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48章 山海尋醫行邪者會異人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48章 山海尋醫行邪者會異人下字體大小: A+
     

    0248章 山海尋醫行 邪者會異人(下)

    說着,天命風流風度翩翩地轉過身來,一手負背一手在前,微微躬身道,“他也是不小心中了冥界的迷魂之法,方纔打亂了滅公子的計劃。”

    “大哥!”天命風雲眼看自家兄長給那個邪氣逼人的少年行禮,不由心頭一抽皺眉道,“我已經說過了……”

    “你不要說話。”天命風流眸光一轉,僅從眼角露出點點寒光便令天命風雲收了聲。但滅滄瀾還是感覺有一絲不甘的目光刺在了自己的後背上,脣角一勾擺手請天命風流起身。

    “只能說夢魘道的噩夢之陣的確厲害。”滅滄瀾看定天命風流那雙溫潤的淡黑色眼眸道,“不僅能極快地消磨氣勁,還能使人心迷惑和絕望……也難怪你家二弟眨眼便不能自控了,便是我也在那陣中頭暈眼花呢。”

    “嗯?”天命風流眯起眼睛,笑了一聲道,“滅公子這般的邪魔功體,應對一切幽冥之物都有天成的抵抗力纔對啊。”

    “但是有時候……”滅滄瀾拖長了尾音,卻是搖搖手指不再繼續,心內幽幽冒出一聲嘆息道,“卻抗不住那些回憶……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好不容易纔做到了心如止水,竟是這麼容易就被那噩夢之陣撩撥起來了,冥界的手段確實非凡!”

    見滅滄瀾不再繼續,天命風流便負手轉身,繼續與滅滄瀾雙肩相隔互不相看道,“我已經向整個神州發佈消息,請名醫來爲江盟主尋求醫法。但是眼下看來沒有太多時間了,所以……”

    他微微一挺肩膀道,“我要親自走一趟山海大陸恭請前輩。”

    “山海大陸?”滅滄瀾的太陽穴又是嗡聲一響,似是這個毗鄰神州卻必須通過奇妙通路才能到達的地域有何特殊意義,竟是在腦中刮開了一片呼呼作響的風暴,不由立刻擡手重重按住跳動不止的太陽穴。

    “對。”天命風流也不問滅滄瀾怎麼了,只是沉下眼眸專心看他按住太陽穴的動作,“山海大陸異人甚多,不似神州只專注於武學術法之類,還有許多精通奇術的前輩。雖然眼下形勢不穩,我此時離開神州恐有不妥,但是……”

    天命風流驀然微笑道,“爲了好友不得不走一趟。神州之事便要拜託滅公子了。”

    “我?”滅滄瀾擡起頭來,手指一伸推開太陽穴道,“神州兩大名門,一位主人倒下,一位主人遠行,倒是要我這個陌生人來主持局勢,恐怕多有人心中不服吧。”

    天命風流穿過滅滄瀾的肩膀掃了天命風雲一眼,搖搖頭道,“難道因爲有人不服,滅公子便要推脫麼?”他一傾身靠在滅滄瀾耳側道,“這可不像滅公子的做派呢。”

    “自然,我的做派就是隻要想做便做,哪裡顧得誰不待見我。”滅滄瀾哼笑一聲,退開一步道,“天命宗主已經安排好了你不在之時的事宜吧?我需要隨時都可調動的人手,冥界昨夜雖然又受我們一次攻擊,但是不日恢復是肯定的。”

    “我已全部安排好。”天命風流從腰間解下一枚雕玉送到滅滄瀾眼前,“這是我的信物,見物如見人,滅公子可以憑此物調動神州聯盟任何人手。”

    “總是藉着天命宗主的面子,這如何好意思?”滅滄瀾接過那枚精緻的雕玉,來回轉動仔細看視,驀然轉向那邊三個人笑道,“這是你們家族的信物麼?”

    天命風雲和天命斷燭對視一眼,皆抿了脣不說話,卻是天命蓮華款款上前,纖纖玉指解下腰間一枚玉佩託於掌中道,“天命家族的信物皆是雕玉,只是我們四人所雕之物各有不同。滅公子所拿的大哥的雕玉,便是一隻玄鳥。”

    “玄鳥……”滅滄瀾捻起系在雕玉上的絲絨,轉向門口迎光拎起,果然見那上面雕刻的是一隻紋理繁複的玄鳥,口中所銜的九穀穗子也栩栩如生。

    天命蓮華將雕玉又系回腰間笑道,“大哥命格非凡,將會給整個人界帶來福澤,就像上古之時爲人帶來穀物的玄鳥一般。”

    “那……”滅滄瀾的背影靜默一瞬,轉頭難得地露出了毫無邪氣,只有滿滿古雅風度在內的笑容來,“天命姑娘的玉佩上雕刻的是什麼?”

    天命蓮華微愣一下,轉頭看了一眼神色不動,眼神卻已變得深沉的天命風流,便回頭款款笑道,“鴛鴦。”

    “求得佳緣的意思麼?”滅滄瀾將雕玉握在掌中,但見天命蓮華雪顏微紅,卻仍是落落大方地搖了搖頭。

    “天命家族的人不會拘泥於佳緣良偶之類的事。”天命風流淡淡開口道,“我們承襲天命,心繫天下,並不是小家行徑。三妹的鴛鴦乃是代表女性所有美好之物,是陰陽之中最完美的陰性。”

    “原來如此。”滅滄瀾毫不在意天命風流語中淡淡的嘲諷,那風度翩翩的男子果然帶着高貴家族的傲氣,連滅滄瀾一句善意的玩笑都不能放過去,只因這關係到家族玉佩的真正含義。

    天命蓮華含笑點頭,腳踏蓮花般輕身走回,驀然回頭道,“若滅公子不介意,以後喚我蓮華就好。”

    “哦……”滅滄瀾被那柔光瀰漫的眼神刺了一下,彷彿有無盡蓮香撲面散開,便轉頭看了天命風流一眼道,“我想這不算失禮。”

    “滅公子做事一向瀟灑,何時顧過禮節?”天命風流一撥雪白長髮,將頭上玉冠輕輕一正道,“我會以最快速度趕回,在此期間請滅公子在此主持事務。自然,神州三大名門一下走了兩位主人也不可,萬一傳出去會更加動搖人心,所以……”

    “你是說‘樓臺煙雨中’麼?”滅滄瀾眉眼一沉,在掌心內輕輕轉動撫摸着那塊雕玉笑道,“我還正想去拜會一下那位神秘的主人呢。要知道,‘樓臺煙雨中’派來的青衣殺手竟能阻止冥界那詭異霧影的行進速度,而其他東西一旦接觸到那霧影,全都是立刻就被吞噬的命。”

    “若是他的話,確實能做到。”天命風流微笑點頭道,“只是那並不像滅公子所想的那般簡單,也難怪那小子不願常常使用。”

    “話說回來,眼下天道劍盟和天玄宗主人都不方便,那還真是要請出‘樓臺煙雨中’的主人來此主持局面。”滅滄瀾將雕玉反手掖入腰帶中,“這樣我也不會落得個外來之人篡奪權力的名頭了。”

    “滅公子要親自去‘樓臺煙雨中’麼?”天命風流微微挑眉,恍悟一般曖昧一笑道,“還是你要順路去拜訪故人?”

    “天命宗主,你這副模樣……”滅滄瀾身形瞬移,倏然出現在天命風流耳邊道,“我很容易理解成你在吃醋。”

    天命風流輕咳一聲,搖手笑道,“說笑了,我不過是想到夢兒的‘落霞孤鶩’與‘樓臺煙雨中’相去不遠。”

    “可是眼下並不是拜訪故人的時候。”滅滄瀾琢磨“故人”二字,不由心中泛起一陣波瀾:那雲阡陌也是天機子的故人,卻相念不能見;那欲歡顏也是江愁餘的故人,卻下手狠如刀。

    自己也有故人,就在昨夜困入夢魘道之陣中時還不斷閃過眼前,帶給自己的是現下還連綿不斷的太陽穴震痛。

    想及此,滅滄瀾不由眯起眼睛道,“‘樓臺煙雨中’主人始終未曾露面,但是形勢所迫,我也不得不違背主人想要隱遁的心思去請他了。”

    “隱遁?”天命風流苦笑一聲,輕拍滅滄瀾的肩膀道,“滅公子,你只信我這一句:他只是單純的犯懶罷了。”

    “嗯……”滅滄瀾心覺有異,乾脆一撩衣襟向前走去,“事不宜遲,我這就趕往‘樓臺煙雨中’。若那位主人有何癖好,天命宗主現下就與我說明,免得我碰了禁區。”

    “滅公子如此寒傲之人……”天命風流似是疑惑又似嘲諷地說了一句,便被滅滄瀾冷冽側過的眸子堵住了後面的話。

    “既然說了是拜會,就要懂些規矩。”滅滄瀾驀然收回眼神中鋒利的刺光,一面拉了一直站在一旁憋着氣的烈青陽過來,“到底有沒有,天命宗主?”

    “倒是也沒什麼禁區。”天命風流按住嘴脣想了想,突然舉起一隻手指笑道,“只不過那裡全都是美人,一個男子都無,只希望二位不要覺得不自在纔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