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22章 死氣滿金殿冥界無情訣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22章 死氣滿金殿冥界無情訣下字體大小: A+
     

    0222章 死氣滿金殿 冥界無情訣(下)

    滅滄瀾回過頭去,只見殿外夜色一陣波動,從每一條波紋中透出一團霧氣,立時旋成一片緩緩轉動的灰白空洞。空洞內發出淡淡的閃電崩爆之聲,繼而從中不斷走出人影來。

    那低低的風聲與閃電混合的聲音飄散開來,滅滄瀾皺起眉宇面向那空洞,只見一隊隊武者邁步而出整齊凝立,內中便有天道劍盟的人,身上利劍灼灼生光。

    忽見青影一閃,滅滄瀾驀然放下眉宇,面上冷酷化爲一片動人溫柔,幾步上去接住了那幾乎撲上前來的小小身子,一把抱了起來。

    “哥哥!”只見青蘿用力抱住滅滄瀾的脖子,整個小臉都埋入他的側頸之中,連連蹭着如同一隻乞食的小貓,“哥哥你終於回來了……想死我了!”

    滅滄瀾只覺側頸流過點點溫熱,連忙輕撫着青蘿後背道,“阿蘿,你怎麼了?”

    青蘿擡起小臉來,紅彤彤的眼睛上還閃着絲絲淚光,赧然地揉着眼睛哧聲笑道,“我真是傻了,爲什麼要哭呀……”

    “自然是因爲你想壞了你哥哥了。”滅滄瀾正像哄小貓一般將那全身縮在自己懷中的青蘿抱緊,卻是目光一轉,接了烈青陽迎面輕打而來的一拳。

    烈青陽的笑容仍是燦如春陽,一手叉腰另一手輕輕撫摸青蘿的小腦袋,與滅滄瀾兩人正好將這小姑娘夾在中央,“你看,直接喜極而泣了。”

    “青陽笨蛋!”青蘿越發被說得不好意思,小獸般呲牙瞪了烈青陽一眼。烈青陽做了個鬼臉回敬過去,連忙繞過來攬住滅滄瀾的肩膀,低聲問他修煉如何。

    “一切順利,不必擔心。”滅滄瀾笑着點點頭,凝眸看定從空洞內走出來的最後一人,此時整個大殿內更是站滿了人,卻總是感察不到一絲蓬勃的人氣。只見天玄宗的人太過清冷潔淨,而天道劍盟的武者又嚴肅挺拔,氣氛頓時顯得更爲凝重。

    “青陽,”滅滄瀾一面與立在面前的江愁餘四目相對,一面微微後仰身子靠向烈青陽耳側道,“最近出了什麼事了麼?”

    “除了接到冥界又有動作的訊息之外,沒有別的。”烈青陽聳聳肩膀,四面環顧後只覺身上發寒,“不過我聽說……”

    幾乎是準確地截斷了烈青陽的尾音,只聽江愁餘沉沉開口道,“恭喜你功體修成,滅公子。”

    “早着呢。”滅滄瀾看了一眼被噎回話去的烈青陽,轉頭對江愁餘微微一笑道,“只不過是達成了功體第一境界,說是功體修成還爲時太早。”

    “哈,滅公子真是不饒人,無非是我措辭不當罷了。”江愁餘似是心中有事,臉上濃霜一直不散,擡手輕揮長袖,身後那團團旋轉的空洞便立刻收縮消失,沒入殿外茫茫夜色之中。

    滅滄瀾轉向另一面整齊排列的人影,只見那些人俱是蒙面束髮的女子,婀娜身姿飽滿玲瓏,一列七色羅衣如同一道彩虹,卻是散發着拒人近身的漠漠寒氣。

    再旁邊則是一個獨立男子,如同長夜孤星一般立在一旁,不與任何人並肩而立,抱起雙臂正對滅滄瀾,臂彎內斜斜插着一把鋒利彎鉤。

    “看來有新面孔啊。”滅滄瀾轉身走向天命風流,反手指了指身後道,“天命宗主,介紹一下吧。”

    “這幾位是‘樓臺煙雨中’派來的人。”天命風流淡然伸手,指向那彩虹般排成一列的女子,又轉向那獨立的男子道,“這位是寒山盟的代表。”

    “寒山盟?”滅滄瀾輕輕撫摸下巴,反咬下脣看向那不動不語的男子,那人的眼球彷彿凝固了一般毫無生氣,如同一尊抱着奇異武器的人像。

    “沒錯。”天命風流點頭輕笑,他的笑容仍然儒雅,但卻像是假面上隨手勾勒的線條,“寒山盟獨門修煉的秘術會是此次對抗冥界的關鍵,所以……”

    “就派了一個人來,是因爲寒山盟太寒酸還是沒對此事上心?”滅滄瀾冷笑一聲悠然打斷,轉向那不動如山的男子挑起劍眉,“莫怪我說話不留情面,我還有舊賬沒與寒山盟算清呢。”

    “嗯……”天命風流走到滅滄瀾身側,兩道目光同時盯向那男子都沒能讓他動搖一分,“滅公子與寒山盟有什麼舊賬?”

    “可不敢再說了,恐怕又要被人安上胡言誹謗的罪名呢。”滅滄瀾搖搖手指,放下青蘿將她摟在身側道,“若是要共商對抗冥界之事的話,現下人已到齊了麼?”

    天命風流不動聲色地一拍滅滄瀾的臂彎,輕吹出一口冷氣道,“滅公子,開不開始還是我說了算。”

    “自然。”滅滄瀾毫不在意被天命風流狠狠一噎,淡然做了個請的手勢退開幾步。倒是烈青陽抱起雙臂不爽地哼了一聲,撇開頭誰都看了一眼就是不再看天命風流。

    眼見烈青陽如此動作,如同一個賭氣的孩童般令人忍俊不禁,滅滄瀾不由拽過他低聲哧笑道,“你做什麼?”

    “嘖,他噎了你那麼一下,你還笑得出來?”烈青陽有時着實惱怒滅滄瀾的波瀾不驚,這小子幾乎就像沒有人心一樣,反倒是自己這個局外人常常替他跳腳。

    “他說的又沒錯,神州聯盟的主持者是他不是我,我何必生氣?”滅滄瀾亦覺奇怪,哼了一聲輕撞了下烈青陽的肩膀,“烈少俠,你這性子太烈了,稍稍收起些。”

    “我……”烈青陽直想一巴掌把滅滄瀾拍到一邊去,忽見天命風流站入大殿中央,環視了衆人一週緩緩開口。

    “冥界加緊攻勢的局面,諸位都知道了。若要召集多數門派來此商討,太過繁瑣且時間不容。因此我就頂着一家之言的壓力只與諸位商量,究竟如何對付冥界夢魘道的入侵……”天命風流揚手一揮,身後便旋起一片雪白光華,瞬間組成一方巨大臺子,上面擺着戰局模型,縱橫交錯的青黑冷土閃爍着堅硬的寒光。

    衆人圍成一圈,只見滅滄瀾、天命風流以及江愁餘三人三面對立,其他人立在空白之處,目光全部集中在戰局模型之上。

    “冥界夢魘道少有把柄可尋,似是近來才崛起的冥界勢力。”天命風流指點着手下的戰局模型道,“他們目前只在東西武林內尋找弱小的門派下手,頗有些練手的意思,亦是在向我們挑釁。根據黃金鳥帶回來的死亡幻影來看,夢魘道所使用的殺招很是殘忍……”

    說罷,天命風流輕輕擡手打了一記響指,便有一隻黃金鳥從殿外倏然飛來,在衆人頭頂上方抖動下片片細羽,立時融解成一團光影。

    滅滄瀾眯目看向那光影內分錯的影像,幾乎能感覺到那些噴濺而出的血液真實的熱度,只見大片人界門派之人被吞入大片灰影之中,一陣波動之後便成了血跡斑斑的白骨,如同廢渣一般被吐了出來。

    連番幾場影像都是如此,直到那光影逆向一轉,重又組成那黃金鳥的伶俐身形後方才停止。天命風流淡淡揮手,那黃金鳥一聲細鳴便飛了出去。

    衆人面上皆凝重如霜,而烈青陽臉上更是凝起凌厲的怒意。反而是滅滄瀾最爲沉得住氣,兩旁的天命風流和江愁餘都微微有些呼吸急促了。

    “這種殺招……”江愁餘有些沙啞地開口道,“如此快速且實力壓倒,很難尋到破解之法。”

    “本來想到藉助江盟主的天道神盾,擋住那些詭異的灰霧再行攻擊,但是……”天命風流摸摸下巴,歪頭看向江愁餘道,“江盟主,對於霧氣之形的攻擊,天道神盾的防禦真的弱了?”

    “嗯。”江愁餘點點頭,長嘆一氣的模樣似是瞬間衰老了許多,“天道神盾只能抵擋劇烈的武學及術法攻擊,就像當年魔界軍隊的大招……但是這般詭異的霧氣遊離而無處不鑽,恐怕……”

    “原來如此。”天命風流目光一閃,轉頭看定目中深淵暗涌的滅滄瀾笑道,“滅公子,你有什麼想說的麼?”

    滅滄瀾在天命風流與江愁餘之間來回看了一眼,微笑搖頭道,“天道神盾如此厲害的武器竟然派不上用場,可惜了。”

    “喂,我們真的要等商量得妥妥當當再出手?”只見衆人一時都陷入沉默,烈青陽實在忍不住了,雙手重重一拍臺子喝道,“就任憑冥界那幫雜種這麼猖狂?若是再不出手……”

    “烈少俠,稍安勿躁。”江愁餘伸手拍拍烈青陽激動得微微顫抖的肩膀,反手指指那死人般一直不發一語的男子,“這正是我們仰仗寒山盟的原因。”

    “哦?”烈青陽還沒反應過來,滅滄瀾已然繞出身子來直面那男子,似笑非笑的面容如同宣判的死神般令人不敢直視,“可是這位俠士一直不發一言,叫人如何解了心中困惑?”

    被滅滄瀾直面緊盯的男子終於動身,轉向少年滿面死氣,驀然扯起一個詭異的微笑啞聲道,“要我寒山盟幫忙,那要先讓滅公子還了東西來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