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21章 死氣滿金殿冥界無情訣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21章 死氣滿金殿冥界無情訣上字體大小: A+
     

    0221章 死氣滿金殿 冥界無情訣(上)

    風聲凜寒,沙塵卷地。

    滅滄瀾開動血霧,騰身飛動穿過夾雜着細細沙石的長風。他已出了“落霞孤鶩”的範圍,頓覺時光流轉果然被那個奇異地界盡數遮蔽。其內明明是晚霞如火的景象,一出來卻是濃濃暗夜,且風聲凌厲,如同怨靈低泣。

    滅滄瀾一面足踏血霧掠過夜空,一面伸手探入腰間。腰帶內掖着三枚花瓣棋子,雖是極柔軟的觸感但卻十分結實,內中凝聚了千重夢的術法之力。

    這三枚棋子便是那道“珍瓏棋局”的陣眼結晶,以術法之力催化便可生出滅滄瀾於“落霞孤鶩”玉樹之外遇到的陣法。千重夢將此棋子贈與滅滄瀾,言說是朋友贈禮,滅滄瀾此去必定紛爭逼命,不知何時才能再會,但留此物如見其人。

    “嗯……”滅滄瀾挺起身形,迎面寒風將黑袍吹拂翻涌,如同海浪般向兩面飛揚,一絲冷光倏然掠過他的瞳底,“將她一記絕招的陣眼贈與我……這個千重夢果然是個妙人。”

    他微微加重了“妙人”二字,輕輕撩開拂過嘴脣的幾縷髮絲,猛地催動真氣將足下血霧加快了數倍。只見少年挺拔俊秀的身形倏爾掠過巨大滿月,從冷白色的月光中穿行而過。

    那一瞬間的模樣,如同手執生死簿掠過冷月降臨人間的死神。

    滅滄瀾衣袂翻飛,轉眼飛入天玄宗的範圍內。雖是沉沉暗夜,但天玄宗的所在仍然發出微微光華,冷潔白玉與輝煌金碧交相輝映,將陰暗的月光統統吸取過來,所有建築都發出冷青色的光芒。

    風聲急轉,血霧飛散,滅滄瀾足下一轉踏上地面,毫不停息地撩開衣襟踏上臺階,幾步便踏入了天玄宗中央大殿。

    整個天玄宗內煙霧瀰漫,如同永無歸途的迷宮一般不辨方向。然而滅滄瀾法眼鼓動,淡淡血光四面流轉,已然感應到了那片片煙霧內隱遁的人影氣息。

    只見數道略成人形的煙霧飛速轉向,掠過滅滄瀾兩側向大殿衝去。滅滄瀾一腳踏上最高一級臺階,半身猶自沒有登上,眼中寒光乍射手起法形,鏗然一揮如同打中了堅硬鐵質,兩道黑金色妖光從指縫間急追而出。

    兩道妖光猛地裂開兩面,分別追向一側煙霧人影,一聲炸響攪碎了大片煙霧碎絲,數道人影從中騰身飛躍出來。

    同一時分,滅滄瀾亦騰身而起,眼前一片刀光劍芒鏗鏘交錯,雙手猛地交叉,一團血紫色魔光從交叉點中央衝向兩隻掌心之內。

    “喝——”滅滄瀾低聲沉喝,兩臂猛地一開上下拉長,手中魔光散成邪異霧氣,刷然衝出裹住了那些天玄宗護衛的刀鋒劍刃。只聽一聲狠狠擰緊的扭曲聲,那幾個護衛頓時身形一錯撞到一起,手中刀劍被擠到一處再難拔出。

    那些天玄宗護衛果然是能爲不凡,一瞬慌亂之後,立刻順勢聚到一起,刀劍頂到中央疾念法訣,立時有月白色光霧從刀劍之內蓬勃而出,轟然一聲格開滅滄瀾血紫色魔光。

    只見滅滄瀾高揚右臂,將魔光分成碎絲千萬縷收回,如同念動催命咒文般脣齒疾動,“邪能幻式?閃電落,喝——!”

    一團扭曲炸響的閃電光球在滅滄瀾右掌之內眨眼成型,內中混合着一絲血色幻光,猛地抻成游龍般的長長線條高衝而起,再一個猛扎衝向那些天玄宗護衛。

    天玄宗護衛們震然一驚,立刻一刀一劍兩兩相鄰雙面飛開,劍光噴耀融合刀氣凜冽,一片逆旋呼嘯的氣勁風霧猛衝而上,與那閃電光球重重撞到了一起。

    滅滄瀾飛身後退,連翻幾周足下一錯,猛地甩開衣襟凝眉立在大殿門前。如此近距離的交鋒,被氣勁橫掃而過的天玄宗大殿卻是檐瓦不動,甚至檐下懸掛的金鈴都紋絲不動,發出着黯淡的薄光。

    兩面氣勁在半空中撞成一片粉末,細雨般嘩啦啦吹向四方。那些天玄宗護衛亦翻身落地,仍是一刀一劍相輔相成的架勢,兩面錯開看定滅滄瀾。

    他們臉上的神情正如宗主天命風流一般溫雅,不似剛剛交過戰的人,反倒似是禮數週全的僕人般面含微笑,齊齊對滅滄瀾躬身行禮,“滅公子,你回來了。”

    “真讓我感動,好像是回家了似的。”滅滄瀾冷聲一笑,正對着大殿的身形被殿內一片暗金色火光照亮,一雙紅瞳卻是無法被照亮半分。只見殿內一陣人影晃動,清晰的衣帶摩擦聲瞬間止息,兩排人影追隨一個健挑身形一步邁出。

    滅滄瀾微微擡起下巴,眯起的眼睛似是打量獵物的獵手般發出危險的寒光。而剛剛邁出大殿的天命風雲卻是負起雙手,又有些忌憚又是決不放鬆氣勢地直面滅滄瀾,沉聲冷笑道,“真是好氣勢,滅公子,你這是做什麼?”

    “我神經緊繃,經不起這般撩撥。”滅滄瀾微微一笑,比之他的沉靜邪寒,天命風雲的雄武就顯得太過直白,“我纔要走進大殿,忽有帶着些微殺氣的人影掠過身邊,未及細想便已出手了。”

    他擡起右手手指,輕輕一掐便收起了最後一絲黑金色妖光,搓動着指尖笑道,“倒是要說你們天玄宗太過神叨,護衛隱藏得這麼嚴密,怎麼看都像隨時會出殺招一樣。”

    “哪裡話,是滅公子你多心了。”天命風雲有些不自在地動了動脣角,使了個眼色令方纔與滅滄瀾交手的兩隊護衛歸入兩旁隊列,身形一錯伸手道,“請進。”

    “天命宗主知道我已修煉成功,今日迴轉?”滅滄瀾一步邁進大殿,只覺滿眼的暗金色火光總像瀰漫着灰塵一般,令雙眼發出些許滯澀的痠痛,不由眯了眼睛問道。

    天命風雲似是不願與滅滄瀾並肩行走,錯開幾步向前走去,“‘落霞孤鶩’主人已經告知了大哥。”說着,他輕輕一摸右臂,只覺手臂上掠過了一絲不知是冰寒還是灼熱的微痛。

    滅滄瀾負手凝立,環視空無一人、只有淡淡火光霧氣瀰漫的大殿笑道,“可是眼下景象,可不像是迎我回來的架勢呢。”

    天命風雲輕聲冷笑,卻是心念一轉,不由低低嘆道,“自然,滅公子可是我天玄宗中的上賓……請不要着急,大哥以及其他賓客馬上就到。”

    “哦?”滅滄瀾轉眸看向天命風雲,細細的桃花眼內掠過一絲水中泡影一般的嘲弄,“那……天命風雲俠士,你是專門在此迎接我的了?”

    天命風雲咳了一聲,不大自在地點頭道,“正是。方纔的事冒犯了,滅公子不必在意。瞬息移形,只不過是我天玄宗中人手的常態罷了。”

    “帶着些許殺氣就不好了。”滅滄瀾含笑點頭,驀然一收笑意看向兩旁火把臺。

    只見火把臺內的火光驟然亮了幾倍,將大殿內彷彿矇蔽着灰塵般的陰暗光華一舉穿透,復歸金碧輝煌的華麗氣象,火焰微微炸響的聲音不絕於耳,似是一曲連綿淺唱的鏗鏘歌謠。

    滅滄瀾凝神感受,只覺一片片如霧氣般清冷卻暗帶鋒利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涌來,內中又摻雜着其他氣息,卻俱是內蘊無窮。

    “嗯……”滅滄瀾淡淡擡眼,只見兩排人影倏然列開,霧氣散去人形顯露,一排是短裙貼身的侍女,一排是剛勁溫文的武者,然後便有腳步聲快速而沉穩地繞出金階之後。

    天命風流帶着三妹四弟走出陰影,雪白衣袂輕輕飛揚,擡手撫平一縷長髮躬身笑道,“滅公子,夢兒已經將一切告知我了。你果然非同尋常,短短時日能將功體第一境界修煉完整。”

    “之前已經開通了不少,所以倒也不難。”滅滄瀾暗暗揣摩着天命風流的話語,將微微有些下滑的左肩黑袍拉了上去,“我還以爲我耽誤了許久,人界早已出事了呢。”

    “倒也快了。”天命風流擡起上身,臉上溫潤笑容一掃而光,彷彿女子般精緻的面容上俱是沉沉煞氣,“雖然神州聯盟已經及時派了人手幫助各門派護衛,但近來仍是發生了數起血洗。想來是冥界在爲入侵神州開路,先從並不強大的小門小派下手……”

    “以最小損失儘量減少麻煩,以圖全力對抗重要的敵人。”滅滄瀾點點頭,瞟了一眼皺起眉宇的天命風雲道,“冥界的雜碎們雖然在做我絕不能容許的事,但就手段本身來說,做得不錯。”

    “滅公子。”只聽天命風雲瞪起雙眼,盯住滅滄瀾道,“你這算是替冥界說話麼?”

    “你儘可自己揣摩。”滅滄瀾伸手做了個“請自便”的示意,隨即面向天命風流道,“我的兩位故人呢?”

    “將他們託於我天玄宗中,滅公子還有何不放心?”天命風流微微一頓,擡手指向滅滄瀾身後道,“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