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2章 屍煞嘯無魂邪功戰陰靈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逆世邪尊 - 0232章 屍煞嘯無魂邪功戰陰靈下字體大小: A+
     

    0232章 屍煞嘯無魂 邪功戰陰靈(下)

    “啊?”烈青陽只見眼前血光一閃,滅滄瀾刷然衝出真氣護罩,立刻回手推下一團魔光補全了真氣護罩的缺口,將兄弟的臉龐籠成一片模糊。

    烈青陽還未及吼出滅滄瀾的名字,已然被眼前景象震得全身凍僵,比見到寒雪飛猙獰面目之時還要瞠目結舌地仰起頭來。

    只見滅滄瀾旋身上衝,一團撕扯狂舞的魔光託舉着他的身體,隨着八方烈火猛地噴吐而出,少年高舉的右臂瞬間伸長數倍,頂端如同綻開了巨大花朵般伸展開鋒利五指,一片青黑色霧氣呼啦啦衝飛開來。

    就在烈青陽眼前,滅滄瀾的整個右臂都化成一隻巨大獸爪,青黑色的肌膚紋路粗糙縱橫,一股野蠻殺氣從每一隻尖銳的利爪中透出,掌心則旋轉擴散開大片血紫色魔光,一睜一眨如同劇烈鼓動的魔眼。

    那正是滅滄瀾掌心內的魔眼斑跡,隨着它劇烈的顫動,一團魔光纏繞着獸爪青黑色紋理向上直衝,瞬間將滅滄瀾的右肩也頂得鼓脹而起,一隻駭人獸爪不斷大張大合着恐怖五指完全現形!

    “久違了,青蓮宗秘寶的力量!”這股甚至在滅滄瀾邪魔功體全面洞開之時都未冒頭的力量,如今卻在這屍煞之氣的強烈衝擊下衝破了最後一絲沉睡的禁錮,終於也融入到他的邪魔功體之中來!

    滅滄瀾的功體似是對那陰毒至極的屍煞之力有特殊共鳴,在旁人看來那是碰之即死的殺招,在他而言卻是一道喚醒力量的法門,不得不說他的上古邪魔功體乃是天下邪氣之大成,修煉至頂必能掌握乾坤內任何陰邪之物!

    寒雪飛似是傻了,無知無識的破碎臉面上皺起一團似是恐懼的紋路,任憑滅滄瀾高舉着一隻巨大獸爪飛衝而來。

    直到他嘶啦一聲被滅滄瀾高高地擊飛開去,仍是沒有做出一絲應對的動作。

    只見滅滄瀾疾速揮舞那隻巨大卻是靈敏無比的青黑色獸爪,將寒雪飛的殘破之身又撕破了大半,幾乎將他打得只剩一截截綿軟相連的骨肉。

    此時整個洞天內滿是毒烈的風暴,刮過人身立刻泛起黑紅色的傷痕。滅滄瀾卻是傲然傾身立在風中,足下一團血火之陣呼嘯生風,那隻威武垂下的巨爪更是被映照出最野蠻的血光來。

    滅滄瀾眸中驟然煥發了一股狂野的獸性,如同生長千年只以獵殺爲樂的強大蠻獸,血瞳冷凝地盯着拍在洞壁上的寒雪飛,緩緩擡起獸爪橫於身前,輕輕舔去巨大指爪上橫流的鮮血。

    那模樣看得烈青陽渾身發冷,若不是感覺懷中青蘿的聲息似是恢復了些許正常,他的眼珠幾乎要炸碎在滅滄瀾身上。

    那邪氣無上的少年,的確是太可怕了。

    “啊呃……”青蘿低呼一聲,艱難地睜開眼睛,小手虛弱地揮動着想要抓住烈青陽的頭髮,“青陽……笨蛋……”

    “阿蘿!”烈青陽猛地噎了一下,連忙低頭握住青蘿的小手,“你嚇死我了!”

    “哥哥……哥哥呢……”青蘿嘴脣青白,氣若游絲彷彿隨時都會斷掉。

    “滄瀾他……”烈青陽不知該怎麼形容滅滄瀾眼下形貌,只是心中泛起一陣異樣的揪痛,輕撫着青蘿的小臉低聲道,“他沒事,你放心!你怎麼樣了?”

    “我……”青蘿一挺身子,胸口蠕動的那個肉團已經漸漸縮小,卻似乎有一股寒氣順着咽喉往上流去,旋即將小姑娘的臉龐憋得漲紅起來。

    “滄瀾!”烈青陽趕緊抱住青蘿,仰頭迎向瘋狂拍打着真氣護罩的毒風大吼道,“你是不是知道阿蘿怎麼回事?快點,她好像……”

    “讓她吐出來!”滅滄瀾側眸冷喝,一道血色目光冰冷地投射下來,“她自從被冥界突襲之後,體內一直凝固着一段煞氣,方纔使她的功體一直無法恢復!寒山盟修習傀儡術,地界氣息詭譎異常,我想可以兩兩相逼將這煞氣逼出來,果然如此!”

    “呃……”烈青陽猛眨眼睛,實在想不到滅滄瀾看似悠然地帶了青蘿來此,竟是打着這麼一個周密的算盤,不由有些失神地低頭看向青蘿,只見她的小臉已經紅得充血了。

    “別發愣!”滅滄瀾又是一聲霹靂般的大喝,生生將烈青陽拉回神來,“讓她吐出來,阿蘿若是有事,我就算在你頭上!”

    毫不客氣的言語全然不似對兄弟說話,卻是有效地令烈青陽清醒過來。他用力搖了搖頭,咬牙倒過青蘿的身子,重重拍打着小姑娘嬌弱的後背。

    “抱歉了,阿蘿……”烈青陽苦笑一聲,咬牙猛烈拍打着青蘿,“若是你有事,我看你哥哥真的不會放過我!”

    同一時分,滅滄瀾足蹬法陣飛身騰空,對面旋開一片血雨腥風,乃是那寒雪飛瞬間爆開的屍煞之氣,如同無形針雨猛劃而下,與滅滄瀾兩面對衝。

    地面上,青蘿小小頭顱腫脹了一倍有餘,那蠕動的肉團全然脫離了她的胸膛,堵在咽喉頂端劇烈鼓動着,只差一寸就可以全部衝出。

    烈青陽狠下心來,一個手刀重重砸在青蘿後背上,幾乎將小姑娘直接打趴在地。就在此時,半空中一聲砰然巨響,一片組成極限拉長的扭曲人臉形的騰騰血霧滾滾升起,內中猛地衝出兩道飛影,劃開飛沙走石雙面疾飛而去。

    只見滅滄瀾狠狠壓下雙腿,左腿在後如同筆直的劍鋒般頂住身體全部重量,劃開一道凹陷的裂痕刷然倒退,跌撞幾步停在烈青陽身邊。

    一聲極度痛苦卻又瞬間解放的嘔吐聲啪然砸在地上,滅滄瀾不禁被那刺鼻的血腥氣噎住呼吸,立刻旋起法指盪開血霧,將這片血腥氣一氣推散。

    他急忙轉身,只見青蘿跪在地上,仰天發出一聲痛快淋漓的喘息,軟軟向後一倒被烈青陽接在懷內。

    烈青陽長舒了一口氣,連連打量着青蘿通身,見她再無異狀方纔拍着胸口道,“這小丫頭着實嚇死我了……”

    但見滅滄瀾半跪下來拉住青蘿小手,烈青陽不禁沒好氣地哼笑一聲捶了他一拳道,“怎麼,方纔誰跟本大爺放話來着?”

    “別生氣。”滅滄瀾微微一笑,擡頭對烈青陽狡黠地輕輕一擠眼,“情況緊急,我也顧不得想好了再說了。”

    烈青陽重重地啐了一聲,忍不住豪爽地笑着揮手道,“行了,我還不知道你小子的德性?行事怪異,卻是做什麼都有道理……也虧得你不聲不響打了這麼個算盤,怎麼不早告訴我?”

    “你性子烈,我怕你藏不住情緒被人看破。”滅滄瀾驀然轉了冷肅,漠然看向那邊喘息不止的寒山夜鍾,而獨行客已然全身傷痕累累,還是架着戒備緊盯着自己的盟主,“這幫人太過鬼精……”

    “嗯?”烈青陽亦轉過頭去,厭惡地皺起眉道,“真想不到人界竟然要靠這種人!”

    滅滄瀾卻是倏然起身,幾步走到寒山夜鐘面前,任憑兩道陰冷目光緩緩擡起盯住自己,一面輕輕彈動着巨大的手爪利甲一面笑道,“我可是遵守了我的承諾,只是結果似乎有些出人意料呢。”

    “你爲何……”寒山夜鍾低聲急喘,緩緩下移目光盯緊那駭人的巨爪,吞了吞嚥喉方纔顫聲道,“莫非這就是……”

    “天下圍殺我的人當中,有多少人想要那青蓮宗至高秘寶啊。”滅滄瀾勾起一絲嘲弄微笑,彎身將那獸爪輕輕抵在寒山夜鍾咽喉之上,只要稍稍一動就會立刻刺穿他的脖子,“這便宜讓我一人盡佔,倒真是有些於心不忍。”

    “滅滄瀾!”獨行客霍然立起,猛地掰開手中彎鉤想要動身,而身後其他三名護法早已見識過滅滄瀾的威能,眼下進退不得,只得僵在數十步外顫抖觀望。

    此時獨行客卻猛地頓住身形,只見一道雪亮寒光斜斜抵在側頸上,一股鋒利寒氣已然刺破了一層肌膚,只聽烈青陽的聲音冷冷地貼在耳邊道,“你還是站着別動比較好,滄瀾這副模樣你還敢去惹他?”

    滅滄瀾哧聲一笑,微微抿脣點頭道,“果然是好兄弟。”他輕輕勾動手指,將踉蹌着撲過來的青蘿抱在身側,手上則如同挑逗一般輕輕支起寒山夜鐘的下巴,“別這副要死的模樣,寒山夜鍾盟主,人界還要仰仗你的傀儡術呢。不過在那之前……”

    他更湊近了一些,低沉的聲音如同死神的吐息,“我對這血棺有些興趣,可否先賜教些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