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5章 魔瞳收血嬰星河旋黑洞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35章 魔瞳收血嬰星河旋黑洞上字體大小: A+
     

    0235章 魔瞳收血嬰 星河旋黑洞(上)

    “滅滄瀾!”“哥哥!”烈青陽和青蘿兩聲驚呼疊在一起,卻立刻被旋起的烈風颳得粉碎。只見滅滄瀾的身形轟然砸在那片飛砸下來的碎石之下,大片魔光被飛揚塵沙打得模糊。

    空中一陣崩爆之聲,只見那天頂繼續崩塌,無數碎石紛紛砸下。在這一片兇猛的飛沙走石中,只見無以計數的幽靈人臉呼嘯狂飛,拖長的尾部散開滾滾陰氣,嬰兒哭聲更加震天動地。

    那個四肢極短的小小肉團輕輕鼓動,緩緩展開四肢浮在一團血光之中,那血光上下浮動,一股溫熱腥氣撲鼻散開。

    那模樣像極了孕育在母體中的胎兒,而那個肉團確實是一個小小嬰孩,卻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迎風伸展,血肉鼓動的身子瞬間長大數倍。

    他的腦袋更是膨脹氣囊一般高高漲起,完全與身體不成比例,高聳的天靈上青筋閃爍,腐臭血流緩緩滑下,沿着一雙沒有眼皮、只有一雙血脈青黑的圓滾眼球淋漓灑落。

    “這可糟了!”烈青陽大睜雙眼,一把按住飛身就要上去的青蘿,猛地將她轉了個圈推入身後,“你別動,我去!”

    說罷,烈青陽猛地拔出“千里霜華”盪開劍氣,如同流霜碎片般尖銳的劍氣四面橫掃,鏗然打中一旁獨行客的腳底,迫使他連連後退數步。

    “你們誰都不許靠近她!”烈青陽橫劍擋身,一聲高亢劍鳴如同白虎昂首長嘯一般震盪而出,他狠狠瞪了一眼獨行客,方纔飛身迎面衝向那片幽靈血風。

    “嗯……”獨行客只見一道飛影疾閃而過,幽幽轉頭看定青蘿,只見那小姑娘全身散發着一股清氣,乃是氣勁飽滿而輕靈的氣息,但是顏色卻十分怪異,明明是清澈的色彩卻總像是蒙了一層若有似無的灰塵。

    那種灰暗的色彩一見便覺心中沉冷,竟是不自覺地生出一種頹敗之感來。獨行客搖搖頭,驅散這股詭異之感後退幾步,反而是更離那孤身而立的小姑娘遠了些,一擡手示意那三名護法也不要動,口中喃喃道,“用不着說,我可不敢靠近呢,這股奇異的氣息……”

    此時烈青陽已經一步飛入半空,“千里霜華”劍光噴耀,電光石火飛迸開來,無數片旋轉劍氣橫衝直撞,瞬間劃開身前大片幽靈。

    但那幽靈乃是無形無質的黃泉之物,眨眼間便又化爲煙霧重聚成形,且俱是嘴巴大開大合瘋狂呼喊的形狀,迴環混響的嬰兒哭聲衝撞得烈青陽一陣陣頭暈。

    那些隱約合成細小嬰兒之形的幽靈驟然換了方向,劃開逆向風聲疾奔而去,差點將烈青陽一束黑髮也反向扯開。烈青陽痛喝一聲,架起真氣高高飛衝,立住“千里霜華”單膝跪在烈氣騰雲之上。

    只見那頭顱奇大的血影全身鮮紅,與眼睛相比顯得極小的嘴巴不斷顫動,發出綿綿不絕的咯咯笑聲,似是瘋狂顫抖的錘子不斷擊打鐵質一般,竟是笑得全身顫抖,巨大頭顱搖搖欲墜地頂在扭曲的肉身之上。

    他伸出兩隻小手,青筋團團扭動如同即將破殼的蟲卵,那大片幽靈便統統環繞在他的雙手之上,如同孩子掂動心愛的玩具一般上下躍動。

    烈青陽更覺眩暈,他的純澈功體本來就被此種邪異之力壓制着,更不用說傾身投入其中了。心中猛地一揪,烈青陽忍住噁心立身回沖,眼前正是大片碎石飛砸的方位,身上的真氣護罩不斷被砸出劇顫。

    “滅滄瀾!”烈青陽嘶聲高喝,猛地翻轉“千里霜華”向上直指,以劍尖爲軸頂出一片金紅色氣霧,每一寸霧氣都閃爍着鋒利寒光,向上猛衝而去頂住繼續下砸的碎石,頓時在半空中盪開一片力道迅猛卻被死死卡住的震顫來。

    烈青陽的聲音在這片震顫中全然埋沒,卻仍是扯着嗓子四面亂喊,然而他腳下只有一片剛剛被大塊碎石砸得凹陷的粉碎裂痕。

    就在烈青陽的“千里霜華”劍氣出現裂縫的時候,只聽一聲轟響,地上那塊碎石從中央爆開,四面刮開無數碎片。波及之大甚至立刻砸到了遠處獨行客等人眼前,衆人立時各起真氣向後飛退,饒是這般飛快還是被砸中了數處。

    只見一道血影從蓬勃煙塵中電衝而出,一片魔光如蛟龍般層層纏繞,瞬間頂入烈青陽的劍氣之中,將一整片天頂轟裂的碎片猛地反向頂回,在極窄的空間內四面橫掃而去。

    一陣颶風貼着烈青陽頭皮猛刮而去,他不禁立刻一縮頭頸反手握住“千里霜華”,一把扯住滅滄瀾的衣襟吼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

    滅滄瀾反手拍拍烈青陽的手,輕輕抹去脣邊血痕笑道,“開玩笑,我怎麼會這麼容易出事?”

    “喂!”只見滅滄瀾立刻退開身形飛劃而去,正是衝着那頭顱巨大的血嬰衝去,烈青陽一聲急喝飛追而上,“不過也真是邪門了,你那件衣服怎麼總是半點破損不見?”

    “嗯……”滅滄瀾自然知道,他身上這件華麗的血紋黑袍不管是烈火焚燒還是勁風撕扯,都連一寸破開的線頭都未起,仍是冰寒柔軟如人皮般貼在身上,眼前不由得又劃過雲阡陌清麗面容,“眼下顧不得了!”

    猛一回神,那血嬰龐大的臉面已經貼到了滅滄瀾眼前,一雙腐爛般的血青色眼球光禿禿地鼓動着,無神看向滅滄瀾二人的模樣竟有幾分純真。

    這無知無識的模樣就像是連牙牙學語都沒來得及的嬰孩,外事一概不知,只知專注地拋掂着手中的玩具。而那玩具正是千萬條交纏悲吼的幽靈,嬰兒哭聲如傾盆暴雨般劃開鋒利氣流。

    滅滄瀾猛地一頓身形,身周血光環繞蕩起流風,“這就是那血浪中嬰兒冤魂的結合體……那傀儡術法門之力已與其融合,必要一併吸收了才行!”

    烈青陽的身形如烈火般倏然閃過滅滄瀾身側,抓了他低聲喝道,“我做什麼?別又讓我呆在一邊!”

    滅滄瀾在毒風血雨中露出一絲邪氣微笑,攬住烈青陽的肩膀高飛衝出,轉身將他推到身後道,“用你的劍氣支撐我!”

    心知滅滄瀾連番苦戰起勁不足的烈青陽立刻動手,但是甫一發動“千里霜華”那極度熱烈的劍氣之時卻覺不對,揚眉朝滅滄瀾喝道,“怎麼支撐?這劍氣太烈了,不是和你的功體相斥的麼?”

    猛然想起冥界“刀山火海”那一幕,烈青陽手中劍氣竟是殺意凜然地朝自己撲來,半分不能控制,如同兩人是你死我活的宿敵一般,滅滄瀾不禁輕挺雙肩,冰雕般背對着烈青陽道,“將你的劍氣蕩成風暴,頂住我別讓我摔出去就行了!”

    “就這樣?”烈青陽狠狠一咬下脣,此時他們對面那個無知無識的血嬰終於有了反應,小嘴一張拉開脣齒間黏稠的鮮血,一股直欲將人頭腦倒拔掃淨的氣波轟然衝出,便是他那極度刺耳的嬰兒哭聲!

    “呃!”就連滅滄瀾也一時經受不住,他離那血嬰實在是太近了,立刻捂住雙耳飛身後退,一氣將烈青陽撞得後退十數步停在空中,兩人一前一後被重重毒風包圍,“青陽,快點!”

    “好!”烈青陽明眸緊閉,倒轉“千里霜華”豎直擋在身前,雙指並起一路從劍柄劃至劍尖,烈烈劍氣立刻將他的手指破開血花,卻阻不住他以天生靈感發動劍訣。

    那太過疾速而無法聽清的劍訣卻似是與“千里霜華”天命相連,只見烈青陽驟然一睜明眸,一聲沉喝將“千里霜華”高高拋入空中。

    在一片劇烈風暴中,“千里霜華”旋轉上衝的弧度竟是半分沒有受到影響,立刻在烈青陽頭頂旋成一片劍氣風暴,金紅色飛影層層糾纏着流霜般的冷銀金光,轟然盪開一片激盪風雲罩住兩個少年。

    滅滄瀾只覺身後熱氣勃發,如同噴薄的熔岩般將他攏入其內。這股微微與功體相斥的烈氣眼下卻是最好的支撐力,他立刻蕩起全身能感應到的所有寒熱之氣合於雙手之內,拉開一團電光轟鳴的血紫色魔光。

    只見他兩手只見拉開一團滾滾翻涌的氣柱,內中交叉飛旋出寒熱風暴,迎風炸散開來化爲無數血光。那血嬰仰面看定這個邪氣無雙的少年,歪歪頭更是笑得全身顫抖,在無盡的咯咯笑聲中,那兩片巨大的幽靈之團浪潮般洶涌衝出。

    鬼嘯震天、慟哭動地,單憑這撕裂的魔聲就足以將人神識打破,逼人慾瘋。而滅滄瀾卻是心如冰川目射寒光,憑藉身後劍氣風暴的託舉猛一蹬身,高高衝入那大片幽靈之上,一個倒翻如同扎入水中般鑽了進去。

    烈青陽大驚失色,幽靈浪潮攻到眼前都不避開,那小子怎麼反而跳進去了?心神一動,手中拼盡全力控制的“千里霜華”也開始扭曲,此時一聲斷喝衝入心頭,“別分神,青陽!你的劍氣風暴現在和那些幽靈兩面對峙,要是散開就被它們佔盡上風了!”

    “呃……”烈青陽猛然回神,看來滅滄瀾投身幽靈風雨不透的包圍中還是沒事,便連忙放下心來仰面向上,將全部真氣源源注入那飛速旋轉的“千里霜華”之中。

    劍氣風暴電芒激閃,果然壓制住了那幽靈浪潮繼續擴大的勢頭,而那巨大的血嬰已然握緊了兩隻肉拳,咯咯笑聲漸漸變成極度憤怒般的嘶喘聲,如同巨大的牙齒在瘋狂碰撞。

    “魔啓?足生烈火,喝——!”只聽滅滄瀾一聲邪喝猛地衝出幽靈浪潮,如同一把生滿鋸齒的刀鋒般四面猛劃,呼啦啦將無數幽靈統統劃成粉碎煙霧。那煙霧狂嘯着衝上高空,一時卻是難以再聚成形,滅滄瀾具有讓無形無質的幽冥之物都粉碎開來的力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