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4章 迷魂攻心術血棺藏冤魂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逆世邪尊 - 0234章 迷魂攻心術血棺藏冤魂下字體大小: A+
     

    0234章 迷魂攻心術 血棺藏冤魂(下)

    烈青陽和獨行客兩人都愣住了,死盯着滅滄瀾比劃着屍體高度的動作,而另一側已然快走到滅滄瀾身側的青蘿則是生生停下了腳步,一直糾纏在心底的恐懼劇烈衝撞着對哥哥純真的愛慕,將她一心撲到滅滄瀾懷抱之內的心意打壓了下去。

    滅滄瀾左右看了一眼一臉蒼白的他最重要的兩人,閉眸自嘲般地苦笑一聲收回手來,“也就是說,這片充斥棺槨的血浪,都是來自各處被戰爭毀滅的遺地搜刮來的死嬰身上?”

    “沒錯。”獨行客明顯感覺側頸邊的劍鋒猛地貼近,一偏頭頸冷笑道,“看來你抑制不住要取我性命了啊,烈少俠。”

    “你們這幫……混蛋!”烈青陽猛地擡起埋在陰影中的雙眼,內中閃爍着點點奇異的水光,一把抓住獨行客的頭髮死死揪過來吼道,“那些都是嬰兒……都是嬰兒啊!都已經死了,你們還要這麼做麼?!本大爺現在就剖開你們的胸膛看看,你們到底長沒長人心!”

    話音未落,烈青陽翻過“千里霜華”那冰硬的劍柄,閃電般啪地擊中獨行客側頸。獨行客剛扔了武器,又抵不住烈青陽這般盛怒之下的氣勁,立刻痛喝一聲撲翻在地,然而眼中的冰冷卻是絲毫未減。

    眼見地上那人仍是面容寒冷地仰面盯向自己,眼中毫無一絲波動,烈青陽更是極怒攻心,倒轉“千里霜華”劃開一片金紅色劍氣,冷銀和烈金兩色融合的氣勁如同潮水般涌入劍尖,呼嘯一聲直刺向獨行客胸口。

    就在離獨行客胸口還有一寸的時候,烈青陽只覺全身氣勁都被頂住,猛然轉頭瞪視手控一團魔光頂住自己劍尖的滅滄瀾道,“滄瀾,你還能分得清是非麼?這幫傢伙做過什麼事,你剛纔不是沒聽到!我每次都順着你這怪異的性子,這次不行!”

    “我們不能因爲外人的事自己打起來吧,青陽?”滅滄瀾身形一轉,留下一團魔光壓住寒山夜鍾顫抖伏地的身子,自己則傲然擋在烈青陽與獨行客中間,高舉右手利爪將“千里霜華”掰上頭頂,“眼下寒山夜鍾已瘋,修煉傀儡術精純之力的事要落在這盟中第一護法身上,你若殺了他,人界交給我們的事怎麼辦?”

    “這……!”烈青陽腦中一聲轟鳴,與滅滄瀾極近地雙面相貼道,“你是說要我忍下這口氣麼?”

    “你若實在忍不下,我也不攔你。”滅滄瀾輕嘆一聲,放開利爪閃身讓開,指定地上的獨行客道,“你現在可以動手。”

    烈青陽仍是高舉着“千里霜華”,鋒銳劍尖寒芒四射,卻是蓋不過他眼中洶涌的浪潮。

    “動手啊,青陽。”滅滄瀾垂下利爪,青黑色的粗糙肌膚微微鼓動,“我們再去找個方法煉出傀儡術,只是不知道冥界能不能等我們煉好了再來!”

    烈青陽僵直立身,驟然狠狠閉上眼睛飛身上旋,一個倒旋將手中劍氣轟然劈出,重重撞向身後那片粗糙洞壁。只聽一聲爆響,甫才落定了些許的煙塵又飛揚而起,瀰漫出血色與昏黃混合的煙霧來。

    滅滄瀾緩緩轉身,看定烈青陽劇烈喘息的身形道,“青陽,你記住:我們兩個是兄弟,不要因爲外人的事自己亂了起來!”

    烈青陽粗喘着轉頭,不知是恨意還是凜然的目光落在滅滄瀾身上。這是他那雙雄武純澈的眼睛裡第一次露出這般陰暗的光,雖是一閃即逝,但還是觸動了滅滄瀾的心頭。

    “快讓他說出傀儡術修煉之法!”烈青陽吞了吞嚥喉,猛地將“千里霜華”翻轉數週插入背上劍鞘,“我們沒有多少時間,恐怕很快就會接到神州聯盟的黃金鳥了!”

    他吼得毫不客氣,如同一個桀驁少年厲聲喝退擋路的陌生人一般。滅滄瀾微微一挺後背,竟是不敢細想烈青陽方纔眼中掠過的一絲奇異恨火,轉身扯起獨行客的衣領道,“你聽到了麼?”

    “盟主已經惹上了你,我可不敢再加上一個神州聯盟。”獨行客苦笑一聲,順勢貼近滅滄瀾那雙魅惑紅瞳,哪怕心頭幾乎被震懾開裂都要強忍着說完,“不過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完全對江愁餘和天命風流那樣的老狐狸投誠比較好!”

    “嗯……”滅滄瀾輕皺眉宇,竟是露出了一絲彬彬有禮的溫潤笑容,卻更加令人戰慄,“多謝提醒,現在廢話可以結束了。”

    他猛地直接將獨行客提起來甩了出去,直直推向那血棺炸碎的方位,回身一腳將那雙彎鉤遠遠踢飛,舉起右手獸爪緩緩彈動道,“說吧。”

    “傀儡術一步精純的法門就在這裡。”獨行客揉揉留下鮮血的側頸,甩甩手上的血珠道,“盟主將傀儡術的修習法門煉化出來,化成氣勁融入了這血棺之中,就看你還能不能將它重新凝聚吸收了。”

    滅滄瀾冷冷盯住那破碎一地、腐血橫流的方位,“直接吸收法門氣勁,也就是可以跳過具體修煉的步驟了……寒山夜鍾盟主真是貼心,爲我準備得這般周全。”

    地上匍匐的寒山夜鍾似是感應到了少年投過來的一絲冰冷目光,微微動了動殘破的手指。

    獨行客無奈地看了一眼不成人形的盟主,讓開幾步指定那破碎棺木道,“你若是有本事將那血流中的怨氣集合起來,傀儡術法門就任憑你吸收!但是我要告訴你,這法門之力已然與血浪中的死嬰冤魂融爲一體,你若要吸收它,就必須同時承受冤魂的鬼氣!”

    “說完了?”滅滄瀾已然走到獨行客身旁,一揮獸爪將他輕推到一邊,那巨大的爪子幾乎不出力也能掠開一陣風聲,順勢在這片風聲中逆向回縮,發出一陣血紫色魔光迅速縮小,最終大片青黑色肌膚全部收入掌心魔眼之內。

    滅滄瀾將那緩緩睜眨彷彿疲累欲睡的魔眼舉到眼前,握起五指發動寒熱之氣,將周身血脈灌滿那種冰寒灼熱極致糾纏的快感,“這未必不是好事……若是能吸收了那死嬰冤魂的鬼氣,我就能適應冥界那無處不在的黃泉之氣,再與那些雜碎對戰時便會少了功體的壓制!”

    而他身後的青蘿眯着有些泛紅的眼睛,似是剛剛哭過一般露出奇異的悲色,緩緩向她的哥哥走去,卻被烈青陽攔了下來一把抱在身側。

    “阿蘿,現在不要靠近滄瀾。”烈青陽見青蘿咬着嘴脣清淚盈盈,搖擺着嬌小身軀便要掙脫,立刻蹲身下來按住她的肩膀安慰道,“聽話,你哥哥好不容易將你帶來這裡,逼出了阻礙你功體恢復的煞氣。所以……你也不要給他添麻煩,眼下的事十分重要!”

    “我……”青蘿驀然睜大眼睛,清澈的淚水終於滾落而出,“我已經成了……哥哥的麻煩了麼?”

    “我的大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烈青陽呸了一聲,連連輕打着自己的側臉笑道,“總之阿蘿你先不要上去,我來保護你。”

    “青陽笨蛋……”青蘿吸了吸鼻子,低下頭去的時候雙眼內掠過一絲濃重的陰影。

    此時滅滄瀾已經重聚起一片寒熱之氣,憑藉邪魔功體無上的恢復速度,他已經從方纔與那屍煞之身的寒雪飛激烈碰撞的震動中恢復七成,足下血光噴耀,詭異陣符緩緩擴大將他託入空中。

    紅髮飛揚間,滅滄瀾額心硃砂印爆發出一團火舌般的紅光,將身下那片本來就血色極深的棺木碎片照得更加刺亮,法眼灼灼生光從中抽出每一寸氣勁。

    只見滅滄瀾雙手運轉,呼嘯魔風挾帶滾滾血色盪漾開來,將地面上半凝固的血光統統倒拔而起,那些破碎的棺槨碧玉亦飛了起來,劃出陣陣尖銳的風聲。

    時間彷彿倒流一般逆向而來,只見那些碎片血光在空中艱難地上升着,如同放慢了百倍的記憶一般緩緩旋轉,似是被什麼巨大力量死死壓住。

    衆人目光全都盯在滅滄瀾身上,那邪氣凌人的少年血發飛揚,雙手魔光上下翻飛如驚濤駭浪,但是內中鼓動出的氣勁之聲極爲怪異,如同尖銳的撥絃被不斷彈動一般,一股哭泣般的寒風陣陣席捲。

    當一地碎片血光統統凝固在半空包圍了滅滄瀾之時,那極力壓制少年氣勁的詭異力量突然一聲轟動,從虛空內盪開一片逆旋的半透明血色圓弧,劇烈震動間飛迸出大片幽靈人臉,卻是在風中疾速伸展成形。

    滅滄瀾猛地睜開血瞳,只見一片最大的幽靈人臉發出震碎耳膜一般的尖嘯,已然衝到了鼻翼之上,上下一聲猛扯撕裂開來,一個四肢極短彷彿環抱身軀的小小肉團猛然現身。

    同一時分,空中盪開駭浪般的巨大嬰兒哭聲,彷彿有千萬個嬰孩齊聲嚎哭,直接震碎了滅滄瀾頭頂的大片洞壁,一片飛舞碎石猛地照準他的天靈砸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