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31章 屍煞嘯無魂邪功戰陰靈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31章 屍煞嘯無魂邪功戰陰靈上字體大小: A+
     

    0231章 屍煞嘯無魂 邪功戰陰靈(上)

    寒山夜鍾猝不及防,一聲痛嘯立刻扯破了喉嚨,旋即被那眼球死白的寒雪飛一掌擊飛出去。

    “盟主!”獨行客驚呼一聲,蹬起身法飛奔上前,卻是頂不住寒山夜鍾劃開的重重疾風,砰然一聲被他撞了出去,兩人疊在一起劃開一道破碎痕跡。

    烈青陽則猛地一偏身子,拉着青蘿躲開寒山夜鍾兩人直撞而來的角度,眼見那兩人轟然撞在洞壁上,一片飛揚塵沙刷地衝散開來。

    “滄瀾!”烈青陽心中一驚,強令自己回神回頭仰望,只見那呼嘯旋轉的血色法陣之上魔光噴耀,一道傲然人影迎風挺立,卻還是能看見火熱的血雨噴灑而下。

    “別動!”滅滄瀾法眼內血光疾轉,但見烈青陽想要動起身法衝上前來,立刻重重一揮手臂,面似凝霜如同發怒開殺的修羅,“離那東西遠點!”

    烈青陽震然一驚,一陣巨大的噬咬聲將他引過頭去,瞠目結舌地看定那幽幽漂浮在一團血霧之中的寒雪飛張大利齒,青白色的獠牙上已然沾滿了破碎血肉,那兩塊從寒山夜鍾肩膀上撕下來的血肉已經被啃去了大半。

    “啊……”青蘿突然捂住胸口,甚至能看到她的胸口在吱吱作響地蠕動,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從她的身體裡衝出來一般。

    滅滄瀾胸口撕裂般一痛,張口吐出一道血虹,狠狠擦去脣角血色驚然擡頭道,“阿蘿……”

    狠狠一咬嘴脣,滅滄瀾高挺身軀蹬開身法,呼然衝入天頂重重一蹬洞壁,飛旋如風狂落而下。

    那瘋狂撕咬着父親血肉的寒雪飛驟然一停,塞着滿嘴的血肉仰起頭來,下巴上流過大片黏稠的鮮血,毫無感情地望着飛衝而下的滅滄瀾。

    滅滄瀾猛然張開右臂,上面的術法花紋發出震撼人心的妖光,正是他方纔疾速催動了許久法訣的效果,大片狂舞飛旋的細銳黑光噴涌而出,張開一個巨大的包圍圈狠狠一收,將寒雪飛的頭顱全部裹在其中。

    就如同黑金色的食人花一口吞噬了獵物一般,那巨大的妖光之團劇烈地蠕動着,內中發出骨骼粉碎的咔嚓聲。

    滅滄瀾只覺劇痛如潮水般襲遍全身,這般頭顱衝下的攻勢使他本就大損的功體更加震顫起來。心知不能持續太久,滅滄瀾幾乎咬碎了牙關拼力翻身,狠狠一扯手中巨大的妖光之團高高甩起,猛地把那寒雪飛扔入空中。

    “啊,我的雪兒!”一聲撕心裂肺無限癲狂的吼聲從滅滄瀾背後傳來,聲未落地已然旋開了一股寒風,滅滄瀾猛地側過一隻殘酷的血瞳,但見寒山夜鍾青白着臉面猛撲過來,雙手內飛舞出無盡的銀絲。

    一片混亂爆響轟然炸開,只見那些銀絲頂端統統開了裂口,內中吐出無數尖利牙齒,似是千萬條纏在一起的毒蟲一般!

    滅滄瀾瞳孔猛睜,一陣暴風呼然捲過心頭:線蟲蠱毒!

    “剛咬了你肩膀上兩塊肉,看來還不夠疼!”滅滄瀾沉聲冷喝,猛地偏開身子躲過寒山夜鐘的攻勢,順勢翻轉一週將那寒雪飛長長控在妖光彼端,狠狠撞上天頂。

    天頂轟然破開一片裂洞,碎土飛石狂暴揚起,方纔那傀儡術奧義之力盪開的幽靈人臉尚未散盡,頓時發出鬼嘯般撕裂耳膜的狂哭。

    滅滄瀾雙耳內立刻爆出血絲,猛眯一目再次旋身,將一股寒熱之氣猛地注入右臂術法花紋內。那詭譎而華麗的紋路立刻明亮數倍,右手掌心內的魔眼也睜得更大,將那酷烈的氣勁一氣灌入妖光之團中心。

    一大片粉碎的骨肉噴灑而出,呼啦啦捲入無盡風暴之內。

    此時烈青陽已然拼力提起真氣,但是他着實不能離開青蘿,小姑娘的模樣甚是嚇人:嬌小的胸脯上鼓動着一團蠕動的血肉,看去十分駭人,而且似是和那妖光之團內鬼影的不斷撕扯同步!

    “阿蘿,阿蘿你別嚇我!”烈青陽將青蘿緊緊抱在懷內,看那平素調皮地和自己對口的可愛少女竟是難受得呼吸都不能,立刻臉色發白地大聲喚道,“阿蘿!我是青陽笨蛋,快睜開眼睛!”

    而青蘿已然有些翻白眼了,脣角泛起一絲青白的唾沫,任烈青陽拼命搖晃也不吭聲。

    “你有毛病麼,她都那樣了你還使勁晃她!”一聲暴喝猛地刺入烈青陽耳膜,幾乎將他打了個踉蹌,只見滅滄瀾身周魔光飛舞,一手控住包圍着寒雪飛的妖光,另一手五指成爪狠狠掐住寒山夜鐘的脖頸。

    “滄瀾……”烈青陽黑髮倒飛,失神般地看定滅滄瀾,那少年的身形顯出無與倫比的邪氣,手段又是那般殘忍似是全然沒有人心。

    只見青蘿軟綿綿地倒在烈青陽懷中,滅滄瀾心疼地狠狠一眯雙眼,手內猛地推出一團氣勁將寒山夜鍾擊開。那寒山夜鍾在地上撲滾了幾周,狂嚎着又要衝上。

    “你若不是傻子,眼下便不該攔我!”滅滄瀾騰空飛起,猛地側身對衝上前來的獨行客揚眉怒喝,“看看你的盟主瘋成什麼樣子了,我手上控制的這個傢伙根本不是人,難道他想把自己變成他這死鬼兒子的盤中餐麼?!”

    獨行客駭然停步,眉宇高高一挑疾速轉身,一把將寒山夜鍾撲倒在地狠狠壓住,任憑那瘋狂的男子狂呼不已也絕不鬆手。

    滅滄瀾扯出一絲殘忍的笑容,轉頭之時紅髮倒旋,露出一張硃砂印血光激閃的面容來,重重掐住右臂咬牙暗道,“這就是……典籍中所說的‘屍煞’麼?!”

    屍煞,非人非鬼,無知無識卻力量龐大,不屬六界輪迴,一旦現世便是大劫!

    看來寒山夜鍾爲了保存其子屍身而採用的血棺飼屍術,卻是將寒雪飛養成了一具力量可怖而全無神識的屍煞,那充滿怨念的血浪不知從何處而來,只知道它禁錮了寒雪飛的往生之路,讓他連鬼魂都沒有做成!

    滅滄瀾心中駭浪翻涌,右臂上劇痛的震動已然無法控制,忽覺一團無濤氣勁劈頭打來,生生將他掀了個倒仰,不由痛吼一聲甩開手上妖光,砰然斜摔在地上。

    地上頓時被巨大氣勁衝出了一片凹洞,滅滄瀾躺在碎紋縱橫的碎土之內,全身被劃得鮮血淋漓,卻仍是死命扣着一片沙石立起身來。

    身邊突然烈氣一旋,一股完全不同於這股毒辣血風的純粹熱度擴散開來,猛地包圍了滅滄瀾全身。滅滄瀾驚然轉頭,立刻貼上了烈青陽那張棱角分明的堅毅面容。

    “我總算將一直被壓制的功體稍稍調動起來了……”烈青陽猛地咳了一聲,呸然吐出一口濃血去,“你讓我隨你到此,肯定不是讓我看熱鬧的吧?哼,算是本大爺倒黴,跟着你就沒有喘口氣的時候!”

    “青陽……”滅滄瀾剛露出一絲蒼白的笑容,立刻蹲身將青蘿抱在臂彎內,“阿蘿!”

    烈青陽擋在那兄妹二人身前,張大雙臂運動真氣,將這片烈氣護罩加固到極限,一面回頭艱難地向下看去,“喂,小丫頭怎麼樣了?”

    “這是……”滅滄瀾輕輕按住青蘿的胸口,那團蠕動圓滑的肉團在他的手掌下不斷滑動,眼看妹妹的臉容越發慘白,他不禁一口咬破了嘴脣恨聲道,“對不住了,阿蘿……我只有將你帶來這裡,這是唯一的辦法!”

    “什麼?!”烈青陽一頭霧水,張大了嘴瞪了滅滄瀾一眼,卻立刻被一陣尖銳風聲打中側臉,“呃!”

    “青陽!”滅滄瀾猛地擡起頭,一手抱住青蘿立刻起身,一股寒熱之氣迅速竄上整隻右臂,術法花紋內爆開數片血肉,同烈青陽合力頂住這片真氣護罩。

    青蘿軟軟掛在滅滄瀾手臂上,蒼白小嘴無力地囁嚅道,“哥……哥哥……我好難受……”

    “阿蘿撐着!”滅滄瀾一聲斷喝,一片奇異的血絲爬上眼角,似乎凝着點點欲滴水光。烈青陽側眼一見,不由心中揪然一痛,眼下卻只得拼起全力架住真氣。

    他們的對面,便是高高懸浮在天頂之上、長髮狂飛的寒雪飛!

    只見那寒雪飛只有一半身子是完整的,身上密密麻麻皆是撕裂開來的白骨,有十數處都是骨刺外翻,臉上也撕裂了半面,一根斜斜的血骨穿破了眼珠,只剩一隻死白色的鬼眼搖搖欲墜地掛在眼眶內。

    寒雪飛咧了咧血肉翻綻、筋骨破裂的嘴,可以清晰地看見他殘破的牙齒在緩緩咬合,“餓……我餓……”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哪怕已經見過了冥界中的情鬼夜叉,烈青陽還是不禁對眼前那個東西感到驚駭,一股腥臭的寒風迎面襲來幾乎將他掀翻。

    “屍煞!”滅滄瀾猛然一睜雙眼,一個踉蹌向前撞去,立刻被那烈烈真氣灼傷了額頭。灼傷的部位正好就在硃砂印上,滾燙的觸感直接貫入天靈,如同頭顱瞬間被一劈兩半。

    “滄瀾!”烈青陽吃了一驚,連忙側過肩膀頂住滅滄瀾搖晃的身子,“你怎麼了?!”

    “幫我護住阿蘿……”滅滄瀾說話似是極爲艱難,幾乎咬破了舌頭才能吐出低沉的聲音,轉過手中的青蘿送入烈青陽懷中。

    “我當然會護着她!”烈青陽急得重重跺腳,貼着滅滄瀾的耳畔吼道,“我是問你怎麼了!”

    “別擔心……”滅滄瀾緩緩擡起頭,死盯住那懸在空中狂呼飢餓的寒雪飛,微微一笑如同高高在上俯視獵物的猛虎,“只不過是這屍煞幫了我的大忙!”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