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47章 山海尋醫行邪者會異人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47章 山海尋醫行邪者會異人上字體大小: A+
     

    0247章 山海尋醫行 邪者會異人(上)

    滅滄瀾驀然睜開眼睛,血瞳內閃爍着漠漠寒光,正看見了頭頂暗紋華貴的淡金色飛簾。

    原來是懸掛在牀邊的簾子被風輕拂而起,一片晨曦特有的清爽之氣徐徐吹來,內中夾着一縷幻覺般的鳥鳴。

    騰騰雲霧通過了四面洞開的門窗之後化爲遊絲,掠過牀腳將華麗的雕木暗紋摩擦出點點潤光來。滅滄瀾迎着這清爽氣霧坐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閉目凝神,自覺氣息已經平復,唯有受到過劇烈衝撞的太陽穴仍是微疼。

    他掀開飛簾下了牀去,眼前是一片清靈晨光,魚白色霧影從最遙遠的天際流散開來,一片片細小的絨羽混合在霧氣裡,乃是黃金鳥最純粹的金色羽毛。

    滅滄瀾一面按着有些散亂的紅色長髮,一面揚手抓住了一隻羽毛捻在指間,驀然輕嘆了一氣道,“不管怎麼想,昨夜還是我們吃虧了。”

    “滄瀾!”未等滅滄瀾的自語落地,只聽遠遠一聲清朗的呼喚穿破雲霧,身形疾劃所盪開的流風反向吹來,倏然將滅滄瀾手中的絨羽吹走。

    滅滄瀾一步跨出門外,正好看見烈青陽那張雄氣勃勃的臉呼地貼了過來,“你沒事吧?”

    滅滄瀾笑着將烈青陽輕輕推開,他滿面擔憂的樣子十分純誠,“我睡得太久了麼?”

    “倒不是。”烈青陽見滅滄瀾還是慣常的模樣,用寒磁的聲音說着冷冷的玩笑,便也放心地鬆了口氣道,“昨夜打得太激烈,你連續發動傀儡術還有魔光,我還真擔心你今天起不來牀。”

    “能想我點好的麼?”滅滄瀾苦笑一聲,一動肩膀才感覺到隱隱的痠痛,不由按住肩膀輕輕活動手臂暗想道,“體力耗得這麼厲害……那個夢魘道的噩夢之陣能消磨體力、迷惑心智,再配合上只要包圍便可吞人骨肉的灰霧,這次倒是真的棘手了!”

    正想間,滅滄瀾的後背便捱了烈青陽一個輕掌道,“我們去前廳吧,他們都在等着。”

    “衆人都恢復了麼?”滅滄瀾負起雙手,足下雲霧漫漫,眼前彩霞飄飛,魚白光輝將這個一身邪氣的少年全身打上半透明的光彩,看去恍如精緻的神像一般。

    “差不多。”烈青陽摸了下巴道,“幸好昨夜突圍得及時……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江前輩,他還是沒有醒來。”

    “嗯……”滅滄瀾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烈青陽,輕拍他的肩膀笑道,“沒事,江盟主修爲高深,只是暫時被制住了而已。畢竟……”

    他眸光一冷,血瞳幽幽地凝視向虛空,“那個欲歡顏可是在他的體內種下情鬼了呢。”

    “在江前輩體內……種下情鬼?”烈青陽吃了一驚,一面跟上輕身疾走的滅滄瀾一面急急問道,“你說是那個欲歡顏乾的?”

    “自然,我感應過江盟主體內附着的鬼影,氣息與欲歡顏的情鬼分毫不差。”滅滄瀾目光沉冷道,“情鬼屬於黃泉之物,江盟主畢竟是陽間人身,被陰氣直接附着血脈自然會受到侵蝕。眼下必須儘快找到解除這些情鬼的方法……”

    “……用真氣逼出來如何?”烈青陽皺起眉宇,驀然眸光一亮抓了滅滄瀾臂彎道,“江前輩體內真氣雄厚,如果可以催動的話……”

    “不行。”滅滄瀾乾脆地打斷,幾乎把烈青陽噎得臉色一白,“鬼影已經附着了江盟主的血脈,窒堵住了各處經脈,真氣發動不起來不說,那些鬼影隨時都會鑽向更深處。”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天玄宗偏殿,此處正是安置江愁餘的所在,門前佈滿了流霧狀的護衛,糾纏在天頂上的絲絲白雲也隨時都可化出人形來。

    滅滄瀾一步踏入,沉沉轉眸看向烈青陽道,“我想這就是欲歡顏對江盟主的報復吧。”

    “爲何?”烈青陽狠狠一跺腳,這副義憤填膺的模樣直接現於殿內衆人眼前,個個都暗自納悶這少年怎麼上來就發了火,“那個女人一定看準了江盟主是人界正道棟樑,所以才急於除去!”

    滅滄瀾看了烈青陽一眼,又目光深沉地掃了一眼身後那些氣勁旺盛的流霧笑道,“你可以這麼想。”

    一絲疑惑掠過他的心頭,化成點點血光融在他的紅瞳之內:天玄宗護衛每個人都修得了化身爲霧之法,但是昨夜在夢魘道陣法中卻全然無法使用,看來是那陣法困惑人心的同時亦阻礙了其人一部分強招的發揮,真可謂是將對手實力消磨到最小極限。

    “做的真徹底……”滅滄瀾冷笑一聲,轉身走到衆人中間,“絲毫不給對手餘地,做得就像當日屠滅青蓮宗一樣乾淨!”

    一想起青蓮宗之事,滅滄瀾的太陽穴又嗡地一聲疼了起來,他立刻擡手按住額角輕揉道,“在夢魘道之陣中一想到青蓮宗的事,止都止不住了……”

    “滅公子,你還好麼?”忽聽天命風流溫雅聲音就在耳邊,滅滄瀾輕睜雙眸便見天命家族四人都在,只是那天命斷燭站得靠後,似是將自己全身埋入陰影一般不願上前。

    而天命蓮華則和天命風雲並肩而立,那宛如剔透冰雪一般的女子正款款對滅滄瀾微笑,眸中清光一如出水白蓮。

    “天命姑娘,”滅滄瀾對天命風流輕一點頭,便轉向天命蓮華道,“阿蘿呢?”

    畢竟有男女之分,因此天玄宗將青蘿與天命蓮華安排在了一處。好在兩人情同姐妹,青蘿叫天命蓮華“姐姐”二字時幾乎能甜得軟人心窩,滅滄瀾倒也未曾太過擔心。

    “她有些着涼,在房內休息。”天命蓮華輕合雙手,眼波如絲般看向滅滄瀾,“她年紀小,雖是功體不錯但仍是氣力不足,我已安排好將她照顧周全,還請滅公子不要見怪。”

    “無事,生病傷痛人人皆有。”滅滄瀾點點頭,只覺那彷彿出水清蓮一般的女子眼波極深,如同被煙霧籠罩的一片浩瀚星河,內中不知隱藏着何種溝壑,眼下卻先避開天命蓮華的溫柔笑顏轉身道,“江盟主還是毫無起色?”

    “沒有。”天命風流回答乾脆,是那種烈青陽最看不上眼的淡然。在烈青陽看來,滅滄瀾與天命風流兩個站在一起,一個邪氣深重似海,一個溫雅不動如山,都像是沒有人心一般萬事不驚。

    若是遇事冷靜還好,但是摯友有難現於眼前卻還是這般局外人似的模樣,烈青陽便是真心不理解那天命風流的心中所想了。

    感應到少年鋒利目光,天命風流倒是也習慣了烈青陽對自己的敵視,並不在意地轉頭微微一笑,便同滅滄瀾一同走到江愁餘牀邊,還有幾步距離之時便擡手攔下滅滄瀾道,“這裡布了一層法陣,與滅公子的邪魔功體恐有對衝,就站在這裡吧。”

    “哦?”滅滄瀾微微挑眉,擡手凝起一段血紫色魔光,輕輕一碰面前空氣。只見純淨無波的空氣內突然盪開一片波紋,如同投石入水般激起環環漣漪,下鋪地面上接天頂,將江愁餘所躺的雕牀嚴密守住。

    捻了捻指尖傳來的刺痛,滅滄瀾微微笑道,“天命宗主面上不甚關心,還是爲好友做得這般周全了。”

    “好說。”天命風流手掌一揮,空氣中的波紋便立刻消失。天玄宗的一切都是那般乾淨而隱秘,護衛隱在雲霧之中、法陣藏於空氣深處,都是一眼不可見便陷入其中的高妙陷阱。

    “江盟主體內所種的乃是前風雅門門主欲歡顏操縱的情鬼,雖然不是不可破解的東西,要命的是堵住了他全身血脈,完全附在了他的體內。”滅滄瀾一收笑意,直奔正題寒聲道,“現在要趕快想出妥善辦法將那情鬼逼出,否則……”

    “在那之前……”天命風流擡了擡下巴,與滅滄瀾一樣全都不看對方,目光落在江愁餘身上,彷彿一切話都是說給那個並無神識的人聽的,“滅公子,我聽風雲說了昨日戰況……我替他向你賠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