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28章 血滿碧玉棺寒霧繞亡靈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28章 血滿碧玉棺寒霧繞亡靈下字體大小: A+
     

    0228章 血滿碧玉棺 寒霧繞亡靈(下)

    寒山夜鍾咧了咧嘴,轉頭對烈青陽二人噓了一聲,回身伸手輕撫着棺槨中那被血雨沖刷盡了冰碴的屍體面容。

    抹開層層血色,滅滄瀾終於完全看清了那屍體僵死的臉龐:果然是寒雪飛。就算閉着眼睛且棱角蒼白,滅滄瀾絕敏的記憶力也能還原出他的樣貌。

    “他是……你的兒子?”滅滄瀾頓了頓,如同老友般緩緩伸手攬住了寒山夜鐘的肩膀,聲音也悠悠拉長壓低,似是兩個久別的故人熟稔說着旁人不能理解的話題。

    “正是。”寒山夜鐘點點頭,長長的袖子已然浸滿了血液,冰涼地往下滴着血水,“滅公子好像認得雪兒,莫非你見過?”

    “寒山城中的一切,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麼?”滅滄瀾側過臉,呼吸冰冷地吹過寒山夜鐘的耳畔,“現在該你說了。”

    “其實我知道滅公子你沒有說謊。”寒山夜鍾擡起頭,幾乎與滅滄瀾鼻尖相貼,“但是在神州論武會那樣的場合,還當着江愁餘那種老狐狸的面,我是絕對不能承認的……寒山城的一切都是一個術法幻境,而你見到的那個‘寒山夜鍾’是我的偶人。”

    “偶人?”滅滄瀾挑起一邊的劍眉,嘆了口氣冷笑道,“果然是偶人……”

    “只是那個偶人有所不同,他基本算是我的一個複製體,沾染了我的一部分力量,隨時都可以作爲替身。”寒山夜鍾繼續笑道,“但是偶人最不該有的就是思想……在長久沾染了我的氣息之後,他有了自己的意識,想要真正地替代我,於是……”

    寒山夜鍾轉頭捧起浸沒在血浪中的寒雪飛的面容,溫柔的眼光內反射着波動的紅光,“他盜走了我煉製多年的秘寶丹丸,築起了寒山城的術法幻境,等待滅公子你的到來……”

    “哦?”滅滄瀾輕撫下巴,隨即幽幽伸手探進棺槨之中,輕柔撩撥出一圈圈的血浪漣漪,“這麼說,那偶人是得知了我遭天下圍殺身入江湖的消息,才脫離你這裡入主寒山城的?”

    “沒錯。”寒山夜鐘點點頭道,“這確實是我的疏忽,沒想到一個偶人竟能……”

    “把弄玩物久了,總是會戒心鬆懈的。”滅滄瀾腦中忽地閃過欲歡顏破碎的玉體,似是有一股血流馬上就要流溢出來一般,脣角卻是勾起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但是我見到的那個寒雪飛,又是怎麼回事?那個秘寶丹精的模樣,與你兒子分毫不差呢。”

    “我煉造至高傀儡術之秘寶的目的,就是爲了我的雪兒……”寒山夜鍾苦笑一聲,眼望虛空喃喃道,“絕高丹藥煉製之時之所以會產生丹精,與煉造者的思想分不開。我一心爲了雪兒煉寶,無時無刻不在想着他,那丹精的模樣自然也就與我的雪兒相同了。”

    “嗯……”滅滄瀾輕挑手指,血水緩緩地從他的指尖滴落,“我差不多懂了。我在寒山城內所經歷的一切並非幻想,只是的確非你所爲。看來你那個偶人算盤打得太好了,白浪費了一道線蟲蠱毒種於我體內,結果一切成空,送了那至高傀儡術給我不說,那蠱毒也在我功體蛻變的時候盡數消散了。”

    寒山夜鍾立起身與滅滄瀾四目相對,許久哼聲苦笑道,“確實是一場空呢。”

    “那麼……你現在想如何?”滅滄瀾身形一動,倏然移到寒山夜鐘身後,半面臉容從他腦後幽幽探上前去。

    “滅公子,你雖然吸收了至高傀儡術的秘寶丹丸,但是似乎還不瞭解這傀儡術的最高奧義呢……”寒山夜鍾挺了挺後背,只覺一股冰寒和灼熱相融的奇異氣息擴散開來,旋轉鑽入自己每寸血脈之中,“至高傀儡術的最高境界,乃是可以打破陰陽界限,令死者回生,召陰靈再世……”

    “讓我想想看。”滅滄瀾向前一傾身子,拍拍寒山夜鐘的肩膀吹氣道,“就像你在神州論武會上瞬間複製出江愁餘的傀儡一樣,雖然只是沾染了零星氣息,但若是以至高傀儡術的最高奧義之力催化,那生出的可就不止是千軍萬馬了吧?”

    寒山夜鍾笑咳一聲,貼着滅滄瀾的胸膛轉過身來,用沾滿血液的手拉了拉少年的衣襟,讚賞般一躬身子,“真聰明。”

    “如此一來……”再聯想到打破陰陽界限之類的言語,滅滄瀾心中城府翻涌,驀然靈臺洞開明白一事,面上泛起的邪寒微笑令人心驚,“看典籍上所說,死亡之地存在的‘陰兵’,威力乃是活物百倍有餘,若是能修煉出這至高傀儡術……”

    “滅公子?”寒山夜鍾輕輕擡手在滅滄瀾眼前揮舞,只見那少年一收放空的目光,凝起寒冷笑意轉了過來。

    “我果然是佔了好大一個便宜。”滅滄瀾捏住寒山夜鐘的手輕輕甩開,拍了拍衣襟上粉碎的血色笑道,“這麼一個寶物竟是到我手中了,寒山夜鍾盟主可不要太過慪氣傷了身體哦。”

    “哈。”寒山夜鍾愣了愣,但見滅滄瀾邪氣逼人的模樣全然不像個少年,竟是千帆歷盡的老狐狸一般的圓滑從容,不由暗歎那上古邪魔功體的承載者果然非凡,眼下卻是露出了一絲嘲弄的微笑,“滅公子,其實……你還是個孩子呢。”

    “嗯?”滅滄瀾眸中冷光一閃,擡手捻動着火紅髮束道,“什麼意思?”

    “滅公子出身青蓮宗,道家陰陽之理怎會如此不清楚?”寒山夜鍾咳了兩聲,似是笑得一時不能自已,輕拍着棺槨邊緣道,“至高傀儡術能引動陰詭之物,施術者卻是陽間之身,若要打破這層界限,你想想會承受多大的反噬?只要功力稍有不精,這術法會將其人吞個死無葬身之地……”

    滅滄瀾立在當地,面無表情地看定寒山夜鍾神經質的笑容,驀然撓了撓側臉笑嘆道,“那偶人果然跟你十分相像呢,連笑容都是一樣的欠揍。”

    寒山夜鍾咽喉一噎,笑容如同風捲殘雲般一掃而光,挑起眉毛幾乎撲了上來,緊緊扣住了滅滄瀾的兩隻手臂,“你想說什麼都行,滅公子,那秘寶我就當送你了,你日後是能駕馭至高傀儡術的力量還是受其所害,我也不管!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滅滄瀾被寒山夜鍾緊緊抓着雙臂,被他晃得一陣顫抖,只覺被那神經質的男子抓入掌內的血肉已經泛起淤青,卻仍是微笑着居高臨下盯住寒山夜鍾,“要什麼?”

    寒山夜鍾仰望着滅滄瀾奪人心智的血紅眼瞳,吞了吞嚥喉啞聲道,“幫我復活我的雪兒……哪怕是個活死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