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29章 血浪起妖龍傀儡訴悲聲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29章 血浪起妖龍傀儡訴悲聲上字體大小: A+
     

    0229章 血浪起妖龍 傀儡訴悲聲(上)

    滅滄瀾一動不動地看着矮他半頭的寒山夜鍾,任憑那雙冰冷沾滿血水的手用力地搖晃着自己。而寒山夜鍾在那少年毫無溫度的注視之下漸漸鬆開手來,眼瞳深處掠過一絲絲神經質的閃光。

    “令死者復生,不是至高傀儡術的最高奧義麼?”待到寒山夜鍾安靜下來,滅滄瀾才微微一勾脣角,一點乾淨的齒光如同刀鋒上流過的寒芒,伸手一把拍開寒山夜鐘的手笑道,“我現在可沒到那種程度,最多隻是熟練控制了傀儡銀絲而已。”

    寒山夜鍾空着兩隻手,僵硬地停在身前,手指還做着抓緊滅滄瀾衣襟的動作,微微歪頭目光呆滯道,“滅公子這副絕世功體,難道是吃白飯的麼?你的功法邪暗異常,自然可以越過力量等級直接催生出最高奧義,哪怕只有一次……也是我雪兒復生的希望!”

    “哦?”滅滄瀾抱起雙臂,手指輕輕在臂彎上敲打,幾縷火紅髮絲垂下來遮住他的右眼,使得全部寒冷目光都集中在陰沉的左眼上,“你的兒子倒是有希望了,可是這生意我可不敢做。超越自身功體極限直接催生一道功法的最高奧義,這可是修煉大忌。我從前在青蓮宗中讀過的那些修煉典籍,也不是吃白飯的呢。”

    寒山夜鍾微微擡起脖子,緩緩一動如同打開凍僵的筋肉,看定滅滄瀾緩緩道,“滅公子,你得想好了,你來我這裡是要將傀儡術修煉精純的,若是我不幫忙……神州聯盟就對那掌握奇異殺人法的冥界種族沒辦法了!”

    只見寒山夜鍾吐出一口氣,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對滅滄瀾咧嘴笑道,“你希望那樣麼,滅公子?”

    滅滄瀾頓在當地,寒霜瀰漫的面容如同絕美的冰雕一般冷酷徹底,紅瞳內彷彿洶涌着血紅的潮水,隨時都會旋成一道吞噬的浪潮將寒山夜鍾一口吞下。

    就算是寒山夜鍾那般神經質的性子,亦經受不住滅滄瀾這般目光長久的注視,只覺一股股冷氣鑽入血肉,挑開懼意的顫抖點點擴散。

    但見寒山夜鍾輕吞嚥喉別開視線,卻又是強忍着再擡起頭來,滅滄瀾輕敲臂彎的手指卻是一點沒停,心中飛快地敲打着算盤。

    “無論如何,越過功體極限直接催動奧義法門都是自毀之法……”滅滄瀾心中暗道,一面不露聲色地與寒山夜鍾兩兩對峙,“但是這老頭子已經瘋了一半了,眼下對付冥界那幫雜碎的方法還非要仰仗他不可,嗯……”

    心中的暗語邪邪一挑尾音,滅滄瀾輕敲臂彎的手指驟然一停,仍是保持着雙臂抱起的冰冷身姿疾步走向寒山夜鍾,身形一錯貼近他的耳邊,目光則冷冷地落在了那盪漾着血光的棺槨之上。

    “好,我答應你。”滅滄瀾緩緩吐出幾個字,立刻伸手重重按住幾乎馬上就要跳起來的寒山夜鍾肩膀,眼珠一轉如同寒芒閃爍的刀鋒換了方向,“不過我也有條件。”

    “你說!”寒山夜鍾立刻顫抖着按住滅滄瀾的手臂,顫着嘴脣不管不顧連連點頭,“滅公子你只管說,只要你肯……”

    “把這個種在你體內。”滅滄瀾不等寒山夜鍾說完,一伸手幾乎打到他的鼻尖之上,修長的手指之間死蛇般纏繞着微微搖擺的銀絲。

    “嗯……”寒山夜鍾眼珠緩緩下移,臉色僵硬不動,偶人一般又將眼神放回滅滄瀾身上喃喃道,“滅公子,你這是……”

    滅滄瀾輕輕一擡手,那銀絲冰冷而鋒利的觸感頓時劃了一下寒山夜鐘的鼻尖,“我說的話你聽不懂麼?”

    “控制傀儡的銀絲……”寒山夜鍾自然再熟悉那東西不過,但只覺這銀絲有些不同,但又看不出何處不同,似是有若有似無的血色摻在那純粹的冷銀色中,“滅公子是想用這東西控制我麼?嘖嘖,這個算盤打得……”

    “你是這傀儡術真正的主人,我卻用你再熟悉不過的銀絲來威脅你,看來十分低幼是吧?”滅滄瀾微微一笑,躬身靠近寒山夜鍾逼視道,“種進去。”

    最後三個字沒有任何感情,似是蒼白的冷水般潑上寒山夜鐘的頭頂。寒山夜鐘不禁全身一顫,捻起滅滄瀾手指間的銀絲狠狠一捏,只聽嘶啦一聲劃破血肉的聲音,那銀絲迅速融化縮短,向着寒山夜鐘的血肉內疾速鑽去。

    滅滄瀾立身負手,滿意地看着那銀絲完全消失在寒山夜鍾血肉之內,微微一睜眼睛血光閃動,法眼內流轉着殘酷的光華。

    這光華一閃即逝,旋即滅滄瀾的眼睛又恢復了凝固鮮血一般的冷紅,笑着拍拍寒山夜鐘的肩膀道,“這纔是合作者的態度。”

    寒山夜鍾微微張嘴,眼看滅滄瀾幽幽轉身踏上棺槨旁邊的臺階,一股纏綿血霧從他血脈之中飄散而出,不由咬了咬牙道,“滅公子,你……”

    “該怎麼做,還要請教你呢。”滅滄瀾緩緩擡起雙手,手指掐起奇異指形,似是隨時可以劃破獵物膛肚的利爪,又似是挑逗勾起的溫柔指形,背對着寒山夜鍾冷聲道,“你的兒子在這血棺中滋育了這麼久,屍身半毫未腐,想來也是用了某種奇異術法吧?”

    “這是血棺飼屍術。”寒山夜鍾站在滅滄瀾身側臺階之下,仰望着少年毫無溫度的側臉道,“不僅可以保證屍身不腐,還可以用血氣滋養屍體,令其充滿氣勁,否則接受傀儡術至高奧義之力時定會爆炸……”

    “準備工作做得不錯。”滅滄瀾冷聲一笑,轉頭對寒山夜鍾一晃頭,“告訴我該怎麼做。”

    “怎麼催動你的功體只有你自己瞭解。”寒山夜鍾搖了搖頭,微微皺起眉頭捂住胸口,似是感覺到有一道疼痛在體內橫衝直撞,“你應該能看清自己體內那傀儡術的法門,只要用你眼下功體的極限之力催動它,搜尋到奧義法門便可……只要能看到一個半面是碎肉、半面是白骨的骷髏頭,你就用功體最大的氣勁撞擊它,我想應該能將法門衝開!”

    滅滄瀾盯着呼吸越來越急促的寒山夜鍾,輕輕一壓下巴道,“然後呢?”

    “然後傀儡術奧義之力就能衝出來了,你要用最大力量控制住它,將它融入雪兒的屍身之內!”寒山夜鍾猛地咳出一口血來,驚訝地看着吐在地上的那片暗紫色的鮮血,緩緩擡眼失神地看着滅滄瀾。

    滅滄瀾亦從地上那口血上拉回視線,歪歪頭對上寒山夜鐘的雙眼道,“就這樣?”

    “你還想怎樣?”寒山夜鍾苦笑一聲,聲音已然開始發抖,“滅公子,別假裝輕鬆了……你已經聽出來,這樣的方法只要稍稍失控便會要你的命!但是你已經答應了我,你……沒有退路!”

    “是麼?”滅滄瀾轉頭看了一眼臉色青白的烈青陽和青蘿二人,他們身後便是劍拔弩張的寒山盟四護法。雖然兩個人都有自己暗中佈下的血霧護體,能隔離一部分此地的煞氣,但是清澈功體依然受到了影響。

    滅滄瀾暗暗轉眼,只見地上那片圓弧狀的血跡還未乾涸,如同活物般緩慢地蔓延出破碎的軌跡,已然漫過了自己的腳底。

    寒山夜鍾冷冷一笑,按住胸口冷汗淋漓,“滅公子,你覺得如何?我就是這麼狡詐的人,就算你有本事全身而退……也保不住他們兩個!”

    見寒山夜鍾露出神經質的笑容,快意地狠狠一點烈青陽兩人的方向,滅滄瀾微微壓着眼皮擡起下巴,居高臨下看定那面色蒼白的男子笑道,“寒山夜鍾盟主,你怎麼了?怎麼好像突然很難受?”

    “我……”寒山夜鍾震然一驚,咬緊牙關瞪視滅滄瀾道,“莫非……”

    “你纔是那傀儡銀絲最正統的主人,我卻用這東西來對付你……”滅滄瀾嘆了口氣點點寒山夜鐘的肩膀道,“只是方纔那些被你吸入體內的銀絲被我動過手腳了,內中有我的寒熱之氣。這寒熱之氣是邪魔功體的力勁,天下沒有第二個人能承受,所以……”

    滅滄瀾驟然睜開微微垂下的眼簾,眸中冷光如同即將撲食的狼王一般,“我們現在算是勢均力敵呢,寒山夜鍾。”

    “你!”寒山夜鍾本以爲那銀絲是自家之物,滅滄瀾以此物對付他乃是低幼,卻又不自覺在那少年冷峻逼視下依言將其種入體內,不想竟是在體內開了酷熱與極寒相互融合的疼痛,乃是隨時都會爆炸的火藥!

    滅滄瀾閃電般偏過身子,一把抓住寒山夜鍾擊來的手爪,順勢將他的手腕重重一掰發出清晰錯響,“我們不是要合作麼?動起手來多傷和氣啊。”

    說着他將寒山夜鍾重重甩開,看他跌跌撞撞後退數步勉強立身,大口粗喘着瞪視自己,一聲幽幽嘆息掠過心頭,“若不是看你還是個有些人心的父親……”

    自小不知自己身世的痛楚閃電般擊中心頭,滅滄瀾狠狠一緊眉眼,轉身一撩衣襟登上臺階,高高俯視着那浸泡在血浪之中的寒雪飛。

    寒雪飛沉靜的面容似是盪開了一絲微笑,幾乎令人錯覺他馬上就會開口對滅滄瀾說一句“好夢”。

    氣氛驟然變得凝重起來,明明是一副相殺之氣對峙着的滅滄瀾與寒山夜鍾,卻是各自都履行了合作的內容,儘管一個城府深不可測不知所想,一個被體內的寒熱劇痛攪得苦不堪言。

    而那死死把住出口的寒山盟四護法更是提起全身力勁,只見雙飛影小心翼翼地從獨行客身後探出頭來道,“盟主……盟主怎麼不下令動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