緲煙霧中有一絲奇異的波動,是那種極度溫暖的水汽,彷彿有一汪潔淨的溫水就在不遠,正微微波動着清澈的粼光一般。

    “嗯……”滅滄瀾仔細感應着這股氣息,這不是單純的水汽,內中蘊含着絲絲飽滿而又飄渺的氣勁精華,明明內蘊充沛卻又輕盈無比,竟像是個細小的精靈幻影一般,帶着些調皮意味地不斷撩撥着滅滄瀾的感官。

    偏偏在這種煙霧迷離的撩撥之下,滅滄瀾竟感覺到了絲絲愜意,是那種通身放鬆、盡釋疲累一般的悠然。他不禁眯起眼眸長長吐出一口氣,胸腔內頓時迴盪起一股溼潤清氣,一面擡手拉過烈青陽道,“你感覺如何?”

    “我?”烈青陽回看自己全身,撓頭間也不禁愜意地吸了一口氣道,“感覺很舒服呢……就好像是,怎麼說……”

    他一面活動着筋骨一面暗想措辭,滅滄瀾卻是不在意這個,搖搖手指笑道,“這種舒適之感卻非是迷魂,並不是什麼術法……是真正的令人愜意的舒暢。”

    “哦……”烈青陽有些迷茫地點點頭,擡頭看視這一片仙境之景道,“我倒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地方……我們進去吧。”

    只見烈青陽倏然收回眼神來,拍了滅滄瀾肩膀一下便不管不顧幾步上前,一步邁入了高門之內。

    就在烈青陽身形進入高門內的一瞬間,門周圍繞的芳草忽然嘩嘩然拂動起來,如同千萬片細小絨毛同時倒下,波盪開一片錯落有致的柔軟凹痕來。

    滅滄瀾猛地沉下眉目,那彷彿細小吮吸聲的沙沙摩擦連綿不斷,瞬間撥動了整個“樓臺煙雨中”的煙霧,只見這些似是暖水蒸汽又似江上薄煙的氣霧團團旋轉開來,繞成雲霞之形扯成千片,兩面分開分別撲向兩個少年。

    滅滄瀾立刻掐起法指發動血霧護身,天生輕盈無比的邪魔功體此刻卻感受到了一絲阻礙,那些煙霧似是在無影無形地往他的胸腔裡灌注沉悶的氣勁,每呼吸一下只覺心跳沉重。

    而烈青陽竟是眨眼間被生生堵了出來,那遊離柔軟的煙霧卻蘊含着不可捕捉的強力,似是一隻不可見的巨掌一般一把將烈青陽額頭後掀推出了門。

    烈青陽明顯感覺額頭被推了一下,就像是被人扔出來一般連連踉蹌後退,身後倏然劃過一道血影,是滅滄瀾瞬移身形將他拉過來穩住。

    滅滄瀾提起真氣,一股寒熱之氣迅速衝到各處經脈之中,更有極致寒氣涌入胸膛糾纏在那些煙霧氣勁之內,漸漸將阻礙心跳的沉重力勁驅逐出去。

    但是過程仍是難捱,滅滄瀾連連粗聲喘氣猛鼓胸膛方纔痛快呼出一口氣道,“好悶……”

    “喂,這是怎麼了……”烈青陽用力晃了兩下頭,使勁按了按額頭之後猛然回過神來,擡頭很是不爽地瞪視着那片沉靜小築,“誰把本大爺推出來的?”

    “你就那麼進去了,想來是主人心下不樂。”滅滄瀾恢復平靜的速度不敗給任何人,轉眼間已經平復氣勁微微笑開。烈青陽瞪了他一眼,咬牙又要邁步。

    “我還不信了!”烈青陽一挺後背,“千里霜華”驟然發出一聲低鳴,銀白色的流霜劍氣隱隱擴散而出,卻被純淨的煙霧統統埋下。

    滅滄瀾則立在原地,雙手負背,全神感受着大片煙霧中每一分氣勁,只覺無數遊絲倏然從四面八方飛掠而過,如同一場極快的捉迷藏一般。

    只聽幾聲急速倒退的腳步響,烈青陽又是被一股無形氣勁推了出來,這下真正惱了,一把拔出“千里霜華”劍氣橫掃,僅憑出鞘一瞬間的氣勁亦盪開了一片半透明氣流。

    他周身的霧氣刷然散開一圈,剩下絲絲碎影包圍着他的腳底,這明眸俊面的少年怒聲喝道,“我纔不管你用的什麼奇怪的法子,你就是這樣隨便把人扔出去的麼?!”

    這般類似嘲弄的對待烈青陽可受不了,倒轉劍鋒反握於手,奮臂一拋劃開飛速旋轉的劍氣光暈。

    半空中旋轉的“千里霜華”如同一團疾速轉動的流星一般,不斷將濃厚的煙霧逆向攪動開來,卻是不能將其完全打散,四周仍是充盈着無處不在的霧氣。

    嗡嗡劍鳴的震動之下,此處的清越鳥鳴卻是半分沒有打破,就連煙霧中那醉人的舒適愜意之感也沒有被殺氣替代。

    就像是操控着這些雲霧的“樓臺煙雨中”主人,正身處於深深的樓臺之內微笑與兩個少年戲耍一般。

    感受到這般隱隱的用意,滅滄瀾不由冷冷勾起脣角暗道,“此處主人倒是好興致,人界如此狀況還能這麼悠閒……我可就沒有那麼心懷闊大了!”

    滅滄瀾足下猛地一旋,一片血霧騰騰掃開將他託舉入空,那血色甚是扎眼,不斷擴散着狼煙般暗黑色的氣流,將身週一片溫暖煙霧生生逼退。

    難以掩蓋的凌人邪氣勃然而發,滅滄瀾眼中血光閃動,法眼內延伸出數道黑金色光紋,微微鼓動着察看這片煙霧的內裡。

    果然這片煙霧非是術法,因此內中並未顯出術法內裡的走向,只有一片通透的純白暗暗涌動。然而煙霧深處的氣勁又是真實的,已然將那身形雄武的烈青陽輕易地推翻了兩回。

    滅滄瀾騰身半空,只能感受到千萬絲細小的氣勁不斷遊離,便一擡下巴眯起法眼笑道,“與天命風流的手段很像,將招數隱於煙霧之中,叫人看不清內裡。不過……”

    他驀然舉起蓄勢已久的右手法指,手臂上華麗的術法花紋倏然蔓延開數道黑金色妖光,眨眼間便衝到了指尖扯開細小鞭子,“若是我逼你現形呢?!”

    大片煙霧被黑金色妖光猛然逼退,那細銳的光影鞭子嗖嗖劃過空氣,如同噴吐毒汁的蛇一般不斷扇動。滅滄瀾靈活控制着手中妖光,足下一踏斜斜下劃而去,“青陽,過來!”

    烈青陽正控制着一團流霜劍氣,奈何那煙霧乃是極致柔軟的縹緲之物,一時竟和劍氣兩兩糾纏,猛聽得滅滄瀾喚聲便咬牙飛身。

    “沒道理,我的劍氣乃是至烈之性,怎麼會連一層雲霧都破不開?”烈青陽甫才落身便連連跺腳,他發了怒氣之時全身更盈滿了一股烈烈雄氣,竟真將滅滄瀾足下法陣震盪了幾分。

    “望雲山……”滅滄瀾猛然想起拜訪白雲樓之時的情景,那望雲山下的陣法雖然也是借雲霧之形佈下,但是眼前煙霧的確全無術法紋路,乃是最簡單而最隱秘的武學氣勁隱於期內,甚至能憑此想見那主人悠悠然輕彈氣勁與他們糾纏的模樣。

    “對了!”烈青陽卻只聽到了滅滄瀾所說的“望雲山”三字,目露明光雙拳一捶道,“就像破開望雲山的迷幻陣那樣……”

    “這根本不是術法。”滅滄瀾冷冷打斷,他的邪魔功體所控制的法眼能將術法和武學區分開來,術法紋路和武學氣勁皆能感應得到。眼下這層層煙霧中蘊含的的確是純粹的武學之力,完全區別於術法的詭譎,乃是登峰造極的飄渺無形。

    “就不能用同樣的方法……”烈青陽連續被無形之力甩出來兩次,心中早就憋下一口氣了,不由撞了下滅滄瀾的肩膀輕聲催促。

    “抓不到氣勁真正的所在,就連術法之力也不知道往哪裡擊打!”滅滄瀾自有一套戰法,盲目亂打最是不可,應是看準一切攻勢的法門給予攻擊,方纔是最妥當的戰術。再不濟也要像夜中對付冥界夢魘道之陣那般,有清晰的攻擊對象施放武力才行。

    “好!”烈青陽將“千里霜華”狠狠劈向身後,賭氣梗了脖子道,“那我們就在這兒耗着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