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3章 迷魂攻心術血棺藏冤魂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33章 迷魂攻心術血棺藏冤魂上字體大小: A+
     

    0233章 迷魂攻心術 血棺藏冤魂(上)

    寒山夜鍾顫抖着越過滅滄瀾身側看去,只見方纔劇烈撞擊炸開的氣流掃破了大片洞壁,一片煙塵飛舞間火光崩閃,根本看不清寒雪飛的所在。

    “雪兒……我的雪兒……”寒山夜鐘被滅滄瀾那巨大利爪頂住下巴,一寸也不能低下,只得高仰着頭艱難伸出手臂,似是要隔空抓住他那無知無識、全身破碎的屍煞兒子。

    滅滄瀾冷冷側目,只見寒山夜鐘的手微微顫抖着勉強探過自己的手肘,便輕輕一揮手臂將他的手格開,揚手抓了他的衣領猛地拉近,“寒山夜鍾盟主,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至於寒雪飛,你不必擔心……”

    少年猛地一沉眉眼,紅瞳**出怒氣凜冽的寒光,“屍煞不屬六界輪迴,難定生死,你還不知道你造出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吧!”

    寒山夜鍾失神地緩緩搖頭,將下巴靠近滅滄瀾道,“我不管,他是我的兒子……”

    滅滄瀾抿脣點點頭,一把拖起寒山夜鍾蹭在地上,毫不留情地劃開一道破裂碎土,一路將他拖至那塵沙飛揚的撞擊之處。

    獨行客剛想動身,側頸上的劍光卻是發出一聲鏗鏘的低鳴,烈青陽一把控住他的肩膀令他轉身看視,卻不令他動彈一步,“別耍花招,我的‘千里霜華’不是小孩兒的玩具。”

    “你……”獨行客被這烈烈殺氣震住心神,勉強吸氣道,“好小子……”

    烈青陽則冷哼一聲盯住滅滄瀾的背影,數十步之外的青蘿已架起一團清氣,憑着滅滄瀾方纔留下的絲絲血霧支撐着真氣立在當地,緩緩平復着呼吸。

    此時滅滄瀾已將寒山夜鍾一氣拖到那凹洞之前,即使如此近的距離之內視線仍被大片揚沙遮蔽。寒山夜鐘被那邪氣絕寒的少年拽在手內,艱難地喘息着,眯起眼睛想要穿過這片煙塵看清寒雪飛的所在。

    “哼……”滅滄瀾看也不看寒山夜鍾,心中也知他眼下的形貌,便輕睜雙眼鼓動起一團血光,不動任何指形便催動出一團寒熱之氣衝出手掌,從掌心魔眼內砰然炸散開一團血霧,席捲而上衝破了層層煙塵。

    煙塵散盡,一片細小沙石不斷撲打着滅滄瀾二人的臉面。而滅滄瀾任憑臉龐被劃出細細血口也傲立不動,猛然鬆手將寒山夜鍾扔在地上,漠漠擡手指道,“自己看吧。”

    寒山夜鍾如同四肢動物般撐起身子,狂亂而又急切地向前爬去,一步磕進了地面凹痕之中,整個身子重重向下一墜。

    在他狂急的搜尋之下,眼前仍是隻有一片撞碎的岩石,以及在破碎煙塵間瀰漫的腐腥血色。他奮力扒開每一堆微微鼓起的碎土,手掌瞬時破裂開來,但依然找不到寒雪飛的半點蹤影。

    滅滄瀾卻是心中洞明,方纔衝撞的氣勁如此之大,連他這發動了青蓮宗秘寶之力的身子都險些砸碎在地面上,更不用說本來就是通體破碎的寒雪飛了。

    只是那已然撞成細小粉末的屍煞,絕不可能這般消亡。滅滄瀾微微擡頭,似是沐浴輕風一般眯起眼睛吸了吸鼻翼,那酸腐的血氣如同細小的蟲子般不斷撩撥過他的肌膚。

    “啊……啊……”寒山夜鍾跪在地上,失神地四下猛看,一雙手指破碎的手狠狠抓住頭顱,“我的雪兒……我的雪兒!”

    滅滄瀾立在寒山夜鐘身後,血紋黑袍幻覺般泛起絲絲褶皺,面上神情如同冰凍的大海,毫無一絲波瀾的蒼白下是無法預測的暗涌。

    “找不到了吧?”滅滄瀾沉默許久,開口卻是鋒利如刀的言語,頓時刺得那寒山夜鍾後背一挺,“看來是撞碎了,本來就不是個結實的身子。”

    “滅、滄、瀾……”寒山夜鍾緩緩轉過頭,被陰影遮去一半的面容如同撕開了半面臉皮的鬼怪一般,恨意灼灼的眼睛死盯住滅滄瀾,“你這個混蛋——!”

    滅滄瀾立刻彎折上身,靈敏躲開了寒山夜鍾猛地回身衝來出手劃下的手爪,一道陰風嗖然貼着他的面容劃開。只見這少年血瞳一閃,順勢將身形劃開半弧掠到寒山夜鐘身後,從後面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用的正是那青黑色的奇異獸爪,兩隻尖甲輕輕一捏便足以控制住寒山夜鐘的整個身形。這個瘋癲的男子此刻神智極度混亂,已顧不上使出他那拿手的傀儡術,竟是將自己的弱點毫無保留地送到滅滄瀾的手中。

    “滅滄瀾!”寒山夜鍾抖動着兩隻殘破的肩膀,稍稍凝固的黑紫色血塊從中緩緩滑落,“你沒有父母的麼?!你就可以這樣……這樣把一個做父親的人賴以存命的希望……”

    “你肩膀上的這兩塊肉,可不是我咬下來的。”滅滄瀾貼在寒山夜鍾耳側,微微一笑如同死神溫柔的低語,輕輕轉過頭去直對那張蒼白的側臉道,“還有,我也許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呢。”

    寒山夜鍾再也接不上話,瞪大了一雙眼睛似是隨時就會噗地炸開來。

    洞天內形成了一種詭譎的氣氛,滅滄瀾和烈青陽遙遙相對,兩面控制住寒山盟的盟主和第一護法,而中間則站着閉眼調息的青蘿。在這般殺氣瀰漫的氣氛之下,逼人窒息的安靜卻成了小姑娘恢復氣勁的輔助。

    滅滄瀾看了青蘿一眼,微微鬆了口氣轉開視線,對烈青陽微微一擡下巴。烈青陽會意,一轉手中的“千里霜華”挑起獨行客的側臉,一力將他推上前去,一步也不得停留地走到滅滄瀾身邊。

    而那邊雙飛影三人眼看着這副形景,身形欲動間卻被滅滄瀾寒冷目光瞪了回去,抿抿嘴面面相覷。

    “寒山盟果然寒酸,只有這麼幾個人還有一堆吃白飯的。”烈青陽自知滅滄瀾的邪氣足以震懾住那些人,卻還是不由輕蔑地挑了挑劍眉,將獨行客轉過去面向滅滄瀾道,“滄瀾,你要問他什麼?”

    “問一些這傢伙已然回答不了的問題。”滅滄瀾輕輕一拍寒山夜鐘的肩膀,只見那男子的雙眸已經開始渙散,內中找不到一絲凝聚的瞳光。

    “盟主……”獨行客心中駭然,連忙前傾身子喚了寒山夜鍾一聲。滅滄瀾立刻輕側身子,微微上翹的眼角流過一絲狐狸般魅惑的冷光。

    “別動。”滅滄瀾冷冷盯住獨行客恨然的眼神,一面微微掐緊手上利爪,一面分出一部分血霧飄散而去。這些血霧與他神魂相連,能將任何一絲波動傳入他的靈臺,他要藉此感應那破碎開來卻就此隱入暗處的寒雪飛的動靜。

    “……你要問什麼?”獨行客頓了頓,嘆了口氣揚手將懷中彎鉤扔在地上。

    鏗鏘一聲撞擊,那暗金色的彎鉤在地上翻了一週便死一般躺倒。烈青陽眸中掠過一絲驚訝,擡頭看定滅滄瀾暗問下一步。

    滅滄瀾亦幽幽從地上那彎鉤上擡起視線來,微微一笑道,“好,自己表明合作,倒是個磊落行徑。”絲絲血霧似是向外飄散又似向他體內鑽去,纏纏綿綿縈繞成片,在這片血霧中滅滄瀾的衣襟輕輕飛揚而起,“那個血棺的內裡,告訴我。”

    “血棺……血棺飼屍術?”獨行客一眯眼睛,看了一眼只顧粗喘,連眼神都渙散了的寒山夜鍾,沉聲囁嚅道,“那是術法中專注於打破陰陽界限、從而轉換生死的秘術。你修習術法應該懂得,想要逆轉陰陽之理的術法統統是禁忌的,而這血棺飼屍術……”

    獨行客像是忍受什麼一般皺起眉宇,緩了口氣才又繼續道,“乃是將上好碧玉打造成棺,以死嬰鮮血灌注,再加以秘術催動。這種術法能保證屍身不腐,並充滿了死嬰的怨氣,從而凝聚成強大的力量,只要再經一道禁術,比如傀儡術至高法門的催化,便可令死者復生……但是、但是……”

    “但是隻要稍有偏差,死者不但不可復生,還會落得個連鬼魂都做不成的下場,變爲屍煞。”滅滄瀾冷聲打斷,驀然微笑開來道,“看來你們盟主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呢,那麼多死嬰之血積成的血浪,可不是誰都能消化得了的。”

    “……滄瀾,你真的能說得這麼輕鬆?”烈青陽臉色微微發白,如同不認識滅滄瀾般盯住他,“你沒聽見他剛纔說的話麼?死嬰,是死嬰的血!哪裡來的那麼多死嬰?難道不是……”

    “戰爭毀滅的地界多的是!”獨行客冷笑一聲,不顧“千里霜華”的劍鋒瞬間劃開側頸血口也要轉頭,猛地盯住烈青陽純澈的雙眼道,“烈少俠,虧你還是行走江湖的人,你還把眼前世道認成太平天下麼?冥界、魔界的動作多到數不清,只是那個無能的神州聯盟顧不過來罷了!你看到過堆成小山的死嬰麼?我見過!”

    獨行客猛地轉過頭,沙啞地哼笑一聲對滅滄瀾吼道,“你呢?滅公子,你見過麼?!”

    “倒是沒見過堆成小山的死嬰,但是我見過成片的死屍,年紀都與我相差不多。”滅滄瀾一沉雙眸,眸中似是呼嘯着永冬飛雪一般令人心冷,只見他緩緩擡起左手在地上比了個高度,聲音如同來自最遙遠的地獄深處,“大約堆了這麼高。”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