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7章 寒風永夜天棋局謎無限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37章 寒風永夜天棋局謎無限上字體大小: A+
     

    0237章 寒風永夜天 棋局謎無限(上)

    聽聞此言,獨行客緩緩擡起頭來,半面面容遮在陰影之下,他的腳下就是不知是死是活的寒山夜鍾。

    而寒山夜鍾旁邊則是雙飛影的屍體,已然被斜斜削去了上身,一片整齊撕裂開來的血肉冒着血腥的熱氣。

    滅滄瀾待煙霧散盡,便將這副形景盡數收於眼底,冷冷環顧四周只見狼藉遍地。回想方纔碎石亂舞的形景,想來是這幫人急急躲避之時未曾防備,那手段差了些的雙飛影便被碎石削開身體,連全屍都未能留下。

    心中城府洶涌瞬間明瞭事實之後,滅滄瀾卻是一動不動地盯住獨行客陰沉的眼睛,轉頭輕呸一口吐出脣間的凝血,“多謝你的提點,獨行客俠士。我已經按照你的話吸收了血嬰冤魂和傀儡術法門,只需將其調息出來便可掌握,省去不少修煉時間。”

    他轉頭與烈青陽對視,露出一絲殘酷微笑道,“這下能趕得上冥界那幫雜碎的攻勢了。”

    “真是榮幸。”獨行客慢慢咧開嘴角,森白的齒光內透出點點血色,乃是方纔天崩地裂般的動搖之時拼力提起真氣撕裂的血色,“能爲保衛人界奉獻一臂之力,寒山盟三生有幸。”

    而烈青陽則撓撓側臉,眼見此時氣氛頗爲不對,寒山盟成了什麼模樣他可是親眼所見,雖然這是寒山夜鍾用毒計不成反傷及自身的報應,但是被那幫人全算在滅滄瀾頭上也不是沒有道理。

    眼下滅滄瀾卻是和那個冰冷如同沒有人心的獨行客兩面對峙,甚至彼此都在微笑,一人血瞳深寒,一人半面陰影,真實神色一分也看不透。

    心知烈青陽心中不適,滅滄瀾一向理解這性子直烈的小子看不慣這般對峙的戲碼,便笑着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們走。”

    “……啊?”烈青陽剛從令人窒息的安靜氣氛中緩出一口氣來,便見滅滄瀾抱了青蘿回身便走,一隻修長的蒼白手指反向朝自己勾了勾。

    “方纔某人急得不行,說是恐怕很快就會收到傳訊的黃金鳥了。”滅滄瀾微微頓住身形,側過一隻冰冷的血瞳道,“青陽,怎麼你現在反而不急了?”

    “我……”烈青陽噎了一下,回頭看定獨行客等人,只見他們通身煙塵,血色染透了大半衣衫,卻是動都不動如同失了活氣,任憑那剛剛與血嬰大戰一場摧毀了大半個洞天的滅滄瀾離去。

    環顧了一眼支離破碎的寒山盟洞天,烈青陽只覺一股不祥預感死死抓住心頭,不由猛走幾步抓了滅滄瀾臂彎道,“就這麼走?我總覺得……有些不大對啊。”

    “有何不對?”滅滄瀾微微一笑,順着烈青陽的視線轉過頭去,似笑非笑地盯着獨行客等人,做出恍悟般的神情輕聲“哦”了一聲,“你是說他們麼?人家纔沒空管我們,要照看那個半死不活的盟主呢。”

    “雖然這麼說……”烈青陽也知道三分那獨行客的性子,想來是冰冷堅硬的人,只看眼下實事而不過多計較其他。就算他心中已將這筆賬算在滅滄瀾頭上,眼下也不是動手的時機,畢竟那個失了半條命的寒山夜鍾還有一口氣,不能就這麼撂下。

    “青陽。”滅滄瀾輕輕伸手在烈青陽眼前打了記響指,勾勾手指抓了他的肩膀輕推過去道,“我們沒有時間了。”

    聽得滅滄瀾的聲音微微有些急促,那若有似無的滾燙起伏甚是微弱,但烈青陽還是聽到了,心中更覺有異,但已然顧不得地發動身法,同滅滄瀾兩人疾速飛奔出去。

    他們面前便是坍塌了一部分的出口,黑幽幽如同野獸僵硬張大的吞噬之口。但見兩個少年一句話也不再多言,直接身形如飛沒入黑洞之中,一直挺立如同冰雕的獨行客方纔緩緩放下肩膀,有些不穩地踉蹌步子向前走去。

    只見他彎腰一把撿起一隻彎鉤,它已然碎了尖頭,成了半面折斷的廢品,而另一隻則早已碎成數段躺在地上。

    獨行客好似打量屍體一般嘖嘖翻動着手中彎鉤,惋惜地長嘆一聲道,“你怎麼會選擇跟上古邪魔功體之人做生意呢,盟主……他多可怕啊。”

    “獨、獨行客……”身後傳來水煙波顫巍巍的聲音,他本來就忌憚修爲高於己身十數倍、卻又詭異地總是隱藏實力的獨行客,眼下更是鼓足了勇氣纔敢結巴開口,“我們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獨行客側過身來,冷眸看向那片破碎一地的棺槨碎片。只見那血浪噴涌而出灑在地上的凝固紅色閃爍着微光,一股妖異的極其細小的咔咔聲從遠處傳來,像是緩慢生長的藤蔓不斷抻斷細小的枝葉,漸漸纏繞成風雨不透的死牆。

    “盟主交給我的任務,我已經完成了啊。”獨行客回身蹲在趴於地面呼吸微弱的寒山夜鐘身旁,如同撫摸寵獸一般輕輕捋順他雜亂的頭髮,眼中掠過一絲神經質般的溫柔光華,“請滅滄瀾來此,復活我們那位死鬼少主……可是怎麼辦呢,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水煙波眼看獨行客這副模樣,真正是一句話也不敢說了,和秦通幽兩人肩並肩向後退去,烏白嘴脣不停顫抖。

    “說到我們那位死鬼少主……”獨行客動作變得很慢,帶着極度悠閒的滿不在乎的氣息,四面看去不見異狀,便幽幽轉過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瞳看定水煙波二人笑道,“要小心點呢,屍煞是最神出鬼沒的東西,不一定什麼時候就……”

    一絲陰狠的閃電掠過獨行客的雙眸,稍縱即逝如同幻覺,“突然出現在身後哦。”

    這句話彷彿是一個暗黑色的警告,冥冥中引動了寒山盟外無盡夜空上一道驚雷。

    此時正飛身行至寒山盟外夜空之下的滅滄瀾二人驟然一停,方纔那雷聲來得太過詭異,幾乎直接刺入心底,不由全身泛起異樣的酥麻來。

    滅滄瀾血瞳冰凝,擡頭望向毫無慾雨之意的夜空,只有一聲悶雷憑空滾過,不由皺起眉宇暗暗道,“這雷聲……好生不祥!”

    “嘶……”烈青陽剛從悶熱的寒山盟洞天出來,不防這外面的夜色竟是冷如永冬,想來眼下也不過晚夏節氣,怎麼會有一股小小細針般的刺痛寒意不斷鑽入肌膚?

    “阿蘿,你冷麼?”滅滄瀾輕輕拍打着懷中青蘿的後背,將她翻轉過來低頭一看,方纔發現小姑娘已然貼着自己的胸膛睡去。慘白月光之下,青蘿清秀的小臉如同去了皮的果仁一般溫潤閃光,但是卻顯出更深刻的森冷的青白來。

    “她睡了?”烈青陽湊過來摸了摸青蘿的小腦袋,嘆了口氣道,“難爲這小丫頭了,折騰了這麼一通……”

    “看來我們在寒山盟內許久了。”滅滄瀾點點頭,仰頭看向無邊夜空,對着那滾滾寒風吐出一口邪熱吐息去,“來時是黑夜,現下依然是……要麼就是此地同風雅門一樣,壓制了時間的流轉。”

    “不管了,總之我們趕快離開這裡!”烈青陽自打踏入寒山盟的地界便全身不適,眼下更是扭着刺痛的脖子抓了滅滄瀾便走,“我們得把寒山盟的一切都告訴神州聯盟,這幫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尤其是那個獨行客……”

    滅滄瀾正要發動身法,驟然感應到什麼一般仰頭看天,蒼白月光正好傾灑在他的身上,看去就像永夜之時在斷崖上唱月的狼王,“獨行客怎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