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23章 天涯夜獨行再探寒山秘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23章 天涯夜獨行再探寒山秘上字體大小: A+
     

    0223章 天涯夜獨行 再探寒山秘(上)

    “看來你不是來參加戰事商討的,是來向我討債的啊。”滅滄瀾微微一笑,輕輕捻動着肩前一束紅髮,看似氣定神閒的面容卻早已凝起冷肅的煞氣,“若是如此,你們那位寒山夜鍾盟主何不親自前來?”

    “盟主自有事務,派我前來也是一樣。”那男子咧嘴笑了,太過雪白的牙齒就像是製造假人的瓷質一般,“忘了自報家門,我是寒山盟第一護法,‘天涯飄萍’?獨行客。”

    “獨行客……”滅滄瀾淡淡重複,眸中驀然閃過一絲陰暗靈光,揚手甩開手中髮絲指點着獨行客笑道,“你這一自報家門,倒是解了我些許困惑。”

    “哦?”獨行客歪了歪頭,懷中的彎鉤閃爍着淡淡的血色,“我的名字有何特別?”

    “只是覺得熟悉罷了。”滅滄瀾做出努力回憶的表情,這副少年憨純之相現於如此邪氣凌人的面容上,卻讓人更加如立針氈,“啊,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在那霧障森林……”

    滅滄瀾輕輕舉起手指,刻意放慢了話語尾音,果見那死人般的獨行客臉色一變,仍是保持笑容卻已顯出僵硬,“滅公子,說話之前要走走腦子。”

    “現在你沒有威脅我的砝碼吧。”滅滄瀾身形一錯,聲音瞬間貼上獨行客的耳側,“江盟主的侄女可是還記得那三個圍攻之人的姓名模樣,指認一下很容易哦。”

    “……那三個廢物。”獨行客與滅滄瀾雙肩相貼,感覺那少年冰冷的邪氣如同尖銳的遊絲一般鑽入身體,不由眼神放空一瞬,驀然閉起眼睛微微冷笑道,“想不到滅公子手中竟有我寒山盟的把柄,這可如何是好?本來我是來向你討債的呢……”

    “所以我說,你現在沒有資格威脅我。”滅滄瀾後傾身子,看定獨行客冷漠的面容道,“你們盟主想向我討回的東西,如今已經全然與我魂靈相融。若是想拿回去,那可不容易了。”

    “嗯……”獨行客暗暗挑眉,聲音含混如同深夜裡號梟的低鳴,“滅公子這個便宜佔得好生徹底。”

    “別急,我還有一筆賬要與寒山盟算。”滅滄瀾拍拍獨行客的肩膀,回身站在他身後將他向前一推,“現在別說無用的話,趕快商討戰事。”

    兩人面向一臉困惑的其他人,方纔他們的言語無人能懂,雖然天命風流和江愁餘二人還沉得住氣面無波瀾,但心裡已然翻起了波浪。

    “發什麼愣?”滅滄瀾輕笑一聲,負手走來輕敲戰局模型道,“不是說此次對抗冥界要仰仗寒山盟麼?獨行客俠士可以說說了。”

    “他不要你……還什麼東西了?”烈青陽眨眨眼睛,拉過滅滄瀾低聲道。

    “他搞錯狀況了,以爲眼下能威脅我。”滅滄瀾輕打一記響指,勾勾手指令烈青陽靠近,“你還記得霧障森林中我們搭救江楚晴二人的事麼?就是寒山盟做的。”

    “……哈?!”烈青陽點着頭,卻是猛地反應過來,吸了一氣便被滅滄瀾擡手按住肩膀。

    “別說,此事現在不能說破。”滅滄瀾瞪了烈青陽一眼,轉頭看定獨行客。

    只見獨行客緩緩嘆氣,將懷中彎鉤換了另一側臂彎抱着,“我寒山盟的獨門傀儡術,可以控制人心及動作。若是順利,應可壓制冥界之人的心智,從而瓦解那光霧殺陣的威力。只是……”

    “只是如何?”天命風流冷聲問道。

    “那冥界之人的攻勢本就十分快速,若要以傀儡術瓦解其人攻擊力,必要比他們還快。”獨行客微微一笑,轉頭看向滅滄瀾道,“那般的速度,我寒山盟中的人可是難以企及呢。”

    “哦……”江愁餘順着獨行客的目光看去,只見滅滄瀾面無波瀾地立在目光包圍中心,“什麼意思?”

    “滅公子身負上古邪魔功體,身法也是出神入化。由他來施展傀儡術,方纔有可能達到我們預想的效果。”獨行客擡起下巴,眸中彷彿露出扳回了一局的快意閃光,“滅公子,你意下如何?”

    “現在戰況緊急,就算滅公子天資秉異修煉快速,難道還有時間讓他現行修煉你們的傀儡術?”天命風流幾步走來,背上斜插利劍的劍穗微微搖晃,輕輕劃過滅滄瀾耳邊。

    “怎麼會是現行修煉?”獨行客冷笑一聲,“滅公子對我寒山盟的傀儡術已經掌握精純了,現在不是正向着更高層次進階麼?”

    “滅公子……”天命風流微微一挺身子,轉向滅滄瀾時卻換上了溫潤笑容,“可有此事?”

    “我不是在神州論武會上講了我與寒山盟的過往麼?”滅滄瀾輕擡手指插入髮絲,輕輕按揉着頭皮道,“可惜啊,被人認成詆譭一處宗門的謊言了。”

    江愁餘眸中寒芒一閃,亦幾步走來立在獨行客身旁,“此事暫且不提。滅公子,我們需要你憑藉你的飛速身法施展傀儡術,減弱冥界之人的攻勢,我們再輔以其他攻擊,方纔有瓦解那壓倒性攻勢的可能。你可願意?”

    “既是說了請我來幫忙,我哪能說不願意?”滅滄瀾頗似無辜地攤開雙手,隨即一手抱肘一手輕撫下巴,“那我是不是還要到寒山盟中去?”

    “應是如此。”獨行客上前一步,“爲了使滅公子更好地掌握傀儡術,我們盟主願意親自傳授。”

    “說得自己像個師父一般。”滅滄瀾哧聲一笑,甩開頭微眯雙眸道,“若是像‘落霞孤鶩’主人那般的佳人,讓我來回跑了倒也罷了,可是你們盟主……”

    “滅公子。”天命風流微微皺眉,看去卻是對老友輕發脾氣的溫潤風度,“你的重點是不是放錯了地方?”

    “一提到那位千重夢姑娘,天命宗主的反應似乎就大了些呢。”滅滄瀾睜開紅瞳,側轉過頭對天命風流微微勾脣。那邪寒笑意看得人身上微微一抖,就連天命風流那般沉穩的性子也不禁輕咳一聲別開目光。

    “那就這樣決定。”江愁餘見天命風流飛了眼色過來,便站入滅滄瀾與獨行客中間道,“事不宜遲,滅公子就馬上隨獨行客俠士進入寒山盟,儘快將傀儡術掌握精純。冥界的攻勢一日都不會停,得馬上反擊!”

    “哥哥……”忽聽一個嬌嫩的聲音響起,衆人皆目光向下一滑,便見那豆丁般的青蘿有些委屈地拉住滅滄瀾衣襟道,“你又要……又要出去呀?”

    “嗯……”滅滄瀾紅瞳輕轉,驀然露出微笑轉身抱起青蘿,撫摸着她柔順青絲道,“無妨,這次哥哥帶你去。”

    “真的?”青蘿頓時雙眼一亮,抱住滅滄瀾的脖子連連點頭道,“哥哥真好!”

    滅滄瀾一面拍着青蘿的後背,一面順勢轉頭看向一臉不爽的烈青陽,哧聲笑道,“烈少俠,你吃了味道奇怪的東西了?”

    “呸。”烈青陽放開一直扁着的嘴脣,輕啐一聲瞪視滅滄瀾道,“又沒我的事了?雖然在天道劍盟中練劍也是正事,但是怎麼總感覺被你小子落在後面了一樣……”

    “你不是一直好奇寒山盟的內裡麼?”忽見滅滄瀾的臉龐貼了過來,烈青陽不禁輕吃一驚,順勢向後輕仰身子,聽他微微笑道,“跟我一同去。”

    “啊?”烈青陽眨眨眼睛,轉頭見趴在滅滄瀾肩上的青蘿連連笑着點頭,反手指指自己道,“我也去?”

    “練劍之事,只要有心哪裡都可。”滅滄瀾收回身子,轉向江愁餘笑道,“對不對,江盟主?”

    “……不可耽誤太多時間。”江愁餘輕咳一聲,轉身一掃衣袖道,“既然你們都去寒山盟中,我們便用黃金鳥交換訊息。一旦冥界再起動作,我們立刻追擊,所以你的時間不多……滅公子!”

    滅滄瀾微微張嘴,吸了一氣笑道,“何必這麼咬牙切齒地叫我?”

    江愁餘微微瞪眼,如同嚴厲的長輩訓斥惹人喜愛卻心性狡黠的孩子一般,“我看你根本沒在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