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8章 珍瓏布棋局修羅展邪影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18章 珍瓏布棋局修羅展邪影下字體大小: A+
     

    0218章 珍瓏布棋局 修羅展邪影(下)

    “嗯……”滅滄瀾淡淡挑聲,千重夢話雖淡然,語意卻深,這般凡事先看眼前的性子與他頗有些相像,只是不知是否同他一般還會放眼看向長遠。

    “若說城府眼光,我眼下也不是多麼值得說一說……”滅滄瀾苦笑一聲,一面感受着體內流動不休的氣勁,捻了一顆黑子輕輕搓動,“好,既然是下棋,那就只想下棋……”

    耳聞一聲清脆的棋子落定之聲,千重夢微微收神轉過眼來,看看棋盤又看看滅滄瀾,“你的心亂了。”

    “我還做不到大事臨頭,毫無波瀾。”滅滄瀾有些自嘲地輕撓眉心,雖然他的一波一動都隱藏極深,他人難以看到,但並不代表他是純粹的鐵石心腸,能夠杜絕一切波動。

    “所以你是煩惱你這功體第一境界只差毫釐,白白耽誤着時間了?”千重夢驀然笑開,脣角含起一絲遊離的狡黠,“但是我‘落霞孤鶩’從不接受黃金鳥傳遞的江湖訊息,這點規矩可不能改了哦。”

    “沒要你改。”滅滄瀾輕閉雙眸,無奈地搖頭低笑,彎起手指敲敲棋盤道,“我已下了一子,該你了。”

    “哦……”千重夢側過身來,一隻手肘支住下巴,另一隻手悠然擺弄着裙白紗帶,“滄瀾,我非要把你的心性完全打磨平了不可……你本是能成就大事的心性,怎能被一點焦急擾了神智?”

    “什麼?”滅滄瀾挑起劍眉,卻見千重夢毫不閃避地擡頭與自己對視,一雙含露凝光的星眸冷漠眯起,如同受了傷卻不叫痛的狐狸一般。

    即使在滅滄瀾冰冷刺人的目光直視下,千重夢仍是沒有動搖,若她是久居孤地不觸人煙的女子,應是未曾見過滅滄瀾這般的冷邪氣勢纔對。眼下她卻是見慣了般周身不動,甚至帶着些包容老友脾氣般的熟稔,安靜看定滅滄瀾不言不語。

    兩人都沉得住氣,許久之後便是千重夢手指輕擡,輕打着柔嫩的側臉無奈笑道,“滄瀾,你還沒發現麼?這麼容易就被擾了心神,真是讓我有些失望……”

    滅滄瀾面如凝冰,只有一雙紅瞳如同水潤琉璃一般向下看定棋盤,瞳中漸漸凝起兩片浩渺星光。

    千重夢緊盯那兩片閃閃星華,微微張嘴吐出輕嘆,“這是……”

    “原來如此。”滅滄瀾驀然一動,一直稍稍有些緊繃的肩膀放了下去,閉眸嘆氣道,“我也的確是被心事擾得焦慮了,竟是此刻才發現。”

    千重夢亦收回帶着沉沉驚歎的目光,換上慣常的清靈笑容,“你發現了什麼?”

    滅滄瀾微微壓下上身,幾乎與那棋盤平視,手指輕撫下巴道,“這是夢姑娘曾在外面設下的陣局,那花瓣棋子組成的陣勢便是這般。”

    壓下身子保持一定程度的平視,方纔看清了這棋盤的真面目。滅滄瀾再次挺起身形,俯視那棋盤便又看到了一片錯綜迷局,但是也能隱隱看出似曾相識的輪廓來。

    千重夢提起一口氣,緩緩吐出去笑道,“還好,你沒有讓我失望。”她輕輕敲打着棋盤道,“我曾在外面佈下的花瓣棋局是一道真正的棋子迷局,名曰‘珍瓏’。”

    “珍瓏?”滅滄瀾呢喃重複,扔開手中的黑子凝視棋盤道,“若我沒猜錯,此局現下已完。”

    “嗯?”千重夢笑道,“何以見得?”

    “我雖只學了兩日棋藝,倒也記了個粗略。”滅滄瀾指定棋盤道,“白子已將黑子包圍,既然夢姑娘讓我這個不通棋理之人掌拿黑子,用意也不是要我帶黑子突圍。因此這包圍之勢便成定局,若要強行打破,讓黑子以最少損失逃出白子包圍,那就只能是……”

    千重夢雙手按住白玉臺子,盯住滅滄瀾欲動的身形低聲道,“怎樣?”

    “破開。”滅滄瀾冷笑一聲,兩字出口如同修羅咒喃,閃電般揚手捻起兩枚黑子,正是最接近白子包圍的那兩顆,完全不走棋盤紋路,直接放到了白子包圍之外,落定發出破碎般的啪然一聲。

    千重夢輕挺身子,目光從滅滄瀾冷如堅玉的臉上下移,看定棋盤上此刻的形貌緩緩道,“你可知道,你方纔破解了千年來無人能破的珍瓏棋局?”

    “……我?”滅滄瀾微微一愣,起身趴下上身,火紅長髮流下他的肩背,如同散落凝固的火焰般輕輕掃在棋盤上,“什麼意思?”

    “珍瓏棋局又稱‘半局棋’,只因這局棋只能下到一半。黑子雖被包圍,卻仍有隱隱活路;白子雖然包圍,卻未成全吞之勢。若想追求一場明顯而完美的勝負,這局棋始終只是一半而已。”千重夢指着那兩顆強行放在白子包圍之外的黑子道,“但是你卻不走棋理,直接將黑子放了出來,反而是打破了這‘半局棋’的局面,變成黑子爲贏了。”

    “這……”滅滄瀾苦笑一聲,抱臂搖頭道,“還真是奇妙的無心插柳……我並不懂得棋藝,夢姑娘你知道。”

    “我知道,但原因就在於你不懂得棋藝。”千重夢亦立起身來,水袖一揮瀟灑笑道,“珍瓏棋局的破解之法,根本就不是以棋理應對,而是要打破這一切。就看下棋之人夠不夠勇氣打破,只按照自己的方式放手一搏!”

    滅滄瀾心中一凜,擡頭看定千重夢臉上奇異的明光,看得出她竟是心生激動,胸脯緩緩鼓動着略帶滾熱的呼吸。

    千重夢的反應似是有些超出滅滄瀾的意料,他不禁叉起腰身回看棋盤,眼下那棋局已然被兩枚強行突出的黑子打破,成了一道大略完整的八卦之形:正是滅滄瀾破解那花瓣棋子之陣時,破開兩枚棋子重組成的八卦法形。

    一道殘缺的八卦之形巧妙地隱藏於這珍瓏棋局之中,非要拋棄棋理、強行落子後方才復歸完整,現出形來。滅滄瀾不由暗暗慨嘆,這千重夢究竟藉此棋局說了什麼秘密,竟是在黑白棋子中間隱藏了這般玄機。

    “……嗯,這是……”滅滄瀾猛覺一片光華如同飛速融化的冰雪一般瀰漫開來,定睛一看但見那兩枚躍出白子包圍的黑子已融化成兩片黑光,瞬間沒入從棋盤內透出的雪光之中。

    與此同時,飛花香風全都向滅滄瀾吹拂而來,彷彿他所立之地是一處漩渦,正將整個“落霞孤鶩”緩慢地吸入。滅滄瀾立刻沉下心神,調動真氣感應周圍氣息,卻猛覺一股如同水流激盪般的清涼不斷沖刷着身體,從丹田深處散發出一股清洗乾淨般的快感來。

    而立在滅滄瀾對面的千重夢亦是衣袂飄飛,無數白蝶不斷從她衣袂上飛舞而出,混入花瓣中旋成幻覺般的嫋嫋白煙。她負手躬身,看定滅滄瀾笑道,“你已解開了我的珍瓏棋局,現在該解開你自身的禁錮了。”

    “嗯……”滅滄瀾眼中靈光一閃,一步前踏手起法形,雙手一推一攏間將那棋盤內透出的白光盡數吸來,在雙掌之間旋成一團氣霧。包圍着少年身體的飛花白蝶也旋轉得更加快速,漸成一道模糊氣柱埋沒了滅滄瀾半面臉容。

    滅滄瀾閉目凝神,只覺有蕩徹全身的清涼之氣從掌心內的氣霧中心擴散開來,源源吸入血脈之中,便立即洞開右臂上的術法花紋,絲絲黑金色妖光萬縷纏繞,更加快了身體吸收那白光的速度。

    “需要的……是打破桎梏的勇氣!”滅滄瀾猛睜雙眸,血瞳**出冷寒震人的紅光,兩片星河幻象逆向呼嘯旋轉,立刻調動法眼看清了體內血脈走向,然後將寒熱之氣全都反向拉回,逆着血脈流動的方向奔涌而起。

    在那一瞬間,始終凝澀不動的內元忽然鼓動起劇烈的節奏,如同狂亂敲打的鼓點般在滅滄瀾體內膨脹,浪潮般的快感涌遍全身,大寒大熱的氣息不斷衝上他的天靈。

    千重夢立刻後退數步,揚手引來一片花雨包圍了身體,只露出一雙明眸看定滅滄瀾,猛然瞳孔一睜,順着一團漸漸擴散成形的光影擡起眼球。

    “換了任何一個熟悉功體修煉之法的人,都不會使用這般逆向血脈發動真氣的方法……”千重夢脣角輕顫,不知是要扯出笑容還是露出懼意,“他果然有這般勇氣……只是,這是什麼……”

    那呼然在滅滄瀾身後擴大漲起,如同猛然噴出海面的巨大海嘯一般的巨大輪廓鬚髮飛揚,模糊的影子卻是現出了比真實形貌更爲懾人的邪威,高高在上地與千重夢上下對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