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9章 降世生邪火玉蝶纏綿飛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19章 降世生邪火玉蝶纏綿飛上字體大小: A+
     

    0219章 降世生邪火 玉蝶纏綿飛(上)

    那光影只有隱約的人形輪廓,雖無一絲實際形貌,但卻可感受到那殺意張揚、邪威震撼的氣息。風霧層層旋轉,掠過那高漲而起的人影掀起道道魔光,虛無一片的巨大臉容上只有一片細小的血光輪廓,淡淡勾勒出類似五官的線條。

    然而就是這張全無面貌的臉容,高高在上對着千重夢時卻彷彿露出了陰邪的笑意,直看得千重夢心中震然一沉。哪怕是面對邪氣深厚的滅滄瀾,她都未產生過這般動搖,然而眼下心中卻是激盪着最原始的懼意。

    她彷彿看到了天地間最純粹、最強大的邪氣集合體,那魔形人影只要看上一眼,心頭就會被潮水般的絕望感淹沒。

    “啊……”千重夢輕輕吞了吞嚥喉,拼力將眼神從那巨大人影上拉了下來,看定閉目凝神的滅滄瀾。只見那血紋黑袍的少年雙手張開,兩手都捏起了奇異法形,黑金色妖光扯成千絲萬縷在身周飛旋,帶動一波波血紫色魔光漲潮般向上涌起。

    滅滄瀾高高仰起頭來,喉結淡淡滾動着,如同發出着滾燙的囈語之聲。脣齒輕動間飛出一串串瞬間破碎的經符光華,迷離的咒喃彷彿洪荒之前的呼喚般飛入風中。

    打破了疏通真氣的尋常道理,逆向血脈開動氣勁,滅滄瀾反而頓覺一直凝滯不動的內元終於大動起來,無盡的寒熱之氣從中洶涌奔騰而出。再加上朱果淨水的積澱,以及方纔那棋盤內衝出的光華之衝擊,他體內一片清明,完全承載了功體深處激烈的震盪。

    “邪神降世,足生烈火——”滅滄瀾猛睜雙眼,血色瞳孔內旋轉衝出野獸捕食一般狂野的快意,微微沙啞的聲音衝上天頂,立時震碎了大片花藤,“魔啓,破——!”

    那些飛旋於腦中的奇異法文猛地抱成一團,急速擴大成一團爆炸裂雲衝出天靈,統統涌入滅滄瀾額心的硃砂印內。那三瓣火焰狀的硃砂印發出凝血般的濃紅色光芒,順着三片張揚火花裂開扭曲紋路,海潮般的血光瞬間包圍了滅滄瀾全身。

    與此同時,滅滄瀾身後的那個魔神之形突然砰地漲了一下,繼而鼓動出心跳般節奏整齊的鼓點之聲,一圈圈粉碎的細小輪廓之光不斷震盪開來。

    滅滄瀾身上所發的血光魔風之聲完全埋沒了花雨飛劃之響,就在整個“落霞孤鶩”內都要被這血浪填滿之時,只聽那魔神之形一聲沉吼,生生將一片青石地面震出縱橫裂紋,更是掀起了兩側水池內旋轉衝出的水柱,兩道火山熔岩一般的紅光猛地從那人形輪廓上射了出來。

    “呃!”千重夢立時運轉雙手,無盡的飛花白蝶裹成濃厚的香風,將她緊緊護在其中,卻仍是瞬間便被那血光打了個破碎。千重夢身形一歪,踉蹌向後退了十數步,差點一頭撞出玉樹結界,連忙一壓紛亂呼吸努力擡眼看去。

    原來那兩道震撼人心的紅光乃是兩團血洞,內中正漸漸現出黑紫色的核心,周圍瀰漫着粉碎光華,如同罩着一層大霧般迷離不清。

    但千重夢仍是看清了,按着胸口嬌喘連連,彎了腰咳聲道,“那就是……上古邪魔功體麼?!”

    那除了一雙巨大血眼外臉上一片虛無的魔神之形緩緩一動,巨目彷彿緩慢地眨了眨,以適應甫才破開的血肉模糊的眼睛,似是點頭一般向千重夢輕輕一動。

    千重夢心中驟然一沉,一股冰冷衝向全身。就在此時,只聽滅滄瀾一聲沉喝,雙手飛速運轉帶起大片血霧,奇異指形轉瞬間變了數種,最後雙手皆並起雙指按向額心硃砂印。

    被滅滄瀾雙手所指的硃砂印瞬間發出一片擴大千倍的細小輪廓之光,然後復歸一片平靜,那些血影魔風也統統逆旋而起,以滅滄瀾爲中心猛吸而去。

    “唔……”滅滄瀾高高挺起身子,雙拳緊握壓在身體兩側,那劇烈的血光魔風颳出了一時難以承受的壓力,將他的身子破碎一般撐了起來,幾乎馬上就要砰然倒地。

    這副邪魔功體無時無刻不在給滅滄瀾帶來疼痛,彷彿劇烈的痛楚便是體驗力量的最佳方式,亦是強者才能領會的暢快淋漓的快感。而滅滄瀾已然掌握了幾分此種道理,血光朦朧中他的脣角輕輕勾起,緊咬的牙齒卻是快意的證明。

    “呼……!”隨着一聲疾速旋迴的急促風聲落定,滅滄瀾猛地將幾乎向後折斷的上身收了回來,原地踉蹌數步方纔站穩,飛舞如同地獄火焰的紅髮也散了下來,有些散亂地遮住他的半面面容。

    嫋嫋歌聲和香風飛花倏然重又飛起,卻總覺是幻象一般微微發虛。而滅滄瀾身後那個開了血色雙目的魔神之形亦緩慢回吸,慢慢融入滅滄瀾身上每一處血脈之中,漸漸只剩兩隻巨大血洞虛影般懸浮在少年頭頂。

    滅滄瀾雙拳緊握,手臂上突起的青筋使他右臂上的花紋更加猙獰,顯出一股詭譎逼人的華麗來。他緩緩睜眼,細長的桃花眼內洶涌着血色風暴,如同永冬的寒風一般能將萬物凍個粉碎。

    千重夢雙手輕揮,如同撩開簾子一般左右分開身前花雨,露出一張略顯蒼白的驚愕面容,看定滅滄瀾那邪氣凌人的身形。

    就在她眼前,那雙懸浮於滅滄瀾頭頂之上的血色巨目緩緩睜眨,跟少年眼睛的睜閉全然同步,慢慢下降收縮,旋轉着化入他雙瞳之內。

    當這雙巨眼完全溶解進滅滄瀾的眼瞳中之後,只見少年那雙本就勾人心魂的血瞳更加發出純粹的色彩,彷彿絕世的魔晶被擦去了最後一層細塵。

    滅滄瀾只覺身體內還有風聲在低低呼嘯,眼前亦旋起一圈圈的斑斕幻覺,立刻按住太陽穴凝神立身,調動真氣將全身混亂的寒熱之氣梳理通順,最後順着血脈方向旋進內元之中。

    這次他不再用逆向血脈的奇異之法了,那雖是突破桎梏的勇氣,但只可用於梳理自己這絕世功體的關鍵時刻。若是平素使用功體,自然不能總是這般逆理而來。

    “青蓮宗所講的那些道理,倒也不是全然無用……”這順應自然之理的道理自然是青蓮宗典籍所授,滅滄瀾想及此,不由冷聲苦笑搖了搖頭。誰知這一搖頭便激起了兩側太陽穴針扎般的痛楚,他連忙穩住腳步連連揉動。

    絲絲血霧幻覺般纏繞着滅滄瀾的身體,但已漸漸被重新紛落而下的飛花掩蓋。滅滄瀾就這樣站在千重夢面前,輕揉太陽穴凝立不動,任憑絲絲碎花拂過他的黑袍。

    彷彿過了許久,千重夢才從方纔那極度震撼的形景中清醒過來,暗暗拍打胸口通順呼吸,“方纔那人形……這就是上古魔神功體的法門形貌?果然是傳說中那執掌天地大劫的功體啊……”

    千重夢擡手揮開耳邊纏繞的嗡嗡聲,穩定心神清清嗓子,走上前去細看滅滄瀾,開口時卻還是帶了些許沙啞,“滄瀾,你覺得如何?”

    “嗯……”滅滄瀾驀然睜眼,略帶蒼白的修羅玉面甫一擡起竟是晃痛了一下千重夢的眼瞳,那少年本就有着稀世之美,但是此刻似是更加煥發了邪寒的風姿。

    但見千重夢面色微白,還有些吃驚地向後錯了一下身子,滅滄瀾自知方纔自己達成功體第一境界最後一步時是何形景,雖是閉目凝神,但亦能通過法眼看清那漫天席捲的血光。他不由微微一笑道,“你沒事吧,夢姑娘?”

    千重夢倒是頭一次見識這般身在局中卻似事不關己的人,她自認爲已經瞭解了滅滄瀾些許,卻想不到他能這般沉靜。想來倒是那烈青陽早已習慣了滅滄瀾的性子,作爲當事人卻總像旁觀者一般波瀾不驚。

    “我沒事……”千重夢輕聲一咳,柔美聲色方纔恢復了一些,“怎麼樣,你的功體……”

    “第一境界達成了。”滅滄瀾聲音平靜,但仍能聽出來有些氣喘,只見他指了指額心的硃砂印道,“我看得見這硃砂印的變化。”

    “哦?”千重夢輕挑秀眉,再次努力穩住心神纔敢走近滅滄瀾,仔細看了看那濃紅色的硃砂印道,“你的法眼能將自身形貌反向看清麼?”

    “功體內裡也可看清。”滅滄瀾點點頭道,“夢姑娘自然看不出這硃砂印的變化,不過它是我功體的法門,任何一絲變化我都能感應到。眼下……”

    他舉起右手,五指一攏如同鷹爪勾起,絲絲黑金色妖光刷然瀰漫而出,“我終於完全達成了功體第一境界,暫時不用擔心透支功體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