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8章 寒風永夜天棋局謎無限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38章 寒風永夜天棋局謎無限下字體大小: A+
     

    0238章 寒風永夜天 棋局謎無限(下)

    見他說話時也不看自己,烈青陽暗忖滅滄瀾是不是又起了什麼奇怪的主意,只得摸了下巴道,“他的表現也太平靜了,再怎麼說這寒山盟也毀了大半,盟主也變成了那個樣子……”

    “他應該怎樣,又哭又叫纔是正常?”滅滄瀾哧聲一笑,血瞳中卻是毫無一絲笑意,猛地躍起身子凌空一轉,修長手指如鬼影般在夜色中劃開一道白霧。

    他動作太快,瞬間又落在地上。烈青陽發了一愣,連忙一步趕上去看定滅滄瀾的指間,“這是……”

    “黃金鳥。”滅滄瀾輕輕揮動了一下指間夾着的細羽,那柔軟羽毛通身是華貴的金色,在這般沉寂的暗夜中依然發出點點光芒。

    “……怎麼只有一隻羽毛?”烈青陽捻過那隻羽毛細細看視,滅滄瀾卻是揚手一彈,就着烈青陽的手裡將那羽毛彈飛入空,受到一股氣流衝擊的羽毛立刻在空中猛旋開來,大片溶影波盪而起。

    烈青陽後退一步,微張了嘴道,“這是……死亡幻影!”

    “對,黃金鳥之羽獨特的記憶能力。”這種能力已然在天命風流的天玄宗大殿內見過一次,滅滄瀾立刻回想了起來,倒是烈青陽甫經詭異一戰,眼下腦筋稍稍有些不清楚。

    只見波盪在兩個少年頭頂上的溶影內中現出映像,乃是已經看過的冥界屠殺之景,血藤灰影配合無間,前者平地捲起如同樹妖怒揚的刺枝,後者則鬼魅般不知所來,所過之處不僅帶起了血藤更加瘋狂的生長速度,還能瓦解被包圍其中之人全部的氣勁。

    滅滄瀾但見那映像中無數人影在這灰霧中頹然倒下,哪怕前一刻還在奮力揮舞刀劍也全然無用。映像漸漸化入灰白,發出滾水澆在冷鐵上一般的嘶啦啦的聲響,一聲輕爆團團散開,化成塵埃飛向夜空深處。

    烈青陽已然看得胸膛鼓動,轉頭見滅滄瀾伸手夾住那緩慢飄落而下的細羽,不言不語一臉沉霜,忍不住地咬牙厲聲道,“你都看見了吧,這就是神州聯盟給我們的訊息!快走!”

    滅滄瀾還是一言不發,轉身便高高踏起血霧,一陣邪氣漫漫的血色流風瞬間染紅了蒼白色月影,亦染紅了烈青陽眼角餘光。

    “這至高傀儡術……”滅滄瀾迎風擡起頭來,憑藉法眼天賦的路途記憶辨別方向,拉了烈青陽迎頭衝向迴轉天玄宗的方向,“終有一日,我要掌握它的最高奧義!”

    少年的心中鼓動出一片愈發強烈的對力量的渴求,如同久旱的大地急待一場甘霖一般。

    烈青陽則是無法看透滅滄瀾眼中的沉霜,他心中也自有一段心事,便是在寒山盟中對滅滄瀾一閃而過的恨意。似是恨他性子邪寒,又似是惱他太過沉靜,竟是有一種恨不能破開他的胸膛看清他到底所想何物的衝動。

    烈青陽從不曾有過這般悸動,迎風猛搖其頭強令自己清醒,狠狠咬牙啐聲道,“亂想什麼!”

    滅滄瀾正全力架住身法,一片魚白正從最遙遠的天際緩緩瀰漫而來,似是夢境般迷離不清。畢竟這夜空太過深沉,如同永遠破不開的黑暗一般令人心寒。

    猛聽得烈青陽一聲惱然的自言自語,滅滄瀾倒是微微吃了一驚轉頭笑道,“你說什麼呢?”

    這一側頭,滅滄瀾的火紅長髮被吹得散亂紛飛,濃密的髮絲層層糾纏遮住他的修羅玉面,旋即又拂散開來,如同不斷變化的幻影般現於烈青陽眼前。

    烈青陽心中一沉,反而被滅滄瀾再熟悉不過的寒磁聲音更加挑起回憶:“刀山火海”中無法控制衝向滅滄瀾的劍氣,以及方纔在寒山盟中那直刺心頭的恨火……這一切像夢境般紛亂不堪,卻又是真實得令人不敢回想。

    “他是我兄弟啊……”烈青陽長長吸了一口氣,仰頭看向已經瀰漫到頭頂的魚白,那純淨的光華漸次將身後的黑暗越逼越遠,彷彿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法門一般令人全身清明。

    彷彿隔世一般,烈青陽真覺一股久違的光明之感蕩徹全身,正好在這奇異明光的籠罩下舒緩真氣,壓住功體內的震動平復氣息,“天要亮了麼……”

    “青陽……”就連貼在耳邊的滅滄瀾的聲音都變得遙遠,烈青陽微微睜開眼睛,忽見身週一片霧氣迷離,滾滾流雲纏繞千條瑞彩,彷彿已然一步登仙。

    “青陽!”滅滄瀾重重拍了一下烈青陽的後腦,差點將他身法打亂直接拍得趴下去。

    烈青陽“哎喲”一聲,揉着後腦瞪視滅滄瀾吼道,“你做什麼?”

    “我們回到天玄宗了。”滅滄瀾一頓身形,輕身立在血光法陣上向下看去,只見一片天宮般的華美建築聳立在重雲疊霧之間,若有似無的絲絃之聲如仙樂般隱在魚白光輝裡。

    “……啊!”烈青陽揉揉眼睛,環顧四周只見毫無夜色,竟是在不知不覺間就遠離了那個詭異的寒山盟,不由兩面一攏頭髮大口呼氣道,“這麼快?我記得去的時候似是飛了許久……”

    “嗯……”滅滄瀾法眼微微鼓動,暗暗擡起右臂的術法花紋仔細看視,只見那華麗惹人眩暈的圖紋似是發生了某種變化,顏色更加飽滿如同鼓脹欲裂的花瓣。

    “那本‘乾坤密鑑’四聖書之一的修煉秘籍……”滅滄瀾緩緩擡眼,冷眸盯住仙境般雲霧繚繞的天玄宗建築,“似是能將空間時間以神秘之法飛速轉換……莫非這種能力已經進階了?”

    右臂上的術法花紋如同糾纏的藤蔓,正在漸漸生長成毒性強烈卻又絕美無雙的繁花。

    “顧不得了。”滅滄瀾咳了一聲,拉着烈青陽飛身下滑,一路破開層層雲霧,驀然冷笑道,“希望天玄宗那些善變雲霧之形的守衛不要再動手了,麻煩。”

    說話間兩人已經落至地面,只見天玄宗與寒山盟似是晨與夜的兩個極端,此處似是永遠處在黎明初起的時刻,魚白光輝照耀着流雲騰霧,清冽之風正像是清晨第一縷清新空氣一般。

    “有人來迎接我們了。”滅滄瀾立定身姿,輕輕舉起手中那隻黃金鳥羽毛一吹,那羽毛便輕旋着一路飛劃,遠遠落到對面一道人影手中。

    只見那道人影揚手抓住羽毛,背上搖動的劍穗發出風鈴般的微聲,雪白衣衫和長髮都幾乎與魚白光輝一色,幾乎令人以爲他就是流霧之身。

    烈青陽張望了一眼,又見別處再無動靜,不由抱臂撇了嘴道,“天玄宗的待客禮也真是……”

    滅滄瀾輕笑一聲,一面向前走去一面揚聲道,“怎麼,天命宗主何須親自來接?”

    天命風流立在雲霧之中,半身仍在數級臺階之上,但見滅滄瀾二人走到身前,方纔幾步走了過來,將那隻黃金鳥羽毛猛地捏成粉末。

    就在滅滄瀾眼前,天命風流一張秀氣面容好似冰雕,捻動手指任憑那羽毛粉末劃過那邪氣少年的眼瞳,溫潤聲音此刻卻是毫無溫度,“滅公子,爲何這麼遲?”

    滅滄瀾一挺肩膀,微微揚起劍眉道,“我耽誤了許久麼?”

    “相隔不過一日有餘,算來倒是不久。”天命風流微微一笑,驀然前傾身子極近地盯住滅滄瀾的面容,“但是差點趕不上見江盟主最後一面,這可算是有點遲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